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交易
字体:      护眼 关灯

交易

  此刻房间里一片漆黑,但这并不影响叶云帆看清眼前的画面。甚至非人类的优越视力让他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十五捂着下半张脸,只露出了一双眼睛。那双平日里冷淡的绿瞳蒙了一层水,微微失神,似乎没有聚焦。激起的生理泪水打湿了睫毛,在潮红的眼周处落下些许湿润的痕迹。

  那种表情就像是正在遭受着某种亵渎和玩弄,但却由于某种原因而不敢反抗,甚至还要捂住嘴巴以防自己发出声音来。而很明显,叶云帆就是那个罪魁祸首。

  他此刻浑身僵硬,某一瞬间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做那种不可描述不能见人的梦。很可惜,过于清晰的画面,以及触手传来的真实触感让他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还是正在进行时。

  这.这

  叶云帆的脑子嗡了一下,cpu直接□□烧了。

  但就在这时,黑暗中默默忍耐的少年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注视,忽然放下手,慢慢转头朝他望了过来。

  十五放下手的时候,叶云帆才看见对方的脖间下颚处竟然还有一只触手,柔软的尖端亲昵地蹭着侧脸的伤口,在唇角处留下一片亮晶晶的黏液痕迹。

  其实没有光源的现在,十五按道理来说应该是看不清他的。但是叶云帆却莫名觉得那双眼睛就是在直勾勾地盯着他。明明对方什么也没说,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灼热潮湿的呼吸落在感知敏锐的触手上,通过感觉神经一路传回,仿佛细微的电流般爬上脊背。

  叶云帆有一瞬间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消失了。

  下一秒,所有的触手齐齐一僵,被迅速抽离。跟皮肤摩擦出一种黏稠的声音,同时收紧的吸盘被拔除,发出了轻微的细响。

  “唔”

  敏锐的听力让叶云帆很清楚地听见了十五压抑而颤抖的喘息。他现在脑子烧得厉害,甚至说整个人都好像被架在火上烤。

  叶云帆最早发现自己有触手的时候,就尝试摸索过触手和本体的关系,他发现那些触手是没有思想的,只会表达出身体最本能的欲.望。

  比如身体体力值不够的时候,触手就会喊饿饿。比如受到攻击的时候,触手就会喊痛痛。再比如他继承了融合异种章鱼的本能喜欢钻罐罐,而触手也表现出了这种特性。

  以此类推,所以现在.现在他的触手们做出这种事情.是不是就代表

  不!不可能!

  叶云帆立刻住脑。

  他真该死啊,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对方可是比他整整小了十岁的弟弟!

  叶云帆感觉自己的人设好像在刚才突然崩塌了,五好青年的标签被划掉,转而贴上了变态两个字。

  太变态了!

  这简直不可饶恕!

  “十十五?”

  黑暗中,男人的声音很沉,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嗯?”

  相反,作为被亵渎的受害者,十五的声音倒是听起来要正常许多。但叶云帆完全不想对方表现得这么正常。

  不!这根本就不正常!

  正常情况应该是愤怒,羞恼,然后表达出强烈的抵触和反抗。甚至叶云帆觉得这时候十五应该起来扇他一巴掌才对。

  他迅速给对方拉上被子,遮住裸露的身体。触手被强行收回之后,同时也就少了一层遮掩,叶云帆能够很清楚地看见对方大面积裸露的皮肤,上面一片湿黏,甚至有很清晰的被吸盘吮吸过后的印子。尤其是胸口最明显。不过触手们只是蹭一蹭舔一舔,并没有弄坏已经结痂的伤口。只是这么看起来,就有些叶云帆不敢再看,连忙用被子把人裹得严严实实。

  他舌头打结:

  “抱歉,那个我,我刚才.”

  “没事。”

  被子盖住了少年的下半张脸,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闷。这两个字瞬间将叶云帆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如果十五这时候骂他两句,打他两下还好。

  结果这么一说,叶云帆更觉得自己过分了,愧疚度简直直线飙升。

  “那个,我.我下去睡吧,我还是睡罐子里。”

  “.”

  说着叶云帆就要立刻下去,但紧接着,一只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

  嗒。

  “别走。”

  十五从被子里冒出头,没有了遮掩,他的声音变得很清晰。叶云帆身体僵硬,但却听少年接着说:

  “我我太疼了。”

  “.”

