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墙角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听墙角
字体:      护眼 关灯

听墙角

  十五的后背抵在冷硬冰凉的礁石上,湿滑的异物像是蟒蛇般游曳盘圈在他的身体上,右腿的腿弯被人用手大力捏住,轻轻松松压到肩膀。异变者优越的柔韧性在此刻体现得淋漓尽致。

  他大脑晕眩,身上的力气好像都被流逝的血液抽走。他本能地挣扎反抗,可对方的力气着实太大。数条触手的强势压制让他很难动弹。

  湿滑的舔舐感和尖锐的刺痛从伤口处传来,十五清晰地感知到了属于人类的舔舐和吮吸。

  等等

  人类?!

  他猛地睁开眼。

  天已经黑透了,艳烈的金日被银白的圆月替代。四周充斥着一股浓厚的血腥味和海潮气。

  这样的姿势让他只能看见天,看见月亮,看见旁边如小山般倒塌的异种尸体,身上如同蟒蛇般游动的暗粉色触手,以及自己那只高高架起而无力颤抖的脚踝。

  被禁锢的扭曲姿势,身体的疼痛,不明人的舔舐还有未知的恐惧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近乎恐怖的刺激。让他整个身体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兴奋而战栗。

  异种和人类的身体有很大区别。

  十五立刻察觉到了腿弯处的人手,和看不见的地方,那属于人类的吮吸和舔舐。

  有人。

  有人抓住了他的腿。

  有人在舔他的伤口。

  少年墨绿色的竖瞳剧烈张缩,可惜曾经的氧气管成为了堵住咽喉和声音的道具,他只能发出一些含糊的呜咽。

  “唔唔!”

  他不再死死抱住那条触手,而是用力想将对方推开,原本亲密吮吸舔舐吸盘的舌尖顿时变了脸,开始用力将其往外推。

  因为那个梦境和此刻熟悉的触手,十五隐约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或者说他已经大概知晓那不是梦境。

  是真的。

  所以此刻,少年没有发动激烈的攻击,他只是拼命挣扎,推搡,拒绝,表达出想要挣脱和逃走的意愿。

  “放唔,放开”

  这样的拒绝让刚才兢兢业业为他输送氧气的触手很不开心,或者说应该是触手的主人很不开心。他圈住了少年用力表达拒绝的舌头,惩戒性地捏了捏,把所有拒绝的声音全部堵到喉咙里面,让它们变成颤抖的呜咽。这样恶意的欺负,让那细细的喉管瞬间被刺激得充血。最后直到对方再也不敢挣扎半分之后,触手才心满意足地退出来。

  这时候,十五强大的恢复性让他的伤口开始凝血结痂。

  男人的动作一顿,张开口,似乎想要咬破血痂,撕开皮肉再获得更多甜美的血液,然后将这个哑哑呜咽的美味猎物咬碎吃掉。

  但这个本能的念头立刻受到了强烈的压制。

  【不行!】

  【不行!!!】

  【不能吃人!!!】

  那双深蓝色的眼瞳剧烈震颤张缩,似乎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博弈,几秒后,那里面最终流露出烦躁又可惜的神色。他松了手,欺身上来去舔猎物胸口的伤。那里还没有结痂,鲜红甜美的血液正从那里不断渗出。几条触手伸到了十五的后背和腰部,将他的上身顶了起来。

  向后弯折的脊背如同一张华美的长弓。被压到肩膀上的腿同时无力垂落,膝弯刚好挂在了叶云帆的肩头。湿淋淋的粉色长发滑落,随着主人的动作在少年光裸的腰腹上滑动拖曳,引起一片细微的战栗。

  “唔”

  异变者敏锐的感知依旧将此刻发生的一切传递到了大脑。他察觉到了抵在下面的异物,接着尖锐的刺痛和狎昵的舔舐感从胸口一直蔓延到颈侧,冰凉潮湿的呼吸也随之靠近。

  双方的距离被拉近到一个极为亲密的地步,让他们看起来像是耳鬓厮磨的亲密恋人。而这一刻,十五无暇再去关注自己危险的处境和伤口的痛楚。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面前这个男人身上。

