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耳头盔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猫耳头盔
字体:      护眼 关灯

猫耳头盔

  现在各种动植物已经出现了进化,跟旧日时代已然大不相同,甚至一部分动物进化种已经拥有了相当于几岁小孩的智商。

  所以极少数进化种能够有意识地跟人类交流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司眠也听说过有一些人并不会把进化种当做宠物,而是当做家人。

  但是当做恋人的

  他真的还是头一次见。

  所以这时候司眠的重点已经不再是为什么一只小水母没长嘴巴却可以说话,也不是为什么这么可爱的一只小水母竟然会有这么成熟的声音。

  他的重点是十五竟然为了一只小水母叛逃熔北。

  所以这时候小少爷的心路历程就是——

  什么?!

  十五和小水母是恋人?!!

  “.”

  沉默。

  不理解,但试图理解。

  试图理解过后但仍不理解,于是尊重,同时心生敬佩且表达敬意。

  “?”

  小章鱼用触手打出一个问号。

  伟大?

  什么伟大?

  话题跳跃度太快,他还没反应过来。而这时候司眠轻咳了一声,又补上一句道:

  “那个,我是说你们做的事情,我有特地打听过南方基地的事。”

  噢?

  小章鱼顿时有点惊讶。

  他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司眠,只听十五描述过这位司家的小少爷,但万万没想到对方的觉悟和理解力竟然这么高。

  初次见面,竟是就直接给了他们这么这么高度的评价。

  难怪十五说司眠可以信任。

  这时候,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有说服力,司眠掀开床垫,从下面的夹层里拿出了一个小册子。

  小章鱼定睛一看,发现竟然就是集会上发的那种小册子。

  “之前有个女仆被抓走了,搜查她房间的时候发现了这个,我偷偷拿了过来。”

  小册子上有明显翻阅过的痕迹,这说明司眠或许已经看了很多遍。

  他问叶云帆:

  “南方基地真的是像这上面说的这样吗?不允许买卖人口,严冬的救济政策,还有新的基地法?”

  【基本一致。】

  ——这是叶云帆的回答。

  “那真好。”

  司眠露出了一点艳羡的神色。

  “你们好像在复刻旧日时代的社会,但是这很艰难。”

  自从南方基地成功起义之后,大部分听说的人都觉得匪夷所思前所未见,可司眠却说他们在复刻旧日时代。

  叶云帆很惊愕,他重复了一遍:

  【复刻.旧日时代的社会?】

  “嗯。”

  司眠点点头,他想了想,突然掀开被子跑出去,跑到那张满面墙的书架上。

  小章鱼也顶开软软的被子,冒出头去看他。

  银发青年先抽出了一本书,然后按下了什么按钮。咔哒一声响过后,他的手从那本书的空隙中伸了进去,里面似乎还有一个暗格。

  司眠拿出了一本略厚的笔记本,他把本子抱在怀里,又飞速跑回来,他的动作很珍惜,像是抱着什么不得了的宝贝。

  “来,给你看这个。”

  他把本子翻开,上面是密密麻麻的手写字。字迹娟秀,但每个字看起来却是干净利落。

  小章鱼伸长脑袋,认真去看,发现上面竟然是一些关于旧日时代的考古资料。

  “其实三大基地最开始并不是分裂的,他们同属于一个掌权者。或者说是同属人类。”

  “而那个时候,人类也不是以基地形式作势力划分,最开始是国家,然后为了抵御异种入侵,国家们联合了起来,只是后来内部动乱,外部袭扰,最后分崩离析。”

  司眠的声音压得很低,像是在和好朋友分享什么秘密。

  “但是在最开始的时候,人类社会也是有法律的,也是禁止人口买卖,还有学校,是那种可以让所有小孩受到教育的学校”

