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脑的小少爷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烧脑的小少爷
字体:      护眼 关灯

烧脑的小少爷

  不过床塌归塌了,叶云帆倒也没受伤。

  只是一堆铁架坍塌发出的声音还不小,直接惊醒了邻居。这里住的都是大清早要上工的工人,本来就睡得不多,还被吵醒,不少人抱怨了好一番。

  但似乎这种事情在这也是常事,抱怨归抱怨,倒也没有什么人来找麻烦。

  进入基地后,叶云帆和十五都换了熔北最常见的工装,大多都是灰蓝色,宽松厚实,用于装工具的口袋很多。

  昨天那件事似乎影响不小,大清早叶云帆就发现街上多了不少治安搜查队的人,说是要查南方叛党。

  只是显然他们没什么针对性的目标,就纯粹是地毯式搜索,胡乱搜查,觉得谁可疑就把谁抓起来。

  而昨天死的两个人被割头,处理好血腥气之后,就被挂在了城门口。

  一大清早闹得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叶云帆和十五换了衣服,跟随着出门上工的工人们一起出门,就仿佛一滴水融入河里,毫不起眼。

  出门后叶云帆仔细观察过,这些工人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而且基本都是男人,至少目前为止,他都没怎么看见过女性。

  “这些都是稍微有点技术和地位的工人,所以他们可以单独出来租房子住。还有些在流水线上的,单纯靠卖力气的工人就住工厂的大通铺。”

  几十个人睡在一张大木板上,还分三层,上中下都有人睡。基本都是睁眼工作,闭眼睡觉。

  叶云帆看着周围这些被十五称作是有点技术,稍微过得好一些的工人。

  他们看不出来是过得好的那一类,因为大多数人都很瘦,脸色灰黑,嗓音粗糙喑哑,其中一些说话间偶尔伴随着不少咳嗽,似乎肺部有些疾病。

  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热烈地讨论昨天发生的大新闻——

  “诶,昨天城门口那事儿你们听说了吗?”

  “就是那个跟奸夫偷.情逃跑的女人?”

  “对啊!听说昨天处决的时候,那奸夫竟然还去救她!结果啊.限制器启动了。”

  走在叶云帆前面的一个干瘦男人说着,用手在脖子上横着比划了一下。

  “那脑袋,差点就掉下来了。”

  另一个人半信半疑:

  “限制器弄死的,不是被枪杀的吗?我怎么听说当时有人看见她丈夫把控制板丢出去了?”

  “嗐,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干瘦男人似乎对自己掌握了第一手消息很骄傲,他稍稍挺了挺胸脯,才开口:

  “是她大儿子不忍心,把限制器的控制板给调包了,所以丢出去的那个是假的,真的还在身上。然后那个儿子还跟老子抢来着,不过最后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了呗!”

  “妈的,这儿子真不是个东西,不向着老子,倒是跟那个偷.情的女人一条心”

  叶云帆听着,呼吸稍紧。

  他忽然明白了昨天为什么没能救下罗梅。

  她即将逃脱的时候被大儿子告发,第二次即将获救的时候,又被那个孩子自以为好心地误杀。

  “听说那女人之前还想去医院工作,人家不要她,她就在外面偷偷帮别人看病,诊费就两块钱,据说当时还挺多人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病,莫不是换个招牌勾男人吧?”

  “说不定呢,一个被买来的贱货.”

  几个人闹哄哄地交谈着,最后那个干瘦的男人话刚说到一半,忽然有人冲上来揍了他一拳。

  砰!

  “让你他妈的满嘴喷粪!”

  冲上来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浓眉高鼻,肌肉精悍,脖子没有限制器,应该不是个异变者。但是他那一身腱子肉也足够将这几个干瘦的工人摁在地上摩擦了。

  “舌头不想要了是吧?!”

