第93章 93,打劫师妃暄!_轮回世界,小龙女带我打丧尸
八一中文网 > 轮回世界,小龙女带我打丧尸 > 第93章 93,打劫师妃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3章 93,打劫师妃暄!

  第93章93,打劫师妃暄!

  洛阳东郊。

  通往静念禅院的山路上,一道身着淡青长衫,背负典雅古剑的修长身影,以一种悠然闲适的步伐,缓缓行走在林荫之间。

  这是一位男装少女。

  有着仿佛钟天地灵秀的惊人美貌,以及士子青衫亦遮掩不住的美好身材。

  气质更有一种宛若空山灵雨般的梦幻空灵,仿佛她所至之处,环境亦随之变得鲜活了起来,连枯败的草木、嶙峋的山石,都平添了一份难以言述的奇异灵性。

  她的气场,俨然已能影响周围的环境。

  而这,正是此方天地真正超一流高手们所追求的,谓之“天人合一”的精神境界。

  在这种超卓的气场影响下,青衫少女仿佛一位为人间带来无限美好的灵境仙子,似乎天下任何人,在目睹这份美好之后,都不忍将之破坏。

  可惜……

  世上总有煞风景的家伙。

  轰!

  一声巨响,一块人高的山石,自旁边山坡上滚落下来,泥沙烟尘漫天飞扬间,一路滚至山路正中,堵住道路。

  随后,又有一道异常高大雄伟的身影呼啸而来,落在那山石之上。

  那异常高大的身影手提一根柄长一尺,身长四尺的特大号“单手”狼牙棒,将那钢牙密布的棒头往脚下山石上一杵,发出铛一声巨响。

  旋即吐气开声,以低沉震耳好似雷霆的雄浑胸音沉声喝道: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

  青衫少女仰头看着那位身长俨然超过了七尺【隋尺,一尺约30厘米】,胳膊比她大腿还粗,大腿更是粗若廊柱,脊背亦阔如门板,黑衣蒙面的魁梧“悍匪”,秀丽明眸之中,闪过一抹错愕。

  她是真没想到,在这距离静念禅院不远的地方,居然会遇上拦路打劫的劫匪。

  还是一位如此雄壮威猛的劫匪。

  更离谱的是,在她感知中,这猛汉的气机绝对不弱,那宛似山岳一般沉凝厚重的气机,放到江湖上,绝对是一流好手。

  如此好手,用的又是狼牙棒这等重兵器,若参军入伍,绝对是各路诸侯梦寐以求的陷阵猛将,荣华富贵唾手可得,怎会沦落到拦路打劫?

  “这位兄台。”

  青衫少女轻启朱唇,声音空灵甜美,语气诚恳:

  “在下是出家人,身无长物……”

  “身无长物?”

  劫匪冷笑一声,一手拄着狼牙棒,另一手往前一摊:

  “你不是慈航斋当代传人师妃暄么?你身上不是有价值连城的宝贝吗?少废话,把和氏璧交出来!不然,休怪本大爷心狠手辣!”

  和氏璧?

  青衫少女,亦即慈航静斋当代传人师妃暄目露恍然,原来此人竟是为了和氏璧而来!

  她一时有点啼笑皆非:

  “兄台是否误会了什么?和氏璧只是一个象征……”

  “本大爷当然知道和氏璧只是一个象征。”

  劫匪不耐烦地打断她话头:

  “区区一块和氏璧,当然不能决定天下归属,它只是代表你慈航静斋的倾向。伱们选择把和氏璧交给谁,就表明以你慈航静斋为首的白道势力,将要支持哪位。若不得你们认可,即使成功夺取了和氏璧,也得不到你们的支持。”

  “看来兄台知道的不少。”师妃暄轻叹一声:“可既然知道和氏璧代表的意义,兄台为何还要争抢?”

  “因为它值钱啊!”劫匪理直气壮:“这可是字面意义上‘价值连城’的至宝,我身为一个劫匪,抢劫这么一件老值钱的宝贝,难道不是天经地义,合情合理么?”