  这两句话没有什么逻辑关系,但叶云帆却停止了动作。因为后面那句让他的心突然就软了。作为亲手帮十五清理过伤口的人,叶云帆很清楚对方的伤到底有多么触目惊心,只是他难以想象那种可怕的疼痛。

  这时,叶云帆被十五拉着慢慢俯下身,又躺在旁边,接着后者就慢慢靠了过来,抱住他。少年发热湿润的脸颊贴近叶云帆的脖子。

  “这样会好一些。”

  过分亲密的距离,漆黑的房间,压低的嗓音,让这个举动看起来像是情人间耳鬓厮磨的悄悄话。

  叶云帆浑身僵硬,但是没有表达抵触和反抗。

  这样会好一些?

  好像拥抱和肢体接触的确能表达一些安慰,但是刚才他的触手那样十五真的不介意吗?

  叶云帆缓慢眨了一下眼,忽地明悟——

  对了,他忽然想起来自己的黏液获得了一些麻痹特性,只是如果不主动释放一般是不会有这种特性的,难道刚才无意识释放了一些?

  或许即便没有,冰凉的触手好像也能对伤口起到一个冰敷止痛的效果。

  这么一想,叶云帆瞬间好了太多。他僵硬的身体稍微放松了一点,甚至主动去把人往怀里搂了搂。只是这时候被触手推上去的衣服还没有拉下来,所以叶云帆直接摸到了对方光裸的后腰。那里没有伤口,触感一片温热细腻,指尖感受到了微凹的腰线。

  “.”

  叶云帆刚刚放松的肌肉又忽地收紧,他喉头微动,心跳加快。有了刚才的插曲过后,他暂时很难心无旁骛地跟十五睡在一起。

  作为一个成年男性,叶云帆很清楚也很了解自己的心理和生理变化。他迅速察觉到自己好像对这个过分年轻的弟弟产生了一些.不太磊落,也难以启齿的心思。

  秦长生给送来的裤子腰部似乎有些大了,在刚才触手们的动作下,裤腰被拉开,后面有一个大的松口。这时候只要叶云帆的手往下一点,就能很容易地伸进去。

  但最终,叶云帆的手没有往下,而是往上,落在少年的后背,轻轻抚摸。这个动作没有任何暧.昧的成分,更像是安抚。

  接着,被强制关押的触手们获得了暂时的解放,它们被严谨命令着,只允许贴到十五的伤口处。接着,附带麻痹作用的黏液就缓缓被分泌出来。

  麻痹的效果立刻消减了七八成的疼痛感。

  十五微怔,他没想到自己随便找的借口竟然能引出这样的后续。只是麻痹的效果也让他的力气被抽空了不少,整个人的身体就像是水一样软下去。

  这种无力感其实会让十五感到强烈的不安,但现在被叶云帆抱着的时候,他却忽然产生了截然相反的安心。

  黑暗中,男人的声音带着一种很好听的磁性,让十五的耳朵有点发麻,

  “这样好些吗?”

  “嗯。”

  好得不能再好了。

  十五从未体会过这么这么好的感觉,简直舒服得让他想要呻/吟出声。

  虽然每次受伤后他都说睡一觉就好了,但是强烈的疼痛感之下,是很难睡着的,最终十五只能是强行闭眼挨过一个晚上罢了。

  这是他受伤后第一次如此舒服地睡过去。

  在叶云帆的精神安抚下,被黏液麻痹痛觉的十五很快就睡着了。

  但叶云帆睡不着,就低头盯着十五看。

  他的发质很软,散在额头眉间,白日里微冷的眼睛安静闭着,脸颊微微的红褪去一些,变得有点粉粉的,显得睡着的样子很乖,甚至有点可爱。只是侧脸上的那道疤痕看起来有些吓人。

  叶云帆倒是不觉得害怕,只是觉得有点心疼。这个世界太残酷了,有点超乎他想象的可怕。

  人和异种要厮杀搏斗,人和人也要彼此相残。就连十几岁的小孩都已经是身经百战,遍体鳞伤。

  对比而言,他原本的和平世界就显得太美好了。

  叶云帆不想留在这里,他想回去。

  即便是能够成为所谓的,这个世界的主宰者,他也不想留在这里。

  回家。

  这是叶云帆来到这个世界一开始就有的想法和必定要达成的目标。只是现在他看着怀里沉睡的十五,心里忽然有种微妙的异样和不舍。

  “.”