  叶云帆和十五这次都没有要插手的意思,他们默默退后,看着那个中年男人把刚才造黄谣的几人摁在地上狠揍,直接把他们打得口鼻流血,惨叫连连。

  这种程度的斗殴治安搜查队一般是不会管的,在这种底层区域,谁拳头大,谁势力广,谁就是老大。

  周围人都默契退后,生怕牵连其中,不过他们也没走,就围在周边看热闹。

  很明显几个普通的工人完全是被动挨打的份儿。

  “错了,我们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不敢了不敢了.不敢了!”

  几人满头满脸的血,跪在地上哀哀求饶。

  中年男人抓着那个干瘦男人的头发,把他的头提起来,低声恶狠狠道:

  “再敢胡说八道,下次就拔了你们几个的舌头!”

  顿了顿,他掀开袖口露出腕骨内侧的黑色纹身,又补充了一句,

  “认得吧?这一片儿都归老子管,等会治安搜查队来了,该怎么说知道吗?”

  “是是是”

  几人忙不迭点头。

  即便男人威胁的声音很低,但是叶云帆还是听得清楚。

  而且他也看见了那个男人手腕内侧的纹身,是一截荆棘枝。他下意识看向十五,后者很快了然,凑近过来低声道:

  “熔北也有一些地下见不得光的帮派势力。他们那个似乎叫做黑荆棘,在这一块儿有些势力。”

  “噢。”

  叶云帆点点头。

  他的目光在那个中年男人的身上微凝,不过他没有上前去搭话结交的打算。昨天刚发生了那样的事,现如今治安搜查队正在到处搜捕昨天那件事情的嫌疑人。

  对方似乎也知道这次行动不妥过于冲动,于是将这几人揍过一顿之后,就立刻快步撤离了。

  很快治安搜查队的人闻讯赶来,被揍的几人跟鹌鹑似的唯唯诺诺,最后只说跟人起了冲突。

  其中一个人鼓起勇气,想要说什么,却被同伴一把拉住。

  搜查队的队长等了许久,见几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表情顿时不耐,他一脚把人踹开,带着队员走人,

  “妈的,磨磨唧唧,搞得老子都烦,怪不得说几句话都被人揍.”

  基地内天天都有人打架斗殴,只要没出大事,没出人命,治安搜查队才懒得管这些工人的摩擦口角。

  没人把早上这个小插曲放在心里,因为这种事情时常发生,不过一会儿,所有人都已经将这件事当做了一件有意思的谈资。

  他们讨论着那几人被揍的凄惨模样,讨论着打人者健壮的肌肉,又说了说威风的治安官大人。

  总之,在这个信息闭塞,传讯落后,各种娱乐活动都相当匮乏的世界,一点点八卦谈资就可以让不少人唠很久,然后从中汲取一些短暂而浅薄的愉悦感。

  叶云帆听得很难受。不过他现在已经可以很好地控制这种情绪,并不会影响他的理智和接下来做出的判断。

  叶云帆和十五是出来踩点的,他们打算先把熔北如今的情况摸一遍,接着再想办法联系上司眠。

  除开昨天晚上的那两条简讯,司眠后面就没再发来过任何讯息了,他们双方目前处于断联状态。

  跟随着十五的步伐,叶云帆花了好几天时间大致将整个熔北基地都走了一遍。

  西区是冶炼工厂,西北区是军工厂,南区是居住点,东区大部分是军营,中间核心区是高官贵族们的聚居点。

  最好的医院,熔北的政治中心,科研中心等等最重要的部门都集中在那里。

  中央大厦的不远处,正在修建一座巨型的信号塔。

  “那是司眠小少爷设计的,据说修建好了之后可以将整个熔北的防御和安保都系统地连接起来。同时,个人终端可能也会开始慢慢普及。”

