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器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限制器
字体:      护眼 关灯

限制器

  稍作休息之后,十五的状态肉眼可见地好了很多。他逐渐冷静了下来,也不再无休止地自责和愧疚。

  叶云帆如今对睡眠的要求不多,他只需要拥有充沛的体力值和理智值就会精力满满。只不过十五还是强行要求自己开车。

  “你休息吧,我睡了一晚上现在很好。”

  “好吧。”

  这下又换作叶云帆坐在了副驾。

  他又去看了一眼自己的数据面板。

  [玩家名称:叶云帆

  [种族:半异种

  [生命值:

  [体力值:

  [精神力:

  [精神力防御值:

  [防御值:

  [武力值:

  [毒素抗性:

  [技能一:精神沟通-B级(可以和所有的生命体进行精神层面的沟通交流,并附带催眠属性)

  [技能二:刀术精通-C级(熟练掌控各种刀具)

  [技能三:守护结界-C级(凝聚出一个无形的结界屏障进行防御)

  [技能□□刃-C级(压缩空气,释放出威力极强的风刃攻击目标对象。)

  [技能五:火焰掌控-C级(操控高温火焰)

  [技能六:隐身术-C级(让自身进入隐形状态。

  这三个月里,叶云帆除了在南方基地搞实验大棚种菜,帮忙构建新的政治框架,处理各种琐事,同时也没有忘记提升实力。

  叶云帆和十五将基地周围的大型异种全部清扫了一遍,同时还吃掉了一个新生的D级异度位面。

  当初政变成功之后,南方基地其实也并不安稳,里面还是残留不少顽固势力,比如罗振昌的手下,以及当初南方基地的旧势力,以及潜藏暗中的帮派势力等等。里面也还有不少玩家。

  双方博弈中,叶云帆也获得了不少新技能。只是等级都很低,都是D到C之间不等。

  最终叶云帆权衡之下,只留了现在的六个,其余都作为其他技能的经验补充包融合升级了。

  实际上绝大部分玩家只会留两三个技能,因为在这种高危环境下,多个低等级的技能不如一个高等级的好用,尤其是等级越高,技能效果翻倍,耗费同样的体力值却能达到更好的效果。

  而技能太多对于有限的体力值也是一个很大的负担。只是这个限制对于叶云帆而言不存在,所以他留下的技能也多。

  隐身术其实本来也是要融合掉的,只不过考虑到可能要潜入熔北,于是留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精神力值很高的缘故,精神沟通这个技能没有用到十个C级技能就成功升到了B级。

  [选拔赛结束倒计时:

  [目前剩余玩家数目:

  剩下的时间还有一年。

  “.”

  叶云帆定定注视片刻,无声呼出了一口气,闭眼假寐。

  十五对回熔北的路比叶云帆熟,但其实这不是他来时的路,是另外一条直线距离更近的路。

  这里离中央基地也很近,往东北方两三天就能到。往北直走的话,约莫一周多就能到熔北。

  只是不太好走。

  车子颠簸着开了一会儿,叶云帆忽地睁开眼。

  【肉肉!】

  【诶嘿!肉肉!】

  有小触手从他的后腰处探头探脑地伸了出来。

  “等等,停车!”

  哧——

  十五忽地刹车。

  他们同时警惕起来。

  叶云帆环视一周,忽地察觉到什么,毫不犹豫拉开车门跳车出去。

  同一时刻触手飞速伸出,圈住十五的腰将人一并拉出。

  轰隆隆——!

  两人飞身跳车的瞬间,地面就轰隆隆塌陷了下去,车子陡然坠.落,一头面包车大小的,像是蝎子一样的怪物从地下钻了出来。

  只是它身后高高吊起来的尾勾不再是勾子状,而是人的头颅,不止一个头颅,密密麻麻的,拥挤堆簇成一串。

  在这个世界待了将近一年,叶云帆已经见识了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异种,面对这些让人头皮发麻的东西他已经不会有太多的心理波动了。

  现在叶云帆只想着车子不要坏,然后就是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吃起来味道怎么样。

  【肉肉!!!】

  【肉肉!!!】

  没有了桎梏,所有的触手就像是饥肠辘辘的小兽,嗅着味儿就飞速窜出来了。

  但十五的速度更快,他被叶云帆拉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他稍微在地上一个借力,整个人就如同离弦之箭般激射出去。

  四个多月的时间已经足够让十五熟练运用长刀了,他的作战方式有了非常大的转变。

  嗡——

  类蝎形的异种被长刀从腰部斩开,腥臭的脓液喷涌而出掉了一地,但它只是痛苦尖叫着,后半截身躯竟是狠狠从地面弹起,从侧面突袭而来。

  砰!

