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野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原野
字体:      护眼 关灯

原野

  抓捕起义军叛党的行动持续了一周,整个基地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

  寒风料峭,气温骤降,缺衣少食,如今即便是有钱也买不到食物,于是基地里已经有人开始冻死饿死了。当然那大多都是最底层的普通人。

  稍微厉害一些的异种猎人小队要么出去沦陷区寻找物资,要么去远一点的,小一点的聚居点,打算避开这段时间的叛乱风波。有的留下来了,却也仍是满腹怨气地熬日子。

  治安搜查队抓了很多人,有的真是起义军,有的只是拿去交差的替罪羊。

  冲突过程中也有人反抗,甚至还搜出了不少藏匿在普通人中的异能者,只是他们的技能要么不是属于攻击类的,要么就是寡不敌众。

  冲突过程中,治安搜查队也死了一些人,但他们人多势众,又是政府势力,这点损失倒也不算什么。

  刺杀事件让罗振昌这次是真的发了怒,每天都有不少人被当众绞死,基地门口的处刑架上一片血红,到了晚上,就会有饿极了的人去舔那些血。

  这么一番残酷的清扫下来,起义军的活动痕迹几近消失。

  “领主,我们这次的收获可不小,有好几条大鱼!”

  秘书兴高采烈,恭恭敬敬地呈上了一份结果文件。

  罗振昌躺在豪华舒适的大床上,胸口包着纱布。常年养尊处优的生活让他明显发福,下巴上的肉叠了两层。

  虽然对外只说是轻伤,但实际上那晚要不是他反应快避开心脏,真就当场毙命了。

  后来在治疗舱里面躺了一周,现在才稍微好一些。罗振昌接过来看了看,脸上阴郁的神色总算放晴,他狠狠出了一口气。

  “哼,几个跳虫,果然翻不出什么风浪,随手就碾死了。”

  “是是是,这不是您当初一心都扑在解决基地的粮食危机上嘛,这才被他们钻了空子。”

  秘书赶紧拍马屁,好一番努力后,总算把领导哄得舒舒服服的。

  “那个姓秦的小鬼找到了吗?”

  比起起义军,罗振昌显然更在意这件事。

  因为现如今熔北和中央基地的人都到了,双方来的目的很明显,可手里没货的他就像是被架在了火上。

  其实最开始,罗振昌当然没想过拿核武资料骗两个大佬。最初的确是发现了核武研究院的旧址,只是里面盘踞着大量异种。

  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损失了不少强大的异变者还有好几个珍稀的异能者,才搜寻到一些珍贵的资料。

  基地里没有专业人士懂这些,稍微有几个略懂皮毛的,也只说这是旧日时代的一种超级武器,威力可以直接毁灭一个A.级异度位面,甚至更强。

  当时罗振昌内心顿时就一片火热,只是以南方基地目前的条件自然是造不出来的,缺人缺物缺技术,而且资料也是残缺的。

  于是他就打算拿出去换些好东西回来,卖个大好价钱。权衡之下,他首先联系了熔北。

  因为熔北跟南方基地距离更远,对方就算要强抢中间也隔着一个中央基地,所以双方都得顾忌着,得秘密交易才行。

  不过交易买卖这种事情,卖家自然是得自卖自夸,越是吹得天花乱坠,那卖出的价钱就越高。

  只是南方基地没有专业人士没有条件,可熔北有,熔北最注重军工方面的发展,所以他们对核武的了解要多得多。

  得知消息后,他们就通过各种历史资料发现南方基地附近的确可能有一个秘密的核武研究院。

  于是双方就开始谈价钱,而同时,熔北专门派出了一个实力最强的异变者小队秘密潜入。

  十五也就是在那次任务中来到涪州城沦陷区的,只是他们运气不太好,一来就遇见了一头完全孵化的C级异种。

  但对于十五而言,他的运气又很好,因为如果不是这样他就不会遇见叶云帆。

  然而罗振昌万万没想到,他花费了大力气得到的珍贵资料在熔北的专业人士看来只不过是边角料。

  但牛皮已经吹出去了,对面以为他手里还有更核心的部分,再加上基地的储粮库被污染,马上入冬却爆发了严重的粮食危机。

  如果拿不到熔北的物资,这个冬天基地里会死很多人。

  可偏偏,一直关注熔北的中央基地发现了对方的动作,于是稍微一查,就发现了核武的事情。

  那边派人询问,罗振昌自然不可能说自己没有,否则熔北那边就会立刻知道自己被骗了。

  于是罗振昌就多了第二个买家。

  现在就是进退无路,唯一的办法就是马上找到那个姓秦的小子拿到最核心的资料,然后进行交易得到物资度过这次粮食危机。

  “这还没找到,那小子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啧!”