  思绪纷杂,叶云帆毫无睡意,抱着人就这么躺了一夜。

  翌日。

  秦长生说外面下了大雨,于是他们暂时就在这留了下来。

  叶云帆看了眼剩余的玩家人数,大概还有三千多人。

  接着,他又去看了眼自己的数据面板。

  [生命值:

  [体力值:

  [C级技能-风刃(压缩空气,释放出威力极强的风刃攻击目标对象。

  叶云帆找过一个安全的地方尝试,发现每一道风刃的威力相当于一个健壮的成年男性拿着大砍刀用力劈砍。而每一道风刃大概需要损耗6点体力值。

  他终于知道当时夏盛为什么没有一上来就使用这个技能了,因为一来就大面积释放风刃的话,体力值很容易损耗。

  只是叶云帆不知道普通玩家的体力值究竟是多少,但对方看起来吝惜技能的样子,应该不会太高。

  秦小诺留下了很多书,只是叶云帆去看了看,大部分都是核武相关的书籍和资料,没有出版社和著作人信息,似乎都是保密的,不过他看不太懂。不过这也侧面证明了对方所说的核武,的确就是他想的那个核武器。

  一晚过去,十五的伤好得七七八八,但是触手在身上贴了一晚上,难免留下些浅浅的印子。

  于是导致第二天,两个男孩看他们的眼神都很奇怪。看向叶云帆时很不赞同,看向十五时就很怜悯。

  “十五先生,你没事吧?身体还好吗?”

  秦长生是个很会关心人的孩子,与世隔绝的生活让他看起来没有闻斯年那样浑身是刺。

  “我很好。”

  这话是真的,抱着叶云帆睡了一晚上,十五先生现在整个人精神奕奕,容光焕发。

  而旁边的叶云帆想解释,但是又无从说起,一番欲言又止过后,他干脆闭了嘴。

  秦长生其实很想让他们留下,但很显然着不太可能,所以他想让他们多留一段时间。

  “叶先生,那些人应该还在附近,你们在这里等等,等到过几天安全再走吧。”

  “嗯,好。”

  叶云帆想了想,没有异议。他没有意见,十五自然也不会有。

  同时,秦小诺的尸体也被火化了。他们这里有个专门处理尸体的地方,只是秦长生一个普通孩子弄不动,闻斯年的脚也还没好,所以是叶云帆和十五帮的忙。

  十五没什么感觉,因为他见过太多死人了。闻斯年和秦长生虽然悲伤,却也早早习惯。

  他们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天。

  所以火化尸体时,叶云帆这个跟秦小诺无亲无故的人反而最难受。

  因为他一直在想秦小诺到底等的人是谁。

  而这个答案是航母,是更上级能够指挥航母的人。

  也许百年之前,有一个国家,或者很多个国家。也许更早之前,这个世界或许也和他的世界一样安宁和平。

  可这里只是一个游戏。

  叶云帆对自己重复过很多次。

  这只是个游戏。

  后来这几天里,小叶哥哥收拾好心情,就变身成为了小叶老师。

  这个世界里没有完整的教育体系,能够受到正规教育的只有部分基地上层的人士,或者就是家庭教育。

  秦长生认得很多字,都是几年前他祖母还清醒的时候教的,闻斯年也有一定基础,因为他父亲识字。但最多也就算个小学毕业。

  所以目前这群人里面,拥有985本科学历的叶云帆就算是个顶级文化人了。

  教一个也是教,教三个也算。

  顺带,十五也开始学着用刀,他被叶云帆勒令强行改变那种以伤换伤的不要命打法。闻斯年也加入进来,只是他每次都被十五虐。

  期间,十五帮叶云帆剪了个头。

  他之前的长发被削断了,乱糟糟的,还有几缕长的。看起来很奇怪,的确需要修一下。这个世界的理发师也基本没有,头发长了,大家都是自己剪。

  叶云帆倒是觉得短发很方便,又清爽,但是十五好像不这么认为,他很郁闷,剪头发的时候悄悄留了一缕。

  叶云帆没注意,但细心的小长生发现了。他偷偷问十五:

  “十五先生,你们是恋人吧?”