  半截身躯撞在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上,透明的结界将那半截身躯反向包裹,随即风刃在里面如同绞肉机般狂卷切割。

  哗啦——

  火焰同时腾起。

  一股肉类被烤焦的味道幽幽弥散开来。

  作为一名游戏策划,叶云帆平时也得玩玩各类游戏,算是工作,所以技能的叠加配合他很熟。

  另一边,十五也结束了战斗。

  【肉肉!】

  【肉啊肉!】

  【吃吃吃吃!】

  粉色的触手们欢欣鼓舞,飞速伸出,一头扎进了异种温热的肉块里。

  [体力值

  [体力值

  [体力值

  [体力值

  十五甩了甩刀刃上的血,去看了一眼陷入地下的车子。陷得很深。

  “下面好像有个洞。”

  “嗯,是有个很大的洞。”

  叶云帆点点头。触手们吃饱喝足,又伸入下去感知了片刻。

  【肉肉!】

  【还有肉肉!】

  “应该里面还有异种。”

  但是他们得把车弄出来。

  叶云帆率先跳下去,

  “走,去看看。”

  “嗯。”

  十五紧随其后。

  下面说是洞,不如说是洞穴更为合适。入口狭窄,但里面的空间倒是大。

  内壁湿滑泥泞,能看见一些植物的根系,地上有残破染血的衣服,还有一些人类遗留的东西。

  很快,他们找到了自己的车,叶云帆检查一番,发现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外壳几处有些凹陷了。

  在这个世界,只要车子的轱辘能转,就算是好车。

  里面的异种似乎被惊动了,叶云帆听见了类似于节肢动物飞速奔跑的声音。

  “来了!”

  叶云帆声音一沉。

  他抬手竖起一道守护屏障,无形的水波在两人面前瞬间展开,下一秒,在这漆黑的洞穴中就响起了一道巨大的碰撞声。

  砰——

  叶云帆开启了精神沟通技能。数条无形的精神触手向前方飞快延伸。

  【停下!】

  【停下!】

  【停下!】

  黑暗中,数道身影齐齐一滞,下一秒就在无数绞肉机般的风刃中被切割。有的防御力更强,没在第一轮攻击中死掉,不过十五很默契地补上了第二轮攻击。

  现如今,他们的战斗配合已经很默契了。

  【吃掉~】

  【诶嘿,又吃肉肉~】

  【肉肉~~~~】

  每次遭到异种袭击的时候,最开心的莫过于小触手了。

  叶云帆没有在意接连亮起的体力值增长提示面板,而是侧耳听了听

  “嗬嗬嗬”

  他听见了微弱而急促的呼吸声。

  “好像有人。”

  人和异种的呼吸声是不一样的,叶云帆能很清晰地辨认出来。

  十五从包里拿出一个便携的小巧手电朝里面照了照,发现这个洞穴竟然还有更深的地方。

  “去看看。”

  叶云帆走在前面,循着声音一路找过去,越是往里面走,他看见的跟人类相关的物品也就越多。

  比如打光子弹的手.枪,残破带血的衣物,背包,皮革束带,污染指数检测仪。

  叶云帆也进入过不少异种的巢穴,而那些巢穴里面一般是找不到人的尸体的,因为异种对血肉的渴求欲会迫使它们吃掉所有能够得到的血肉。

  异种身上不存在饱腹撑死的概念。

  这一点特质叶云帆身上也存在,因为他当初在海外也有过大量的进食,若是吃的太多体力值上限就会增长,理智值会下跌,但是这个增长的上限似乎没有尽头。

  叶云帆敏锐地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同,其他玩家都是普通人,不论拥有多强大的技能和实力,生命值和体力值的上限也都是一百,一颗子弹打破心脏或者头颅就会死。

  但叶云帆曾经被孙犁捅了心口,却只是掉了40点生命值。就像是异种受到对于人类而言的致命伤依旧能够自由行动一样。

  怪不得他的种族上写着半异种

  所以后来叶云帆就不再跟别的玩家透露自己异变者的身份了,至于触手,他就说是某种特殊技能。

  “好像是中央基地的人。”

  十五的声音将叶云帆的思绪拉了回来,他回头,看见十五手里拿着一把枪。

  “嗯?怎么看出来的?”