  罗振昌脸色一沉,

  “废物!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

  “领主,但.但现在也不是毫无办法。”

  秘书小心翼翼道:

  “中央基地的岳部长昨天来见您,不是说他们没打算要核武资料吗,他们只不过不愿意东西落入熔北的手里。”

  “我当然知道!”

  罗振昌语气有些不耐,但头脑却清楚。

  “工业制造不是中央基地的长处,即便他们得到资料也做不出来,但熔北不同。”

  “他们不仅有生产基础,司家这一代出了个天才大脑司眠。这十年里司眠革新了熔北的工厂流水线,还复刻了不少旧日断代的各种技术,让熔北实力大增。中央基地现在很有危机感。”

  所以就现在僵持的情况而言,同样存在粮食危机的中央基地,比起用更多的物资换取资料,不如想办法阻碍熔北和南方基地的交易。

  这才是性价比更好的方式。

  同时这也刚好合了罗振昌的意,如果南方基地没有到如今的窘况的话。

  “哼!”

  罗振昌冷哼一声,

  “那也得顺利搞到熔北的物资才行。”

  “领主大人高瞻远瞩,刚好我今天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噢?什么好消息?”

  罗振昌阴暗的神色稍稍好看了一些。秘书凑近过来,在他的耳边低语几句。

  “真的?”

  罗振昌愕然,

  “可靠吗?”

  “那当然,熔北使团居住的地方,那些仆人后厨都是我们安排的人。”

  郝秘书自信满满,又补了一句,

  “已经让情报部核实过了,有七八成的把握。”

  “.”

  罗振昌沉吟片刻,眼神忽地一暗,

  “去把加林,刘敏,埃德加他们几个喊过来,我有事要安排。”

  这几个人分别是城防所所长,治安局局长,以及对外探索部部长,算是稳固整个南方基地的大人物。

  “是!”

  秘书点点头,立刻出门召来几个人吩咐下去通知。

  不到一个小时,三人就到齐了。

  几人在房间里密谈许久,最后陆陆续续离开。

  郝秘书很是殷勤地一个一个将这些大人物送出去。等到他们离开,郝秘书没有立刻折回进屋,而是走到廊道尽头,推开窗户往下望。

  这一刻他脸上生动地表情忽地麻木僵硬。

  而与此同时,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人正站在下面黑暗的阴影处。双方对视寥寥数秒,接着,下面的男人压了压帽檐,转身离开。

  叶云帆将当时在地下黑市杀死那个玩家得到的C级技能-精神催眠融入到了他原本的技能精神沟通里面。

  虽然没有升到B级,但好在也让精神沟通获得了催眠属性,控制一个普通人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

  此时,有一只灰白色的小鸟无意落在他的肩头。

  [D级技能-动物沟通术。

  这是起义军中其中一位名叫孟达的玩家的技能,可以将自己的意识放入到一些小动物的身体里。

  目前作为他们的特殊联络员。

  【告诉怜姐,计划一切顺利。】

  小鸟抖了抖脑袋,展开翅膀飞走了。

  当晚凌晨,基地禁闭的大门忽然大开,数辆载满士兵的汽车接连疾驰而出。

  两个小时后,正在做床上运动的司铭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

  “司铭大人!不好了司铭大人!!!”

  外面路加的声音听起来急促慌乱。

  “他妈的!”

  司铭瞬间萎了,他匆匆套上裤子,下床去开门。

  “你最好有天大的事,否则老子”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路加直接打断,

  “我们的秘密储物点暴露,刚才那边传讯说遭到突然袭击,他们派出了近两千的军队,我们我们没守住。”

  “.”

  司铭愣了一下,立刻反问道:

  “定时炸弹呢?!”

  他们来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可能会被抢,于是每辆物资车上都绑了定时炸弹,算是最后一道保险栓。

  “不不知道,反正没炸”

  后面的话司铭就没能听进去了,他只感觉大脑一阵一阵眩晕。

  片刻后,他稍微缓过来了一些,双目通红,咬牙切齿:

  “罗振昌罗振昌!!!”

  很明显在这个地界,这个时间点,只有罗振昌有那个实力和动机。

  中央基地的人虽然也在,那不过是三十几个人组成的使团。而熔北押送物资的队伍足足有一百多人。

  司铭怒不可遏,破口大骂。十五站在旁边冷眼旁观,他算了算时间,看向窗外。

  那边有一点红光倏然闪了一下。

  下一秒——

  砰!