  叶云帆总听十五说起那个叫司眠的人,他是司家的异类,也是熔北的天才。

  同时,也算是十七这么多年来的保护伞。

  但司眠仍旧是司家的孩子,是上位者和统治者。

  叶云帆还见过了贫民区的特殊交易场所——雪花巷。

  这是一条长巷,两侧都是四五层的楼房,屋外挂着灯笼,外面有很多男人排起了长队,小到十六七岁,大到五六十岁的都有。

  里面或是传出叫骂,呻/吟,或是别的不堪入耳的声音。

  十五之所以知道这里,是因为每次完成任务后,他所谓的那些同伴就常来。

  ——因为这里便宜。

  有的要求高一些,就去更贵一点的,贵一点的地方叫伊甸园。

  如果不是因为体质特殊,跟异变源的融合度高,当初十五和妹妹很可能都会被送往那里。

  ——因为他们的脸都长得好看。

  还有东南区的特殊商品交易市场。

  “现在开春了,正是熔北每年向中央基地购入大量女人孩童的时间。”

  十五跟叶云帆讲述介绍着关于熔北,讲述着关于这个他长大的地方的一切——

  “不过质量好的已经被上面层层筛选过一番,一部分进行异变者改造后充入军队或探索队,”

  “另一部分则是进入伊甸园或者贵族高官们的家里。剩下的一些中等或劣等的才会流入交易市场。”

  十五说着,发现市场今年似乎很冷清,“商品”的数量比往年少了很多。

  叶云帆皱眉:“少了?”

  十五点点头:“对,至少一半。”

  叶云帆挑选了几个普通人用精神沟通技能仔细打听了一发,得知中央基地和熔北出现了一些摩擦,于是今年的交易没怎么谈拢。

  十五并不觉得意外,在南方基地的经历让他逐渐有了一些政治嗅觉。

  “熔北和中央基地之间迟早有一战,他们都想彼此吞掉对方。现在的摩擦只是开始。”

  说到这,他忽然想起了叶云帆给他讲过的故事。

  如今的世界大势,便是分久必合。

  他们花了差不多五六天的时间将熔北如今的情况大致摸了一遍,只是可惜的是一直都联系不上司眠。

  不过十七现在的死刑暂缓,叶云帆就没有贸然潜入熔北核心的高层居住点,他打算先去简泽所说的秘密集会看看。

  凌晨一点,叶云帆和十五在西边郊区的废弃工厂仓库后门见到了简泽。

  “要带的东西都带了吗?”

  他指的是斗篷和面罩。

  在如今熔北大肆抓捕起义军的时候,一旦这种集会被发现,那么参与的所有人都会被处死。所以必须要保护好身份。

  “嗯。”

  叶云帆点点头。

  接着,简泽就带着他们走入废弃工厂内。

  “这座工厂是炼钢厂,三个月前发生了很严重的爆炸,大火烧了两天两夜,所以才废弃了。”

  简泽裹着厚厚的黑色斗篷,面罩几乎将他的脸遮得严严实实。

  不过集会的地点并不在这里,而是地下,他们通过干涸的污水排泄通道进入,一路走到另一边正在修建的秘密铁路隧道里。

  “这里原本是一条直通军工厂和西北戈壁的运输铁路,可惜主持修建的那位高官贪污公款,去年投入使用没到一个月就塌了。”

  简泽在前面走,一边走一边介绍。他们就像是地下生物,先是穿过一条黏糊糊滑腻腻的排污管道,然后又走过垮塌的隧道。

  还好简泽提前提醒过让他们穿了防水的斗篷,不然光是穿过排污管道的时候,身上就已经脏得不能看了。

  三人一路往西,七弯八绕,竟是进入了一座废弃的矿山里。

  这个路线非常崎岖,如果不是因为有简泽带路的话,他们绝对找不到正确的方向。

  隧道并不是只有一条,这里有点像是秦长生之前所居住的地下运输隧道,有很多岔路口。四面八方通向不同的地方。

  不久后,他们就遇见了其他的成员。

  对方很警惕。

  直至简泽将拳头抵在胸口,微微俯身,似乎行了一个什么礼。

  接着对面的人也就放松下来,回以同样的礼。

  他们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结伴继续往前走。越往前走,叶云帆发现他们遇见的人就逐渐多了起来。