  叶云帆很诧异。

  十五将那把枪递给他:

  “虽然中央基地也有军工厂,但是制造出来的军械质量明显不如熔北,很容易辨认。”

  叶云帆点点头:“倒也不奇怪,毕竟这里离中央基地并不远。”

  有异种猎人或者探索队意外来到这里遭遇不测也不是什么特别怪异的事情。

  咔哒。

  就在这时,更深处的地方忽然传来了细碎的声音。一道迅疾的风声呼啸而来。

  像是有什么东西朝他们直接扑了过来。

  叶云帆立刻回头,但十五的动作更快,他一刀挥出,精准命中,像飞扑过来的不明生物半路截杀,拦腰斩成两截。

  噗——

  血液喷溅。

  叶云帆听见了□□坠地的沉闷声响,接着,他就看见腐烂的人类内脏哗啦啦流了一地。

  一个浑身异变的男人被十五砍成了两截,但是上半身依旧还活着,他的脸狰狞而扭曲,骨骼畸变,皮肤溃烂,完全是一副受到重度污染而变成异种的样子。

  “他没救了,已经彻底变成异种了,”

  十五见过不少被污染成异种的人,就是这个样子。但就在这时,叶云帆盯着在地上挣扎扭动的半截人,忽然蹲下,用匕首挑起那人的下巴。

  精神触手飞速深入进去。

  【你是谁?】

  【肉肉.血饿啊】

  对方没有回答,只表达出了最原始本能的欲.望。正如十五说的那样,这个人已经完全被污染成了异种,没有了人类的意识和思维。

  “怎么了?”

  十五发现了叶云帆一直盯着那个人的脸看。

  “他有什么问题?”

  叶云帆仔细观察了片刻,眉头微皱,

  “你觉不觉得,这个人的脸有点眼熟。”

  “眼熟?”

  十五愣住,他也凑过来,将刀一把插入那男人的手骨里将其钉死在地上,免得等下出现什么危险。

  接着,他才用手电筒仔细照了照对方的脸。

  “好像.是有点。”

  这个人的脸皮肤大面积溃烂,表情也是扭曲的,哪怕是相熟的同伴怕是也很难辨认。

  不过他们见过的中央基地的人就那么几个,叶云帆略略思忖,目光落在男人过分薄的嘴唇上。

  这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闪过一张相熟的脸,

  “好像是岳子煦的部下,那个叫科林特的。”

  “噢!”

  这么一说,十五也想起来了。

  就在这时,已经被污染成异种的科林特挣扎着,他疯狂乱咬,似乎想要获得面前这两个香甜的血肉。

  动作间,男人领口衣兜里某个东西闪了一下,似乎是反射了手电筒的光。

  十五忽然伸手,从他的衣兜里将东西摸了出来。

  ——是一块表。

  沉甸甸的,上面镶了一颗宝石,一看就价值不菲。

  “这是.”

  十五立刻就认出来了,

  “——这是司铭的表。”

  “.”

  话音落下,两人忽地安静。只有面前这个半截人含糊嘶哑的咆哮。

  叶云帆和十五谁都不是傻子。

  相反,他们都很聪明。

  其实护送司铭回去的小队配置很高,一半都是异变者,武器车辆都有,还是走的来时的路线。

  基地之间也不都是沦陷区,还有很多小的聚居点,以熔北的势力,到处都该有一些小驻点。而且司铭回去之前是通知过熔北派人来接的。

  总之按照他们最初的推演,司铭平安回到熔北的概率绝对有百分之八十。

  但他还是死在了半路上,据说是遇见了异种袭击。

  这个世界突然遇见强大的异种袭击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只能怪运气不好。

  他们辛辛苦苦演了这么大一出戏,结果人死了。

  叶云帆也觉得那家伙运气不好,他们自己的运气更不好。

  ——如果司铭的表没有出现在科林特身上的话。

  这显然不能用运气解释。

  “.”

  叶云帆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又咽了下去。他有点懵,又不敢去深想。

  “中央基地和熔北本来就是死对头,队伍之间火拼偷袭厮杀也是常事。”

  十五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那块表收好,

  “他们都不值得信任。”

  “.”