  虽然是疑问句,但他说得很肯定。

  在这个女性稀少的时代,两个男人成为恋人或者性伴侣的事情很常见。

  “.”

  十五看了他一眼,没否认。

  秦长生祖母的火化后事,叶云帆和十五都帮了忙,所以秦长生对他们的好感度很高。这时他拿出几根浅色的细绳递给十五,悄悄跟他说:

  “我祖母以前跟我说,把喜欢的人的头发编成手链戴着,就不会分离。你要不要试试?”

  其实这个话听起来有点可笑,也没什么依据,而且如果真的灵,那这个世界就不会有什么悲剧了。但最终十五迟疑片刻,还是伸手接了过来。只是他没有立刻按照秦长生说的去做,而是放进了衣服口袋里。

  十五问:“雨停了吗?”

  “.停了。”

  小长生垂下脑袋。

  这代表他们要走了。

  叶云帆是要走的,因为他还要去探索这个世界,参与一场玩家之间的厮杀游戏。

  十五也是要走的,因为他还要回熔北,回去见妹妹。践行他一定会回去见她的承诺。

  收拾好东西,秦长生就和闻斯年送他们从另外一条路靠近基地的路出去。

  他们穿过漆黑的隧道,爬上陡峭的楼梯,最后推开重达百斤的井盖,重新回到了地面。

  接近两周的时间让他们四人很快彼此熟络,所以分别的时候秦长生显得很难过。

  “如果.如果你们还要回来的话,一定要来找我。”

  “好。”

  叶云帆笑着答应。

  闻斯年给他们指了指基地的方位,说:

  “喏,那个方向,走路的话大概要一周,运气好要是不遇上什么厉害的异种,快一点也许四五天就到了。”

  “嗯。”

  他们彼此告别。

  然而就在这时,叶云帆耳尖一颤,听见了枪械开保险的声音。

  “趴下!”

  数道触手闪电窜出,将三个人挥开。

  砰砰砰!

  几乎是同一时刻,密集的子弹就落在了他们刚才站着的地方,打出无数弹坑。

  这一次的伏击者和被伏击者调换了位置。

  叶云帆当即朝子弹袭来的方向挥出数道风刃,然后去将两个男孩丢到安全的地方,而十五的第一反应却是立刻找出了伏击者发动攻击。

  尖啸的风声越过不远处的密林,一些不太粗壮的灌木树体纷纷倾倒断裂,清新的植物枝叶和血腥味交织在一起。

  有人的手指擦过风刃,似乎断了。

  夏盛的技能?!!

  看见同伴熟悉的技能,孙犁瞬间眼神惊愕。

  两周前他亲眼看见夏盛是被两个异变者杀了,怎么会被对方夺走技能?

  但这时候,没有人给他反应的时间。

  因为这时候十五已经逼近,他第一个瞄准了中间那个最高大壮硕的男人,多年对敌异种的经验让他懂得了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砰!

  熟悉的长刀劈在能量结界上,孙犁瞳孔震动,表情忽地暴怒。

  “杀了他!!!”

  周围的队员立刻调转枪口,但这时候叶云帆已经迅速支援过来,他手里拿着一把匕首,很快从后面一击解决掉一个普通队员,劈手夺过枪,闻斯年紧随其后,他虽然年龄不大,可动作却快,很迅速地缠住了看起来最瘦弱的那一个普通人队员。

  这一场伏击战雷霆般迅速开启,可谁也没有多的一句废话,一旦开打就是你死我活。

  秦长生心里知道自己是累赘,所以立刻就躲得远远去了。只是就在这时,他忽然看见人群中有一个眼熟的男人。

  “梁叔?!”

  那是前两年从这里出去离开的梁叔叔。

  秦长生立刻明白过来。

  怪不得这些人能够提前埋伏在这里,原来是他们抓了人。

  另一边,叶云帆还处于激烈的战斗中。

  刀术精通的加持让他和人类战斗的胜率大大增强,只是他一时还没习惯于下死手,所以稍微吃了些亏,不过多了两个技能,加上本身的速度力量都超越了一般的异能者,足以让叶云帆迅速占据上风。

  “你你是异能者?”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得不集中到了叶云帆身上,因为对方身上的触手很明显表示了这个男人的异变者身份,但是对方竟然还能使用超自然能力。

  “这怎么可能?!”

