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勾触手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勾勾触手
字体:      护眼 关灯

勾勾触手

  十五开始仔细打量这把刀,黑色刀柄,银白刀刃,刀身修长而笔直。沉甸甸的,拿在手里很有质感。

  甚至,叶云帆当时还把刀鞘一并连着抢回来了。

  刀鞘是黑色的,钢铁锻造,也有几分分量。

  怎么看,这把刀应该都是质量上乘,造价不菲。

  叶云帆说这是他的战利品,但十五觉得这更像是一份礼物。说起来他收到过叶云帆送的很多礼物。

  比如合身的衣服,比如贝壳做的风铃,比如那个拍立得小相机,还有别的,很多很多。

  ——现在又多了一把刀。

  “喝点水吧。”

  叶云帆从背包里拿出了水壶,拧开盖子,给他递过来。

  “嗯。”

  十五把长刀放在怀里,伸手去接。

  只是他的手现在看起来实在有些惨不忍睹,让叶云帆直皱眉,于是他越过对方的手,直接递到十五的嘴边。

  “喝吧。”

  “.”

  十五顿时有点无所适从,但还是乖乖张开嘴巴,被喂着喝了几口水。

  他看着叶云帆,看着对方又找了块干净的布,打湿,一点一点帮他擦拭脸上的血。

  “下次别这么莽撞,该躲先躲。”

  当时夏盛的风刃是瞄准了叶云帆和十五两个人,但下意识紧急躲开的叶云帆看向十五时,却发现对方完全没有任何闪躲的意思,甚至直愣愣冲了上去。

  那一刻他真的心脏骤停。

  “交战时,第一位是先保护好自己。”

  “.”

  第一位当然是先杀死对方。

  十五在心里默默反驳,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跟着点头。他很熟悉叶云帆此刻的表情,因为每次受伤的时候,十七就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表示心疼,也表示担心。

  但其实十五心里一直都很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对一个陌生人这么好?

  尤其是十五并不觉得自己身上有哪里值得的地方。

  他性格古怪,长得也不好看,战斗时像个怪物,出身卑贱,不识字

  在十五的认知中,像司眠那样精致漂亮的长相,像叶云帆这样俊美温和的面孔,才是好看的。

  至于他自己,异变者有哪个会好看呢?

  除了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没人喜欢他,也没人在乎他。

  但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叶云帆实在太好,好到让十五觉得对方就像大海上初生的太阳,温暖明亮,金灿灿的。

  这时叶云帆没注意十五复杂变化的情绪,他听见了外面的脚步声,

  “应该是闻斯年回来了。”

  他把水壶放在桌上,开门出去。

  果然,叶云帆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拖着伤腿一瘸一拐的男孩,只是就在这时,隧道的另一头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

  闻斯年动作一僵,接着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有人在喊他——

  “闻斯年?”

  听起来也是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孩子。

  接着,那道脚步声越发清晰,还有手电筒的灯小心翼翼照了过来。

  “闻斯年你回来了吗?”

  闻斯年飞快地看了叶云帆一眼,似乎有些懊恼,但还是立刻回答道:

  “嗯,是我。”

  得到回应之后,那边的脚步声一顿,接着就迅速跑了过来。很快,叶云帆看见了另一个男孩,比闻斯年小一些,黑发黑瞳,约莫十一二岁的样子,五官普通,但眼睛很干净。

  对方看见看见闻斯年先是一喜,只是看见叶云帆后,就露出愕然的神色。而且似乎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两个陌生人?

  男孩疑惑,却也很快收敛了其他表情,只是好奇询问:

  “闻斯年,他是你朋友吗?”

  “不是。”

  闻斯年否认得很快,但他飞快看了叶云帆一眼,又小声补了一句,

  “但他们救了我。”

  “啊?!”

  更小的那个男孩眼睛微微睁大,

  “救了你?那岂不就是救命恩人?”