  ——他看见了熟悉的粉色长发。

  而这时对方似乎终于结束了进食,结实有力的手臂撑在少年身侧的礁石上,漫不经心直起上身。

  刹那间,十五模糊的梦境具象成现实。

  他嘴唇微张,目光聚焦在男人的面容上,几乎在这一瞬间忘了呼吸。

  粉发蓝瞳,只是颜色比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更深一些,就像是蒙上了一层晦暗的阴影。

  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没有了温和的笑意,蔚蓝的瞳色也变成了更深的墨蓝,好像盛夏温暖的大海陡然进入凛冬,给人一种冰冷而幽寒的肃杀感。

  男人下意识舔了一下唇,似乎在回味什么美味。湿淋淋的长发,兽类般冷漠的神色,让他这个无意识的动作显得妖冶而蛊惑人心。

  对方的唇角,侧脸都晕开了大片艳丽的红色,那是十五的血,可却显得唇珠更加饱满,让人产生想要亲吻的欲.望。

  “你”

  十五喉结滚动,心跳无意识加快,他的嗓音因为充血的咽喉而变得很哑,

  “你是.?”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问什么,或许只是想确认对方就是三天前救下自己的那个人。

  但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危险了吗?

  当然不是。

  刚才这个人可是在吸他的血,而且很明显对方并不是普通的异变者,更像是被污染过度而即将变成异种的异变者。理智和经验告诉十五,他现在应该立刻挣脱逃走,逃得越远越好。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体却无法动弹。

  同一时刻,叶云帆也在观察着对方。少年被迫仰头大口喘息着,生理泪水在眼周晕染出一片滚烫的湿红,像是被欺负到忍不住哭了。

  他的身上除了跟异种搏杀时留下的伤痕外,还有被无数吸盘吮吸出来的印子,无数个深红的爱心落在战栗的皮肤上,由于过分白皙的皮肤而显得愈发艳红吸睛。

  叶云帆定定盯着他,喉结滚动,眸色愈深。

  理智值下跌之后,会立刻产生强烈的杀戮欲和嗜血欲,除此之外,其他的一些负面情绪和阴暗欲.望也会被放大,其中就包括凌虐欲和性/欲。这些阴暗而负面的东西让理智的人类迅速被异化成被欲.望驱动的怪物。

  就在这时,远处海浪翻涌,隐隐有可怕的嘶吼声传来。

  这里的血腥味太浓了,引来了很多异种。或许还有之前被王种尸体引来但滞后赶到的家伙。

  【藏起来!】

  【藏起来!!!】

  吞噬异种太多,理智值就会下跌。尤其在他现在还没有完全消化掉那些特殊异种肉,理智值本来就处于很低的状态,一旦陷入无尽的杀戮和吞噬中,他的理智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所以这一刻,叶云帆强硬地控制身体,发出躲藏和逃走的命令。

  哗啦——

  下一秒,十五就感觉整个人忽地腾空。他被男人抱了起来,然后飞速往岛上跑。

  对方的速度太快了,几乎能够媲美高速的摩托车。只是十五发现周围的景象和路线很熟悉。

  没过几分钟,他就进入到了熟悉的溶洞里。

  “!”

  这里是?!

  十五迅速反应过来,意识到了这个溶洞的主人是谁。

  怪不得

  怪不得他会出现在这个小岛上,怪不得这个溶洞里的一切痕迹都很新鲜。

  轰隆隆!

  大块的石头被数条触手圈住砸到门口,很迅速地封堵住了这里唯一的入口。接着,十五被对方带到了溶洞最里面最角落的位置。

  地上很干燥,还算干净,只是细小的碎石颗粒和灰尘却不可避免存在。

  如果就这样放在地上,那些灰尘会沾到刚刚凝血的伤口上,会让甜美的血味变得不那么好闻。于是男人迟疑片刻,伸出触手,从箱子里拉出几件衣服丢在地上,然后才把伤痕累累的猎物放过去。

  不能吃,但闻一闻舔一舔是可以的。

  暂时先养着吧。

  十五蜷缩在角落,这里很暗,只有几朵小蘑菇的萤光为他提供了一点点的可视光源。

  他抬头,下意识想去看那个陌生男人。

  对方此刻正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站在他面前,站得很近。

  而且男人很高,所以十五得仰着头望他。

  只是

  少年仰头,愣愣注视片刻,耳尖骤然充血。他忽地低头抱膝,几乎把整张脸都埋进了臂弯里。

  十五忽然更加确认了这处洞穴的主人。

  那些大号的裤子,果然是这个男人的。

  由于要在陆上奔跑行走,所以叶云帆变成了完整的人形,但同时也意味着,他有了双腿,也有了一些需要穿裤子遮掩的部位。

  但是刚才情况紧急,而且附近没有裤子。

  “.”