  叶云帆沉默片刻,

  “对不起。”

  “没事,不是你的错。”

  这句话这次换十五说给他听。

  “熔北早晚会知道我还活着,我也的确叛逃了,即便司铭回去了,也只是拖延一些时间而已。”

  他们会拿妹妹威胁他,这是十五一直都知道的事情。

  叶云帆拉开那把枪的保险,对准科林特的头。

  砰!

  一声枪响后,熟悉的提示面板亮了起来。

  [提示:恭喜您成功击杀玩家科林特。

  [提示:恭喜您成功掠夺C级新技能-风之翼。

  [提示:恭喜您成功掠夺D级新技能-虚假面具。

  [提示:恭喜您成功掠夺玩家科林特三分之一生命值

  [生命值

  [提示:增加生命值已达上限,余下摄入生命值转化为生命值上限,生命值上限+70。

  [生命值:

  接连的白色面板闪烁,叶云帆忽地愣住。

  所以玩家变成了异种依旧还算是玩家,而且如果三分之一的生命值有70的话,那么总共的生命值就该是210,是普通玩家的两倍。

  刚好符合叶云帆这个半异种生命值上限会拔高的特点。

  所以有没有可能还有其他异种或者半异种玩家,只是他们的思维并不清醒?

  叶云帆听十五科普过半异种的特点,是人类被污染成异种之后,在漫长的时间里恢复部分意识。

  也刚好对应叶云帆比其他玩家晚到一年。

  所以有没有可能所有的玩家都是同一时间投放到这个世界,只是他花了一年的时间才恢复意识?

  叶云帆将这个猜测来回推演了一遍,发现逻辑上似乎能说得通。

  “.叶云帆?”

  十五喊了他一声。

  “你怎么了?”

  “噢,没事。”

  叶云帆站起来,抬手升起火焰,将洞穴内的尸体和污秽全部烧掉。

  “我就是好像忽然想通了一些事情。”

  他摇摇头,不再多说。

  “走吧,我们得赶紧回熔北。”

  叶云帆跟十五一起走出去,合力将车子推了出来。

  嗡嗡——

  车子启动,一路向北疾驰而去。

  ·

  与此同时,熔北基地的异变者特殊监狱

  四周高墙耸立,电网密布。

  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卫持枪站岗,只不过这时候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门口的位置。

  一群守卫正焦急又无奈地拦住了眼前非要硬闯的银发青年。

  监狱大门的负责人刚刚听说那位小祖宗来了,忙不迭地匆匆奔来,一来就远远看见了被人群簇拥在中间的司眠。

  那人很显眼,干净漂亮的银色短发,脊背挺拔,身姿颀长,身形清瘦却不单薄,即便单单只是一个背影也让他在一众警卫中显得鹤立鸡群。

  “守卫长!”

  警卫们看见他,就像是看见了救星,纷纷让开道路。

  “守卫长来了!”

  守卫长拦住司眠,平日里威严的面容微微发苦:

  “小少爷,司眠小少爷,您可别为难我们了。”

  “你就说我逼你的.你就说我持枪强闯监狱。”

  司眠掏出一把枪,有点费力又生涩地拉开保险,接着他抵住对方的心口,

  “嗯,这样就好了。”

  “.”

  守卫长沉默,他看着眼前的那双干净又期待的灰色双眸,半天都没说话。

  司眠遗传了母亲的模样,所以男生女相,五官尤其精致漂亮,像是摆放在昂贵橱窗里的天价人偶。

  若是单看脸,或许很容易被误会成女性,不过身形骨架倒是男性的模样。

  他很高,约莫一米八二,身形清瘦。由于早产,司眠从小到大身体一直不是很好,至少算不上强壮,他唇色偏淡,嗓音很轻,给人一种病弱贵公子的感觉。

  被那张近在咫尺的脸晃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哀哀乞求着,

  “上面命令说不能放您进去,我这.我也是没办法。”

  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突然噗通一声跪下,全然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您开枪吧。”

  司眠微微睁大眼:“.”

  他定定注视了守卫片刻,忽然又把枪口调转方向,抵在自己胸口,

  “开门吗?”

  “!!!”

  守卫长惊得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就连站在旁边的其他人也立刻围拢过来。他瞬间从地上弹起,跟身后的人用力挥手!

  “开开开!!!”

