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人?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恋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恋人?

  再,再来一次?!!

  叶云帆浑身一僵。

  明明没有什么别的动作,可光是这四个字就让他全身好似都过了一遍电流。接着,电流变成了热量,统统汇聚到小腹跳动凸起的青筋里,然后传递到对方的掌心上。某一瞬间,叶云帆觉得他的灵魂好像都被十五攥在手心里揉捏。

  这种这种事情他不明白为什么十五可以说得如此理所当然,毫不避讳。

  叶云帆觉得自己现在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他不敢看十五的眼睛,也不敢看他们中间的狼藉现场。

  “不不了!”

  小叶哥哥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本来摄入的药物也不多,最难熬的一段时间也已经在十五的帮助下顺利度过。

  叶云帆拉开十五的手,对方的掌心一片黏稠滚烫,指腹被磨得发红,叶云帆仅仅只是余光瞥见一下就不敢再看。

  他迅速穿好裤子,重新打开花洒,飞快洗掉上面残留的东西,还有十五的衣服上,胸口天,怎么弄得到处都是。叶云帆从没遇见过这么窘迫的情况,他的cpu都快烧了。

  “刚才.我杀了人。”

  这时候,叶云帆一边迅速清理干净十五身上残留的部分,一边迅速转移话题,只是声音有些磕巴。

  “他们好像专门冲我来的,其中有一个还是异能者。”

  叶云帆记得那几个人,当时太乱,他只想着尽快撤离,只是匆匆抹去了自己的痕迹,没有处理尸体。

  算算时间,那些尸体应该早就被发现了,只是叶云帆很诧异为什么现在外面仍旧一片欢愉热闹,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嗯,我知道。”

  十五虽然有点可惜没有继续下去,不过叶云帆的话让他也清醒了不少。现在这种情况的确不适合继续。

  说话时,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叶云帆的脸上,那双蔚蓝色的眼睛湿漉漉的,眼睑一片浅红,真有点桃花的颜色。即便有一层湿透的口罩遮掩,依旧挡不住对方此刻隐忍,羞.耻又无措的表情。

  触手们此刻也没了刚才的难耐蹭挪的模样,它们被叶云帆团团堆在身后,好似也经过了一番蹂/躏,软趴趴的摊在那里,似乎有些餍足,又有些渴望。

  有一条小心翼翼爬过来,似乎还想来勾十五的手指,但是被叶云帆很凶地瞪了一眼,于是又可怜兮兮地缩了回去。

  十五再次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实在可爱。

  让他很想彻底扒掉对方的衣服和裤子,看看那张平日里素来温和的面孔沦陷于情.欲中无法自拔的样子。不过虽然脑子里一连串十八禁的画面和念头,表面上,十五还是说起了正事:

  “我帮你把尸体藏起来了。”

  “.?!”

  藏起来了?!

  叶云帆微怔,随即反应过来。

  怪不得这么久了,外面依旧一片热闹景象。

  他问十五:“你为什么会在这?”

  “司铭在这。”

  十五对自己需要听令的上级没什么尊重,也完全没有要为其保密的意识,

  “他在这约见了几个基地高层商讨事情,好像是跟粮食物资有关的,我暂时充当他的护卫。”

  只不过他们具体商讨些什么,十五不太清楚,他也不关心。

  他更关心叶云帆的事情。

  “你呢,你不是跟闻斯年回去了吗?”

  十五原本是等这边结束就去闻斯年家里找叶云帆,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这里。

  “我我来办长期的身份证明。”

  说到这,叶云帆忽然想起了被留在地下二层的闻斯年。

  就在这时,外面嘈杂的音乐忽然关了,有人的尖叫声响起。

  “杀杀人了!”

  “死人了!!!”

  “.”

  叶云帆和十五对视一眼,立刻意识到应该是藏起来的尸体被发现了。叶云帆匆匆整理好自己凌乱的衣着,而十五也洗了洗身上黏腻的液体。他们迅速清理一番,只是还没走出浴室,叶云帆忽然动作一滞。

  “等等!”

  他单膝跪地,掌心贴在地面上,似乎是在感应着什么。

  “下面好像.有东西?”

  “什么?”