  大概是刚才那几秒的目光太过灼热,理智值20的叶云帆忽地意识到了什么,身体陡然僵硬。

  【裤子!】

  【没穿裤子!!!】

  有一道声音在脑海中崩溃大喊。

  强烈的羞.耻感有一瞬间压过了嗜血欲。犹如九尾狐尾巴般散落身后的触手们立刻蜷缩收回,团团裹住小腹之下的部位。

  砰。

  咕噜噜

  片刻后,十五忽然听见了类似于瓷器在地上打转而发出的细微磕碰声。

  他抬头,发现刚才站在附近的男人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角落处摇晃颤抖的小罐。

  那是一个玻璃罐罐,所以能够很清楚地看见里面。

  一只粉色的小水母蜷缩成一团,每一只触手扭曲蜷缩,正在不停用头撞着罐罐内壁。

  细微的“砰砰”声正在封闭的洞穴内回荡。

  “.?”

  诶?

  十五愣住。

  小水母?

  紧接着,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

  粉色的触手,蓝色的眼睛,消失的男人和突然出现的小水母。

  十五并不是个脑子愚笨的人,短暂的茫然过后,所有的细节就忽地浮现,然后被一条无形的细线串联。

  嗡——

  他好像耳鸣了一瞬,但紧接着,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就从脑海深处冒了出来。

  那个粉色长发的男人,那个救他的男人.就是小水母?!

  少年苍白的脸上浮现出震撼的神色。

  可人怎么会变成进化种?

  不.也许不是进化种。

  即能拥有类似于人形的外貌,又能完全变成非人类的外形,似乎只有半异种可以做到。

  短短几分钟,十五就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怪不得可以生活在如此危险的海外,怪不得对方能够在海里来去自如。

  一切的疑惑都在此刻得到了解释。

  就在这时,罐子里的小家伙似乎察觉到了这股灼热的视线,他动作一顿,然后用短短的小触手忽地扑倒罐子,咕噜噜滚进了远处的黑暗中。

  “.?”

  十五愣住,竟是觉得对方可爱极了。

  他想要去追,但又想了想,最终没有去。

  因为那只小水母并不是他以为的智力低下的进化种宝宝,也不是宠物。对方曾经是人类,也拥有强大而可怕的实力。

  并且目前看起来,似乎不是很好交流。

  最重要的是,对方万一又变成没穿衣服的样子

  十五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白纸,刚才被对方压在礁石上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他知道那是什么,也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在这个混乱而黑暗的废土世界中,性这种事情,都是赤.裸裸的。

  基地里有专门供人发泄的交易场所,十五见过。队伍里也总有人大声讨论,他们总是下流地笑着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荤话

  甚至,十五最在乎的妹妹也是司眠小少爷专属的.为对方孕育子嗣的存在。

  尽管司眠小少爷人很好,对十七也很好,但那并不能改变十七的身份,也不能改变十七未来的命运。

  少年无声蜷缩在角落,他垂下眸,有水珠从湿淋淋的发梢上落下来,滴在眉梢,抵在发红的眼角。

  他用力擦了擦眼睛周围的水。

  只是身上的衣服已经破得不成样子,还湿透了,很冷。

  十五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来,然后捡起刚才那个男人丢在这里的外套,对方的衣服很大,干净而温暖,带着一股太阳晒过的味道,很好闻。