  从最开始的三四个,到七八个,然后二十几个人,散乱的脚步声在隧道中回响,恍惚间,竟是逐渐变得有点整齐。

  谁都没有说话,他们都沉默着共同朝着一个方向前行。

  就像是一滴水遇见了另一滴水,接着,更多的水珠汇聚了过来,逐渐形成了一股人流。

  隧道很狭窄,氧气含量也低,有人的呼吸变得很急促艰涩,但谁都没有停下。漫长的时间过去,最终这股人流抵达了终点,汇聚到更大更多的人流中。

  昏暗逼仄的空间也在这一瞬间忽地宽广起来。

  十五的瞳孔微微放大,发现他们竟是走出了隧道,来到了外面。

  来到了隧道外面,也来到了熔北的外面。

  所有人下意识抬头,看见了无垠的漆黑天空,皎洁的圆月。

  ——这里是一座巨大的露天矿坑。

  而矿坑的底部容纳了一两百人,他们默然肃立,或是抬头仰望着天,或是看着四周不断汇聚而来的同胞。

  有人在发传单和一些小册子,不过不是几个人单独发,而是一个人拿走一张之后就传递给下一个人。

  叶云帆和十五也接到了,他们安静拿走属于自己的那一张,然后再把剩下的传递给下一个人。

  纸张很薄,也很劣质,稍微用力就会揉破。但上面的画和字叶云帆很熟悉。

  ——那是他画的。

  是起义军在南方基地发动政变的时候,他给画的插图。

  只不过熔北的这份,稍微有点变化。

  下面的字不再是短短“站起来”三个字。

  他们又多加了一点——

  “站起来,反抗!”

  而那本小册子上是关于南方基地的描述,关于起义军的起源,理念,还有关于十五的,大概就是说他如何从一名被熔北买来的商品,变成了如今掌控南方基地的起义军首领之一。

  上面描述了他的来历,说他的成长过程,讲他无法忍受熔北的压迫,借由任务,机智叛逃,联合南方的一些同伴盟友拉起了起义军。

  虽然有些地方跟事实有出入,但大抵是比较贴合的。

  上面都是夸奖的话,可十五却没有被当做英雄标杆的高兴,因为那上面没有叶云帆,没有赵怜,也没有闻景。

  南方基地如今的成功和暂时的稳固是靠很多人的努力,十五自认为自己做的不多,也不够。

  至少承担不起这么多人的期望。

  叶云帆倒是不介意自己不被人知晓,作为玩家,他越隐蔽才越安全。

  叶云帆看着手里的传单许久,又抬头,他看见矿坑的上方插着一支小小的旗帜。

  那是起义军的旗帜,鲜红的底色,中间有一颗金色的星星。

  “.”

  叶云帆怔怔望了片刻,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干涩。

  这时,简泽的声音拉回了叶云帆的注意力,他说:

  “引导者来了。”

  组织集会的人,自称引导者,

  他说他不是领袖,不能成为那个领导大家的人,只能指出一个方向。

  叶云帆看见了那位所谓的引导者,对方也穿着斗篷带着面具,平平无奇,似乎融入到人群中就再也找不出来。

  他先是微微行了一礼,然后才开口。

  “感谢各位,感谢各位愿意冒着巨大的风险参加今晚的集会。”

  那人刚一开口,十五的眉头就微微皱起,

  “他变了声。”

  “嗯。”

  叶云帆不觉得奇怪。十五当然也能理解为了掩饰身份而变声,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点熟悉,好像在哪听过。

  这时候,上面的引导者就继续道:

  “很遗憾,最近我们失去了很多同胞。”

  他接连说出了很多人的名字,其中有一个叶云帆他们很熟悉的罗梅。

  “但为什么,为什么我们面对如此可怕的屠杀和压迫,依旧选择今晚不顾一切地前来?”