  十五眉头一紧,也跟着蹲下。很快他就发现叶云帆说的没错,脚下的地面细微地晃动起来,那种感觉很近,很真实,像有什么东西在下面迅速逃窜,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触手们也跟着贴贴到地上。

  【咦?】

  【好像是肉肉?】

  【干巴巴的肉肉。】

  叶云帆心中一凛,立刻拉着十五往外走。

  “我们得赶紧离开这。”

  “不能走下面,从另一边走。”

  按照原路返回就太扎眼了。

  十五走在前面带路。

  就在两人刚刚走过一个拐角,就看见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匆匆冲进了他们刚才待的那间屋子内。

  后面跟着几个十五熟悉的面孔。

  叶云帆也认出来了其中几个,有今天下午见过的路加等人,还有刚才敲门的侍者,最后面站着一个银灰色头发的男人,应该就是十五口中的司铭。

  此时,进入屋内的司铭眯起眼扫了里面一圈。

  打翻的精油流得到处都是,旁边散放着各种道具,地上还有些凌乱的脚印,都不用问,明眼人只要扫一眼就知道刚才这里面发生了什么。

  “司铭大人,刚才那个人说这间房就是你们熔北使团预定的。”

  侍者哆哆嗦嗦的。

  他是这里的老人,很清楚这里的灰色交易都是上面默许的,来的人也大多都是有实力或者有势力的人,这里的安保自然也不会差。

  只是侍者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在这里杀人,还是一连杀五个。

  所以当警卫找上他的时候,侍者毫不犹豫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和盘托出,

  “哦哦对,他的眼睛是绿色的。”

  “绿眼睛果然是他!”

  司铭阴着脸冷笑一声。

  他前脚让安德那小子把人带过来看看,后脚十五就不见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过去,就说发现了尸体。

  还是足足五个人的尸体。

  其中一个还是这次任务最不可或缺的稀有异能者。

  前后联系起来,不难猜出动手杀人的是谁。

  司铭倒是不介意手下的人玩儿男人,但不能影响正事,最重要的是不能打他的脸!

  男人嘴角抽动,怒极反笑:

  “很好。”

  旁边跟着的路加一直观察着司铭的脸色,此刻见状立刻上前,怒不可遏道:

  “那家伙擅离职守,还残杀同伴,甚至还在这里搞”

  他的话还没说完,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巨大的震动。

  轰——!

  巨大的撞击声好像响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口。

  啪!

  停电了,灯光瞬间暗下。

  “滴滴——”

  那是污染指数检测仪的警报声。由于前不久南方基地内部才发生了异变者暴动事件,所以随身携带污染指数检测仪是很正常的事情。

  “司司铭大人!污染指数超过安全值了!”

  那是路加的声音,他的语气很凝重,略略带着些慌乱。

  “什么?!”

  不少人愕然出声。

  与此同时,十五已经带着叶云帆偷偷换了身衣服。这里的二层都是包厢,也只有那些有权财的人能够上来。所以这里的服务也相当到位,专门有一间房给来寻.欢作乐的客人准备着干净的衣物。

  叶云帆的头发太扎眼了,所以他又不得不带上了帽子。

  二层中间是镂空的,有一圈走廊,他们从走廊上绕到对面,打算从后门走。

  ——现在趁乱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那一道莫名的巨响,接着又停电之后。舞池中狂欢的声音顿时变成了惊叫。

  叶云帆能看见下面拥挤的舞池中全是人,人叠着人,人踩着人。

  “啊啊啊!别踩我!”

  “我的手!我的手!”

  “别挤别挤!”

  “.”

  这里发生了踩踏事故。

  外面和里面都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就像是波浪一样高低起伏。警卫出动,杂沓脚步声就匆匆响起来,手电筒从入口.射进来,晃成一片。

  一队黑衣的士兵想要进来,但是他们被人群堵住了。

  咔咔——

  逐渐有人愕然发现脚下的地面裂开,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下一秒,几个人被猛地掀起。

  一个趋近于成年男人体型大小的黑色怪物就从下面弹射了出来,碎裂的地板和土灰嗡地腾起。

  接着,好些人都听见了惨叫声,以及咀嚼骨头的声音。漆黑的环境让大部分人惊恐尖叫,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并不妨碍他们察觉到了浓烈的血腥味。

  这种黑暗对叶云帆来说不算障碍,所以他看得很清楚。

  那是一头类似于老鼠的异种,没有毛,全身暗红流脓,它正咬住了一个男人的脖子,撕扯掉了他大半的喉管。

  男人的眼珠向外爆出,紧接着,第二头类似的异种又钻了出来,撕扯着他的腹部,喷溅的血混着内脏的残渣。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谁用手电筒打来一束光。

  下一秒,几乎所有人都看见了这一幕。

  齿牙嚼碎人骨的声音几乎让每个人都吓疯了。于是下一秒,惊恐得尖叫声几乎快要掀掉屋顶。

  “异种!”