  他穿上那件外套,把自己严严实实裹住,然后蜷缩在角落,强烈的疼痛和极致的疲倦交织在一起,十五只能强迫自己睡觉。

  睡一觉就好了。

  睡一觉就不疼了。

  他一直都这样安慰自己,也是一直这样熬过来的。

  溶洞里安静下来,只剩下少年细微的呼吸声。不过时不时,也能隐隐约约听见外面传来的恐怖嘶吼。

  叶云帆缩在罐罐里,藏在壁龛最深处的拐角。

  [理智值

  本能对罐罐的喜爱和执念能够稍微压制一些他的杀戮欲,同时也能够保证他不会乱跑出去厮杀吞噬更多的异种导致理智值继续下跌。

  算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理智值恢复处。

  时间流逝,银月落海,朝日初生。

  小岛附近的海水只余下一片浅浅的污红。礁石堆碎裂,原本倒在那里的异种尸体已经被分食殆尽。

  十五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强烈的饥饿感让他被迫苏醒。断掉的手骨重新长好了,只是没什么力气。

  他摸索着墙壁坐起身,忽然发现身边多了一片熟悉的大叶子。

  “.?”

  叶子鼓鼓的,似乎里面包着什么,十五伸手拆开,发现里面是包着的新鲜鱼肉,还是处理过的,看着一片干净雪白。旁边有几个竹筒,里面装着清甜的淡水。

  他呆了片刻,反应过来。

  没有立刻去吃东西,而是迅速搜寻四周,却没有发现人,也没发现那只小小的粉色团子。

  “小小叶子?”

  十五没再喊小水母,因为那听起来更像是喊宠物。不过他没有得到回应。

  但是后来连着好十几天,十五都能收到对方送来的食物。

  大部分时间是鱼肉,有时候会换成贝壳肉,生蚝,海胆,还有一些能吃的海草,以及一些十五没见过的但很好吃的海鲜。

  饲主和宠物的身份似乎发生了调换,十五成为了被圈养在洞穴的宠物。

  后来,甚至生食变成了熟食,鱼肉被烤熟,生蚝和海带被做成了汤,包裹食物的叶片也变成了锅碗。

  甚至某一天,洞穴里还出现了一个超大的黑色贝壳,里面铺着干燥的枯草,又叠了一层防水布,似乎是个床。

  十五收到了很多东西,只是这个过程中他再没能见到那个人。他也尝试过晚上不睡觉,等着对方来送东西的时候把人抓住。

  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眼睛每次一闭上,就真的睡过去了,而且睡得很沉。

  十五百思不得其解,但最终也无可奈何。

  这当然是叶云帆使用了技能的缘故,由于吞吃掉了一只C级王种,他的精神力大幅度提高。

  精神沟通的技能也自动从D级提升到C级,所以让十五睡得沉一些是很容易的事情。

  半个多月过去,叶云帆的理智值恢复到了60。

  强烈的羞.耻感和愧疚心让他一直没敢出现。

  当时异种出现的时候,那个叫十五的少年很明显是打算逃的,但是为了救他才过来跟异种搏杀。

  而叶云帆最后恩将仇报,不仅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还在对方面前像个变态似的裸奔。

  五好青年的自我认知全面崩塌。

  叶云帆沉浸在自我塌房的痛苦中,好几天才慢慢走出来,他走出来的方式就是不停给十五送东西,以弥补自己的愧疚心。

  比如衣服,比如吃的,比如找个大贝壳给对方当床,免得小可怜每天晚上都在硬邦邦的角落地上缩着睡。

  但时间拖得太久了,他总不能一直跟对方躲猫猫。正当他纠结的时候,十五也一直在找叶云帆。

  他找遍了整个小岛,又跑到附近的海下游了一圈。甚至再次尝试罐罐捕捉,也没找到人。

  十五慢慢游回沙滩。

  他在想明明对方每天都给他送吃的,还送东西,表达了十足的善意,可为什么就是不见他

  哗啦,哗啦——

  潮水涌起,雪白的浪花团团簇起。

  今天的浪有点大,但十五没在意,这么些日子过去,他已经习惯了海水,甚至游泳技术也精进不少。

  哗——!

  只是就在这时,他忽然察觉到了水流方向的变化。两侧的海浪冲上岸,形成回旋,一股巨大力量随着浪流迎面冲击而来,淹没头顶,将他推向身后的大海。

  “.唔!”

  十五呛了一口水,下意识更用力朝岸上游动。但以往温和的浪流仿佛变成了噬人的凶兽,明明沙滩海岸近在咫尺,可十五却被越推越远。

  就在这时,有人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熟悉的触手缠住胸腹,将他托出海面。

  十五一惊,但目光触及到那团熟悉的粉色时,一股强烈的安全感顿时涌遍全身。

  叶云帆带着他迅速游出浪流的范围,然后从旁边绕行,回到了岸上。

  “咳咳.”