  就连孙犁都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就在这时,有了叶云帆得牵制,十五这边的压力骤减,他身上中了几枪,但总算破了孙犁的防御结界。

  只是下一秒,这支队伍的队长德里克就迅速异化,如同一头巨大的棕熊般将他撞飞出去。

  砰——!

  十五倒飞出十几米反手将刀插入墙面控制身体,然后反向一转躲开子弹迅速重新朝男人扑过来。

  他的速度太快了,甚至比德里克还要快上数倍。

  “卧槽!”

  男人愕然出声,

  “这小子到底融合了什么异变源?!”

  每个异变者融合的异变源不同,他们表现出来的能力也就不同,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

  但眼前这个看上去过分年轻的小子力量可以与他媲美,而速度竟然更快?!

  两周前遭到这两人攻击的时候,德里克只以为是对方早有准备,所以他们才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憋了一口气,非要抓住这两人生吞活剥,但是现在准备完全,却没想到竟然被对方压着打。

  闻斯年气喘吁吁,断了一条手臂,同时也一口咬断了那个普通队员的脖子。

  接着他迅速在对方身上摸出一颗手.雷,朝另外几人的方向扔过去。

  轰——!

  孙犁急急回防,支撑起能量结界。

  [体力值

  异能者看似强大,但是他们有一个无论如何也无法避免的短板,那就是只有一百的体力值。

  体力值耗尽,他们跟普通人也就差不了太多了。

  一个强悍的异变者,一个掠夺了夏盛技能的玩家,孙犁的心瞬间沉了下去。

  很明显,那个奇怪的异变者玩家绝对会想着杀了他。

  孙犁看了眼跟十五纠缠的德里克,又看了眼不远处的叶云帆,忽然当机立断,转身开车就跑。

  “?!!”

  德里克万万没想到这刚一开打,孙犁竟然会直接就跑了,他简直怒不可遏,

  “我操你他妈的孙犁?!!”

  叶云帆也没想到那个玩家竟然直接就跑了,他立刻挥出一道风刃将眼前的异变者逼退,然后马上就转身追了上去。

  沦陷区的路很不好走,车子无法立刻加速,所以叶云帆很迅速就追了上来。

  孙犁满头大汗,他本就不是战斗类型的玩家,而是防御型,跟夏盛配合一路顺风顺水,但是夏盛死了,他原本就想跟着德里克,但万万没想到竟然还能碰见一个奇怪的异变者玩家。

  砰——!

  车顶上重重一沉。

  孙犁立刻意识到对方跳上了他的车。

  紧接着数条触手从车窗伸进来,一转方向盘,车头偏移,直接撞上了旁边的建筑体。

  砰——!

  车头变形,孙犁没系安全带,整个上半身直接冲出车窗,瞬间头破血流。

  [生命值

  [生命值

  [提示:你已进入失血状态,每分钟生命值

  哗啦——

  叶云帆一把拉开车门,把人拖了出来。

  “求求你别杀别杀我。”

  孙犁满头是血,哀哀乞求。

  叶云帆沉默了下,蹲在他身边,询问:

  “你来到这个世界多久了?”

  孙犁没想到对方竟是真的没有立刻杀他夺取技能,连忙回复道:

  “一年.一年半。”

  一年半?

  也就是说足足比他早来了一年?

  那这家伙怎么这么弱?

  叶云帆有点意外。

  这样交流有点慢,他将手放在男人的头上,迅速询问道:

  【你有几个技能?】

  精神沟通的情况下,被询问的对象很难撒谎。

  【最开始只有一个E级,后来多了三个,我为了保命融合成了一个能量结界。】

  也就是说玩家初始技能只有一个,D级或者E级,然后技能越多就可以融合升级。

  【你的体力值和生命值是多少?】

  【一百,都是一百。】

  【上限不能增加吗?】

  【啊?上限可以增加吗?】

  这个回答让叶云帆迅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这些异能者的身体素质还在人类范畴,所以他们其实就相当于拥有超自然能力的普通人。

  如果这个技能没有压倒性的绝对优势,那么在生死搏杀的时候玩家自然比不上异变者。

  而且来自于和平世界的玩家,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即便是强压之下,他们也很难在一年之内拥有杀手战士般利落疯狂的身手。

  而叶云帆主要是经历了近半年的异种搏杀,加上半异种的特殊体质,才显得特别强,而使得普通玩家看着很弱。

  “别别杀我,我,我女儿刚出生。”

  孙犁每说一句,就有血从他的嘴里冒出来,他满眼含泪,哀哀恳求,

  “我得回去,我得得回去,求你了,别杀我,我老婆还在医院,在医院没醒”

  “.”