  “有异种!!!”

  “救命!救命!!!”

  “.”

  这时候地面被顶穿的裂缝忽然扩大,楼板直接轰隆隆地坍塌了下去,压住了无数人慌乱惊恐的大叫。

  这一刻,外面焦急的士兵竟是对准异种和人群.交缠的位置开了枪。

  因为这里绝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万一被污染后变成异种,那么就更不好控制了。

  砰砰砰砰!

  门口火光接连闪现,也不知道最后打中的是人还是异种。总之,大团大团的血花爆开了,有人类的残肢飞了起来。

  ——这些士兵对普通人开枪了。

  叶云帆有一瞬间睁大了眼睛,他定定看了门口那些士兵几秒,好似受到了某种莫大的冲击。

  每当叶云帆以为自己已经适应了这个世界的时候,他就会发现那只是他的错觉。

  他接受不了穿着军装的士兵将枪口对向普通人,即便那不是他熟悉的军装。

  不过现在不是愣神感慨的时候,叶云帆立刻意识到现在根本没法按照原路出去,后门也走不通了。

  十五迅速寻找到了新的出路。

  “走,走窗户。”

  窗户?

  叶云帆看了一眼窗外,发现外面拉了警戒线,穿着黑色军装的士兵正源源不断地赶过来。

  有人侥幸逃了出去,或是被警戒线挡住,说是需要进行隔离,或是看起来污染严重被当场击毙。

  而司铭和其他几个看起来有权势的人已经走特殊通道飞快出去,几辆车子飞速过来,殷勤将他们接走了。

  “.”

  叶云帆听着耳边的惨叫,看着那些施施然离开的背影,这种强烈的对比让他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讽刺。

  “叶云帆?”

  十五拉了他一下。

  “.”

  叶云帆回神,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想到什么,

  “等等!闻斯年还在下面!”

  他匆匆交代道,

  “你先走,我去带他出来,我们在外面会合。”

  “.?”

  十五愣了一下,他知道闻斯年在下面,但是他完全没想过叶云帆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去救人。

  那些鼠类异种是从下面上来的,说明下面几层很可能全部都沦陷了,比上面更危险。

  所以为什么要救他?

  就算是同伴,但危险来临的时候先保自己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就算是当初在沦陷区救闻斯年的时候,十五的初心也只是杀人越货。

  他们需要抢一辆车而已。

  十五一时不能理解,因为每次他都是被丢下的那一个。

  他的同伴们总是说他厉害,说他强,反正断了手脚都能自己长出来,留下来断后再合适不过。

  十五之前从来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他是熔北基地的异变者战士,是司家买回去的武器,杀人,杀异种,服从命令,这些都是他该做的事情。

  只要做好了这些事情,他的妹妹就不用面对那些危险,她就能活得很好。

  直到现在,十五看见叶云帆头也不回往下面去的背影。

  那个男人说不能丢下闻斯年,得去救人。

  不能丢下他。

  “.”

  十五一时间说不清楚自己此刻到底是什么感觉,他只是怔怔看着叶云帆的背影,然后迅速跟了上去。

  正如他所料,下面两层的情况更糟糕,不说坍塌的地面,墙壁,只是地下不断涌出来的异种就很棘手。

  叶云帆在前面开路,这时候触手多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既能应付群攻而来的异种,又能迅速搬挪倒塌的建筑碎块,清理路径。