  十五一脚将司铭踹飞,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窗户破碎的惊响。

  子弹击中路加的脖子,大口径的狙击枪子弹几乎将他半个脖子都打碎了。

  破碎的血肉爆开,溅了周围人一身的血。

  但这里所有人都是游走在生死之间的人,自然立刻反应过来找掩体。

  有人大喊了一声——

  “敌袭!!!”

  十五一把拽住满脸血的司铭拉到旁边,仿佛很贴心地帮他找了掩体。

  少年语速极快:

  “他们抢了物资,下一秒就应该要杀我们灭口了。赶紧决定,现在怎么办?”

  “咳咳.”

  刚才十五那一脚让司铭撞断了鼻梁,剧痛让他的思维都断了,但现在危急的情况让他立刻强行清醒了过来。

  “该该死”

  司铭万万没想到罗振昌这么大胆,他不怕惹怒熔北吗?!

  他诧异又有点感动地看了十五一眼,没想到平常总违抗命令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家伙,竟然在关键时刻这么“忠心”。

  如果不是对方刚才那一脚,现在被打爆脖子的人就不是路加而是他了。

  “走走,先逃出去.”

  司铭敢住在南方基地的核心区,自然也不单单是全靠罗振昌忌惮熔北这么轻飘飘一句话。

  他对自己的小命还是很看重的。进入之前,他就已经提前在基地里安排了自己的人,还有一条安全的撤离通道。

  十五没多说什么,只是拉着他一把拽起来。但就在这时,下面传来了一道悠然的男声。

  “司铭先生,这是要到哪儿去?”

  这声音很熟,几乎是让司铭瞬间就认清了来人。

  ——岳子煦。

  男人脸上沾着一些细微的血点,身后站着十几个身着制服的异能者,而门外守着的护卫已经全是尸体。

  “!!!”

  司铭瞳孔放大,立刻恍然。

  原来是罗振昌选择和中央基地联手,打算强抢物资的同时杀人灭口。

  对方有了靠山,难怪这么有恃无恐。

  司铭双眼发红,立刻下令:

  “杀了他!!!”

  下一秒,一片激烈的枪声顿时响起。

  但是子弹穿过了下面所有人的身体,就像是打在了水中的幻影上。

  [C级技能-幻影制造

  十五知道最关键的戏份已经开始了,他立刻拉着司铭往外跑。如果不是为了远在熔北的妹妹,他才没心情演这么一场戏。

  司铭不能死,他得回熔北。

  岳子煦站在几个属下的身后,扫了一眼十五离开的方向。

  ——这就是他和叶云帆约定好的计划。

  岳子煦负责处理掉熔北使团,而司铭带来的那些玩家技能自然也都归他们,同时叶云帆也会拿出一份核武相关的资料。

  以此换取岳子煦帮忙演这一场戏,同时中央基地运来的那批物资需要给到起义军。

  咔咔咔——

  地面被无形的念力撕开,楼上好几个人猝不及防之下,纷纷坠.落。

  激烈的火药味四散弥漫,原本还算宽敞的别墅由于三十几个人的火拼,而忽然变得拥挤起来。

  玩家的体力值有限,所以他们一般若是不使用就能达到一击必杀的结果,那么战斗开始的时候他们更倾向于选择用热武器。

  砰砰砰!砰砰砰!

  激烈的枪响震耳欲聋。

  熔北这边虽然是异变者居多,但是这次司铭也带了好几个异能者。

  “常新!”

  宋文忽然朝远处的同伴喊了一声。

  下一秒,常新就迅速张大嘴巴,恐怖的音波震颤无差别席卷整个别墅。异变者还好,但身体素质等同普通人的玩家就难以抵挡,猝不及防之下,耳膜当即破裂,惨叫出声。

  连带着岳子煦都克制不住闷哼一声,不过紧接着,他很快适应了下来。

  [D级技能-体质增强

  下一秒,他的眼白全黑,锁定了楼上的常新。

  嗡——

  [B级技能-死亡幻想

  这个技能属于精神系,能够让作用对象陷入各种自身死亡的幻境中,如果长时间无法挣脱,要么被折磨崩溃,要么就是大脑自认为自己死亡,导致身体自杀。

  技能发动的瞬间,常新浑身一震,瞳孔放大,表情扭曲惊恐,然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同一时刻,宋文也发动了技能。