  十五被放在地上,费力呛咳。

  叶云帆俯身,在他的后背某处轻轻拍了一下。

  啪。

  呛在气管里的水尽数咳出。

  “——那是离岸流。”

  男人的嗓音很好听,低沉中带着几分清润,有一种莫名让人心安的感觉。

  “下次遇到不要往岸上游,先跟着水流的方向往外,等离开离岸流区域之后,再绕回岸上。”

  “.”

  十五咳了半天,总算缓过来了。

  他抬头,看见了那张熟悉的面孔。比起那晚冷漠危险的感觉,对方此刻的模样气质更贴合十五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

  眉目干净而俊秀,一双桃花眼似乎天生含笑,有一种莫大的亲和力。

  不过这时男人身上穿着衣服,裤子也穿得好好的,背上还背着一个防水包。

  十五呆呆盯了他片刻,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

  “我是叶云帆。”

  总归是要见面说开的,小叶哥哥很自然地进行了自我介绍。

  “也是你见到的那只小章鱼。”

  “.章鱼?”

  少年露出了茫然的神色。于是叶云帆只能无奈解释,

  “好吧,就是小水母。”

  “噢!”

  不过为什么要把水母喊成章鱼?

  十五不理解,但是他的重点不在这里,而是叶云帆的身份。

  “那你.你是半异种?”

  十五听过半异种的存在,但是描述中那些半异种更等同于异种,只是残留一点点人类的意识。

  而不是像叶云帆这样.几乎跟正常人类没什么区别。

  “对。”

  叶云帆已经在十五面前暴露了个彻底,所以也没什么隐瞒的必要,所以干脆点头应下。

  接着,他迟疑片刻,还是询问了一句。

  “十五,你今年.多大?”

  少年愣了愣,没想到他会第一时间问这个问题,但年龄并不算是什么重要的信息,于是回答道:

  “十八岁。”

  顿了顿,他又补了一句,

  “再过两个月就十九了。”

  嘶

  叶云帆表情不变,却在内心倒吸一口冷气。

  好小!

  竟然才刚成年。

  他们几乎整整差了十岁。

  这个特别的年龄数字,让叶云帆自动将十五代换成了高三生。

  接着,他就越发觉得自己是个禽.兽。

  理智值的丧失不会让记忆丢失,所以叶云帆记得很清楚自己当时做的事情。

  “怎么了?”

  十五注意到了叶云帆奇怪的情绪。只是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对方的奇怪是因为自己的年龄。

  在十五的自我认知中,自己早就是个成年人。

  或者说,十五没有一个具体的成年概念,他对自己的认知是一个合格的,成熟的,能够完成探索沦陷区任务,以及斩杀王种任务的强大异变者。

  因为这个时代没有谁规定一个准确的成年界限。

  在极大的生存压力下,即便是十二三岁的小孩也已经算是一个劳动力了。而十六七岁的孩子,也已经可以成为战斗力进入队伍,探索沦陷区寻找生活物资和武器物资。

  “.没什么。”

  叶云帆脑子乱糟糟的,他干巴巴地回答道,

  “就是觉得你好小,呃我.我二十八岁,如果不介意,你可以喊我小叶哥”

  但还没说完,叶云帆就觉得这话有点不太对。有一种中年男人诱骗小孩的感觉。

  “没什么,你直接喊我名字吧。”

  “.”

  十五没说话,就盯着他看。

  对十五而言,哥哥是很亲近的称呼,只有和他血脉相连的十七会这么喊他。

  于是,一股无言的尴尬就在两人之间蔓延。当然,主要尴尬的人是叶云帆。

  他想了想,又认真给十五道歉,

  “对不起,那天晚上我我吞噬了太多异种的肉,所以脑子不太清醒,做了一些呃比较冒犯的事情。所以一直不知道怎么见你。”

  “.”

  十五一愣。

  他完全没想过叶云帆会道歉,也没想过对方躲了他这么久竟然只是因为这个理由。

  只是因为觉得冒犯。

  冒犯?