  “……”

  饶是青衫少女素来恬淡从容,处变不惊,此时也被这位劫匪先生的言论震撼了,无语好一阵,方才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抱歉,和氏璧不在我身上。此宝很难随身携带,妃暄外出之时,不会将之带在身上,叫兄台失望了。”

  “没带在身上吗?”

  劫匪语气有些失望,但旋又振奋起来:

  “那就是已经送到静念禅院存放了?很好,抓住你,以你为质,找静念禅院的和尚们交换和氏璧也是一样。”

  话音一落,他便纵身一跃,泰山压顶般朝师妃暄飞扑过去,同时单手抡起通体精钢铸就的大号单手狼牙棒,一记力劈华山,照师妃暄头顶一棒抡下。

  轰隆!

  铁棒破空,气浪奔涌,这势大力沉的一击,莫说师妃暄这样的软妹子,就算一身横练,刀枪不入的硬功高手,若被砸中脑袋,整颗人头恐怕也要被砸成烂西瓜。

  毫无疑问,这看上去像是要把师妃暄一棒砸成肉泥的大劫匪,正是方七夜。

  为了掩饰身份,他特意开启了“中级古巫血脉”的小巨人形态,兵器也换成了这把在洛阳城中找兵器铺子订制的,净重足有六十六斤的单手狼牙棒。

  身为轮回者,熟知静斋弟子行事风格的方七夜,当然不会为师妃暄的美貌所惑——这妞确实很美,无论颜值、气质,都跟小龙女、杨玉环一个级别,乃是祸水级的大美妞。

  但慈航静斋的大美妞,一般人还真消受不起。

  已经有了小龙女、杨玉环的方七夜,自不会色迷心窍、手下留情,这当头一棒乃是真正的全力一击。

  当然他倒也没想过真把这位己方阵营的盟友一棒子打死。

  他相信师妃暄的武道修为。

  以师妃暄的武功,小龙女都不可能将她一击必杀,更别说武功远逊小龙女,用的还是并不擅长的狼牙棒的方七夜了。

  就在狼牙棒挟风雷之声狠狠轰落,距离师妃暄头顶不足一尺之时。

  师妃暄身形好似破碎的泡影,倏地自方七夜前方消失。

  轰隆!

  震耳欲聋的爆裂声响起,方七夜狼牙棒落空,狠狠砸在师妃暄原本的立足之处。地面轰然一震,爆出一个直径超过一米的大坑,碎石土块好似弹片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咻咻溅射。

  不知何时挪移至方七夜侧面的师妃暄,看着这硕大的土坑,忍不住小嘴微张,很想问上一句:

  “不知兄台与妃暄有何深仇大恨?为何出手如此狠辣?”

  这话当然没有问出口。

  因为一棒落空的方七夜此时也落到了地面,直接一个拧腰旋身,又拖起狼牙棒,向她横扫而来。

  师妃暄摇头轻叹,反手拔出背上那慈航静斋的祖传宝剑“色空剑”,清悦剑鸣声中,剑尖绽出一道雪亮剑芒,后发先至地点向方七夜握持狼牙棒的手腕。

  尽管这位劫匪先生劲力猛地出奇,随手一棒就能将她轰成肉泥,但他似乎并不擅长御使狼牙棒,招式也是糙得出奇,在师妃暄眼中,他简直浑身都是破绽,只要她愿意,她有一百种方法,轻易将色空剑刺中他的咽喉、心脏等致死要害。

  不过静斋弟子不开杀戒。

  所以师妃暄现在只想将这位劫匪先生缴械制服。

  她的剑很快。

  色空剑宛似一道飘渺华光,刹那之间,便刺在了方七夜手腕之上。

  然而,这志在必得的一剑,却并未令方七夜兵器脱手。

  当剑尖刺中他手腕时,他手腕皮肤蓦地泛出黄铜光泽,在剑尖刺击下发出叮一声脆响。

  剑尖蕴含的,本该恰到好处令他手腕穴窍受伤,指掌瞬间脱力,握持不住兵器的柔和剑气,也未能攻破他的皮肉,渗入他的穴窍。

  方七夜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狼牙棒仍然轰轰呼啸着,挟碎铁破岩的巨力,狠狠轰向师妃暄那盈盈一握的细柳小腰。

