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员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管理员
字体:      护眼 关灯

管理员

  [体力值

  [体力值:

  [温馨提示:体力值过低,拟态技能自动解除,建议尽快补充体力值。

  [生命值:

  [温馨提示:生命值过低,建议尽快补充生命值。

  一圈淡淡的浅粉光晕中,男孩的身形飞速变小。衣服干瘪下去,最后只有领口处冒出一团小小的粉色。

  哗——

  海风拂过,花粉飘散。

  一股温暖的力量涌入身体,下一秒,乳白色的提示面板就亮了起来。

  [体力值

  [生命值

  小章鱼眼皮轻颤,缓缓从昏迷中苏醒。

  “.叶云帆!”

  原野立刻伸手抱住他,小心翼翼捧在手心。

  他看了一眼空间裂缝,之前叶云帆说过这个技能的存在时间只会持续两分钟,所以不过短短说了几句话,现在裂缝已经隐隐有闭合的趋势了。

  原野又回头看了看大祭司,迟疑片刻,还是带着双肩包里的小孩和叶云帆转身走向空间裂缝。

  这时候小章鱼终于虚弱睁眼,目光最先落到原野身上,确认对方的安全后,忽然若有所感扭头,看见了不远处那道熟悉的素白背影。

  那人长发翩飞,正离他们逐渐远去。

  大祭司?

  对了。

  叶云帆忽地想起来刚才感受到的那股庞大而温暖的力量。

  ——刚才是大祭司救了他。

  那种绝境的情况下,似乎也只有那个人拥有这样的能力。

  大祭司

  叶云帆怔怔望着那人。

  其实他一直知道大祭司很强,但他只当对方是某个异常厉害的天赋者或者玩家。

  但刚才对方随手破除了两个S级技能之后,他忽然觉得对方似乎跟玩家,跟天赋者不在一个层级。

  或许是叶云帆探究的目光太过强烈。在裂缝关闭的最后一瞬,那道素白的身影忽然回了头。

  双方的目光在半空相接。

  他再次看见了大祭司身后那股熟悉而庞大的生命力,就像是一轮炽烈的金日。

  可那轮金日被黑夜的幕布包裹着,照不透半分。

  嗡

  叶云帆不知为何忽然心脏疯跳,竟是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心悸感。

  这一刻大祭司什么也没说,只是抬手,指骨自然垂落,无声往外挥了两下。

  这个动作的意思很容易懂。

  他在说——

  走吧,回去。

  下一秒,叶云帆眼前的画面一黑,海风骤然止息。

  倏。

  裂缝关闭。

  等到几秒后视野再度恢复的时候,他就看见了熟悉的房屋。

  一切的危险全部远去。

  空气静谧而安宁。

  这里是原野的小别墅,之前离开的时候叶云帆将主城的定位重新改到了这里。

  哗啦——

  原野软倒在地上,已经站不稳了。

  同时双肩包也落地,拉链刚一拉开,四个小孩的身体就瞬间膨大,变回到原来的样子。

  他们晕晕乎乎地倒在地上,半天没起来。

  毕竟在刚才那一番激烈的战斗中,他们一直被当做物品甩来甩去,没晕倒吐出来已经算是努力控制了。

  “原野先生!”

  赵凡急切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赵凡?”

  原野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愕然的神色。

  “你怎么在这?”

  赵凡一边让人赶紧来把这四个晕过去的小孩送医院,一边跟原野解释。

  自从前段时间他跟王女一起消失之后,赵凡就一直让人密切关注着这栋屋子。

  半个小时前,房间里忽然传出小孩子的哭闹声。

  留守查看的情报人员进来一看,发现了满屋子的小孩。于是立刻上报,同时联系了人把所有小孩送去了医院,并联系了乐园的人来接。

  赵凡收到消息后也迅速赶了过来,刚巧一来就看见了突然出现在屋子里重伤的原野,以及晕在旁边的四个小孩。

  “噢,这样啊。”

  原野缓了口气,心下稍松,他看了看手里的小水母,后者已经从昏迷中苏醒了,只是看起来有点蔫蔫的,似乎很虚弱。

  但是赵凡解释完一通,自己脑子里倒是一个接一个的疑问却冒了出来。

  “原野先生,你这是.”

  “空间传送。”

  原野粗略地解释了一下,

  “我们找到了自由联盟的据点,这些小孩就是从那里救出来的,后来”

  他说到这顿了顿,才补充完后续,

  “后来是大祭司救了我们。”

  “?!!”