  这个词很新,十五没怎么听过,但他大概能够理解里面的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仅仅只是对方的一句话,他忽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如果十五能够准确地描述的话,那应该是感到被人尊重的舒适。

  “.没事,没关系。”

  少年的回答听起来也干巴巴的,

  “我不介意。”

  “.?”

  不介意?

  这次换成叶云帆愣了愣,他觉得本该是非常冒犯,甚至带着点亵玩意味的举动,对方竟然不介意吗?

  或者只是没能表达清楚?应该是表达原谅,只是没选好用词吧。

  “噢,那那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叶云帆看了眼垂落的夕阳,现在已经是饭点了。

  “好。”

  十五点头。

  于是,小叶哥哥支了个小灶,吊起铁锅开始做饭。小时候他在村里经常给弟弟妹妹做饭。

  比如用砖头搭个土灶烤花生,比如挖个土坑烤红薯玉米什么的。

  所以这些东西对叶云帆来说很简单。

  他煮了鱼汤,烤了些贝壳肉。就是这里调味料缺乏,只有海盐。

  十五蹲在旁边,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他。有人给他做饭吃,这种感觉很新奇。

  一边做饭,叶云帆一边开启了话题。他没忘记自己把人救回来的最初目的,是为了获取关于这个世界的情报。

  “十五,你为什么会被异种追杀?”

  “我的队伍探索沦陷区,遇见了完全孵化的C级王种。”

  “沦陷区?王种?”

  这都是叶云帆没听过的词。

  十五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但随即想到半异种被污染之后,可能几十年之后才会恢复理智,再加上叶云帆一直住在海外,不知道一些事情也很正常。

  “就是旧日时代沦陷的城市,叫做沦陷区。”

  十五一一跟他解释什么是异度位面,什么是王种,蜕变和异种溃散潮,按照污染指数多少进行等级划分,以及异变者,半异种和异能者。

  还有这个世界的格局。

  “如今的人类基本都以小型基地聚居。其中最大的有三个。中央基地,熔北基地,南方基地。我就是来自熔北基地的异变者。”

  这些都不是什么机密信息,只是一些常识。所以十五没什么保留,全部都跟叶云帆讲了。

  他一边说,一边拿了根小木棍在地上画了画三个基地的大致位置。

  “熔北?是哪个rong字?”

  叶云帆随口多问了一句。

  “.”

  十五忽然低下头,似乎有些感到难堪,

  “我不知道.我不太会写字。”

  “.”

  这是叶云帆没想过的答案,作为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他很能对这种事达到共情。

  “没关系,如果你想学,我可以教你。”

  叶云帆给他盛了一碗汤,里面有很多鱼肉。

  “喏,先吃吧。”

  他先用油炸了一下,去了腥气,然后才煮的,再加一些小菜,闻着很香。

  十五一般都是吃压缩饼干,或者腌制过后能把人牙咬崩了的熏肉,再或者就是炒面。很少吃到这种热乎乎的,现做的菜肴。

  不过这十几天里,倒是吃得很多。

  “.好。”

  少年动作僵硬接过,他没立刻吃,而是悄悄看了叶云帆好几眼。

  这个时代的教育成本很高,只有少数人能够有学习的机会。像十五这种专门被培养出来作为武器的异变者,是不允许接受教育的,因为那样会让他变得不好掌控。

  身体用限制器禁锢,思想用愚昧封锁。

  人,就可以变成工具。

  吃过饭,十五主动洗了锅碗。又用海盐漱口,进行一番简单的洗漱过后,才亦步亦趋跟着叶云帆回到了山洞里。

  晚上十五睡贝壳床,叶云帆就变成小章鱼睡罐罐。

  比起贝壳床,他更喜欢罐罐。

  每天都换不同的罐罐美人睡。

  小叶哥哥说教写字,就立刻付诸行动。他找了块石板刻拼音表,烧过的木棍就是笔。

  十五其实有一点基础,他原来跟着小少爷学过一些,但是后来他总是跟着出任务,要么在打架,要么就在养伤,就没时间了。

  他几天时间就学会了拼音,紧接着,就开始学一些简单的字。或许是异变者的体质原因,十五对手部肌肉的控制力极高,没几天就写得像模像样。进步迅速。

  “叶云帆,你的名字怎么写?”

