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爬上他的身体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攀爬上他的身体
字体:      护眼 关灯

攀爬上他的身体

  “队长!灯塔!!!”

  乔恩也看见了,他几乎立刻就忍不住哭了出来。

  砰!

  陈新月的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锤了一拳。她眼眶微热,颤声开口,

  “乔恩,开过去”

  “什么?!”

  可雨实在太大,乔恩能勉强看清灯塔的信号,却没听清队长说了什么,他泪眼婆娑地转过头去想再问清楚,却看见陈新月攥着匕首,一击将伸过来的异种手臂扎了个对穿。

  女人眼睛血红,厉声咆哮——

  “我他妈让你开过去!!!”

  乔恩被她骂得浑身一抖。

  陈队长平日里从来都冷静温和,与队里那些张口闭口骂娘的粗鲁男队员完全不一样,可现在突然的粗口把乔恩吓得脸色煞白,

  “是是!!!”

  乔恩当即一个急转,竟恰好险之又险地躲开了突然从海下突然扑来的异种。

  海上太黑了,乔恩没看清那东西具体长什么样,只看见了好几个头。

  ——好几个人头。

  “卧槽!”

  乔恩觉得自己真的要吓昏过去了,他真是恨不得自己能立刻昏过去,可飙升的肾上腺素让他又无比清醒。

  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水下的无数黑影紧随其后,前仆后继,穷追不舍,就像是嗅到了血腥味的食人鱼群。

  轰隆隆——

  马达发出了超负荷的痛苦呻/吟,有浓烟从船尾冒出来。

  这时候,已经变形的游艇几乎是在水面上飞了起来。

  时而漂移急转,时而左突右折,穿越重重拦截,刺激得宛如顶级赛车现场。

  “啊啊啊啊啊!”

  乔恩一边害怕得尖叫,一边又开得飞起。

  这时候就连身经百战的陈队长都站不稳了,她扑倒在王远身上,用两个人的体重,加上死死扣着船沿才没有被甩飞出去。

  仅仅只是几分钟,灯塔就近在眼前。

  “靠,这小子”

  女人扭头看着乔恩的背影,惊疑不定的眼神中逐渐渗出点点希望的光。

  她想这次要是能活下来,也许得去看看乔恩他爸的旧摩托到底长什么样子。

  “队队长”

  王远虚弱的声音在大雨中细若蚊蝇。可陈新月还是听见了,她立刻取出了男人口中的枪,趴过去仔细听他说什么。

  可王远对她说——

  “杀了我”

  “求你.杀了我”

  陈新月猛然直起身,她立刻扒开男人的上衣,发现无数紫红色的血管凸起,如同树根般从断臂处蔓生上了男人的脖子,里面像是有无数小虫子在蠕动。

  “王王远!坚持住!我命令你坚持住!”

  陈新月努力想让他保持清醒,拼命对他喊道,

  “支援.支援!我们有支援了!”

  即便只是一座小小的灯塔,里面也只有一两个哨兵,或许最后他们依旧会死,可现在陈新月并不想放弃。

  “来来不及.”

  王远浑浊的眼球凸起,痉挛着往上翻,整个眼眶里几乎只剩下充血的眼白。

  他每说一个字,就呕出大口的血。

  可男人死死抓着陈新月的手,依旧不断重复着,

  “它来了它来了.”

  哗啦啦——

  就在这时,汹涌的海域骤然涌起数米高的巨浪。浪头破开,一头巨大的怪物咆哮着从里面冲出。

  那声音就像是指甲刮在黑板上,让人想要发疯。

  就在这时,灯塔的探照灯刹那照射过来——

  这一刻,所有人都看清那怪物的模样。

  它比原野之前斩杀的两头更大,身形像是蜥蜴,长着有蹼的人类四肢,皮肉上遍布密密麻麻的黄绿色脓包。

  最畸形怪异的是它的头颅,或者说那已经不能叫做头颅,而是一张扁平的,长满密密麻麻尖牙的裂口。

  它愤怒地咆哮时,还能看见牙齿间挂着人类的残肢和半碎的头颅。

  “王种.王种!”