  赵凡愕然,立刻追问,

  “那你们回来了,大祭司呢?”

  “.”

  原野张了张口,忽地哑然。

  ·

  与此同时,自由联邦岛屿据点。

  一场大战即将拉开序幕。

  整座岛屿上约有二十多万人,但其中只有数百人是玩家,上千名异变者,八.九万的军队,剩下的大部分是平民。

  但神殿建造在偏僻的西北角,周围的防御建筑不算特别多,虽然有几个驻军点,但主要兵力也没有在这边。

  不是对神殿的重视不够,而是不需要。因为绝大部分的玩家都聚集在这里。

  平时也会有一位主管,数位执事驻守。

  主管拥有着S级的技能,执事要么拥有两个B级或C级技能,要么拥有一个A.级技能。

  毫不夸张地说,神殿的守备力量非常雄厚。单用玩家和天赋者的超自然力量进行对比,它完全可以和主城持平,甚至是超过。

  当然,这是排除掉大祭司之后的对比结果。

  所以如果加上大祭司之后,那么双方的实力对比就会出现一个夸张的绝对差值。

  也就出现了现在这种看起来离谱又诡异的画面。

  一个人,包围了数百个玩家。

  苏盼默默退后,同时有个女孩迅速靠近她。两人双手相握。

  下一秒,苏盼的眼前亮起提示面板。

  [生命值

  [B级技能-生命锁链。

  这个技能能将自己一半的生命值分给目标对象。

  贺殊站直了身体,身上的懒散气息尽数褪去,脸上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他早就听说过这位大祭司——

  三年前,自由联邦联合反叛党刺杀女王失败,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注意到这个平平无奇每天都蹲在田里种菜的男人。

  其实当时他们考虑到了原野失控很可能杀不了女王的情况,所以还派出两位拥有A.级瞬杀性技能的执事,海德和诺斯两位主管当时也都在场,负责总控。

  但如此万全的计划还是失败了。

  表面上看,当时只是错失了一次刺杀女王的机会。但实际上自由联盟的损失远远超出预计。

  两位拥有瞬杀性A.级攻击技能的执事被大祭司瞬杀,诺斯重伤,被海德用空间传送带着逃走。

  反叛党在主城的中坚力量一次性死了大半。而自由联邦和反叛党的联盟也就此决裂。

  否则这次熔北基地谋反,女王不会那么干脆利落地直接派兵平叛,她也不会能够那么放心的离开主城。

  是因为三年前的那场生日宴,大祭司搅乱了刺杀计划,拔除了主城大部分的反叛党头目。

  那个男人太低调了,要么在城外带着平民种水稻,种菜,要么就住在农科院研究种子。总之除了戴个面具弄得神神秘秘外,这个人哪里都平平无奇。

  但三年前自由联邦计划失败惨遭打脸之后,他们就派出了大量暗探秘密调查过这个大祭司,也曾经精心组织过几次刺杀。

  然而无一例外,全部失败。

  如果主城跟自由联邦两个阵营有实力排行的话,那么大祭司毫无疑问是主城派的战力第一。

  而贺殊不过是第三。

  第二是苏盼,因为她的能力也很克制贺殊。还有一个替身人偶的保命技。

  就在这时,苏盼率先反应过来,下达命令——

  “贾上恒,组织军队先进行热武器攻击!其他人散开。”

  她自然也看过这位主城大祭司的资料,所以不敢贸然前去迎战,打算先用军队摸摸底。

  “启动应急预案,全岛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是!”

  命令传达不过几秒,岸边的十几台炮台就立刻启动,调转炮口,对准了巨木之上的那道素白人影。

  轰轰轰——

  巨响震动了海岸,在漆黑的上空划出一线滚烫的痕迹。

  大祭司脚步微顿,随意抬眸瞥去一眼。

  下一秒,无数条电线杆般粗壮的藤蔓从巨木中迅速伸出,化作龙蛇一样的长鞭,将大部分的炮弹打飞出去。

  炮弹入海,炸起数丈雪白高浪。

  有的没有被打飞,却也被藤蔓拦截。空气中浓重的硝烟味裹挟着清新的植物汁液气息。被炸毁的藤蔓吸收掉残骸,迅速摇曳着长出了新的躯体。

  而此时,爆炸的巨响仿佛是战争的号角。

  第一轮火炮还没结束,密集的子弹便紧随其后。

  砰砰砰,砰砰砰砰!!!