  这可比朋友的关系要重多了。

  叶云帆发现他的发音有点奇怪,咬字倒是清晰,就是口音跟闻斯年和十五都有点差别,有点类似于他原来世界听过的方言。

  闻斯年身体微僵,但没有反驳。他不太自然转移话题:

  “先进去吧。”

  “嗯。”

  于是叶云帆领着两个小矮个走进来。

  “天,伤得好重。”

  矮个的那个男孩一眼就看见了十五,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同时十五也看见了这个新出现的小孩。

  对方穿着一身破旧的冲锋衣,身材瘦弱,肤色因为缺少日晒而显得有些苍白。

  十五面无表情,默默回视。

  他本来就长了一张冷面酷哥脸,加上现在脸上那道狰狞的伤疤,以及满身的血,看起来尤其吓人。

  男孩顿时有点忐忑,往后面退了一小步,藏到闻斯年身后去,小声怯怯道:

  “你,你的恩人,看起来好像有点凶。”

  “.”

  闻斯年当即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他一眼,

  “怕什么,他又不会吃了你。”

  叶云帆觉得好笑,比起闻斯年,对方身后那个怯怯的小男孩才更像他熟悉的小孩模样。

  “我叫叶云帆,他是十五。”

  小叶哥哥再次礼貌自我介绍,

  “你叫什么名字?”

  “我?”

  躲在闻斯年身后的男孩看了看叶云帆,这个面容俊美嗓音温和的男人看起来就像是个好人。

  而且这人的头发可真奇怪。

  竟然是粉色的。

  就是有点乱糟糟,像是被刀割断了,后面还留了一小缕。秦长生好奇地打量着他。叶云帆就大大方方站在那里任由他看。

  于是男孩很快就没那么紧张了,小声回答道:

  “我叫秦长生。”

  顿了顿,他看看闻斯年,又看看叶云帆,询问道:

  “你们.你们也是基地的人?”

  “算是。”

  十五算,叶云帆不算。

  但他问的这个问题很快让叶云帆察觉到了里面的隐藏信息。

  “你不是基地的人吗?”

  “.不是。”

  秦长生摇摇头。

  “不是所有的人都生活在基地里面,也还有很多人生活在外面的某些聚集地,还有一些更少数的人生活在沦陷区里面。”

  沦陷区虽然危险,但是物资很多。医疗药品,武器军械,还有食物。

  这时候,闻斯年把找来的东西递到叶云帆手里。

  “没多少药了,只有一些消毒的,还有纱布。”

  “好,谢谢。”

  叶云帆已经理解这些东西有多珍贵,很是认真地道了谢。

  他还送了些水和吃的过来。

  吃的是旧日时代的压缩粮,被包装纸压缩成小小方方的一块。叶云帆看了看,早就过保质期几十年了。闻斯年注意到了他的视线,解释了一句,

  “能吃的,也就只有这个了。”

  “好,谢谢。”

  叶云帆没多说什么,他从背包里找出了一些在岛上做好的腌制鱼干,递给两个小孩,

  “我们也只有这个。”

  “哇,鱼!”

  秦长生眼睛一亮,但他先看了闻斯年一眼,然后才很珍惜地接过来。

  叶云帆拿着消毒药剂和纱布过去,慢慢帮十五清理伤口,同时询问两个小孩情况。

  “他们为什么抓你?”

  这句话问的是闻斯年。

  后者沉默片刻,才缓缓开口回答。”

  “.因为他们以为这里是什么超级武器的秘密研究所,所以逼我带路。”

  接着叶云帆得知了事情的整个经过。

  闻斯年今年十四岁,异变者,他的父亲是个很资深的异种猎人。

  他们还有一个小队,大概十三四个人。

  基地官方的队伍叫做探索队,而民间的散装队伍就是异种猎人小队。

  五个多月前,闻斯年跟着父亲的队伍进行探索,遇见了一头完全孵化的C级王种,队伍几乎全灭,他和父亲被藏在这里的秦长生救下。

  秦长生收到叶云帆给的小鱼干后,对他的好感度迅速飙升,于是主动解释道:

  “这里是旧日时代的地下运输通道,以前我们有很多人躲在这里。”

  “很多人?”

  “不过现在就只剩下我和祖母了。”

  秦长生微微低下头,

  “以前是有很多人的,因为这里足够安全隐秘,偶尔出去猎杀一些进化种动物,接一些雨水,勉强也能活下去,后来大家都不愿意冒着危险去基地了。”

  “我出生就一直在这里。后来有一天,有人生病了,他会传染,有的人跑了出去,有的人留下可他们都死了,所以这里就我和我祖母。”

  “你祖母呢?”