  小章鱼一边听,一边也在认真看上面的笔记和记录,内容和司眠讲述的差不多,只是后者更为浓缩凝练。

  笔记的页面上粘贴了一些纸张,似乎是从某些书籍中剪下来的,还有照片。

  大部分是一些特殊的建筑,还有大型的装甲车,飞机残骸。后面还有另一段不同笔迹的文字记录,很新,应该是司眠后面补上去的。

  叶云帆越看越是惊异,因为所谓的旧日时代真的很像是现代社会。他惊讶的间隙时,司眠就一直在盯着他看。

  粉色的小水母,看起来的质感是那种黏糊糊糯叽叽,头上长了两只钝钝的圆三角小耳朵,蓝色的眼睛湿漉漉的,这时候因为讶异而睁圆了,里面带着小动物专属的纯澈和干净。

  小家伙蹲在床上,八只短短的小触手团巴团巴蜷着,看起来特别乖巧。

  司眠定定看了它几秒,忍不住在心中感叹。

  真可爱啊这只小水母。

  司眠从来没见过水母,甚至连海洋生物都没见过。

  如今人类控制的版图是没有海域的,所以几乎所有人都没怎么见过海洋生物,唯一的认知来源就只源自于以前一些人口头描述,或者说残留的书籍。

  总之所有人都说海洋很危险,不但有能够吞没城市的海啸,海洋之下还有大量恐怖的异种。这对于如今生产力低下造不出航母的人类而言,海洋几乎是不可能生存的区域。

  原来水母都是这么可爱的嘛?

  都说海里全是可怕的异种,危险至极,可竟然还生活着这么可爱的小生物。

  司眠对这种可爱的东西完全没有抵抗力。他看着看着,就觉得好像十五的选择好像也是可以理解的。

  叶云帆完全不知道自己短短一句话已经震撼了司眠的三观,甚至扭曲了对方的认知。

  他的注意力全在这个本子上面。

  【这些是司眠?】

  眼见着对方又盯着自己出神,小章鱼不得不用触手戳了戳他的手指。

  或许是因为对方只是一只可爱的进化种,又或许是因为对方和十五的关系,再加上南方基地的事情,司眠没有什么隐瞒。

  “这是我母亲留下来的,她叫姜曦,是一名研究旧日时代的历史学者。”

  司眠把本子翻到最后一页,那里嵌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和司眠很相似,但却是黑发黑眸。她五官精致,有一种不似真人的美丽。穿着一身浅蓝色的长裙,正在伏案写作。

  “我母亲不是被买来的,她原本生活在基地外面的一个小镇聚居点,因为长相出色,所以就被人抢来,送给了我父亲。”

  “所以她一直很怨恨,想尽办法逃走,只是都没能成功,生下我之后她的精神就出了问题,没过几年就病故了。”

  这份笔记就是她唯一留下的东西。

  其实里面的后半部分还有一些日记,里面全部都是母亲痛苦的自述和挣扎,充满了怨恨,仇视,还有对熔北对司家的诅咒和谩骂,字字泣血。

  因为姜曦被抢走的时候,那些人当着她的面,屠杀了她所有的亲人朋友。而被献给领主之后,她的人生意义就只剩下讨好男人和孕育子嗣。

  司眠没有把这一部分拿给小水母看。

  实际上,司眠也不是一出生就是什么司家的心肝宝贝,他由于早产而体弱,不能接受异变源融合,所以并不受父亲喜爱,反而因为精神出问题的母亲而备受冷落。

  直到七岁之后,司眠开始展现出超乎常人的天才智力,并在物理和机械方面表现出无与伦比的天赋,于是才慢慢受到重视,变成现在人人追捧的小少爷。

  虽然这些事情司眠都没说,但仅仅是前面部分的介绍,也足够让叶云帆恍然为什么司眠在一众习惯于压迫欺凌他人的贵族中这么特殊。

  因为某种意义上,他拥有自我意识的开始就是站在被欺辱逼疯的母亲视角上的,而由于这份笔记,他所接受的思想教育也是不一样的。

  只是说到这就有点偏题了,叶云帆又把话题拉了回来。

  【我们原本是一直在等你的消息,但是后面你一直没有回讯。】

  “噢,对。”

  司眠也回过神来,他把笔记收起来抱在怀里,解释道:

  “那是因为第一次使用传呼通讯机之后,我就被他们发现了,然后东西被没收,所以后面才一直失联。”

  说到这,司眠叹了口气,接着他急急问道:

  “你们现在怎么样?还好吗?”