  “唔,这样。”

  叶云帆拿起一块石片,在墙上刻。他的字很好看,端方隽秀,很大气。

  想了想,他又在旁边刻一个十五。

  “这是你的名字。”

  比起叶云帆三个字来,十五就太简单了。

  但论好看,还是叶云帆这个名字好看,好看又好听。

  时间流逝,叶云帆开始准备去大陆的物资,比如衣服,食物,武器。

  其实吃的东西他不太需要,主要是给十五的。

  叶云帆虽然已经大概了解了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些事情,但他仍旧需要一个向导。

  十五就是很好的选择。

  对方的性格单纯又善良,而且很聪明,对外面的世界很了解,拥有丰富的经验和强大的武力值,而且也不是玩家。

  最重要的,他们现在的关系也很融洽,至少是可以彼此信赖的。

  于是叶云帆打算暂时跟十五一起。

  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一边准备物资,捕杀异种提升实力,一边教十五写字。

  之前过分沉默寡言的少年逐渐开始变得爱说话。因为他发现叶云帆很喜欢听外面的事情。所以绞尽脑汁跟对方说。

  “我还有个妹妹,比我小一岁,她叫十七。”

  “真的吗?她一定很可爱。”

  叶云帆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也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因为他很会说话。十五非常喜欢这种被倾听认真注视的感觉。

  叶云帆除了教他写字之外,还会讲一些故事,比如三国演义。

  这个时代不适合童话,也不适合一些温和的教导小孩礼貌善良的故事。

  所以叶云帆思来想去,觉得三国演义最合适。

  刚好,这个世界也有三个基地。

  十五听得似懂非懂,但大部分时间他是不懂的,他单纯只是喜欢听叶云帆的声音。

  某一次外出搜索,叶云帆带回来了一个小小的拍立得相机,还有两盒相纸,保存完好,还能用。

  因为叶云帆自己是不喜欢拍照的,刚巧这个月是十五的生日,只是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天,所以他就把东西当做生日礼物送给十五拿去玩儿了。对方似乎很喜欢这个玩具,爱不释手,每天都背在身上。

  咔嚓!

  太阳落山的时候,叶云帆仰躺在礁石上懒洋洋泡着温水浴。不意外又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他很无奈,但也只是说:

  “十五,你再这么拍下去,相纸要用完了”

  少年没回答,只是拿着照片欢快跑远了。

  一个多月过去,叶云帆和十五准备好了返回的物资。

  小叶哥哥又捞了一个大蚌壳出来,当做小船,然后他控制了一群海豚大小的怪鱼,将它们奴役成免费的发动机,朝着大陆的方向游过去。

  可惜罐罐不能全部带走,叶云帆就只拿了一个玻璃小罐,

  【呜呜呜,罐罐美人!】

  【罐罐美人!!!】

  小触手们哭得很伤心。

  叶云帆带上了他那一小箱子的黄金。毕竟出门在外,钱得带够。

  剩下的就是一些衣物,还有干制好的鱼肉。

  四个小时后,他们上了岸。

  这里就是当初十五掉下来的沦陷区附近。

  人类现存的聚居地没有临海的,只有沦陷区临海。

  如果当初不是因为那只C级王种,十五的队伍也万万不会深入到如此靠近大海的地方。

  叶云帆不意外看见了巨大的,倒塌的大型建筑残骸。

  无数怪异的巨木丛生,藤蔓缠绕。就像是纪录片里面的热带雨林。

  “那些,就是进化种。”

  十五给叶云帆指了指上面某处。

  这时候他看见了一只约有三四岁小孩大小的虫子。

  是细长的,墨绿色的,有点像是螳螂。

  后背长着类似于飞蛾巨大薄翅,额头伸出两只蜗牛般的触角,触角尖端膨大,像是眼睛。它正在啃咬一只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尸体。

  怪不得之前十五将叶云帆认作是进化种,原来进化种跟地球上原本的动植物外形很相似。

  十五蹲在地上,仔细看了看四周遗留的痕迹。

  “我队伍里的车应该留下了几辆在这里,只是似乎被人开走了。”

  如果光靠腿走,或许得好几个月才能走出沦陷区。而且他们身上还各背了一个大包,如果有车子的话就会方便很多。

  “痕迹很新鲜,应该就是这两天的事。”

  十五进入沦陷区之后,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跟叶云帆脑补的稚气高三生截然不同,倒像是个在战场上摸爬滚打过的骁勇战士。

  叶云帆没忍住多看了他好几眼。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好厉害。”

  小叶哥哥夸人从不吝惜。

  “.”