  “她”

  秦长生抿了抿唇,神色有些落寞。

  “她今年一百三十岁,虽然是异变者,可也已经太老了,现在躺在床上起不来。应该再过不久.这里就会只剩我一个人了吧。”

  所以秦长生发现闻斯年回来的时候,才会那么高兴。

  一百三十岁?!

  叶云帆愕然。

  他听十五说过异变者身体特殊,会比普通人更加长寿,但是听见一位一百三十岁的老人,还是有点震惊。

  闻斯年看了秦长生一眼,然后又把话题接了过去。

  “后来伤好之后,我和我父亲回到了基地。队伍里那些队员的家属觉得是我父亲抛下队友逃走,闹得不可开交,于是父亲只能解释,他没说得太详细。但不知道怎么的,就传出了所谓的超级武器秘密研究所的事情。”

  “我父亲被人抓走了,再没回来。他让我逃走,我逃了,四处躲藏了两个月,但被抓了回来。”

  ——然后闻斯年就遇见了叶云帆他们。

  十五皱了皱眉。

  难道这真的是个乌龙?他们基地收到的关于超级武器研究所的情报是假的?

  不过不论真假,他得先找到那些顺利逃走的异变者同伴,如果找不到,他也得尽快回熔北。

  现在距离他失踪,差不多已经快两个月了。十五很担心那些逃走的同伴误以为自己死了,然后把死讯传回熔北。

  那十七怎么办呢?

  这时候闻斯年说完自己,就将目光转移到叶云帆身上。

  “他是熔北基地的异变者士兵,你呢?你是什么人?”

  他知道叶云帆也是异变者,但是对方脖子上并没有限制器,口音也和他们不太一样。

  “你怎么知道他来自熔北?”

  叶云帆很诧异。

  闻斯年没想到叶云帆连这都不知道,于是回答道:

  “他脖子上啊,只有熔北基地的异变者会戴那种狗圈一样的东西。”

  那是上面用来控制异变者的东西。

  本来其他两个大基地也打算引用,但是遭到了大规模的抗议,于是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闻斯年也是异变者,所以他对熔北没什么好感。

  “.”

  狗圈。

  这个带有强烈侮辱性的词让叶云帆皱起了眉,他盯着闻斯年,眼神有点像是班主任盯着说了脏话的小孩。

  闻斯年被秦长生拉了拉袖子,他浑身一僵,其实话说出口后才觉得有点不妥。

  最终他看向旁边的十五,语气不太自然道:

  “那个,我也不是针对你,我就是.单纯不喜欢你们基地。”

  “.”

  十五没答,因为他找不到反驳的话。

  叶云帆往旁边走了一步,不留痕迹将少年挡在身后,他开始转移话题:

  “我来自海外的一座小岛,那里原本也有很多人,但现在只剩我一个了,所以我打算来找找基地看看。”

  “海外?!”

  两个男孩对视一眼,都很震惊。马上就将所有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叶云帆的身上。

  这个世界所有人的共同认知就是海洋是最最危险的地方,里面有无数可怕的异种,而且由于人类无法在水下作战,所以危险系数几乎翻倍。

  “你不会骗人的吧?”

  闻斯年很谨慎。

  于是叶云帆只能指了指秦长生手里腌制的鱼肉。

  “那些都是海鱼,而且也使用海盐腌制的。”

  “.”

  这一下,两个男孩的脸色都变了。

  他们没想到叶云帆竟然这么厉害。

  这时候,对方甚至还送了他们一人一颗珍珠,

  “谢谢你的药。”

  “也辛苦你,这两天我们可能会叨扰一下了。”

  第一句话是对闻斯年说的,第二句是对秦长生。

  小叶哥哥很讲礼貌,但是这份礼貌和善意在这个时代显得有点格格不入。至少让闻斯年和秦长生都有点无所适从。

  “行,那那你们休息吧。”

  闻斯年拉着秦长生要走。他感觉要再不走,秦长生都得被对方的糖衣炮弹勾了魂去。

  嗒。

  门关上了。

  屋子里就只剩下叶云帆和十五。

  脸上和手臂上的伤口倒是好处理,就是身上的有点难。

  十五的恢复力太强,伤口凝血结痂的速度也很快,于是血痂就跟衣服粘黏在一起了。

  叶云帆看了看,心脏发紧。他在想十五的痛觉神经是不是不存在,为什么这么重的伤依旧看起来风轻云淡。

  最终,小叶哥哥无声叹了口气:

  “先把衣服脱下来吧。”

  淋了雨,衣服都是湿的,又跟伤口粘在了一起很容易感染。

  “.好。”

  十五点头,立刻上手就开始脱衣服。动作很是利落,直接就连带着撕下了一片刚凝固的血痂。叶云帆头皮发麻,看得只抽冷气:

  “诶诶诶,慢点,轻点算了我来。”

  “好。”

  十五乖乖不动了。

  布料和凝血的伤口慢慢分开,接着,湿润的衣服就一件件被脱下来。

  十五并不瘦弱,现在净身高一米七八,已经拥有了一个成年男性的骨架。

  少年比例极好,长腿窄腰,身上的肌肉薄而柔韧,这更像是一位天才舞者的身体而非战士。可战斗时,这些漂亮的肌肉却能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只不过十五这时候坐着,叶云帆站着,所以他就显得就有些娇小了。

  药品短缺,叶云帆只能帮忙擦干净脏污的血,然后消毒做一番清理。除此之外,就只能交给对方强大的自愈能力了。

  “没关系,明天它自己就好了。”

  十五已经习惯了,而他知道叶云帆其实很清楚自己强大的自愈力,所以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对方还是这么一副焦灼忧心的模样。

  “嗯。”

  叶云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俯身去轻轻吹了吹对方胸口上那道最深的伤。

  若是换作普通人,要被夏盛那几道风刃割成几块了,但十五及时控制骨骼异变,护住了内脏,这也就导致外面看起来皮开肉绽,一片触目惊心。

  微凉的风轻轻吹在伤口上,原本尖锐火辣的痛楚好像忽然多了几分异样,刺激得周围的皮肤出现了涟漪般的轻颤。十五喉结微动,心跳无声加速,连带着胸前的某点粉色也开始加深。就在这时,外面有人忽然敲门进来。

  “那个,叶先生.”

  十五一惊,迅速站起身。叶云帆其实察觉到了外面有人,但是他没能预料到十五会立刻站起来。

  于是下一秒,他感觉脸上一热,似乎撞到了十五的胸口上。后者身体一僵,慌乱往后倒,叶云帆条件反射去扶住他的腰,把人拉回来。

  总之,一阵手忙脚乱。

  “我给你们拿了点干净的衣”

  小长生的声音渐渐小了,他怀里抱着几件很旧但看起来很干净的衣服,呆滞原地。

  从男孩的角度看过去,就是叶云帆搂着十五的腰,后者上身□□,胸口泛红,两个人贴得很紧,表情紧张又慌乱。

  以及,那个粉头发男人的侧脸和唇角,还沾着一点血迹,似乎是从十五胸前蹭到的。

  “.呃。”

  秦长生忽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闻斯年跟在后面,也看见了这一幕,他神色愕然,接着眉头紧皱,顿时对叶云帆露出了不赞同的眼神。

  “那个,那个他都伤得这么重了。”

  最后,秦长生鼓起勇气看向叶云帆,斟酌语气劝道,

  “呃叶先生你,你要不要,那个先忍一忍?节制一下?”

  “.???”

  叶云帆的表情空白了一秒。接着他很快反应过来,脑子里就像是刚爆了一颗炸弹似的,过后嗡嗡地响。

  “等等,不是!”

  “这你,你这小孩儿怎么?”

  他原本以为乖巧的秦长生应该没有闻斯年那么早熟,是个单纯又可爱的孩子。

  但是这个世界小孩的早熟程度远远超出了小叶哥哥的想象。

  他们就是单纯不小心撞了一下,怎么这两个小家伙就.就想到那种地方去了???

  而且还是秒懂?!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不是!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叶云帆匆匆解释,

  “我和十五只是.”

  “——有我能穿的衣服吗?”

  十五不经意打断叶云帆的话,他不太习惯于在外人面前袒露身体,所以这时候下意识躲在了叶云帆身后。

  “啊,有的!”

