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112,阴癸派来了!_轮回世界,小龙女带我打丧尸
八一中文网 > 轮回世界,小龙女带我打丧尸 > 第112章 112,阴癸派来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2章 112,阴癸派来了!

  第112章112,阴癸派来了!

  小龙女有了新的研究方向,当然这事儿肯定不容易,短期内恐怕见不到成效。

  所以在真正将“地狱雷光”这道魔法解析透彻,将之转化为能以先天真气施展的“道术”之前,她还是得用魔力施法。

  虽然她魔力只得10点,一场战斗中,只能施展一次一级地狱雷光,但此术威力巨大,用来打突袭的话,哪怕只能施法一次,应当也可收到奇效。

  阴影跳跃接精神之刺再接地狱雷光,就这一套连招下来,连辟水剑都无需出鞘,师妃暄这等级的高手恐怕都要秒躺。

  方七夜先集中资源堆出顶尖战力,再由顶尖战力带飞伙伴的构想,已经初见峥嵘。

  “我现在状态已经恢复,又学了地狱雷光,是否该去追踪传奇小队?”

  “现在去追踪?”杨玉环讶然道:“我们都已经回来两个多钟头了,这么长时间,天知道传奇小队跑去了哪里,该上哪儿追踪他们?”

  方七夜与小龙女对视一眼,齐声道:

  “去回洛仓!”

  ……

  同一时间。

  九匹骏马,正在夜幕之下,朝着兴洛仓方向飞驰。

  沈落雁一马当先,左手控缰,右手将黄绸包裹紧紧抱在怀中,心头一片火热。

  黄绸包裹里,正是“东海异人”们夺来的和氏璧。

  她要在第一时间去往回洛仓,将和氏璧献给密公。

  她此行洛阳,最主要的任务,乃是联络内应,当密公兵临洛阳时,便策动内应,与密公里应外合,夺取洛阳。

  但现在,她暂时放下了任务。

  但她今晚暂且放下任务,乃是为了来日更好的完成密公托付给她的重任——密公还在回洛仓一带与隋军对峙,短时间内还无法兵临洛阳城下,沈落雁暂离洛阳,并不会耽误大事。

  反而可以在进献和氏璧之后,请密公亲笔书写一些封官文书,以和氏璧印戳,再带着封官文书返回洛阳,宣扬密公已得天命!

  有了象征天命、正统的和氏璧,现在一些还在摇摆不定的洛阳士族豪门,便有更大的可能下定决心,投效密公!

  沈落雁联络内应的任务,便可进行地更加顺利。

  不仅可以在密公兵临洛阳时,利用内应与密公里应外合,甚至可以利用内应,动摇现在正与密公对峙的隋军!

  比如,拖延粮草、军械补给,贪墨克扣军饷,散播谣言打击士气动摇军心等等。

  “若一切顺利,最迟今年年末,便可拿下洛阳!明年新年,密公就可在洛阳祭天称王!”

  沈落雁幻想得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传奇小队四人的心情却十分糟糕。

  “妈的那个女刺客也太不讲武德了!韩二一身本事,连一半都没发挥出来就死球了,真他妈死得憋屈!”

  “你这不屁话么?那女刺客是轮回者,哪个轮回者会跟你讲武德?”

  “韩二死了倒也罢了,他本来就是我们中间最弱的,少了他,对咱们团队实力是有不小的影响,但还不至于让咱们崩盘。可关键是,咱从静念禅院抢来的那块和氏璧不对劲啊!跟咱们交给沈落雁的那块和氏璧比起来,感觉没有任何区别……”

  “没错。这和氏璧感觉不对劲。不是说和氏璧时刻向外辐射特异能量吗?就算有平静期,可咱们入手和氏璧也有两个多钟头了,再怎么着也该进入辐射期了吧?到现在还没动静……咱们该不会是夺了个赝品吧?那咱这一晚上不是白忙活了?韩二不也是白死了?”

  听着庞猛、赵虎雄满是不爽地抱怨,一直没有说话的宋三千神情不禁愈发阴郁。

  他现在已经意识到,自己等人一番忙活,还搭上韩士诚性命,却是统统做了无用功,抢了块没有特殊能量的“假和氏璧”。

  虽说即便没有特殊能量,和氏璧的象征意义也能对李密有着大用,对传奇小队的任务也有正面助益,可问题是,没法儿借和氏璧提升实力了啊!

  “为什么静念禅院会弄块赝品摆在铜殿里?剧情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那两个轮回者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他们今晚的行动看起来目标明确,就是为了杀人,却完全没有掺和到和氏璧的争夺……

  “难道,他们早知道和氏璧是假的?甚至用假和氏璧钓鱼,就是他们出的主意?他们难道就是上次那封匿名信里提到过的,李阀阵营的轮回者?”

  正满心疑虑时,忽听前方沈落雁座下骏马发出一声悲鸣,飞驰的马儿一只前蹄猛地折断,马身朝前重重栽去。沈落雁亦被巨大的惯性抛飞起来,向着地面重重摔下。

  沈落雁心中一惊,却并不慌乱,右手兀自紧紧抱着和氏璧,左手拔剑出鞘,剑尖往地面一点,剑身受力弯曲时,她顺势猛提一口真气,在剑身回弹之际,身形好似燕子抄水,整个人贴着地面划出一道U形弧线,又猛地挺直身躯,稳稳落在地面。

  在沈落雁站稳之时,身后接二连三响起骏马悲嘶,晁公错、梅珣、宋三千、赵虎雄四人的坐骑也纷纷马失前踪,栽倒在地。

  南海仙翁晁公错和南海派掌门梅珣自然不会摔倒,也如沈落雁一般,各施轻功稳稳落地。

  宋三千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在被栽倒的坐骑甩飞出去时,在空中悬停了一刹,调整好方位,方才缓缓落下。

  赵虎雄则结结实实摔了下来,还被栽倒的马儿压住双腿。

  但他居然若无其事,骂骂咧咧地一把将那压着他的马儿掀飞出去。

  其他四人位置靠后,见前方五人接连落马,忙不迭勒停马儿,倒是没有摔落。

  “陷马坑!”

  晁公错背负双手,看着地上那一片密密麻麻,海碗大小,深不过半尺的小坑,冷哼一声:

  “此地不是战场,这附近之前也未曾有过战事,为何会有陷马坑?”

  沈落雁盯着几个陷马坑瞧了一阵,神情凛然,沉声说道:

  “坑中泥土很新鲜,陷马坑新挖未久,这是有人故意设伏!”

  话音刚落,便听一道清雅动听的女声,自前方夜幕中传来:

  “不愧是瓦岗俏军师,确有几分眼力。”

  听到此声,沈落雁等人还好,晁公错却是浑身一震,神情剧变,失声道:

  “阴后……祝玉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