  拉里抱着探照灯,牙齿打颤。

  一般而言,异种的强大与否和体型挂钩。加上那怪物又从供给站来,就更让拉里确定了。

  探照灯刺目的光来的太突然,怪物的行动骤然一滞,也就是这一刹那的僵直,一道白光倏然闪过。

  原本朝着游艇拍下的蹼掌直接被齐腕斩断,重重坠.落,险之又险地擦着游艇砸入海水中。

  轰!

  可掀起的巨浪还是直接掀翻了游艇,里面的三人顿时全部落水。

  原野下意识摸了摸胸口,指腹不出意外地察觉到了温热的湿意。

  果然,前不久缝合好的伤口裂开了。

  可是少年冷峻的面容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游艇倾翻的位置。

  那里距离灯塔不过二十米。

  ——很安全。

  这代表他应该又救下了三个人。

  【原野,你的危险性和不可确定性太大了。】

  【你的刀不仅对准了异种,也指向了同胞。】

  【所以很遗憾,你并不适合做一名为守护人类而战的除秽官,也不适合再留在主城了。】

  少年闭了闭眼,将过往回忆深深埋葬。再次抬头,异色双瞳染上血光。

  下一秒,原野屈身蓄力,腾空而起,踩着那恐怖异种的断臂直冲而上,犹如一把所向披靡的屠刀。

  轰——

  雷鸣电闪,巨浪四起。

  恐怖的声响让沉迷干饭的小章鱼猛然惊醒,一抬头就看见了眼前不断浮现出来的面板。

  [温馨提示:摄入能量超出体力值限额,体力值上限+5。

  [体力值:

  [温馨提示:充足的体力有助于恢复健康,自愈速度加快,每分钟内生命值上升2。

  [生命值:

  叶云帆又惊又喜,他没想到体力值还可以提升上限,而且满体力值得情况下,恢复速度也会加快!

  ——那他得再吃点儿。

  然而就在这时,小章鱼忽然感觉到温度在升高,急剧升高。他愣神的几秒间就已经觉得发烫了。

  【烫!】

  【好烫好烫!】

  小触手们惊叫起来,纷纷蜷缩着藏在肚肚下面。

  而原本漆黑的环境也隐隐有了光。

  ——橘黄色的光。

  叶云帆脑筋急转,猛然醒悟。

  靠!

  有人在烧他的饭!!!

  等等,不对,是再不出去他自己就要被烧成饭了!!!

  小章鱼立刻连滚带爬,蹭蹭蹭跑了出去。

  这时候,拉里还在往那些尸块上扔火把。

  因为刚才原野说这些异种死后会有油脂渗出,很容易引燃。而引燃后也就成了灯塔的一道防线。

  冰冷的海水很好安抚了小触手们,它们又舒舒服服地舒展开了。

  叶云帆小心谨慎地开着隐匿技能,悄悄吸附在灯塔的外壁上。

  现在海里太不安全了,他打算藏到灯塔上面去。刚才出水的时候叶云帆已经试过了,他可以在岸上呼吸。

  然而刚一扭头,叶云帆就看见了不远处那三个熟悉的人。

  那位陈队长正背着断臂的男人往灯塔上爬,乔恩则是先上去伸手接应。

  他们每个人看起来都伤痕累累,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

  这时叶云帆听见了极为尖锐的嘶吼声,就像是无数双指甲在用力刮着黑板。

  小章鱼原本竖起的耳朵立刻紧紧贴在了脑袋上,他回头向声源望去,看见另一边却是正在进行一场大战。

  那个怪物般强大的少年被无数怪物团团包围了起来。

  深海并不是人类的主场,因而原野只能在异种或者异种的尸体上短暂借力。

  每一次攻击,每一次闪躲都像是和死神擦肩而过。

  原本洁净如雪的白色斗篷被撕坏了大半,胸口处的位置渗出了大片艳丽的红色。

  ——他受伤了。

  似乎还不轻。

  小章鱼的视力极好,他只是略略看了几秒,就发现少年的速度在下降,就连每次挥刀的力度都大不如前。

  照这样下去,那人被围死只是时间问题。就像鬣狗群围杀的年轻雄狮。

  或者即便侥幸不死,缺胳膊少腿也很有可能。

  想到这里,叶云帆回头看了眼那个断臂的男人。

  啧,这样下去不行。

  好歹对方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总不能眼睁睁就这样看着。

  叶云帆紧紧盯着战况,大脑极速运转。

  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一个突兀的小怪物。

  外形像是一个小小的肉球,上面长了很多眼睛,以及一张大嘴。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它体型很小,也就两个小章鱼那么大,可比起那些动辄媲美鲸鱼体型的怪物而言,就太小了。