  他把衣服递过去。

  十五完全不介意是别人的旧衣服,这个时代很少有人能穿上新的。

  “那个,叶先生,你现在有空吗?我祖母想见你。”

  “.啊?见我?”

  叶云帆成功被转移了注意力,于是他点点头,

  “好啊,我们现在过去?”

  “嗯。”

  秦长生知道叶云帆好说话,但是没想到对方这么好说话。其实他对这位叶先生印象很好,就是对方似乎那方面需求好像有点强烈。

  异变者那方面的欲望都挺强的。

  十五先生可真辛苦。

  小长生一边在心里叹气,一边在前面带路。

  他祖母已经卧床不起了,自然只能让叶云帆走过去见她。十五伤口还没完全结痂干透,所以他没能穿上秦长生拿过来的衣服,而是穿着叶云帆宽大的外套。等到血痂彻底干了之后再换上衣服。

  中途他们经过了几个黑漆漆的洞穴分叉口,看见了一些类似于地铁的运输车厢,只是没有动力,已经开不动了。

  几人走了约莫二十分钟,抵达了另一个类似的小房间。中间有一个小桌,桌旁是一个旧沙发,外皮全掉了。旁边有三个大书架,上面密密麻麻放满了泛黄老旧的书籍。

  叶云帆环视一圈,最终将目光落在了角落处的那张铁丝床上。上面躺了一位头发全白的老人,她似乎很怕冷,不过是十月的天气已经盖上了厚厚的棉被。

  老人双颊凹陷,脸上的皮肤皱巴巴的,用鸡皮鹤发来形容毫不为过。

  “她快不行了。”

  小长生的声音压得很低,听起来很难过。

  接着,他坐在床边,拉起他祖母的手,俯身大声喊道:

  “祖母,他来了!”

  老人混混沌沌皱眉,精神十分恍惚,像是根本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直到秦长生喊了七八遍,她才稍微有点清醒。就在这时,老人干瘪的嘴蠕动,发出几个含混不清的音节,听起来像破败的风声。

  “什么?”

  秦长生听不清。

  这时候叶云帆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让我来吧。”

  “.?”

  男孩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让开了位置。

  叶云帆蹲在床边,伸手,掌心贴在老人的额头上。接着,数条无形的精神触手便温柔地钻了进去。

  【您好,您想说什么?】

  【你从.你从南边来?南边,被海水吞没了的那里?】

  【是。】

  叶云帆点头,他想了想,简单描述了一下他在海底见到的那座沉没的城市遗迹。

  其中有个标志性的东西。

  【那里还有一艘航母,只是沉了。】

  【对!对!航母!是我们的航母!】

  老人激动起来。

  【你你们,你们回来了吗?】

  即便是精神世界,老人的声音也是颤巍巍的,难掩激动。

  【我一直.一直守在这里等你们。】

  【等谁?】

  【等等你们。】

  叶云帆皱眉,他发现对方似乎已经无法辨认沟通的对象了。于是他便点头。

  【好吧,我们回来了。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上面.上面命令核武核武研究院进行海上转移,可却突然遭遇异种袭击,我们不得已藏到这里。院长爷爷说让我让我守着,一定要守在这里。】

  【等你们回来。】

  她紧紧攥着叶云帆的手,浑浊的眼睛蓄满泪水,

  【我我一直在等。】

  “.”

  叶云帆愕然。

  核武?

  由于只是听音,他不确定对方说的到底是不是他所熟知的那个核武器。

  但联系到十五的任务,联系到绑架闻斯年的那波人要的超级武器。

  可能真的八.九不离十。

  【我不行了,我快死了。还好.还好你们来了。】

  叶云帆不知道怎么回答,但这时候老人似乎已经不需要他回答了。

  她的手就像铁钳一样握着叶云帆的手,

  【剩下的,就托付给你们了】

  老人眼睛用力睁大,喉咙里发出破碎的音节,她甚至想撑着坐起来,绷紧的脖子像一只濒死的年迈天鹅。

  明明可以进行精神的沟通,她还是用最后的力气对叶云帆说了出来:

  “很很重要,它是是我们.我们最后的希望”

  【托付给我们?接下来呢?】

  叶云帆忽然意识到了这份托付的千斤重量,立刻追问:

  “要交给谁吗?”