  各处的高塔,隐秘的山峰之上,数不清的狙击手迅速就位,瞄准镜中出现了同一个目标。

  无数颗足以打爆人头的大口径狙击弹眨眼逼近。

  大祭司大袖一挥。

  两株巨木在面前竖起合拢,组成两层防御屏障

  绝大部分子弹被拦截在第一道屏障前,狙击枪子弹打穿了第一层,嵌入第二层防御表面。

  咔咔咔——

  下一秒,海岸线接连破开。

  无数植物破土而出,它们顶破了炮塔,钻透炮口,在冰冷可怕的杀人武器上面肆意生长,抽芽生叶,开出大朵大朵的花。

  哗——

  狂狷的气流海风呼啸,无数花粉如同萤火般随风入侵岛岸。

  密密麻麻,如同一场盛大的光雨。

  也就是这一瞬间,岛上的植物授粉后,迅速进化,膨大,竟是开始对周围的人发动了攻击。

  “花吃人了!”

  “吃人了!!!”

  有士兵惊恐大叫,整个脚踝被长出大嘴的花朵吞噬。

  有人吸入花粉,浑身遍起红点,呼吸困难。

  还有狙击手的眼睛被突然破土而出的植物尖芽刺破眼球。

  此时大部分玩家已经撤离了海岸附近,并迅速远离了周围有植物的地方。

  有玩家迅速支起屏障,隔离飘散的花粉。

  有人操控气流,改变了花粉的飘向。

  巨大的火球从高空落下,烧燃了海岸周边的树林。

  苏盼紧拉着贺殊一起,毕竟他们俩的能力最强,待在一起发挥的战力也最大。

  “那家伙到底怎么回事?!”

  她眼神骇然,语气中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那简直.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技能。”

  就像是无数关于植物技能的结合体。

  而且太夸张了,一轮声势浩大的热武器攻击竟然全部无效。

  “不清楚。”

  贺殊眉头紧锁,

  “我们俩联手,再加上几个执事跟他打可能也够呛。”

  所以这家伙到底是哪里钻出来的???

  贺殊一直想不通。

  他们玩家的技能都是主神赐予,天赋者的力量似乎是天生的,但这些超自然能力也有个上限,比如原野那个就是战力值最强的上限了。

  主城还有几位实力超强的天赋者,但也都不会高过S级的技能范畴。

  而且他们的体质都比不上异变者,同时使用技能还会受到体力限制。

  哪里像这个大祭司,简直就像是游戏里开挂一样的。这么大范围的超强技能,放在别人身上像是开挂,但看他的样子就好像只是普通平A。

  [命令:所有玩家立刻阻止侵略者进入岛屿。

  [命令:所有玩家立刻阻止侵略者进入岛屿。

  [命令:所有玩家立刻阻止侵略者进入岛屿。

  黄色的弹窗再次出现在所有玩家的眼前。

  “我去!”

  贺殊没忍住骂娘,

  “这怎么挡?”

  之前大祭司救走叶云帆的时候,生长的枝叶随随便便就破开了他控制的金属禁锢。

  那一刻贺殊就知道,自己绝不是那个人的对手。

  而且刚刚大祭司一个人随手挡了一轮热武器攻击。

  这能阻止上岛???

  “拖住他。”

  苏盼咬了咬牙,她深深看了贺殊一眼,

  “管理员应该就要回来了。”

  “.”

  贺殊扶了扶额头,只觉得棘手又头疼,

  “好吧。”

  贺殊被投放到这个世界十年了,也摆烂了十年。但苏盼不一样,她比贺殊来得更早。

  不同于海德那种时时刻刻都想着谄媚冲业绩的卷王同事,苏盼就像是公司里能力出众但低调内敛的老前辈,元老级人物。人脉多人缘好,说话分量也重。

  所以现在管理员不在,虽然贺殊跟苏盼平级,但后者自然是最高指挥官。

  就在这时,大祭司越过海岸,越过迅速有序组织起来的玩家,看向高处的神殿所在地。

  就像是叶云帆能看见他背后旺盛磅礴如金日的生命力,而这一刻,大祭司在那里看见了一片极致的黑暗。

  就像是一个能够吞噬万物的恐怖黑洞。

  混沌,扭曲,不可名状。

  大祭司忽然一步跨出,身形闪现,便是百米之外。

  再一步,他迈出的脚便踩在了松软的沙滩上。

  砰!!!