  这一招果然有用。

  司眠总算成功进入了阴森黑暗的异变者特殊监狱。

  走廊潮湿阴暗,头顶有一些笨重的摄像头。

  进来之后,司眠就立刻锁门,把紧跟在身后的警卫们都关在了外面。

  他越过两道厚重的铁门,前面就是如同蜂房般分隔开的小小监室,里面依次关着十来个囚犯。

  囚犯们听见了开门的声响,纷纷探出头来,望着进来的人。

  司家的人都是银发,但容貌五官大多都偏硬朗英俊,气质也都高高在上,威严冷酷,只有司眠是个异类,长相漂亮得像个女人不说,性子也软弱。

  所以他们很容易认出了这个银发青年的身份。

  “哇哦,小少爷!”

  这里面关的都是重刑犯,也全部都是异变者,他们要么污染程度严重几近异化成异种,要么犯下血案重罪无法掌控,要么就是精神出了问题的家伙,总之全部都是穷凶极恶之徒。

  “救救我啊,小少爷!”

  “哈哈哈哈司眠!司眠!”

  “真漂亮啊小少爷!”

  “.”

  他们或是哭求着喊司眠救命,或是恶意又怨毒地盯着他,还有一些对他吹口哨,做出各种下流的动作。

  在这个女性稀少的世界,一些外貌出色的男性就成了欲.望发泄的对象。

  司眠皱了皱眉,目不斜视,疾步往里面走。他很清楚,自己在这里待不了多久。

  自从半年前十五去南方出任务传回失踪之后,莱雅就被父亲下令从他身边带走了。

  他们不允许他见她。

  司眠想尽办法,直到今天才找到机会摆脱身边跟着的其他女仆跑到监狱来。

  作为司家捧在手心里的幺子,司眠从来没来过这种脏污的地方,里面潮湿恶臭的环境让他很不适。

  同时这里面的布局也都像是迷宫一样,若是不熟悉的人进来了肯定会迷路。

  但司眠想办法提前拿到了监狱的布局图,他直接背了下来,甚至进行过多次的演练。

  于是现在凭借着出色的记忆里,司眠很快在这迷宫一样的监狱里找到了方向,迅速朝关押莱雅的那一间疾步而去。

  这时候,少女穿着脏污破旧的长裙,抱膝蜷缩在墙角,只是裙摆破了,裸露出血肉模糊的小腿。

  她的头发长长了不少,只是沾着血污,一团一团黏在一起,遮住了苍白的侧脸。

  女仆的发型都是有要求的,她们的穿着打扮都必须看起来温顺听话,所以之前莱雅都是齐刘海,修剪整齐的短发。

  只是她早就不是女仆,所以也不必维持那样的发型了。

  少女沉默地蜷缩在那里,就像是一只伤痕累累的幼兽。

  她闭着眼,在想哥哥的事情。

  几个月前十五去南边执行任务,后来同行的路加说他失踪了,也许是死了。

  十五是极少数成功融合王种异变源的特殊异变者,他的死对熔北来说是很大的损失。

  于是异变者研究所就申请将十五的妹妹进行改造,弥补损失。

  司眠不同意。

  但是他的大哥和父亲早就看不惯他如此宠爱一个女仆,还是个这么久都没生孩子的女仆。

  权衡之下,十七显然成为异变者弥补十五的空缺更有价值。

  于是莱雅就成了异变者,她填补了哥哥的空缺,并进行了残酷非人的战斗训练。

  莱雅以为自己的未来是会和哥哥一样,但这样也不错,她至少不用为司眠生孩子了。

  但是没过多久,他们就说十五叛逃了。

  他不是死了,是丢下她逃走了。

  而现在,领主大人非常愤怒,要处死她。

  莱雅并不畏惧死亡,她只是想不通为什么哥哥要丢下她。

  明明当初他说好要回来的。

  少女一遍一遍地想,但她怎么也想不通。直到一道熟悉的嗓音让她从无尽的自我怀疑中挣脱出来。

  “莱雅——!”

  “.?”

  她微微一怔,回头,竟然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小少爷?”

  莱雅迅速起身跑过去,脚上的铁链随着她的动作哗啦啦地响。

  少女的神色很焦灼,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持枪闯进来的。”

  司眠对她挥了挥手里的枪,似乎对这件事很骄傲。他蹲在脏污的地上,拉开外套,把里面藏着的食物一个接一个塞进来,

  “快吃快吃,不然他们等会儿来了,就吃不了。莱雅你放心,我会说服父亲改变主意的。他就是气坏了脑子不清楚。”

  说到这,司眠凑近过来,小声道:

  “我听说了南方基地的事情,你哥哥好像加入了什么起义军,他们做的事情.怎么说呢,很奇怪,但我觉得挺好的,不是什么坏事。”

  “.”