  下面亮着应急灯,也不算是完全一片漆黑,但四面八方都是人类的惨叫,以及令人头皮发麻的咀嚼声。

  叶云帆感觉自己好像在亲身体验鼠灾的灾难片,还是plus版本,因为每一头长得像老鼠的异种都快接近成人大小。

  差不多七八分钟后,十五看见了叶云帆非要回去救的男孩。

  闻斯年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了腿,正拿着匕首跟一只成人大小的异种搏杀。

  旁边那个帮忙办/假/证的齐老头也受伤了,但对方的身手出乎意外地矫健,甚至能以一敌三。如果不是如此,闻斯年早就被分食吃掉了。

  叶云帆推倒一块墙体压住地面裂开的大洞,暂时压制下面源源不断涌出来的异种,而另一边十五已经飞速上前。

  闻斯年脸色苍白,即将力竭之际,一道寒光从上落下。

  唰——

  一颗怪异扭曲的头颅落地。

  闻斯年被溅了满脸的血。

  他还没回过神,腿上的巨石就被一把刀猛地撬开。他的手臂被人抓住,一下拉起来。

  十五问他:“能走吗?”

  这并不是关心,只是确认这家伙是不是会拖后腿。

  但男孩怔怔盯了他几秒,不自然别开脸,

  “当然。”

  话音落下,上方忽然传出了一阵爆破的巨响。

  旁边的齐老头脸色一变:

  “他们要炸了这里!”

  他没等周围几人回应,立刻道:

  “——跟我走!”

  叶云帆有点意外地看了眼这个老头,也没多问,只是点头,

  “好,我断后!”

  一行人跟着齐老头匆匆撤离。

  闻斯年的确能走,但是他跑不快。

  十五看得着急,又想到叶云帆非要救这家伙,于是干脆一把将人抗起来跑。

  作为一名强大的异变者战士,虽然他的外形看起来不是过分高大威武,但是抗一个十四岁的男孩儿还是很轻松的,就像拎一只小猫一样。

  更别提闻斯年还没开始抽条,他看起来有点矮,也不怎么高,所以也不是很影响行动。

  闻斯年万万没想到十五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他先是一愣,紧接着整张脸就充血,憋得通红。

  齐老头在地下二层待了很多年,他似乎知道一条特殊通道,竟带着他们一路找到了废弃的下水道,叶云帆及时堵住了后面的通道。

  几人七拐八绕,半个多小时后,总算成功脱身。

  哗啦。

  井盖被揭开。

  漆黑的夜色中,几人从一条小巷中钻了出来。

  “呼”

  十五很是嫌弃地将闻斯年放下来,丢到一边。动作有点粗鲁,但男孩没抱怨,只是压抑着闷哼了一声。

  十五眉头微皱,

  “这里已经算是靠近基地的核心区域了,怎么会出现那么多异种?”

  “看来上次的事情没收好尾巴。”

  接话的人是齐老头。

  于是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老头复杂地看了一眼叶云帆和十五,吧嗒了一下嘴巴。接着他从怀里抽出一张身份证明还有几张钞票递给叶云帆。

  “喏,你要的东西。钱,我老头子就不收了。”

  “噢,谢谢。”

  叶云帆有点意外,但还是礼貌地对老人笑了笑。

  “请问您刚才说的事情是指?”

  “三个月前,一个融合鼠类异变源的异变者被污染成了异种,接着,他污染了基地的生活用水。基地里百分之八十都是普通人,虽然当时处理及时,还是有很多人喝了水。”

  齐老头简单解释了一下。

  叶云帆恍然,立刻想到了过安检的时候,听到的异变者暴动事件。最近基地抓得严估计也是因为那件事。

  齐老头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落在叶云帆的身上,因为对方给他的感觉很奇怪。

  太

  眼睛太干净了,不像是这里的人。

  “好了,现在咱们各回各家吧。”

  老头摆摆手,没再多说。

  “好的老先生,路上小心。”

  叶云帆笑着对他挥了挥手,礼貌告别。然后,他又收到了齐老头一个莫名奇妙的复杂眼神。

  “.?”

  叶云帆看向十五,发现闻斯年的表情也有些古怪,他有点不明所以,问:

  “有什么问题吗?”

  少年定定看了他半天,说:

  “.你别总对人笑。”

  叶云帆:“???”

  “对了——”

  齐老头走到一半,忽然转过身补了一句,

  “多准备些吃的,越多越好。”

  “.?”

  他没有给他们多问的机会,拐过巷口后就迅速消失不见了。

  “准备吃的?”

  叶云帆咀嚼着这句话,忽地联想到今天去交易所时闹事的那些人。

  他们说粮食的价格在飙升。

  ——基地的食物储备出了问题?!