  那是由于巨大的速度而发出的音爆炸响。

  下一秒,一个几乎和成年男人头颅等大的拳头就逼近了大祭司的面具。

  这是一个超强的异变者。

  男人气血雄厚,肌肉虬结,足足有三米高。

  如此恐怖的力度和速度,足以将人的头颅生生打爆。但预想血腥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异变者的拳头穿过了大祭司的面具,就像是穿透了空气。

  ——那只是视觉残影。

  男人狰狞的表情忽地冻结,动作骤止。

  啪!

  拳风摩擦空气,发出爆响。也掩盖了一些其他细微的声音。

  异变者愣在原地,脖颈出现一丝红线。

  接着,一颗血珠缓缓冒了出来。

  然后是第二颗,第三颗。

  密密麻麻,连成一体,汇聚成血液飞速流淌。他的表情从愕然逐渐变得惊恐,双手颤抖着,去摸自己的脖子。

  就在这时,血肉缓慢滑动的声音慢慢响起。

  哗啦——

  头身分离,头颅滑下。

  扑通。

  一具无头尸体双膝跪倒,巨大的头颅落地。

  “勇气可嘉。”

  大祭司出现在男人身后,语气淡淡。

  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漆黑的木刀,形制类似于唐刀,和原野用的那把外形很像,颜色更是与原野的刀鞘一致。

  大祭司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木刀,上面的血液正在被飞快地吸收,漆黑的颜色飞速恢复如初。

  就在这时,四周迷雾四起。

  [C级技能-浓雾迷宫

  大祭司抬头,只见白雾忽地烧红沸腾,一颗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四周的温度眨眼间就飙升到了数百摄氏度,这个温度足以让钢铁融化。

  [B级技能-高温烈焰

  巨大的火球如同陨石般砸下,方圆百米的地方顿时陷入一片可怕的火海之中。

  火焰蔓延出了迷雾的区域,被海风一吹,疯狂向四周扩散。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过来,他们以为会再次看见巨木破出,至少那人要么召唤巨木抵御,要么就逃走。

  这样恐怖的高温,就算能够抵挡,也该受些伤的。

  至少衣服该烧焦一点吧?

  但就在这时,控制迷雾的玩家忽然脸色一变。

  “不不见了!”

  作为技能释放者,他能够感受到迷雾中的人。但是现在,他感知不到大祭司的存在。

  他迅速撤去迷雾,发现大祭司刚才所站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坑。

  下面是无数蠕动的植物根系。

  砰。

  同一时刻,又一颗人头落地。

  随着这一声响。

  火势瞬间一滞,像是失去了燃烧的燃料,高温骤止,烈焰湮灭。

  “苏主管!山本执事死了!”

  苏盼身边的男人语气惊恐。

  他没有眼白,眼眶里全是黑色。这是技能特殊视觉,所以刚才能够远距离围观整个战斗过程。也负责向苏盼实时汇报。

  “慌什么!”

  苏盼面色凝重,她后面的话还没说完,男人就忽然发出一声惨叫。

  他灰色的视野中忽然出现了一张笑脸面具,接着,视觉就被剥夺。

  “啊!!!”

  “我的.我的眼睛!!!”

  他捂住双眼,鲜血争先恐后地从指缝中溢了出来。

  “该死!”

  苏盼没再管他,迅速转移。

  很明显。

  ——她的位置被大祭司找到了。

  这个认知在她的心中掀起来可怕的惊涛骇浪,因为这代表着对方很可能有精神系的高级技能或者是天赋能力。

  多能力者???

  这可是个重大发现。

  至少说明大祭司拥有的不仅仅只是控制植物这一个能力,对方还拥有着精神系一类的能力。

  “贺殊!!!”

  苏盼第一时间召唤贺殊,然后语速极快地点了几个高等级技能的执事,迅速组成一个攻防兼备的小队。

  “来了来了。”

  贺殊叹了口气。

  身上的金属配饰带着他的身体浮起,然后迅速朝着苏盼的位置移动。

  但这时候,苏盼的脚踝一紧。

  她立刻想要用斥力挣脱,但下一秒,那藤蔓就飞速扎进了她肉里。

  唰——!

  藤蔓瞬间往下一拉,苏盼整个人就朝地上栽了下去。

  砰!

  身体四周的斥力让她没有砸到地面上,而是悬浮在半空。她飞速抽出一把枪砰砰两下打断藤蔓。

  而就在这一瞬间,黑色的木刀已经逼近脖间。

  嗡!