  [C级技能-暗夜领域

  整个屋子瞬间一片漆黑,所有人的视觉好像都在这一刻被剥夺,就连开枪迸发出的火光都被黑暗吞没了。

  但是作为领域的主人,宋文的视线是不受约束的,他迅速开枪瞄准,击中了两个异能者。

  [提示:恭喜您杀死玩家维斯特。

  [提示:恭喜您杀死玩家塔利亚。

  [提示:恭喜您成功掠夺新技能

  这时候宋文没时间去仔细看提示面板,他飞速开启隐身技能,跟在司铭后面逃走。

  宋文的技能都是保命的,刚才那两个人已经是捡了漏,现在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嗡嗡——

  十五跟另外两个人护送司铭逃出别墅,后座负责通讯的刘炜迅速拉起信号天线,开始给熔北传讯,同时通知他们埋在基地内部的人前来接应。

  十五看了一眼后座的宋文,对方似乎若有所感,抬头望过来,莫名地感觉脊背有些发凉。

  但他定神一看,发现十五并不是在看他,而是在看后面追来的车。

  “司铭,我跟宋文去断后,你们先走。”

  “什么?!我”

  宋文脸色一变,但这时候司铭却点了头,

  “好!宋文,你赶紧去!”

  司铭当然知道现在情况的危急性,后面追来的人显然是岳子煦手下的骨干精锐,只有十五跟宋文一起去阻拦才能保险。

  “可可是司铭大人,您身边总得留个有实力保护您的人吧。”

  “也对,得留一个有实力的,也够忠心的。”

  十五点头,但他话锋一转,看向司铭,

  “可追来的人都是异能者,手段多样,我有把握杀掉几个,但没把握全部拦截。而且就作战方式来讲,宋文可能更适合一些。”

  司铭略一思忖,觉得两个人都说得有道理,

  “那好,宋文你去拦下他们,十五你留在我身边。”

  “???”

  宋文愕然。

  现在让他一个人去拦截后面那么多异能者,很明显就是让他去送死。

  “.”

  男人沉默片刻,最终苍白着脸回答道,

  “好的,司铭大人。”

  说着他回头看了一眼,后方那辆车距离他们已经不足五十米了。宋文伸手,似乎是打算去开车门,但下一秒,他却忽地拔/出枪抵在了司铭的头上。

  “靠,宋文你!”

  司铭愕然,紧接着就是怒不可遏,但额角冰冷的金属枪口让他的话都咽了下去。

  司铭实际上也是异变者,但是像他们这种高位的人融合的异变源一般都是最安全最温和的那种,唯一的作用就是强身健体然后延长寿命。

  所以战斗方面的事情他是一点儿也不擅长的。

  宋文表情扭曲,恶狠狠盯着十五:

  “你去!你下去拦住他们!否则我就”

  咔——!

  十五闪电出手一把拧断男人握枪的腕骨,枪口对准车顶,走了火。

  砰砰!

  车顶出现两个枪洞。

  下一秒,十五瞬间夺下了他的手.枪。

  砰砰砰砰!

  四枪,分别击中另一只手的腕骨,两条腿的膝盖,以及胸口也补了一枪。

  这一下的变故实在太快,司铭就算被溅了一脸血也没能反应过来。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来了两辆军车,只是没有围堵他们,而是擦身而过,堵住了后面那一辆车。

  “是接应我们的人吗?”

  开车的司机看了眼后视镜,声音有些欣喜。

  司铭终于回神,但不太确定。

  “好像.”

  他还没说完,一束血色的烟花在基地上空炸响。

  哗——

  司铭推开身边嗬嗬喘息,无力痛叫的宋文,开窗朝外面看去。

  可落下的不是烟火,是无数纸张,像是什么传单。

  冬日的寒风呼啸着,无数脆弱单薄的纸张被吹得哗啦啦作响,犹如雪花般散落在每一个街道的角落。

  却又好像是无数颗火星和种子落下来。

  司铭抓了一张,展开来看。

  传单上是一副简单拼接漫画——

  上半边是形似重山般的边框,里面大腹便便的男人衣着光鲜,他笑容满面,高高举着一杯红酒。

  酒杯之下插着一根管子,连接着下半边,深深刺进一个人的脊背里。

  那是被压着跪伏的无名人,他骨瘦嶙峋,痛苦哀嚎。

  下面只有简简单单三个字。

  “站起来。”

  落款:起义军。

  “.”

  司铭愣住,随即愕然,

  “起义军???”

  他们不都被罗振昌清扫干净了吗?

  然而下一秒,基地各处就接连传来了爆炸的巨响。

  轰隆!轰隆!轰隆!

  地面震颤,火光四起,呼啸的寒风裹挟着喊杀声,尖锐刺耳,像是魔鬼的咆哮。

  哧——

  司机忽然刹车,他们没开多远,就又被两辆车逼停了。

  接二连三的变故让司铭简直要崩溃了。

  “怎么回事?!”

