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歧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分歧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歧

  由于昨晚领主罗振昌遇刺的事情闹得很大,今天基地内部戒严,到处都是搜查队在抓人。

  也不知道是真的在抓起义军,还是借着抓起义军的名头趁机抢劫。

  “喂!就你!给老子站住!”

  去见岳子煦的路上,叶云帆被人堵住。对方身上穿着治安搜查队的制服,手里拿着一杆枪,语气粗鲁又蛮横:

  “你身份证明呢?去干什么的?”

  叶云帆没多说,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

  嗡

  士兵脑袋里好像有一丝细微的电流蹿过,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平平无奇,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滚吧滚吧!”

  士兵一脸扫兴地走了。

  但那些普通人就没这么幸运了。

  叶云帆看着那些穿着军装制服的士兵举着枪骂骂咧咧地冲进民房,然后把里面的普通民众抓出来。在屋子里摔打砸枪,若是遇见反抗就打人,鸣枪威胁,离开的时候还趁机拿了不少东西。

  “大爷,求您了大爷!”

  有个断腿的青年趴在地上哀哀乞求。

  “留点.给我们留点吧家里就剩这点吃的,还要过冬呢.”

  这个世界的人都有屯粮的习惯,但自从基地关闭交易所和商店之后,那些吃的也所剩无几了。

  “滚你.妈的!”

  士兵一脚将他踢开,骂骂咧咧道:

  “谁不知道起义军就藏在你们里面,这些吃的留着是给他们的吧?包庇叛军,罪加一等。”

  “听好,老子没抓你就已经是开恩了,怎么还想去牢里呆几天?”

  断腿的男人瘫在地上在地上,瑟瑟发抖,哀哀乞求。但这些都无济于事,对方将他暴揍一顿,抢了最后的口粮,扬长而去。

  “.”

  这样的事情,叶云帆一路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不胜枚举。只是他没办法插手,因为即便他现在救了人,离开之后,事情也会回到原点。

  不过是扬汤止沸。

  真正能够解决掉所有问题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从根源上彻底改变,建立新的秩序。

  其实叶云帆也没有多大的抱负心和野望,只是着实难以忍受这样的世界。他的心好像天生就比别人软一些,见不得这种苦难。

  只是推翻旧的统治者,建立新秩序这种事实在太难,一旦开始就无法退缩,而一旦退缩往前是敌人的屠刀,往后便是万丈深渊。

  叶云帆昨晚告别十五之后,翻来覆去想过这件事。

  他没有睡觉,专门去见了闻景和齐卫,还有其他的一些起义军骨干。其中包括有三位异能者,也是三位玩家。

  “小叶,我们又见面了。”

  其中三位玩家里,为首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她很高,剪了一头短发,眼神犀利,小麦色的皮肤,身形健美,给人的感觉像是非洲草原上驰骋的雌豹。

  “怜姐。”

  叶云帆笑着跟她打招呼。

  怜姐全名赵怜,出身军人世家,在现代社会是一位很厉害的军人,还是一位团长,起义军的队伍最初就是靠她拉起来的。

  这也是当初叶云帆愿意多次出手帮助起义军的重要原因。他还捐赠了一部分金条给他们当军费。

  “今晚的事情我听闻景说了,多亏你。”

  赵怜这话说得很真诚。

  “北区交易市场的那些小孩,我让张胜宇已经妥善安排了,你不用担心。至于中央基地来人的事情我也听说了,现在局势很复杂,可能比预计的更难一些。”

  “嗯,不过他们的领队我认识,是关系很好的熟人。”

  叶云帆沉吟片刻,

  “如果有需要,我可以作为中间人去对话。”

  “真的?”

  赵怜很意外,但这也是算是个好消息。她紧紧盯着叶云帆,眼神幽深。

  赵怜从第一次接触叶云帆开始就在留意他,心性品行,能力手段都很出色,只是对方一开始只说是帮忙,不愿意真正加入进来。

  但这并没有打消她想要把叶云帆拉入伙的决心,人才总是难得的,尤其是这个教育缺失和意识禁锢的世界。

  而且叶云帆的关系网很强大,他的男朋友是司铭身边的人,对方似乎在熔北也能跟上层部分的人交流。

  现在叶云帆又有个关系很好的熟人是中央基地的领队。

  怎么看都是个不可缺失的人才。

  “小叶,这是我第三次正式邀请。”

  赵怜的语气认真极了,摇曳的烛光在她漆黑的眼底跳动,就好像黑夜中燃烧的星火。

  “而且我们现在非常,非常需要你。”

  “.”