  强大的斥力阻止了刀刃前进。

  漆黑的锋刃细微颤动,恰好停留在脖颈旁两公分处。

  苏盼抬头,对上了那张阴暗的笑脸面具,背后一阵冷汗。她眼神一凌,忽地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刀刃震开。

  远处,数名玩家也借此锁定了那道素白的身影。

  这些人都是从总部赶来的精锐。

  [A.级技能-诅咒

  [B级技能-弱化

  [B级技能-思维凝固

  [B级技能-五感剥夺

  [C级技能-肉/体禁锢

  数道负面buff叠加,大祭司身形出现了短暂的滞留,似乎受到了某种阴暗力量的侵蚀。

  砰!

  重力场瞬间展开。

  这一秒,空气都都扭曲了,就仿佛有一座千吨大山从头压下,大祭司的肩膀不受控制微微抖动,所站的地面轰隆隆塌陷下去。

  浓烟四起,尘土飞扬。

  贺殊同时抵达,他伸手一捞,将苏盼拉出大祭司的攻击范围。

  下一秒,他猛地覆手往下一压。

  天空黑点密布,万箭齐发。

  无数成年男人手臂粗壮的钢筋箭矢犹如暴雨,从高空刺下。

  唰唰唰!!!

  空气宛如幕布般被刺破,发出无数呼啸的尖鸣声。

  “萨伦——!”

  苏盼的声音异常凌厉。

  下一秒,天地一白。

  数位玩家同时条件反射地挡了一下眼睛。万钧雷电紧随其后,如同倒灌的银河,从天落下。

  [A.级技能-雷霆万钧。

  萨伦扶着骨骼破碎的左肩,脸色惨白到了极点。

  他的肩膀被原野打碎了,如果当时不是苏盼及时将他救下,那么他就死了。

  所以这一击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力量,整个人摇摇欲坠,站都站不稳。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一处焦黑坍塌的中心。

  那里差不多近乎篮球场大小的地面已经塌陷下去了数米,他们又隔得太远自然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但这么多高等级技能的叠加,总应该重创了那个人吧?

  ——所有玩家的脑海中冒出了同一个想法。

  只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不曾想过这样多种高等级技能的叠加也许能杀了对方。

  “现在站在这里的人,就是你们组织头部最精锐的战斗力了吗?”

  男人温和的声线从背后传来,语气平静而淡漠,仿佛随口的询问,却让所有玩家感到了一种森森的寒意。

  贺殊第一个反应过来,在大祭司开口的瞬间,他就拉着苏盼极速退后。

  但剩下的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他们瞬间被脚下钻出的藤蔓缠绕锁住,那些看似柔嫩的枝叶迅速钻入皮肤,扎入血肉。

  下一秒,他们的皮肤就飞速干瘪,脸颊凹陷,衣袖变得空空荡荡。

  [生命值

  [生命值

  [生命值

  [生命值

  短短半分钟的时间,所有玩家就被抽干了所有的生命力,变成一具干尸,倒在地上,碎裂成块。

  “该死,这他妈的要怎么打?!!”

  贺殊带着苏盼升空远离地面,他下意识想要抓头发,但是他已经剃了寸头,揪都揪不起来。

  苏盼的脸色也很难看。

  但现在岛上最强的战斗力就她跟贺殊,刚才这一番交手后,很明显他们俩根本不是对手。

  贺殊知道大祭司强,但没想过对方能强得这么离谱!

  这家伙简直就像个六边形战士,攻防满点,看似只有一个技能,但好像比叶云帆那一百个技能还要花里胡哨。

  但这时候,贺殊发现大祭司并没有继续追他们。

  那人只是随意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转身朝神殿的方向而去。就好像刚才激烈的战斗只是对方随手清理了一下路上的挡道石。

  贺殊顿时松了口气。

  完全没有因为对方的无视而感到屈辱,而是觉得——

  太好了终于逃过一劫!!!

  但就在这时,他眼前忽然弹出无数血红的提示面板。

  [强制命令:阻止侵略者进入神殿。

  [强制命令:阻止侵略者进入神殿。

  [强制命令:阻止侵略者进入神殿。

  “卧槽!!!”

  贺殊身形一滞。

  整个人瞬间朝下坠去。

  苏盼显然已经对此早就预料,她很冷静。迅速调整好自己的位置,没有落地,而是悬浮半空。

  女人迅速锁定那道素白的身影,覆手往下一压。

  轰隆!