  “.”

  但老人没有回答了,她艰难扬起的脖子忽然一松,脑袋重重落下,沉入枕头。

  她没闭眼,眼眶里的泪水便迅速决堤,滑落眼角,没入雪白的鬓发。

  这一刻,老人所有的力气和灵魂好似都被瞬间抽空。

  她再没有任何反应。

  “祖母?”

  小长生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扑过来,哽咽哭泣,

  “祖母?!!”

  “.”

  整个房间忽然安静,只剩下男孩压抑着低低哭泣的声音,就像是被遗弃了的小兽。叶云帆低头,对方已经逝去,可那只手还紧紧抓着他。

  叶云帆冷静下来,仔细推敲着刚才老人说的那几句话。

  核武研究院要进行海上转移,中途遇袭,被迫藏在这。而老人一听他是从海外来的,听见航母就直接说要托付给他。

  也就是说,那艘航母执行的任务很可能是帮忙转移核武研究院。可是航母沉了,转移的研究院人员也遇袭。

  于是很多年后,守在这里的最后一位老人等到了误打误撞见过航母的叶云帆。

  “.”

  有能力控制核武研究院,还能指挥航母执行任务,叶云帆可不觉得那是某个基地能做到的事。

  从十五的口中他大概了解过那三个基地,其中工业最强的熔北,也不过只能造车。

  造船都困难更别提航母。

  这种级别的任务,只有国家机器可以。

  可那该是多少年前?

  叶云帆听十五说,现在这种基地格局已经存在近百年了。

  “叶叶先生,谢谢你能来。”

  小长生慢慢缓过来了,他看向叶云帆,眼睛通红。但是叶云帆知道真相,他立刻否认,

  “呃,不是,误会了,你祖母要等的人不是我。”

  “.啊?”

  秦长生愣住,但他又摇摇头,

  “祖母说是你,那就是你。更何况,我们也等不到别人了。”

  秦长生和祖母其实很清楚,这么多年了,城市都被海水吞没了,大海甚至近海的大片地域都成了沦陷区,那么自然他们要等的人也不会来了。

  只是祖母有那个执念,她一直守着不肯走。

  如果她死了,下一个守在这里的人就是秦长生。

  所以她给小孩取名秦长生。

  活得久一些。

  说着,男孩从老人的枕头下拿出了一把匕首,然后用力掰开她握着叶云帆的手。

  在周围人愕然的表情中,秦长生将刀刃刺入她的小臂,挑开,然后拉出了一枚被塑封过的黑色芯片。

  “只能托付给你了。”

  秦长生垂下眸,

  “我身体太弱,只是个普通人,既不会打架,也不长寿,守不住它。”

  在这之前,他仔细问过了闻斯年,确认叶云帆和他素不相识,也不知道关于超级武器的事情。

  即便十五知道,但十五不认识闻斯年。

  所以他们可以确认没有利益诱导,既便如此,叶云帆也愿意救一个陌生的孩子,不是个坏人。

  而且最重要的,他从海外来,他见过那座淹没的城市,也见过他们要等的那艘航母。

  “.”

  叶云帆其实很懵,但是两个小孩确实没办法守着这么重要的东西。他最终叹了口气,

  “那我先帮你保管吧。要是以后你们要等的人来了,可以找我拿。”

  “好!”

  秦长生用力点头。

  “对了,你祖母叫什么?”

  叶云帆觉得自己得记一下她的名字。

  男孩道:“她叫秦小诺。”

  “嗯。”

  也许是从秦小诺那里得到的灵感,叶云帆将芯片藏入了他的触手里面。这样最保险。

  十五站在旁边看,其实他隐隐猜到了点什么,但是什么也没说。

  叶云帆又问秦长生:

  “你祖母有跟你说过以前的事吗?就是基地成立之前?”

  “.很少。”

  秦长生摇摇头,

  “我出生的时候,她就已经很年迈了。而且她不是我的亲祖母,我是.我是被她捡回来的孩子。”

  但男孩又仔细想了想,说,

  “不过她说,那个时候基地不是最大的,只是避难所,那个时候好像.有更高级别的,总之所有的人类都聚集到了一起。后来好像死了很多人,就分散进入幸存者基地了。”

  秦长生说得很含糊,因为他也不太清楚。

  怪不得,叶云帆发现刚才他们遭遇的队伍里有很多白人面孔,但对方都说中文。

  叶云帆问他们:

  “你呢?你们俩以后怎么办?”