  原本安静的人群开始有声音了,他们彼此开始交流起来。

  有苍老虚弱的声音说,他老了干不动了,如果再交不了明年的居住税就会被熔北赶出去,被赶出去要么饿死,要么被异种吃掉。

  有青涩的声音说,他父亲被人打死了,但是治安官收了钱,说他父亲活该。

  有颤抖带着哭腔的女声说,她生了六个孩子,不想再生了,但是如果不生,丈夫就会把她卖到雪花巷里去。

  “.”

  无数道声音交织在一起,是痛苦,是哭诉,是愤怒,是绝望。

  “是的!”

  引导者的语气变得强烈,慷慨激昂,

  “正因为如此,我们要改变!我们要反抗!我们要联合起来,团结起来!”

  叶云帆越听越觉得有点耳熟,因为这似乎是赵怜在起义军里面发表过的演讲,而且重叠度很高。

  叶云帆凑近十五的耳边,小声道:

  “他应该去过南方基地。”

  “嗯。”

  十五点点头,他也想到了这点。

  这个世界的人是没怎么听过这种鼓动性演讲的,更别提是赵怜那份专业性的宣传演讲。

  所以半个小时慷慨激昂的陈词过后,所有人都很激动,血液上涌,恨不得现在就起来反抗,包括叶云帆身边的简泽。

  引导者稍稍缓了口气,语气重新变得稳重:

  “我已经联系到了南方基地的起义军骨干,未来的日子他会帮助我们不断发展壮大自身,等到我们的力量足够,熔北就会变成新的南方基地。”

  说到这他顿了一下,重新强调道:

  “不,是变成属于我们的新世界!”

  话音落下,所有人振臂齐呼。

  “.”

  其实单论演讲内容来说,那对叶云帆而言,并不具备太多的煽动性,但周围人的情绪感染了他。

  他们的哭诉,愤怒,痛苦和绝望,以及此刻微末的希望。

  这份黑暗中的希望实在太过渺小,就像是潮湿灰烬中即将湮灭的星火。

  可星火终究是亮的,也是暖的。

  引导者的讲演结束后,还有一段互相交流的时间,同时,也有人在发放一些钱。

  两百块。

  不多,但也不少。

  至少对于这次参加集会里一些穷途末路的人而言,算是莫大的帮助。

  有的人没收,说是不需要,或是给了更需要的人。

  叶云帆和十五也各收到了两百块。他们也没拿,转而给了刚才那个哭着说要被丈夫卖掉的女人。

  到这里,集会就算是结束了。

  有人开始组织大家离开,人群开始慢慢散去,他们安静着按照来时的路往回走。

  简泽过来道:“走吧,引导者想要单独见见你们。”

  这是他们之前就说好了的事情,如果是玩家的话,可以单独跟引导者见面。

  “好。”

  叶云帆点头。

  他发现简泽似乎因为玩家的身份在这个熔北版的起义军中地位偏高。至少他可以跟那位引导者直接对话。

  不多时,他们就进入到了一间隧道侧边开辟出来的狭窄小屋。

  “你们好。”

  引导者率先看向了叶云帆,很明显他从简泽口中得知了叶云帆的玩家身份,只是还没等他说出下一句。十五的声音就从旁边响了起来。

  “——卡洛斯?”

  “.?!”

  这个名字出来的瞬间。

  叶云帆发现这位引导者的身体很明显僵硬了一下。

  熟人?

  他顿时有些诧异地看了十五一眼。

  后者解释道:“熔北当初为了核武资料,在南方基地埋了很多线人,他是其中之一,也是当初护送司铭回熔北的人之一。”

  当时那些线人都是十五亲自一个个挖出来的,所以他才会觉得这个人的声音熟悉。

  “你,你?!”

  卡洛斯万万没想到会被直接叫破身份。

  “你是谁?!”

  但这时候,十五的刀已经抵在了他的脖间。

  “说说吧,你为什么召开这个集会?你说的南方基地起义军骨干又是谁?”