  司眠知道如今整个熔北都在搜捕起义军,因为前段时间司铭的死,中央基地得到了核武资料,还有十五叛逃南方基地等等一系列事情堆积起来,让父亲大发雷霆。

  得知有人私下在熔北也宣传起义军之后,就立刻下达了搜捕令,一旦发现直接处死。

  【暂时安全。】

  叶云帆这次来主要是想问限制器的事情,还有十七的现状。

  “限制器”

  司眠沉吟片刻,神色略显凝重。

  “父亲不让我接触限制器,也禁止我研究。因为限制器是领主掌控熔北的重要工具,奴隶的限制器可以由主人解开,但是异变者的限制器只能通过领主的命令。”

  而司家不允许司眠接触限制器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心太软。

  他们给他画了个圈,允许他在这个圈内做一些想做的事,比如几年前要走一个生育女仆。但一旦超出这个圈子有可能影响到整个熔北的安全和稳定,就会被禁止。

  就比如现在,司眠就被关起来了。

  小章鱼沉思片刻,询问道:

  【那能先给我讲讲关于限制器的事吗?】

  “没问题。”

  司眠点点头,

  “很多年前,人类成为异变者的概率非常低,几乎达到了千分之一,而且在与异种作战时很容易受到二次污染,然后在战斗中突变成异种,这对小队来说很致命。”

  “所以限制器最开始的目的只是为了控制那些重度污染即将变成异种的异变者。”

  “因此限制器都相当笨重,同时杀伤力也极高,弹射的刀片力度极强,并伴随爆炸和高温,能够直接将一个经过防御强化后的异变者直接削断脖子。”

  司眠找来纸笔,简单给叶云帆画了个示意图。

  “后来经过多次改良,如今熔北的限制器相较于曾经已经精简很多,同时异变者的限制器增添了一个功能,就受到外力持续强行破坏后,会自行启动。”

  “一般奴隶的限制器控制板都会掌握在主人的手里,而异变者则是录入编码,归属异变者管理局掌控,启动的总控室在中央大厦。”

  “所以要想取下限制器的话,只能去中央大厦的管理局,用领主签署的手令,在那里用专门针对限制器的大型仪器,还得要专业人士操作才能取下来。”

  总而言之一句话,要想取下来,难于登天。

  “.”

  果然,司眠说完这些发现面前的小水母不出意外地沉默了。

  小家伙没说话,耳朵折下去,软趴趴地贴在脑袋上。

  “不过.不过也不是完全没希望。”

  小少爷温声安慰他。

  “如果能拿到几个和十五同样的定制限制器的话,我可以试着做一个信号屏蔽器,至少能够屏蔽总控室和控制板发出的启动信号。”

  “!!!”

  小章鱼迅速抬头。

  【真的吗?】

  在司眠的视角中,那双蓝色的圆眼睛里面像是忽然迸发出了星星。

  真可爱啊

  司眠这次没忍住,伸出食指摸了摸小水母的脑袋,

  “我大概有七成把握。”

  因为刚刚主持设计了新型的信号塔,司眠在信号发射和屏蔽方面卓有心得。

  “只是时间上可能得久一点,也许两个月。”

  这次小章鱼没计较司眠摸头的事情,他沉思片刻。

  两个月

  【那十七没事吗?】

  “没事,她.”

  司眠的声音略显落寞,

  “她和十五融合的异变源很特殊,也很强,但是自从上次莱雅成为异变者之后,那个异变源母体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

  “于是安哲博士因为这件事特地去见了父亲,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但最终他让父亲收回了处死莱雅的命令。所以她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可能.过得不好。”

  司眠也想早一天把莱雅救出来,但是他虽然单纯,没什么政治头脑,但是现在司眠也很清楚,只要限制器的问题不解决,强行救出莱雅,只能害死所有人。

  【好。】

  小章鱼思忖片刻,直接答应下来。

  【限制器的事情交给我。】

  现在司眠被软禁,自然没办法得到限制器。

  咚咚。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敲门。

  “小少爷,您醒了吗?”