  闻斯年目标坚定:

  “我暂时呆在这,等再强一些,我就去杀了那些带走我父亲的人。”

  秦长生跟着点头,

  “我也,不过我当不了异变者,我想当学者,研究历史的学者。我想知道祖母生活过的时代,以及更遥远的过去是什么样子的。”

  “.”

  这个世界的小孩都太有自己的主意了。

  叶云帆一时哑然,只能点点头。

  “今天,今天谢谢你们。”

  秦长生对他们道谢,

  “要不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我还想和祖母单独呆一会儿,明天就要去烧掉了。”

  死人是必须要火化的。

  “好。”

  叶云帆没有异议。

  不过离开前,他问秦长生要了一个本子和一支笔。

  “要这个做什么?”

  十五很疑惑。

  “给你的。”

  叶云帆递给他,笑道,

  “学习可是每天都要坚持的事情。”

  “.好。”

  十五微怔,点头收下,像宝贝似的抱在怀里。

  一来一回,十五身上的伤就完全结痂了,他换上了秦长生送来的旧衣服。只是有一颗扣子掉了。

  叶云帆就又去找了针线。这种小事他简直信手拈来,抿了一下线头,轻而易举就穿过去了。不到五分钟,一颗扣子就牢牢缝上。

  “叶云帆。”

  十五没忍住问他,

  “你怎么什么都会?”

  “唔。”

  叶云帆想了想,回答,

  “因为这些技能我都需要用啊,所以就学了。”

  没有父母,所以得自己学会照顾自己。后来他深受村里人的照顾,所以就帮忙带小孩,于是自然而然就会了很多技能。

  折腾这么一番,已经是晚上。

  但是这件屋子里只有一张床。

  叶云帆迟疑的时候,十五首先开口——

  “我睡里面。”

  “那好,我睡外面”

  话音刚落,叶云帆反应过来,他原本没打算跟对方睡一张床来着,还想着去钻个罐罐。

  但这时候,对方已经躺下,并留出了一半的位置。

  “.”

  叶云帆犹豫片刻,还是过去躺下。

  睡一起就睡一起吧,昨晚他们不也一起露宿街头了。两个都是男人,倒也没什么。就是床有点窄,所以他们靠得很近。

  叶云帆侧身睡,这样没那么挤。只是如果面对的话,有点奇怪,他就面朝外侧身睡。

  他还在想白天的事。

  想那群探索小队,想另一个疑似玩家的异能者,还有秦小诺的事情。

  十五靠得很近,几乎贴在他的背上,对方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对叶云帆来说就太甜了,让他的小触手们总是蠢蠢欲动。

  叶云帆思绪纷杂,昏昏欲睡的时候,有触手悄无声息从后腰伸了出来,接着下一秒,它就被一只手抓住。

  十五并不意外,他知道叶云帆是半异种,所以对方对人类的血也会产生一些渴望。不过他并没有制止那些触手,而是慢慢勾着它抱在怀里。

  【香香!】

  【香香!】

  接二连三的触手伸了出来,它们悄无声息地朝后延伸,然后缠上少年的脚踝,一圈一圈往上攀爬。有的掀开衣角,钻进去,滑过侧腰,无声游曳向上,在胸口打转,吸盘舔舐着上面残留的淡淡血气。

  “唔”

  十五压抑着,喉咙里渗出一丝颤抖的轻哼。叶云帆的呼吸无声急促,有一种莫名的舒适感爬上脊背。

  就在这时,他脑海里闪过一丝什么。

  等等!

  这个熟悉的感觉.?!

  叶云帆瞬间醒了,他猛地坐起身,回头。同一时刻,被子被掀开。

  眼前的画面瞬间让他喉头一紧,呼吸都停滞了。

  十五浑身都被触手缠住,衣服裤子掀得乱七八糟,原本该遮住腰的亚麻衬衣甚至被推到了胸口以上。他脸色潮红,捂着嘴,似乎在竭力隐忍。

  “.????”

  叶云帆脑子都炸了。

  他.他做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开饭开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