  “是起义军。”

  十五的声音听起来很警惕。

  接着,一个身披斗篷的男人下车,朝这边走来,他撑着车窗俯身,

  “有兴趣谈谈合作吗?司铭先生。”

  “你们.”

  司铭瞳孔微微放大,忽然觉得对方的声音有些耳熟,好像是

  下一秒,男人抬头,露出一双熟悉的蓝眸。

  嗡——

  司铭感觉到了一股无法抑制的困倦感,下一秒他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而这时候,十五也干脆利落地解决掉了司机和剩下一个异变者。

  宋文眼睛睁大,但是四肢中枪让他无法动弹,大量的失血已经让他的眼前一阵阵发黑了。

  “你十五你.”

  哗啦——

  车门打开。

  十五毫不留情地先把司铭拉了出来丢到地上。接着他又拖出了宋文,拖到叶云帆面前。

  叶云帆知道宋文,对方似乎真的把他当成了被十五包养的情人,还曾暗地问过叶云帆要不要换个男人抱大腿。

  结局自然是被十五揍了一顿。

  “.”

  叶云帆沉默片刻,接过了十五手里的枪。

  砰!

  一枪爆头,利落干脆。

  [提示:恭喜您成功击杀玩家宋文。

  [提示:恭喜您成功掠夺C级新技能-暗夜领域。

  [提示:恭喜您成功掠夺C新技能-火焰掌控。

  [提示:恭喜您成功掠夺D级新技能-隐身术。

  [提示:恭喜您成果掠夺D级新技能-超速移动。

  [提示:恭喜您成功掠夺玩家宋文三分之一生命值

  [生命值

  [提示:增加生命值已达上限,余下摄入生命值转化为生命值上限,生命值上限+33。

  [生命值:

  叶云帆现在杀人手已经不会再抖了。

  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清楚这段征程自己需要付出什么。

  犹犹豫豫不可取。

  在这个世界里要想达到目的,实力才是一切。

  罗振昌清扫起义军的这段日子里,叶云帆也参与了起义军的一些暗杀行动,其中的对象不仅有这个世界的人,还有一些进入基地管理层的玩家。

  叶云帆用手背蹭了一下侧脸上溅到的血,蹲下,伸手按住司铭的额头。

  片刻后,他回头看向身后的几名起义军战士,

  “把这人送给闻景,告诉他按照计划谈妥之后,尽快安排人把他送出基地。”

  “是!”

  嗒,嗒。

  一个人的脚步声从另一边传来。叶云帆回头,看见了熟悉的人。

  岳子煦扫了一眼被拖走的司铭,对叶云帆笑道:

  “看来你的计划很顺利,也很成功。”

  “这还只是个开头,不过多亏你帮忙。”

  叶云帆也对他笑了笑。

  是不是真的能成功,得看赵怜跟闻景那边能不能击杀掉罗振昌坐稳基地。

  岳子煦用余光扫了一眼十五,又看了一眼地上死去的宋文,

  本来约定是他们负责处理熔北使团,里面的玩家也归他们,不过这个宋文却被十五带走了。叶云帆也注意到了他的视线,随即才想起来这点。

  “啊,他刚才是.”

  ——快死了。

  “没事。”

  岳子煦表示不在意,他手里拿着一张传单,垂眸看了片刻。

  叶云帆大学时有额外学过一些美术,这个漫画插图岳子煦一看就知道是他画的。

  “既然.叶哥你想走这条路,强大一些我也好放心。中央基地的物资已经到了,等你们解决掉罗振昌,可以随时去取。”

  “好。”

  叶云帆点点头,这个可真是再好不过的消息了。

  “等我派人拿到物资,到时候资料就会同步送到你手上。”

  “.嗯。”

  岳子煦其实对什么核武资料完全不感兴趣,他很清楚以中央基地的实力即便有了资料也造不出来。只要熔北得不到就好了。

  轰隆!

  远处的爆破声让地面产生了细微的震动。

  那是政务大楼的方向,也是罗振昌的所在地。叶云帆回头望了一眼,表情微肃,

  “那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没等岳子煦回复,叶云帆就迅速带着十五和周围的队伍离开了。

  “.”