  叶云帆捏着匕首,五指攥紧又松开。

  他下不了手。

  之前杀人是迫不得已,但现在他很清楚地知道面前这个人跟自己同属一个世界,是活生生的人,是被迫卷入这场游戏的无辜者。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耳尖捕捉到了细微声音。

  唰——!

  刀刃的寒光闪过他的眼睛。

  啪!

  叶云帆条件发射抓住了男人的手腕,但他的动作稍微晚了一点,匕首的刀刃已经有半截插入胸口,正对心脏的位置。

  [生命值

  “.”

  叶云帆缓慢眨了一下眼睛,低头看他。孙犁哭泣的表情变得痛苦而狰狞,

  “对不起,对不起了!”

  “我得回去!我得它说只有一百个人能活着,只有.我也是没办法。”

  他一边大哭,一边用力将剩下的匕首刺入叶云帆的心口。

  “我理解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

  叶云帆点头,手里却紧紧捏着孙犁的手腕,让他不能再动弹半分。

  “但对不起,该道歉的人是我。”

  孙犁的眼睛瞪大,下一秒,他只觉喉间一痛,紧接着他的意识就很快混沌,然后消失。

  [提示:恭喜您杀死玩家孙犁。

  [提示:恭喜您成功掠夺C级技能-能量结界。

  [提示:恭喜您成功掠夺玩家孙犁三分之一生命值。

  [生命值

  [生命值:

  叶云帆抽出匕首,丢在地上,胸口顿时晕染开一片血红,但很快,他的伤口凝合,开始恢复。

  [理智值

  叶云帆闭了闭眼,压下心中的异样。战斗还没结束,他得立刻回援。但走之前,他合上了孙犁的眼睛。

  只不过叶云帆没想到的是,等他回去的时候,十五那边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

  少年扯断了德里克的一只手臂,反手抓住他的头发露出脖子,一刀割喉。男人动脉破裂,鲜红的血飞溅三尺。

  比起叶云帆苍白的脸色,十五显得很漠然,他随手丢下痉挛抽搐的男人,厌恶地甩了甩刀刃上的血。

  那个动作就像是叶云帆曾经看过的杀鸡一样。他的手指有点抖,但立刻用力攥紧。

  他知道是对方先下的杀手,也是对方先起的杀心。只是叶云帆还不太习惯这个人命如草芥的世界。

  就在叶云帆愣神的时候,十五的注意力就迅速地转移了过来,而下一秒,他就看见了叶云帆胸口处晕开的大片红色。

  胸口

  那是心脏的位置。

  即便对于异变者而言也是很要命的地方。

  “你受伤了?”

  十五飞速跑过来,直接拉开叶云帆的领口,几乎快要把整个脑袋伸进去看。

  这个动作有点太.太

  叶云帆甚至有一种浑身都被看光了的错觉。

  他迅速回神,有点手足无措,却也没有推开对方,只是尽力解释道:

  “我我没事,十五。”

  他们靠得太近了,叶云帆只能微微侧过头。

  “真的.”

  十五仔细看了看他胸口的伤,很明显是被匕首刺入了,只是现在伤口结痂,看起来愈合的速度很迅速。

  他不太放心,又伸手去摸。

  男人绷紧的胸肌有点硬,但十五依旧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里面的心跳,快而有力,非常健康。

  “.”

  十五忽地松了口气。

  ——看来只是皮外伤。

  “他怎么能伤到你?”

  十五很清楚叶云帆的实力,而且他刚才也跟那个异能者交手过。对方只是拥有一个特殊的防御性技能,单论伸手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这样明显近距离的刺伤,按照叶云帆和那个男人的近战搏杀实力对比,本该是不可能出现的。

  在战斗方面,十五的经验明显比叶云帆足。

  “我”

  叶云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他不忍心杀人吗?