  ——是女声。

  那些都是伺候司眠的女仆。

  “等一下!”

  司眠匆匆藏好小册子,又飞快把母亲的笔记本藏回原地。

  而这时候,小章鱼也迅速跟着司眠的指示跳到了他的工作台上,然后藏到抽屉里面。

  司眠的工作台一般是禁止女仆们动的。

  几分钟后,穿着统一长裙的女仆们就进来了。她们五官姣好,发型都给人一种非常温顺的感觉,要么是齐刘海短发,要么就是一丝不苟地在后面挽起来。

  小章鱼感觉自己在这一刻仿佛回到了什么封建时代,因为他看见女仆们替司眠穿衣服,伺候他洗漱,整理床褥,后面还端来了精致的早餐。

  或许是知道有小水母在盯着,司眠的表情很不自然。其实他最初抗拒过这种方式,但无法反抗。

  因为是父亲的命令,这也是所谓的司家的体面。

  早饭过后,有女仆抱来了一只双尾猫。

  “小少爷,这是大少爷专门让人送来的。”

  小章鱼好奇地看了看,发现这猫有点像是狸花,脸盘子很圆,眼睛也圆,爪子都被剪了,被人乖巧抱在怀里,不叫也不挣扎,应该是经过驯化的。

  司眠喜欢这些可爱的进化种宠物不是什么新鲜事,很多人都知道。

  “我不要,让他拿回去吧。”

  司眠的声音很冷,因为他的上一只猫就是被大哥打死的。就是因为上次他以自己为威胁强闯监狱去见莱雅的事情。

  可这个弟弟的身体太弱又不能体罚,于是司恒就当着他的面打死了他心爱的小猫。

  女仆噗通一下就跪下了。

  “小少爷小少爷您收下吧,不然我.大少爷他,他会.”

  后面的话她没说完,但司眠已经懂了。所以小少爷的冷脸没有维持到三分钟,他叹了口气,

  “放下吧。”

  司眠在纸上写了一堆东西,交给最近的女仆,

  “妮娜,信号塔有点问题,我需要做一个新的试验,帮我准备这些东西。”

  “是。”

  妮娜接过,看了看,发现有些名称她不认识,

  “小少爷,这个是?”

  “.你交给伯特就行了。”

  以前这些事情都是莱雅去做的,她很聪明,学东西快,做事情也快,什么事都能处理好。

  包括司眠做出的新技术投放工厂时的各种对接事情,还有一些正式场合时跟其他贵族或司家旁支打交道的时候。

  莱雅总能处理好一切。

  “是。”

  妮娜匆匆离开了。

  小章鱼跟司眠挥挥触手告别,也打算离开。他来这里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重要的是搜集限制器。

  回去的路很远,而且保险起见叶云帆都是用小章鱼的形态开着隐身潜入进来的,这种方法很难被人发现,但同时也有一个问题。

  那就是小章鱼实在太小,这里又不是水里,所以即便他用八只触手飞速狂奔,速度也快不起来。

  于是司眠的新宠就暂时被小章鱼征用成了坐骑。

  小少爷的三观再次震动,他很是不可思议道:

  “小水母,你还能骑.骑猫?”

  【.我叫叶云帆。】

  被小水母小水母地叫多了,叶云帆也快觉得自己是只水母了。

  “哦哦,好的。”

  司眠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那小水叶云帆你等一下。”

  他去找了个项链,又给上面镶嵌了一只猫牌,然后挂在那只双尾狸花猫的脖子上。

  “戴上这个,就没人拦你了。”

  他还顺带拿了一个小头盔过来。

  之前司眠想学摩托,可大哥不准。

  所以后来,莱雅就给他做了个摩托的模型。接着他们又一起做了一只戴头盔的小猫手办,就骑在摩托上。

  所以这个小头盔,原本是一只猫咪手办头上的,现在被摘下来放在了小水母的头上。

  ——大小竟然刚刚好。

  司眠摸了摸小水母的脑袋,对他说:

  “路上小心。”

  叶云帆:“.”

  小少爷这骑行的安全意识可真强啊。

  作者有话要说

  剧情还没写完,先放一部分,等下12点再补一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