  “.”

  这个变化实在是太突然了,简泽和卡洛斯身后的人都没反应过来。

  “是我。”

  卡洛斯身后的人忽然开口。

  熟悉的女声让叶云帆立刻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怜姐?”

  “嗯。”

  赵怜摘下了面具,她在看见那把刀的时候就确认了友军。她挥了挥手,示意十五放松,

  “卡洛斯可以信任。”

  叶云帆按住十五的手臂,让他放下了刀。

  双方确认身份,迅速交换了情报。

  卡洛斯虽然是熔北的线人,但是他也是异变者,只是为了不暴露身份,来之前熔北刻意取了他的限制器。而在窃取情报的过程中,他切身经历了起义军从头到尾的全过程,已经被策反了。

  所以他打算回熔北宣传起义军,只是半路上遇见了有组织的偷袭,大部分人都死了,他侥幸逃了回来。

  如今表面上虽然还是熔北情报处的专员,但卡洛斯私下里已经是一位成熟的起义军宣传委员了。

  “你”

  卡洛斯后知后觉,他记得自己被十五揪出来狠揍一顿的时候,对方手里就是拿着这把刀,但是刚才惊愕之下没认出来。

  “您您就是十五先生?”

  他忽然抓住十五的手,激动握手。

  “我是,我是您的崇拜者!”

  相比于赵怜闻景叶云帆他们,很显然十五这个出身熔北的反叛者事迹更能引起卡洛斯的共鸣。

  十五:“.???”

  幸亏叶云帆及时按住了十五的刀,否则,他就忍不住条件反射削人了。

  不过很快,十五就把手迅速抽了出来。

  至于赵怜,她有更紧要的事情。

  “我们原本的打算是先立稳脚跟慢慢发展,但是起义军的事情传播太广,我们的思想和理念动摇了其他两个基地的根基,尤其是离得最近的中央基地冲击太大。他们容不下我们。”

  赵怜的语气很沉重,

  “于是你们离开后没多久,中央基地就对我们进行了或明面或暗地的打击。只是最近他们和熔北有些摩擦,所以才没有空对付我们。”

  叶云帆明白了她来这里的意图,

  那就是让两位大佬龙虎斗,而作为新生牛犊的他们夹缝中求生存。

  不过很显然,赵怜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她是三天前到的,刚好联络上卡洛斯,然后决定来集会碰碰运气。

  于是最终,三人会面。

  “这事有点难办。”

  叶云帆表情凝重,

  “南方基地和熔北的情况不一样,司家用限制器几乎控制了所有的异变者,不仅仅是异变者,还有大量底层的普通民众。所以要想复刻南方起义,就得先解决限制器的问题。”

  “而且挑起两个基地的矛盾摩擦,需要和上层对话。对话的前提是我们得有筹码,且不能受制于人。”

  所以还是绕不开限制器。

  十五沉默片刻,忽然开口道:

  “我们得去见一个人,或者跟他取得联系。”

  赵怜皱眉,问:

  “谁?”

  ·

  夜色渐褪,天光乍亮,

  玻璃窗上忽然显现出几个爱心的印记,接着,窗户仿佛被什么东西推开一条缝隙,然后一团透明的小团子液体般穿过缝隙,飞速爬进了司眠房间的窗户。

  小章鱼来的时候开了隐身,所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之前叶云帆之所以没有贸然来找司眠,是因为他们需要先对熔北的情况摸个底,同时他们也打算等司眠回讯。这样更为稳妥。

  只是现在情况紧急,所以叶云帆就稍微冒了一点风险,以小章鱼的形态开着隐身潜入进来。

  他背熟了十五给画的路线图,但是人类的视角和小章鱼的视角到底还是不一样,所以叶云帆废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地方。

  他原以为作为司家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司眠的房间应该会很豪华,但是没想到对方卧室的装修风格极简且冷清。