  叶云帆沉默良久,这次没有拒绝。

  “但我还想带一个人。”

  “你对象?”

  被人这么直接挑破,叶云帆其实有点不好意思,但他还是点点头。

  “.嗯,不过暂时不要暴露他的身份,他还有亲人在熔北。”

  “当然没问题!”

  赵怜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欢迎你们的加入。”

  由于玩家之间存在竞争关系,所以起义军明面上的领头人是闻景。

  玩家都藏在背后,不会公开姓名,只有内部人员彼此熟悉,这样能更安全,叶云帆也同样如此。

  而且他实在特殊,叶云帆认识赵怜之后才知道原来所有的玩家都是人类,没有一个异变者。

  除了十五之外,没人知道他其实是半异种,都将叶云帆当做异变者看待。

  但这就更特殊了。

  叶云帆着实有些想不通,只是现在毫无头绪,他就把这件事放在一边。只想着日后使用技能得谨慎些,最好以异变者的身份示人,关键时刻再动用技能,或许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后来他们谈的事就很复杂了,军事政治这种事着实不是叶云帆的长处,不过好在有赵怜在,她是专业人士。

  顺带一提,起义军的名号,也是玩家取的。

  是和他从同一个故乡来的同胞取的。

  叶云帆忽地恍然,又有种在意料之内的感觉。

  前路晦暗崎岖,荆棘丛生,漫漫不见尽头。

  可原来已经有人比他更早地开始了这场艰难的征程。

  那种独自一人流落异世的孤独好像逐渐淡去,叶云帆的心渐渐坚定起来。

  这次的密谈一直到今天上午,中午稍做休息,下午临近傍晚,叶云帆才动身去见岳子煦。他先是用固定的有线电话通知对方,然后才去。

  中央基地的来访使团也住在基地的核心位置,似乎是故意的,就跟熔北的人隔了六十米不到,隐隐有种针锋相对的架势。

  “叶哥!”

  岳子煦早早等在外面,他似乎特地换了一身衣服,从头到脚似乎都精心打理过。

  他看见了叶云帆,看见了对方不同于曾经的蓝瞳,很漂亮,比以前多了几分温柔的精致感。

  岳子煦的眼睛几乎定格在了他的脸上,半分也不曾挪开。

  这时候楼上几个玩家,也就是岳子煦的属下,都在悄悄伸头往外看,一边看一边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喏,来了来了,那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人。”

  “我看看我看看!帽子压得那么低看不见脸啊,不过身材是真好,啧。”

  “据说是部长在那边的熟人,昨晚上他们三个撞见的时候,画面可真是精彩。”

  “部长莫不是真喜欢男人?他今天打扮得跟个花孔雀似的。”

  “.”

  叶云帆注意到了有好几道视线都在看他,似乎还在窃窃私语着什么,距离太远听不清楚。

  不过这也在预料之中,叶云帆没有在意。

  他招招手,跟以前一样,笑着跟岳子煦打招呼。

  “小煦。”

  “我还以为你中午会来呢,怎么”

  岳子煦伸来手臂,似乎想勾住他的脖子,做出那种哥俩儿好的动作。

  但刚一抬手,他的目光就落到了叶云帆的颈侧。

  那里有一道浅浅的牙印,周围还有点红,像是某些暧.昧的痕迹。

  其实叶云帆的恢复力太好,这些印子已经很淡了,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不在意的人也不会注意到这点。

  然而岳子煦显然不是“不在意的人”,他第一眼就看见了,而且在意得不行。

  所以看见那个印子的刹那,岳子煦伸手的动作立刻出现了一瞬很明显的凝滞。

  成年人都知道那些印子代表什么。

  但岳子煦无法想象叶云帆和别人做那种事情。

  在他的印象里,叶云帆要么是老家里被小孩子缠着撒娇的小哥哥,要么是学校国旗下,穿着白衬衫温柔自信发表演讲的好学生。

  又或者是大学的礼堂里,站在最上面受到校长亲自表彰的优秀毕业生。

  即便是后来工作多年,叶云帆也与各种暧.昧关系绝缘,他要么认真上班工作,要么运动健身,和朋友打球爬山,露营骑行,要么发展各种健康悠闲的爱好。

  想做的事情无非就是给家乡捐钱,过年回老家看看,然后在工作的城市买个小房子安稳生活。

  岳子煦很了解叶云帆,了解他生活的方方面面,可越是了解,他就越是觉得对方似乎被剥离了对爱情方面的亲密关系需求,也似乎被剥离了生理欲.望的需求。

  这个人干净得像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所以昨天,岳子煦看见叶云帆被那个十五强吻才会如此震惊。

  但那是强吻,也只是短促地亲了一下。

  直到现在,他看见叶云帆颈侧的印子,那和吻不一样,那代表着更亲密更缠.绵的身体接触。

  故意的!