  而且所有的怪物都在攻击原野的时候,只有那个小怪物悄悄深潜在海下,冷眼旁观。

  就在叶云帆发现那只小怪物的刹那,触手们齐齐激动了起来。

  【吃!】

  【吃了她!】

  【吃了她!】

  这份情绪比刚才饥饿时强烈数倍,本能的欲.望甚至让叶云帆的身体开始微微发颤。

  明明还是人类的理智,可叶云帆偏偏觉得那个长相怪异恐怖的小怪物应该会很美味。

  比刚才吃的大怪物好吃一千倍。

  但很快,叶云帆就强行冷静了下来。

  如果按照好吃程度来推测异种的实力,或者珍稀程度的话

  叶云帆忽然有了一个猜测。

  他很快挪开视线,只用微末的余光确认那只小怪物的位置,免得目光太灼热被对方发现。

  只是叶云帆也并不傲慢地认为自己一个攻击力只有7的章鱼崽能够杀了那只小怪物。

  即便对方也不是擅长战斗的一类,只要叶云帆稍微靠近,他就会被那群大怪物先吃掉。

  所以,他只能曲线救国。

  叶云帆迅速在心底计算着计划的可行性,如果他的猜测没问题的话,那么也许有三成把握。

  三成把握也很多了。

  毕竟之前他逃跑的时候,可是连一成活下来的把握都没有。

  好在那时候,有人把它变成了十成。

  叶云帆又望了一眼战场中心。

  很快,他确认了计划,立刻找了一坨小一点的尸块,然后钻进去,留四条触手在外面狗刨,朝着战场中心慢慢靠近。

  刺啦——

  尖锐的指甲在少年的左臂上拉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原野反手将其斩断,迅速拉开距离。

  他根本来不及将被污染的血肉剜掉,只能迅速换了只手握刀,险之又险挡住另外两头异种的攻击。

  砰!

  巨大的力量让原野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他在空中翻身卸掉部分力量,却没办法控制落点。

  噗通!

  少年重重砸入水中。

  干净而腥甜的血味迅速在海水中扩散开来。

  遭了!

  原野立刻捂住口鼻,生生忍下了一声咳,否则海水就会立刻灌进他的肺里。

  艳红的血从指缝中渗出来,在海水中晕染成一团好看的花。

  少年没有过多停留,他立刻朝水面游去,不然再过半分钟,他就会成为一块被丢到鲨鱼群里面的美味血肉。

  就在这时,原野忽然察觉到有什么东西圈住了自己的脚踝。

  他猛然一惊,下意识想要挥刀,可那东西蹿得飞快,从脚踝缠上小腿,然后迅速爬到大腿,勾着衬衫外面的背带窜上后腰。

  现在是夏季,衣衫都很单薄。

  因此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衣,原野能够很清楚地感知到那个未知的小小生物。

  活的,和人类的肢体极为相似,却更加柔软。

  此时此刻,对方就像是带着某种近乎于亵/玩意味地抚摸攀爬着他的身体。

  少年素来冷峻的面容上总算出现了一丝慌乱,他的肌肉不自觉开始颤抖,心脏狂跳,整个人仿佛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战斗力。

  就在这时,小章鱼终于爬上了原野的肩头,他伸出一只小触手在少年眼前晃了晃。

  后者头没动,只有那双异色的眼瞳转过来沉默地盯着他。

  叶云帆见对方没有立刻要砍自己的意思,总算放心了不少。

  他没有选择直接出现在原野面前而是这样爬上来,就是为了确认对方不会一个照面取了自己的项上鱼头。

  虽然是要报恩,但总得有报恩的机会,不然一个照面就被救命恩人砍死那还怎么搞?

  确认了自己鱼头安全之后,小章鱼从原野的肩头跳下来,游到他面前,然后指了指小怪物的方向。

  接着,他用触手在自己脖子间(如果他有脖子的话)恶狠狠比划了几下。

  最后,小章鱼指了指原野的脑子,用小触手打出一个问号。

  连起来就是——

  那家伙滴,砍掉砍掉!

  你滴,明白?

  作者有话要说

  小章鱼:请叫我(触)手语大师谢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