  岳子煦站在原地,看着那辆车开走。

  其实刚才那么混乱的局势,趁乱杀了十五或者让对方吃些苦头,受些伤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那没有意义。

  如果十五死了,叶云帆会恨他,如果十五受伤,叶云帆会心疼,也会和他产生嫌隙。

  岳子煦看得很清楚,所以现在只有竭力合作,他才能跟那个人依旧保持现在这样亲近的关系。

  他垂眸,把那张传单叠好放进口袋,转身离开。

  三个小时后,基地内各处激烈的战斗渐渐止息。

  领主罗振昌被最亲近的秘书下毒暗害,确认身死,剩下的人很快就放弃了抵抗。

  有士兵爬上政务大楼的顶端,插上了起义军的旗帜。

  叶云帆指给十五看。

  “喏,我们的第一步暂时成功了。”

  哗啦——

  鲜红的旗帜在寒风中凛凛飞舞,上面有一颗五角星。

  十五怔怔盯着那里看,神色有些恍惚。虽然之前他很相信叶云帆,也愿意为了对方背叛熔北。

  但实际上十五觉得叶云帆描绘的未来实在太遥远。直至这一刻,他听见叶云帆说,

  “我们一起努力,把这里变成我们的故乡。”

  “.好。”

  十五忽然觉得胸腔里很烫,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无声蓬勃。

  ·

  等到第二天下午,去抢夺熔北物资的军队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基地的统治者已经换了人。

  这也算是叶云帆他们的调虎离山计。

  整个计划叶云帆跟赵怜他们推演了数次,也跟十五交流过。最终确定了如今这一版。

  先诱.惑罗振昌派人偷袭熔北储物点,削减基地内部可直接调控的精锐兵力,然后发动政变。

  其中大的环节都由赵怜和闻景负责,叶云帆的部分主要是联合岳子煦解决熔北使团。

  因为杀死罗振昌得到执政权并不够。

  更重要的是解决粮食危机和更外面的两位老大哥的威胁。

  熔北和中央基地显然是一狼一虎,而南方基地则是一头年迈的老牛。唯一的生存方式就是让那一狼一虎斗起来。

  而且熔北那点物资根本不够,只能够勉强撑过两个月的冬日,所以中央基地那一部分的物资叶云帆也想要拿到。

  这样的话,加在一起就能到明年的夏日,平稳衔接春耕。

  不过如果两部分物资都落入他们的手里,势必会引起另外两位老大哥的警觉和不满。

  所以叶云帆只能联合岳子煦演一场戏,将仇恨值转移到熔北和中央基地,以及倒霉被推翻的罗振昌身上。

  于是叶云帆催眠了司铭,还得让人送他安全回去。回去告诉熔北,他们是被中央基地和罗振昌联手摆了一道。

  这样技能转移仇恨值,也能保护十五的身份,避免远在熔北的十七受到牵连。

  至于所谓的起义军,熔北只会当做他们是捡了个漏。

  交易结束后,岳子煦就带队离开了。

  不过叶云帆并没有给他完整的核武资料,只是将芯片解密后给了一部分残缺的。

  至于司铭,赵怜挖出了熔北埋在基地里的间谍,让他们送那人回去。

  一切尘埃落定。

  南方基地暂时赢得了一个冬天的喘息机会。

  只是一切都百废待兴,他们都得从头做起。

  由于赵怜,叶云帆和十五都不适合在明面上,所以名义上的基地长是闻景。

  起义军拿下执政权后,第一件事就是先发放了一批救济粮。他们抄了罗振昌和其他一些基地高官的家,一瞬间财库就充盈了起来。

  接着,商店和交易所重新开放。

  赵怜负责重整军队,分割兵种,齐卫组织征召普通人在重建损毁的基地防御和建筑,按劳发放报酬,勉强解决了普通人的温饱问题。

  叶云帆找了目前已知的玩家,其中有个学法的,于是直接抓壮丁让他来修订新的基地法律条款。

  至于他自己,他自己的专业好像没什么能帮上忙的。

  于是叶云帆思来想去,去搞了个试验大棚。

  他小时候农活干得多,种菜种粮什么的不在话下,后来大学也去支过教,他支教的地方就有人弄大棚。叶云帆也学过。

  现在粮食这么重要,物资早晚会耗光,当然得解决一下吃饭的问题,走可持续发展路线。

  十五擅长战斗,而且现在他在司铭的印象中已经死了,所以不方便公众露面。于是他暂时担任情报处处长,处理一些居心叵测的人和一些不宜放在明面上的事。

  无论做什么,创业之初都很艰难,几乎所有人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日夜颠倒。

  但渐渐地——

  三个多月过去,整个基地肉眼可见地有了变化。

  躲在外面的异种猎人小队逐渐回归基地,甚至就连周边一些小聚居点的人也开始进入基地。

  他们都说南方基地没有领主了,取而代之的叫什么基地长。

  说这里有足够的粮食和物资,有不打骂普通人的治安官,有保护所有人的新法律条款,说基地内杀人犯法,买卖人口也犯法,就连身体交易这种寻常事都犯法,会被抓起来。

  据说基地内正在修教人认字的学校,以后十二岁以下的小孩可以免费入学,还有饭吃

  “真的吗?”