  在这个世界里,这样的解释听起来或许有些矫情和软弱。

  不过正当他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了一道焦灼的声音。

  “闻斯年——!”

  秦长生慌乱奔向另外一边。

  这时候战斗已经结束,闻斯年夺了枪,也干掉了好几个普通人队员,他并不只是个孩子,也是个跟随队伍探索过好几次沦陷区的异变者战士。

  此时闻斯年半身血污,但说话还算有力,身上中了两枪,但都没在要害。

  这时候,闻斯年抽着冷气,直接徒手挖出了子弹,然后从身上撕下两块布包好止血。

  他很疼,但还是强壮无碍,甚至有点嫌弃地看了一眼旁边的秦长生。

  “嘶我还没死呢!哭什么哭?”

  “噢”

  小长生立刻把眼泪憋了回去。哭泣是软弱的表现,他知道。

  十五没再继续追问叶云帆受伤的原委,他开始处理现场。

  这种探索队之间的冲突和厮杀十五很有经验,他非常迅速地把尸体拖到一起,泼了些油,然后一把火烧了,顺带还收获了两辆车。

  “嗯。”

  十五先生点点头,很满意有了代步的工具。

  既然德里克死了,闻斯年就打算回基地去看看情况。于是就只剩下秦长生一个人留在这。只是不知道闻斯年跟他说了什么,秦长生最终又答应跟他们一起去基地。

  “我,我肯定不会赖着你们的。”

  这话是对叶云帆他们说的。

  “我就是,就是先想去基地看看,我们搭个车就好了。”

  “行。”

  叶云帆点头答应。

  他们开了大一点的那辆越野,顺带整理了一下物资,带不走的就储存在地下的运输通道里面,剩下一辆车也藏了起来。

  两个小孩坐在后排,叶云帆开车,十五坐副驾。

  一行人飞速离开,因为再过不久就会有异种被人类的血液吸引而来。

  闻斯年对这个沦陷区很熟悉,他指了条更为安全的路,虽然中途遇见过几头异种,但都没有特别大的生死危险。

  入夜,他们找了一个老旧的防空洞暂时歇脚。

  天上又下了小雨,冷风呼呼地吹,树叶摩擦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远处好像有什么不知名的声音在嚎叫。

  两个小孩依偎着睡在后排,小孩子总是觉多,很早就睡了。

  叶云帆坐在入口旁守夜,他睡不着。

  现在他一闭上眼就想到孙犁,想到对方血淋淋的,哭泣而扭曲的脸。

  最后,他用风刃斩断了那个人的脖子,因为那是叶云帆能够想到的,最快让对方死去而不感受到太过痛苦的方式。

  之前他也杀过人,杀过这个世界的异变者,杀过夏盛。

  但那时候的情况太紧迫,叶云帆没时间去想,后来他也不愿意去想,直到今天,直到今天他有意识地主动杀死了孙犁。

  一直忽视压抑的情绪突然就全部破开封锁,涌入大脑。

  “怎么了?”

  手被忽然握住,叶云帆猛地回神,他扭头,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十五。

  对方说:

  “叶云帆,你的手在发抖。”

  “.”

  叶云帆忽地愣住,沉默半晌才缓缓开口,

  “我就是,不太喜欢杀人。”

  其实道理他都懂,只是和平社会的教育而使他形成的三观,让他一时半会儿很难接受。

  “.?”

  十五不知道怎么回复,因为杀人在这个时代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沉默片刻,忽然伸手抱住叶云帆。

  少年学着对方的样子,轻轻拍他的后背。

  “没关系。”

  十五忽然开口,

  “你要是不喜欢,以后我可以帮你杀。”

  这对十五来说没什么难的。

  杀人,杀异种,他都可以,而且很擅长。

  这算是十五唯一擅长的事情。

  “.”

  叶云帆忽地怔住,只是他还没想好回答,就听见十五继续开口道,

  “那这样的话,你以后晚上可不可以都抱着我睡?”

  “.啊?”

  叶云帆懵了一秒,接着,他的外套就被拉开,里面钻了个人进来。

  “???”

  等,等等!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来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