  最引人注目的是两面墙的书架,上面密密麻麻放满了各种珍贵的书籍,大多都是建造,机械,武器制造相关,中英文都有,总之小章鱼只是匆匆扫了一眼,大部分他都看不太懂。

  卧室的中间有一个超大的金属工作台,上面乱七八糟放着大大小小的零件,乱七八糟的电线绞在一起,还有一个信号塔的完整模型,还有飞机和直升机的模型。

  小章鱼看得叹为观止。

  因为比起一间属于休息和生活的卧室,这里更像是个工作室和研究室。

  唯一的装饰就是墙上的照片。

  很多照片。

  有司家全家的合影,有司眠和莱雅的合照,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模型图,枪械拆分零件照,以及工厂车间的照片。

  床头边还摆着一张,是三个人的,十五站在最左边,没有看镜头,只露出半边冷酷的侧脸。

  小章鱼盯着照片看了片刻,专门盯着十五看,里面的少年轮廓还很稚嫩,别别扭扭的样子尤其可爱。

  可惜没有更年幼时候的照片了。

  小章鱼看了半分钟,思绪立刻又回到正事上面,他看见了床上正在熟睡的司眠。

  于是小章鱼飞速爬上床,伸出触手,轻轻戳了戳青年的脸颊,戳出一个窝窝。

  【司眠.司眠?】

  那声音直接响在脑海里,于是几秒后,蜷缩在被子里安睡的银发青年瞬间惊醒。

  下一秒,一只粉色的小水母印入眼中。

  对方那双蓝色的圆眼睛湿漉漉的,正盯着他看。

  司眠:“.???”

  他茫然片刻,总算辨认出眼前的小东西是什么。

  一只小,小水母?

  司眠确认了眼前这个生物的确是长着触手,于是迅速辨认出了小家伙的品种。

  可刚才他怎么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司眠愣了愣,下意识看了眼四周,没有人,确实只有一只小水母。

  于是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司眠的目光在眼前这只粉色小水母身上定格,看了片刻之后,他终于没忍住伸出手,试探性地摸了摸小水母的头。

  软乎乎的,还有点微微的湿润。

  “.真的是水母。”

  ——真可爱。

  司眠有点发懵,但又有点觉得怀疑。

  毕竟房间里跑进来个小猫小狗小鸟什么的都很正常。

  但是床头突然出现一只水母就太奇怪了!!!

  然而这只粉色的小水母实在可爱,司眠对这种东西完全没有抵抗力。他没忍住又想去摸一下。

  小章鱼沉默片刻,坚定伸出触手把对方的手推开,作为一个优秀的男朋友,自然要洁身自好的,他现在可不是那种可以随便让人摸的章鱼崽。

  下一秒,司眠就听见熟悉的男声就又响了起来。

  【司眠。】

  “.”

  说话了?!

  小水母说话了?!

  司眠愕然:“你你是?”

  叶云帆没有直接说十五的名字,而是报了一串之前十五跟司眠联络的通讯号。

  ——这个联络暗号很成功。

  紧张的银发青年瞬间放松下来,他拉上被子把自己和小水母盖住,开始进行秘密交流。

  “小水母,你是十五的宠物吗?他让你来跟我联系?”

  叶云帆:“.”

  【呃不是。】

  “那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

  这个问题有点难以回答,小章鱼用触手挠挠脑袋,但十五说过司眠值得信任,所以他也没有过多隐瞒,于是直接道:

  【嗯,虽然有点复杂,但目前我们是恋人关系。】

  “.啊?”

  司眠忽地愣住,表情忽地空白。

  “???”

  他怀疑自己可能听错了。

  这时候,司眠伸手过去,张开五指,对比了一下自己的手和小水母的体型大小。

  ——小家伙还没他的手大。

  “.”

  可对方和十五是恋人???

  天才大脑的司眠小少爷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烧脑的感觉。

  “呃你们,你们真的.真是”

  他欲言又止,欲言又止,最后憋出了三个字。

  “——真伟大。”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来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