  好多人都在问——

  真的有这样奇怪的基地吗?

  以前十五也不相信,他也很难想象,但直到他看见南方基地每一天每一天的变化。

  直到他和叶云帆,和赵怜,闻景,齐卫,还有好多好多人一起慢慢改造这个地方。

  他忽然就能够想象一点叶云帆所描述的故乡模样了。

  十五现在非常相信另一个美好和平世界的真实存在,也相信他们正在朝那个世界一步步靠近。

  叶云帆说:

  “等过段时间暖和一些,我们就去熔北,想办法悄悄把十七也接过来。”

  “好。”

  十五用力点头。

  只是还没等到暖和一些,叶云帆和十五就仓促出发了。

  因为司铭没有活着回到熔北,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死在了半路。而司铭当初在南方基地遭遇十五抗命的时候,曾传讯问熔北讨要过针对十五的控制板。

  于是熔北高层得知消息后十分震怒,认定十五叛逃,将他的妹妹关押,说下个月就要处死。

  嗡嗡——

  发动机的声音略大。

  夜色漆黑,改装后的大型越野在崎岖不平的旷野上疾驰。

  从南方基地回熔北,如果日夜不停地开车高速赶路的话,不遇见什么恐怖的异种袭击的话,大概需要两周多。

  现在叶云帆和十五已经交替换班开了一周了。路上也遇见过异种袭击,不过都是十五出手,他现在似乎急需一个发泄焦灼和不安的出口。

  四周都是荒芜的黄土旷野,偶尔能看见一些杂草,巨大的石头倒塌堆砌,在车灯的映照下,晃晃犹如鬼影。

  再往前开,就有了些许绿色。

  他们似乎已经开过了荒野地带,进入了一片稍微有些生机的地方。

  刚刚开春,这里已经一片绿意盎然了。只是这里没有路,都是各种奇形怪状的植物,车子很难开。

  叶云帆低头看了一眼表,晚上十一点。他又扭头看了一眼十五,少年紧紧攥着方向盘,脸上已经有些很明显的疲态,但依旧没有半分困意。

  “.”

  叶云帆定定看了他片刻,

  “要不换我吧,休息一下。”

  “不用。”

  十五没办法休息。

  他紧紧攥着方向盘,

  “我该跟他一起回去的。”

  这个“他”是指司铭。

  其实当时有另一个更稳妥的方案就是十五跟着司铭一起回去,等叶云帆处理好南方基地的事情。

  过个半年,或者一两年,等到南方基地彻底稳定之后再来想办法徐徐图之。

  但十五还是选择了留下。

  一是南方基地当时的确缺人,其次就是他舍不得离开叶云帆。还有就是限制器的问题没有解决。

  “.是我的错。”

  十五呼吸微微颤抖,

  “是我太自私了。”

  莫大的愧疚感在得知消息后的一周时间里,就像是一座大山,几乎快要把他压碎了。

  叶云帆还没来得及开口安慰,这时候车胎忽然发出了一声响。

  砰——

  接着前面的发动机似乎也出了问题。

  车子被迫停下,熄火。

  整个世界好似忽地暗了下来,片刻后,叶云帆无声轻叹了一口气。

  “不是你的错,十五。”

  叶云帆俯身过去,伸手抱住他,

  “她会没事的,我们会好好地把她带回来。”

  随着他的话,无形的精神触手温柔地贴上了少年的额头,慢慢伸入进去。

  接着,十五只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从四肢百骸涌了出来,接着,他的睫毛慢慢合拢,意识涣散,陷入沉眠。

  叶云帆摸了摸他的脸,在眼周处摸到了一点温热的湿润。

  “.”

  他将驾驶座的座椅放下,又给十五盖了一条薄被。叶云帆静静看了他片刻,接着下了车。

  嗒。

  车门关上。

  叶云帆去换了车胎,然后修发动机。

  残月落下,天光渐亮。

  他回头看了一眼这片灌木植物丛生的原野,似乎发现了什么。

  于是叶云帆转而关上车头盖,脚步一深一浅,朝远处去。

  淡金色的日光慢慢爬进车窗,流水般落下来,漫过十五的侧脸。

  轻合的睫毛颤了颤,沉睡的少年逐渐苏醒。

  在精神技能的作用下,十五总算安心睡了一次整觉。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少年茫然片刻,忽地惊起,扫视一圈,却没有发现熟悉的人影。

  他迅速下车,却发现车胎换过了,发动机似乎也有过修理的痕迹。

  “叶云帆?”