  莱雅张了张口,垂下眸不知道说什么。

  不过他们也仅仅就说了这么几句话,就有一群警卫飞速进来。

  领头的是个身材精悍的男人,只有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上戴着眼罩。

  “小少爷!您不该在这里!”

  他言辞冷酷,眉头紧锁,看向莱雅的目光很不善,

  “.”

  司眠站起身,他很清楚自己留不了多久,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他抿了抿唇,只说:“我自己要来的,不许为难她。”

  眼罩男没有回答他这句话,只说,

  “大少爷让您现在去见他一趟。”

  “.行。”

  司眠回头看了一眼莱雅,对她笑了一下,示意不用担心。

  “走吧。”

  莱雅看着他在一众人的簇拥下,离开了监狱。有几个人没离开,他们打开门锁,特地进来当着少女的面将司眠带来的食物踩得稀烂。

  “呵,痴心妄想!”

  “.”

  莱雅冷冷盯着他们,一语不发。

  直到那些人走后,她才把东西都捡起来,剥掉上面脏污的部分,一点点吃掉。

  另一边,司眠不出意外地又被司恒严厉训斥了一番。

  “那个女奴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司恒完全不能理解。当初那个女奴本来是要送给他做生育女仆的,但司眠喜欢,非要讨过去。

  那时候十七才十四岁出头,身材干瘪瘪的,也没发育,司恒自然看不上,就送去给弟弟玩儿了。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司眠后面竟然会对一个女奴那么上心,以至于敢违抗父兄的命令。

  “父亲已经下令了,她必须死!”

  “大哥,我不明白!”

  司眠的声音头一次这么充满怒意,只是不够有威慑力,

  “十五做的事情凭什么连累莱雅,她一直待在我身边。她是忠心熔北的,她什么也没做。”

  “因为他们是兄妹!”

  司恒也很火大,

  “他们身上流着一样的血,就像是你和我!”

  司家是那种最传统的家族观念,极其明显的父权制。他们崇尚血脉,认为血缘关系是这世界最牢不可破的关系。

  “司眠,你以为你凭什么过得这么好,他们为什么叫你小少爷?!是我们,是家族让你过得这么好!”

  可偏偏司眠就像是被那丫头勾了魂,竟敢顶撞他。司恒的手抬起又放下。

  但是司眠的身体太弱了,也许是早产,也许是天才总是体弱。总之这个宝贝弟弟磕不得碰不得,这么多年来都是被司家捧在手心里养着的。

  于是司恒只能气急败坏地告诉他:

  “你,我,我们整个家族都是一体的!我们才是你最亲的人!父亲的命令就是天,就是绝对的,你怎么能为了一个女奴违抗父亲的命令?!。”

  “.”

  司眠越听,脸色越是惨白,但是他固执地站在那里,用沉默表示心里的不服。

  “好好好,不服是吧?”

  司恒冷笑两声,喊来人,

  “关起来,这个月你都别想再出门了!来人,去通知监狱那边,把那个十七打一百鞭。我告诉你司眠,你见她一次,我就打她一次,说不定就等不到处刑那天,就可以让人收尸了!”

  “大哥?!”

  司眠震惊,他立刻上前拽住男人的手臂,

  “你不能这样!!!”

  但门外很快进来了两个女仆,

  “是,大少爷。”

  她们似乎受过特殊训练,很轻松就拉住了挣扎的司眠。

  砰——

  司恒摔门而去。

  司眠被软禁起来。

  而在他被软禁的第二周,叶云帆和十五就抵达了熔北。

  三月的北方依旧很冷,只能看见一点点绿色。

  这个冬天又冻死饿死了不少人。

  即便开春,也没有多少生机的气息。

  雪化了,基地外面随处可见腐烂的尸体。叶云帆从车窗往外看,发现有士兵正在清理那些尸体,他们表情嫌恶,把尸体丢到推车上,然后集中到更远处的坑洞里。

  叶云帆看见了浓浓的黑烟,那是焚烧尸体的黑烟。

  城门口的队伍稀稀拉拉的,似乎等待着过安检。

  叶云帆听见有人在讨论南方基地的事情。

  几个月过去,南方基地更换统治者的消息也随之传开。有人从南方来,说那里的领主不是领主了,叫基地长。

  “他们那里去年冬天发放了救济粮,还给衣服穿。都没怎么死人。”

  “真的吗?骗人的吧?!”