  师妃暄一招失手,稍显诧异,却并不慌忙,足尖只轻轻一点,便轻飘飘向后飞掠出去,瞬间便掠出狼牙棒的攻击范围。

  这一幕,看上去就好像她化作了一片轻不受力的羽毛,乃是被狼牙棒的凶猛劲风“吹飞”了出去。

  方七夜横扫又告落空,向后飘飞中的师妃暄,又将足尖往地上轻轻一点,无视惯性一般改后退为前掠,又瞬间飘飞至方七夜面前。

  这一次,她离方七夜近在咫尺,那连柄长达五尺的狼牙棒,已然彻底失去了攻击空间。

  而师妃暄亦未用剑,右手倒持长剑,左手食中二指并拢,以指作剑,倏地点出,纤细修长,如羊脂白玉天工雕琢的秀美指尖嗤嗤有声,犀利剑气瞬间笼罩方七夜胸腹数道要穴。

  铛铛铛铛……

  连串打铁声响起,师妃暄剑指点穴,招招命中,可惜除了点出一串打铁声,便再没有任何效果。

  方七夜身子都没晃上一下,哈哈一笑,“师仙子,你这是在为我挠痒吗?”

  长笑声中,他松手弃了用得不得其法、乱七八糟的狼牙棒,右手五指岔开,毫不客气地照着师妃暄胸口一掌横推。

  师妃暄纤眉微皱,化指为掌,迎着方七夜蒲扇般的巨掌横击过去。

  嘭嘭嘭……

  两人手掌尚未触碰,无形掌力便已先在空中碰撞交击,爆出数道闷雷般的轰鸣,炸出道道肉眼可见的气浪,四面八方横扫狂飙。

  数声巨响之后,两人手掌轰然相撞,地面猛地震荡,一道浑浊尘环,自二人脚下爆发开来,直冲出数丈开外。

  方七夜雄躯微震,脚下地面咔嚓一声,爆出一片蛛网般的裂痕,直蔓至丈许开外。

  师妃暄则像是被烈风吹飞的轻羽,向后飘飞开去,直飘至三丈开外,方才轻盈落地。

  落地之后,她抬手看看微微发红的掌心,感慨道:

  “阁下功力逊于妃暄,但一身筋骨神力着实令人惊叹。横练硬功亦是强得超乎妃暄意料。”

  方七夜哈哈一笑:

  “师仙子过誉了。我真气积累不足,且尚未臻至先天之境,功力比起师仙子,差的可不止一筹两筹。也就能靠两膀子蛮力和这一身厚皮混饭吃了!”

  方才那一记对掌,方七夜乃是全力而为,结果居然只是将师妃暄掌心打得微微发红,足见她功力之深厚精纯。

  当然方七夜也是毫发无伤。

  师妃暄虽专精剑法,但掌力也是极强,比小龙女的“摧心掌”还要强上三分——大唐世界能级终究远远超出了神雕世界,自幼就修炼四大奇书之一“慈航剑典”,且在此方天地土生土长的师妃暄,修行条件比小龙女不知优越了多少,所以哪怕两人年纪相仿,师妃暄的修为,也仍然要超过如今的小龙女。

  以师妃暄的掌力,即便打在精钢铸就的铁人桩上,恐怕也能打出一道深深的掌印。

  不过这强横掌力,小半被方七夜掌力抵消,小半被金钟罩承受,最后一小小半,则被他导引渲泄到了到脚下地面,这也正是他古巫血脉升级之后,新开发出来的,令大地代为承受部分伤害的特殊能力。

  “兄台实力虽然不弱,但想要拿下妃暄,恐怕还力有未逮。”师妃暄看着方七夜,含笑说道。

  “我独自一人,确实拿不下你。”方七夜爽快承认,又呵呵一笑:“不过,打劫和氏璧这么重要的大事,我又岂会独自一人鲁莽行事呢?”

  话音一落,两条俏影,一左一右自道旁林中缓缓步出,与方七夜呈三角站位,将师妃暄围在中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