  十五环视一周,除了丛生的不知名灌木之外,他看不见任何东西。

  “叶云帆——”

  他有点着急地找人。

  不过没让十五找多久,他就看见了不远处熟悉的人影,

  叶云帆逆着朝阳,朝他挥手

  “在这。”

  哗啦啦——

  灌木被无情踩倒一片,汁液散发出略略清香的气息。

  十五飞速朝他跑过去,

  “你你怎么”

  “喏,看这个。”

  叶云帆拉开外套,里面有满满一束硕大的玫瑰花,尖刺都被剪去,正散发着馥郁的香味。

  “.?”

  十五愣住。

  “这这是?你就去摘这个了?”

  “嗯。”

  叶云帆点头。

  “给你。”

  十五迟疑了一下,摘掉一朵,放进嘴里。他嚼了嚼,吮到了一点甜甜的花蜜,眼睛微亮,点点头。

  “挺好吃的。”

  大概是叶云帆总喜欢带些奇奇怪怪的植物当早饭,十五下意识也以为这是早饭。

  “.”

  叶云帆愣住,顿时有点哭笑不得。十五注意到了叶云帆异样,他很快反应过来,

  “这不是吃的吗?”

  “嗯也可以吃。”

  叶云帆也摘下一朵吃掉,然后递给他。于是十五接过来,抱在怀里。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十五的情绪稳定下来了,至少看着很稳定。

  他们坐到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安静分享着这顿玫瑰花早餐。

  “其实异变者在熔北的地位很低.十七之前都是有司眠小少爷护着。他很好,只是这次可能.”

  十五下意识摸了摸脖间的限制器,这三个月里,他们想了很多办法,但都没法摘下来。

  叶云帆看向他的脖子,在限制器上看见了一串数字。

  “这个数字代表什么?”

  “编号,也是我。”

  十五轻声说,

  “最后两位就是我的名字,十七也是这样。”

  大多被买来的孩子都是只有一个编号,后来他们会给自己取名字,就连十七都有了名字,是司眠取的,叫莱雅。

  但是十五没有,他也依旧称呼妹妹为十七。

  因为他觉得换一个名字也没什么意义。他们的身份还是没有改变,是买来的商品,是战斗的武器,是伺候的仆人,是可奴役的牲畜。

  如果这次回熔北如果没有办法把限制器取下来的话,那么他们就毫无胜算。

  也许会以司家叛逃的家奴这样的身份被处死。

  “.”

  十五摩挲着那串数字,忽然生出了一种莫名的冲动。

  “叶云帆,我想换个名字。”

  “嗯?换一个名字啊”

  叶云帆微愣,问,

  “那你想换什么?”

  十五茫然地摇摇头。

  “不知道但我想换一个了。”

  “唔。”

  叶云帆想了想,忽然说:

  “那要不叫原野吧。”

  “嗯?”

  十五微怔,

  “为什么?”

  “来,你往远处看。”

  叶云帆把他拉起来,

  “这里就是一片原野。”

  十五顺着叶云帆指的方向极目远望——

  “这是一片生机勃勃的辽阔原野,无数不知名的植物在这里蓬勃生长。更远的地方。”

  “我在那里找到了一片野玫瑰。然后我把它们带回来送给了你。”

  “但我走了那么远,还是没有看见尽头,也许它有尽头,也许没有。但它足够辽阔,足够宽广。”

  “十五。”

  叶云帆转头注视着他,

  “我想你以后的人生也有这么辽阔,这么宽广。我想你以后也能找到一些好吃的玫瑰。”

  “.”

  少年愣住,他缓慢眨了一下眼睛,忽然觉得眼眶有点热。

  “不过,十五也很好听。”

  叶云帆想了想,说,

  “十五这个数字我特别喜欢,因为我的故乡有个特别的节日,就是八月十五。”

  “十五是思念和团圆的意思,也是很好听很好听的名字。”

  叶云帆伸手揉了揉少年的头,

  “不过也不必局限于我说的,只要你喜欢,想换什么都可以。”

  “.”

  十五沉默片刻,他似乎进行了良久的沉思。他在比较两个名字的意义,但最终少年摇摇头,

  “——不改了。”

  “.不改了?”

  叶云帆微愣。

  “嗯。”

  十五轻声应了一下,他低头,摘下一朵玫瑰放进嘴里慢慢咀嚼。

  不改了。

  比起宽广辽阔的人生,他更喜欢团圆。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来了来了,生死时速还是晚了点呜呜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