  叶云帆跟十五对视一眼,很明显后者也想到了这里。

  “或许,司铭这次来跟南方基地谈判,跟粮食有关?”

  很有可能。

  叶云帆想了想,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因为当务之急是赶紧回去。这里可不是他的故乡,晚上在室外很危险。

  “走吧,先回去。”

  叶云帆回头看向闻斯年,后者迅速强撑着站起。

  “我能走!”

  他强调道。

  “知道,但我们需要跑回去。”

  叶云帆蹲下,把男孩背起来。他的动作比起十五就温柔太多了,

  “赶紧指个路吧,房东小闻先生。”

  “.”

  闻斯年沉默半晌,才伸手指了个方向,

  “前面左拐。”

  闻斯年对基地很熟,大大小小的路他都知道,所以约莫半个小时后,他们三人就回到了家。

  “你们回来啦!”

  小长生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他看见了狼狈的闻斯年,然后又提了起来。

  闻斯年是自己走进来的,他坚决不要被背着回家。

  “地下黑市出现了异种,不过已经被军队镇压了,没事。”

  他匆匆解释一句,直奔自己房间。

  秦长生看了看他,没去追,而是转过来问叶云帆:

  “那你们吃饭了吗?我煮了汤饭,要不要吃一点?”

  “好啊。”

  叶云帆笑眯眯回答,

  “一回来就有热饭吃,真是幸福!”

  小叶哥哥素来是会说话的。一句话就让因守家而有点孤独闷闷的小长生瞬间眉开眼笑。

  “那,那我现在去端~”

  十五对这种温馨的家庭氛围很不适应,但偏偏被叶云帆摁在桌上吃饭。

  闻斯年自己躲在房间里包扎好了伤口,他不愿意让别人帮忙,包扎完之后,才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出来吃了一碗。

  饭吃到一半,叶云帆不经意问:

  “我们剩下的食物,还能维持多久?”

  “半个多月吧。”

  小长生回答,他心细,从小又有屯粮的习惯,所以对这些记得很清楚。

  “怎么了?”

  “没事,就是基地的各类食物都涨价了,所以问一下。”

  “噢,那是得省着点。”

  小长生认同地点点头。

  叶云帆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一顿饭吃完,小长生主动收拾了锅碗。

  “别的我也不会做,这些简单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叶云帆没争,只是认真拍拍他的肩膀

  “好的,那这项重任就交给你了。”

  “嗯!”

  十五在旁边看他们闹。

  他发现叶云帆好像不论对谁都很好,这个男人身上似乎有一种奇妙的魔力,让人总不自觉想靠近。

  就在这时,穿着围裙的小长生忽然从厨房里探头出来,不经意交代了一句——

  “哦对了,叶先生,你和十五先生的屋子我帮忙收拾过啦,被子也铺好了,你们可以直接睡噢~”

  “.?!!”

  叶云帆瞬间僵住,他下意识问,

  “我我和十五的屋子.?”

  “对啊,就是那间。”

  秦长生甚至帮忙给他指了指。

  闻斯年家一共三间房,一件充当了杂物室,剩下两间自然是两个人一间房。

  大概是叶云帆的表情太过僵凝,秦长生奇怪地补了一句,

  “你们不是恋人吗?自然住一间房啊。”

  “.”

  好了不要说了。

  叶云帆很想捂脸。若是之前,他可能还解释否认一下。但经历过刚才的浴缸帮助事件之后,叶云帆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十五了。

  最开始他的确只是把那个落难逃亡的少年当做是弟弟,当做是自己接触这个世界的向导。

  但接近三个月的时间里,他们的关系从陌生逐渐变得亲近,然后暧.昧,到现在越过了朋友应有的界限。

  叶云帆如今一看见十五,就想到刚才,想到浴缸中对方发红滚烫的掌心,还有黏腻的衣角。

  光是想想,他的脑子就在发烧。

  但十五很坦然,他也没有否认秦长生口中所谓的恋人关系,甚至这时候,他还主动走过来勾住了叶云帆的手。

  “.”

  他们没有说一句话。

  小叶哥哥没有反抗,没有挣脱,只是浑身有点僵硬,然后乖乖被拉进了他和十五的房间。

  嗒。

  门关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上章还在解锁中.莫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