  那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没有理由,岳子煦立刻就知道是十五故意的。

  原本已经压下去的嫉妒再次燃烧起来,恍惚间,他甚至看见了十五那张得意又炫耀的脸。

  某一瞬间,岳子煦竟然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但下一秒,叶云帆熟悉的温和嗓音就将他拉回了现实。

  “噢,当时街上太乱了,所以休息了一会儿。”

  刚巧这时候叶云帆抬头看了眼楼上,那几个人的目光实在让他有些难以忽视。于是他就没注意到岳子煦怪异的动作。

  “那些是你的属下吗?”

  叶云帆还是没太习惯岳子煦如今的身份,同样活在和平现代社会的他也没能习惯“属下”这个词。

  总感觉念出来就像是在拍什么古装剧。

  “他们好像一直在看你,是有什么事吗?”

  “嗯,对。”

  岳子煦僵硬放下手,回头望了上面一眼,阴冷的眼神让上面几个人瞬间收回了脑袋。

  “没什么事,闲的。”

  他的表情阴沉压抑到了极点,但再转过来看向叶云帆时又恢复如初,

  “叶哥你还没吃饭吧?我让人准备了晚饭。”

  “好啊。”

  叶云帆点头。

  岳子煦似乎特地交代过,所以这顿晚餐很丰盛。甚至还有一瓶红酒。

  “这是从中央基地带过来的,用的葡萄是这个世界专有的进化种,味道很香,叶哥你尝尝。”

  他一边说,一边给叶云帆倒。

  “嗯好。”

  其实如果换作普通的聚餐,叶云帆应该会很开心有这么多好菜,还有一瓶特别的酒,只是在那么多人因为食物而家破人亡,熬不过冬的现在,他不是很有心情。

  但叶云帆也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没有资格和立场要求岳子煦去帮助那些人,也没法让对方为毫无关系的人降低自己的生活品质。

  叶云帆抿了一口,对他点点头,

  “嗯,确实味道不错。”

  “是吧?”

  岳子煦满脑子都还在想那个吻痕和十五的事情,所以他这时候没有注意到叶云帆那一点点微妙的异样。

  短短一天的时间,岳子煦已经打听过了叶云帆的事情。现在这个时间,整个南方基地就跟个筛子一样,随便送点东西就能查到进入基地的登记表,以及纸质档的身份信息。

  他知道叶云帆是一个月前到的南方基地,也知道对方现在近况不佳,而在熔北那些人的口中,叶云帆不过是十五养的小情人。

  这些资料信息让岳子煦迅速有了判断,或许是叶云帆进入这个世界后的处境不好,才让他沦落至此。

  “小煦,你是什么时候到这里的?”

  叶云帆没有忘了自己来的目的,现在这种情况,他来见岳子煦已经不仅仅只是叙旧了。

  “我到这个世界一年半快两年了。”

  这些不是什么机要的事情,而且岳子煦对叶云帆也没什么隐瞒的,

  “不过我要幸运一些,醒来就在中央基地,家庭条件也不错,初期只需要隐瞒身份。其他的玩家可能就要难一些.”

  经过岳子煦的补充,叶云帆大概了解了玩家抵达这个世界的大致情况。

  好一些的开局就是落在基地内部,坏一些就在外面,先得经历一波异种搏杀,食物危机,以及居心叵测的陌生人。

  而玩家们最开始都是E级技能,几乎跟普通人没什么差别,甚至都不如。

  因为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他们,甚至都很少跟别人动手打架,更别提杀人。

  “所以一开始,玩家的死亡率很高。死于异种手上的,死于人类手中的。还有前年的旱灾,去年的大雪,粮食大幅减产,死了很多人。”

  粮食危机不仅仅只发生在南方基地,其实中央跟熔北如今都是勒着裤腰带过日子,底层的人已经吃不饱了。

  因此游戏开始的一年多里,有很大一部分玩家根本没来得及开始竞选赛,就大批量死在了这个世界的适应过程中。

  但这还不是最危险的,就连同样来自于一个世界的同胞,也是威胁。所以大部分玩家都以异能者的身份隐瞒自身,藏匿自身。

  “不过中央基地有一个专门的异能者部门,大约有七八十人,我们制定了内部条例,团结一致,共同抵御外敌。”

  “噢那挺好。”