  十五严肃的表情一顿,不自然别开眼,

  “那那走吧,我们找过去看看。”

  “好。”

  叶云帆是不会追踪这些技能的,所以他就干脆跟着十五走。这里似乎被清理过,还发生过枪战,所以他们并没有遇见什么可怕的异种。

  天色渐暗,差不多午夜的时候,他们逐渐看见了火光。那是一栋废弃的大楼,但是一楼很稳固,于是被作为了临时据点。

  “找到了。”

  十五拉住叶云帆,没有贸然靠近。在沦陷区里,异种很危险,作为同类的人类也很危险。

  “在那,那是我们队伍的车。”

  十五给叶云帆指了指停靠在旁边的那辆黑色的汽车。

  但很明显,这波人不是十五的同伴。

  他们只是捡了物资。

  不过现在把车要回来很不现实,叶云帆的打算是买回来。因为他们现在的确需要一辆车。

  只是现在没有通用货币,大家都是用物资交换,或者就是黄金。

  黄金他们有很多,但是太过露财就容易招来豺狼。

  就在两人暗中观察的时候,忽然有两个男人偷偷摸摸走了出来。

  一个人搂着另一个人的腰。

  叶云帆顿时觉得很奇怪。

  如果是男女还好,但偏偏是两个男人。

  十五一愣,已经意识到了会发生什么。他喉结微动,拉了拉叶云帆的袖子。

  “我们换个地方。”

  “为什么?”

  叶云帆虚心请教,他对这个世界并不了解,所以很听十五的话。

  “他们要干嘛?”

  “.”

  十五不知道怎么说。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经走近了,差不多距离他们十几米的样子。

  他们躲藏的地方是一片坍塌的建筑废墟角落,竖着两面墙,很隐秘。

  叶云帆看见那两人鬼鬼祟祟巡视一圈,似乎在确认有没有人。

  “?”

  接着,他们就开始激烈地亲在了一起,同时伴随着一阵窸窸窣窣脱裤子的声音。

  “!!!”

  卧槽!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刚才十五要拉着他说换个地方了。

  叶云帆震惊了。

  他对世界的认知还停留在现代社会,完全没想过在这么危险的环境下,竟然还会有人干这种事情。

  “.”

  但十五并不意外,仿佛早就料到。

  在这个朝不保夕的时代,性/欲是发泄情绪和压力成本最低,也是最直接简单的方式。

  那个高个的男人把矮个男人推到了一个大块的水泥断柱上,一把抬起对方的腿,压到肩膀,然后急切地继续亲吻。

  我靠!

  这熟悉的姿势

  叶云帆浑身一震,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

  他完全不敢去看这一刻十五的表情。

  叶云帆好想逃,疯狂想要逃走,最好马上消失离开,消失在这个世界。

  但是这时候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

  他们跟那两个男人距离太近了,稍微有异动就会被发现。

  于是最终,叶云帆只能跟十五躲在这里,被迫听墙角。

  很快,难以描述的声音就很清晰地传了出来。

  什么好深,用力,太大了,哥哥好棒。

  “.!!!”

  救命!

  叶云帆浑身起鸡皮疙瘩。

  他立刻捂住了十五的眼睛,但觉得还不够,又慌乱去捂住对方的耳朵。

  小孩子哪里听得这些!

  叶云帆真的太后悔刚才没有立刻听十五的话,马上换个地方。

  他压低声音,紧张叮嘱:

  “别听,别看。”

  “.”

  十五其实心中毫无波澜,再大尺度的他都见过。

  但少年想了想,还是伸手去抱住叶云帆的腰,把头埋进对方的外套里面,贴到男人的胸口上。

  砰砰砰,砰砰砰。

  十五听见了叶云帆急促疯狂的心跳声,对方呼吸急促,似乎很紧张,浑身都在发烫。

  他好像在害羞?

  少年无声翘起唇角,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嗯,确实害羞了。

  作者有话要说

  放饭放饭!啊啊啊啊来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