  “真的,我骗你干什么,我有个老哥去过,亲口跟我说的。说他们好像还制定了个什么法,总之基地里都不能杀人也不能抢劫了,得坐牢!”

  “诶诶,我也听说了,说十岁以下的小孩儿可以免费去学认字.”

  “.”

  十五没想到消息竟然能传这么快,这么远。他从车窗伸出头去看了看,有熔北的城防士兵看见了他,不过也只是随意扫了一眼,没有过多注意。

  叶云帆之前在科林特身上得到了一个C级技能-虚假面具,能够短时间内改变一个人的容貌。

  刚好,这就用上了。

  这时候有人背着包,偷偷摸摸地混迹在人群中,似乎在卖什么东西。十五望了几眼,忽然说,

  “叶云帆,你得买个限制器。”

  “啊?”

  叶云帆愣了愣。

  “熔北的所有异变者都必须佩戴限制器,如果是在外面意外感染的,还得自己给钱向基地买限制器。所以一些人为了避开限制器的控制,就会买一些非基地出产的,然后混进去。”

  限制器也是分级别的,比如十五的就属于特别定制,其他还有一些普通的,有一些廉价普通的限制器,也用于普通人约束奴隶之类的。

  总之广泛使用。

  “但中央基地是禁止使用的,因为核心技术掌握在熔北手里,他们不会把自己的命交到熔北那边。”

  “噢~”

  叶云帆恍然。

  于是他也就下车去买了五个,打算做个实验,也有个备用。回来后,叶云帆先试着戴在触手上。

  接着,他的触手缩小,很轻易就挣脱了。

  “这个倒是困不住我。”

  叶云帆打算将东西戴在脖子上,但忽然被十五抓住手腕,

  “要不还是算了,你隐身混进去吧。”

  限制器的原理是禁锢脖子,一旦得到信号或者强行被破坏的时候,它就会弹出锋利的刀片割断人的喉咙。

  但如果是特质的,就还会有其他的威胁方式。

  叶云帆知道十五在怕什么,他拍拍少年的肩膀。

  “没事,我到时候变成小章.小水母就很容易挣脱。”

  咔哒。

  说着,他将限制器戴在了脖子上。

  然后随着一道浅粉色的光闪过,男人逐渐缩小,衣服塌陷,一只粉色的小章鱼钻了出来。

  他朝十五挥了挥小触手,比了个爱心。

  “.”

  十五愣了愣,没忍住笑。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吵嚷起来,有士兵抓住了那个倒卖盗版限制器的家伙,似乎正在搜寻刚才的买主。

  那个小贩指了指十五他们的车,接着,那队士兵就飞速朝他们过来了。

  咚咚!

  领头的人很凶地敲了敲车窗,然后一把拉开驾驶座的车门。

  “下车!搜查!有人说你们违规买了限制器!”

  “.”

  十五没说话,他在迅速思索对策。

  但就在这时,拉开驾驶座的人扫视一周,在副驾上看了两眼,那里没有人,只有一堆衣服。

  他眉头皱起,很凶地问:

  “刚才那个买限制器的男人呢!我刚才看见他上车了!”

  “在这!在这!”

  十五听见叶云帆的声音,立刻回头,只见男人匆匆套上裤子,上身赤/裸,着急忙慌从后排伸出脑袋。一副正打算做点什么难以描述之事却被人中途打断的样子。

  叶云帆装作很慌乱的模样,磕磕巴巴开口:

  “呃,我们.我们确实买了。”

  他似乎极不好意思地解释,伸出双手。

  “但,但不是拿来干坏事的,呃您看”

  士兵愣愣盯着他,目光上下打量,最后目光落在叶云帆手腕上的限制器,两个限制器分别锁住了手腕,又接连锁在一起,就像是一副别致的情趣手铐。

  “.???”

  这一瞬间,十五和来检查的士兵都沉默了。

  限制器还能搞这个???

  士兵眼神复杂又震惊,他在两人之间来扫视,最后砸了一声舌,

  “啧”

  ——玩儿得可真花。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来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