  叶云帆知道那句外敌的意思,就是中央基地的玩家们已经开始抱团,他们想要占据排行榜上的大部分名额。

  岳子煦敏锐察觉到了叶云帆似乎不太喜欢这个话题,他顿了顿,开始聊起之前的事情。

  “叶哥你记不记得,我高一那年辍学想去打工,可是在火车站丢了钱包。”

  那大概是岳子煦此生最狼狈的样子,他连一个像样的行李箱都没有,就拖着蛇皮口袋,像是个收破烂的。

  “我怕给爸妈打电话被骂,思来想去,只能给你打。你买了站票,站了一晚上来火车站找我。你那年的奖学金也给我交了学费和生活费。”

  叶云帆当然记得,不过他摇摇头,没有继续聊这个话题。

  “小煦,过去的事就不用再提了。”

  大山里出来的孩子总是自卑的,岳子煦就是典型。叶云帆很能感同身受,只是他这个人比较看得开。

  “而且你后来不是还我钱了吗?”

  “嗯对。”

  岳子煦点头。

  他无声握紧酒杯,还是忍不住问出了那个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叶哥你为什么会喜欢那个十五呢?”

  他抬头看向叶云帆,

  “昨天我有点失态,但我就是太震惊了。我记得你大三那年有个学弟追你,你当时也没答应。”

  大概是岳子煦趁机借那件事情旁敲侧击过,也就是那个时候,叶云帆说他不喜欢男人。

  他用这样的理由拒绝了学弟,也无意拒绝了岳子煦。

  “嗯,当时是不喜欢学弟的。”

  叶云帆说到这个有点不好意思。

  “我来到这个世界有点不一样,落到了海外的小岛,然后我就碰巧救了他。”

  叶云帆大概讲了一下自己跟十五的相遇,当然略去了那些比较亲密的部分。

  “慢慢地,我也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其实现在我也弄不清楚为什么,但我觉得他很可爱,我也确实是喜欢他的”

  “.”

  喜欢他。

  岳子煦听不下去了。

  听叶云帆亲口说喜欢别人,比看见他身上那点暧昧的印子更让岳子煦倍受打击。

  叶云帆开始也是把那家伙当弟弟的,叶云帆帮助过的人,带过的小孩太多太多了。

  可为什么偏偏那个十五就那么特殊?!

  岳子煦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他不再想继续问了,而是转移话题道:

  “叶哥,你要不要跟我去中央基地?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跟我走,我们会有胜算一些。”

  “.”

  说到剩下的时间,叶云帆看了一眼数据面板。

  [选拔赛结束倒计时:

  [目前剩余玩家数目:

  具体的时间还剩一年零三个月。

  但玩家减少的速度已经逐渐放缓,说明筛选进度到这里,剩下的人已经适应了这个世界的生存方式,同时他们也有了足以自保的能力。

  同样,这也意味着竞争的难度越发大了。

  自从一个月前进入南方基地之后,叶云帆就很难进行大量的异种进食,除非发生生死冲突,他也很难去主动杀人。

  这也就导致了实力的停滞。

  之前赵怜告诉过叶云帆,大约十个C级技能升一个B级技能。如果同类型的会好升一些,不同类型就难一些。

  A.级的话,应该要十个以上的B级技能,具体多少不知道。

  但如果想要上排行榜,甚至想要得到管理员的位置的话,就必须不断杀死玩家,进行升级。

  这是这个游戏最底层也是最赤.裸的规则。

  岳子煦看向窗外,嗓音微微发哑,

  “南方基地的异能者人数,顶天也就两三百,而且实力也不怎么样,所以你留在这很难得到大的提升。”

  他说着,忽然来握住叶云帆的手,

  “叶哥,中央基地的各种条件都很好,而且我也能说得上话,我这个世界的父亲跟领主的关系很近,你要是跟我走的话.”

  “小煦。”

  叶云帆忽然打断他,语气认真,

  “我加入起义军了。”

  “.?”

  岳子煦忽地愣住。他知道南方基地的起义军,但那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掀不起什么风浪,岳子煦根本没将那些人放在眼里。

  “可是.”

  他愕然片刻,皱起眉,露出一种很不赞同的神色,但叶云帆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压过了他的话头。

  “谢谢你的好意,但我留在这里还有事情要做。”

  叶云帆摇摇头,语气温和却坚定,

  “岳先生,现在请你以中央基地领队的身份跟我谈谈吧。我想以起义军代表的身份,跟你吃这顿饭。”

  他挣脱岳子煦的手,稍稍坐直了身体,

  “比起罗振昌,我们是更好的合作对象。”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先放一小碗饭,下午六点再补一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