  地表裂开。

  下一秒,强烈的吸力让大祭司的脚步顿停,旁边的重达数吨的汽车残骸嗡嗡震颤,竟是像一具轻飘飘的玩具般被吸走。

  大祭司回头,目光定格在苏盼身上。

  女人的瞳孔骤然放大,里面倒映出近在咫尺的黑色刀刃。

  嗡——!

  刀刃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排斥。

  就像是磁铁的同级,无论如何也无法靠拢。

  “你是谁?”

  苏盼紧紧盯着男人脸上的面具。

  “你不可能是这个世界的天赋者。”

  这个世界自然孕育的天赋者绝不可能如此强大。

  而且因为大祭司的出现给主城带来了太多的关于现代社会才会有的东西。

  苏盼一开始就被告知这是一个游戏异世界,他们是玩家。

  所以现在自然而然地,她就猜测对方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会不会因为大祭司是类似于管理员的存在。

  或者是开了外挂的家伙?

  又或者是某个不知名bug?

  她很清楚自己并不是对方的对手,但是现在只能拖延时间。

  再加上,苏盼是真的很好奇。

  大祭司立在一株藤蔓的末梢上,定定看了她几秒,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

  “你在等谁?”

  他很敏锐地察觉到了她在拖延时间。

  苏盼无声吞咽,回答道:

  “.管理员,我在等管理员。”

  “管理员?”

  大祭司温和的嗓音里忽然流露出一丝嘲讽,他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也没有询问管理员的信息,而是将话题转移到苏盼身上,

  “你被投放到这个世界,多久了?”

  “.十三年。”

  这不算是什么机密,更何况,苏盼的主要目的是拖延时间等管理员来。

  所以她很好脾气地有问必答。

  “十三年?”

  大祭司低声重复了一遍,接着,他忽然收回了木刀。

  “那你的管理员有没有告诉过你,玩家的寿命并不长久,最多只有十六年。因为你们活在不属于自己的身体中,灵魂每时每刻都在损耗。”

  “技能使用越多,灵魂损耗就越多,主神对你们灵魂的掌控力也就越强。而等到损耗的灵魂不足以承受技能庞大的力量之后,就会死去。然后,你们的技能会被新的玩家继承。”

  大祭司回头看了一眼神殿的位置,语气淡淡,

  “玩家的存在对祂而言,不过是一次性使用的工具。”

  “.”

  苏盼的瞳孔猛地放大,流露出明显愕然的表情。

  就连后面的贺殊也愣住了。

  他们都被告知这里是一个游戏世界,他们是玩家,也是攻略者。

  主线任务就是推翻女王的统治,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者,迎接主神降临。

  然后,要么留在这里成为地位崇高的神之使者,要么带着特殊能力回到现代社会,并得到一大笔丰厚的任务奖金。

  可从来没有人说过,他们的灵魂会伴随技能使用,甚至仅仅是活在这个世界就会出现损耗。

  最多十六年后就会灰飞烟灭。

  “不不,这不可能。”

  苏盼表情还算冷静,可尾音却忍不住有些发抖。

  “那叶云帆呢?!”

  贺殊则不同,他迅速发出了质疑。

  “他为什么可以存在这么久?是因为他.”

  “摆脱祂的方式只有一个。”

  大祭司打断了贺殊的话,可此时那把漆黑的木刀竟是已经穿透了苏盼的心口。替身人偶的技能一天只能用两次,所以这次没法再使用了。

  [生命值

  [生命值:

  [提示:玩家苏盼已死亡,技能回收。

  大祭司越过苏盼恐惧的脸,看向后面的贺殊,缓缓吐出两个字。

  “——死亡。”

  “.”

  这一刻,贺殊察觉到了杀意。

  纯粹的杀意,不带任何恨意或是愤怒。

  那个人只是单纯地,想杀了他。

  逃!

  逃逃逃逃逃!!!

  强烈的求生欲替代理智,在这一刻掌控了贺殊的身体。

  他毫不犹豫,控制着身体疯狂升空,就像一支穿云箭。

  而就在贺殊动作的瞬间,无数藤蔓破土而出,生长的速度甚至比他腾空的速度还要快。

  短短十几秒的时间,贺殊就被追上了。

  那些藤蔓缠住了他的脚,无数金属饰品化作利刃,飞速割断。

  但他可操控的金属有限,那些藤蔓却像是无限再生的癌细胞似的,疯狂而野蛮地生长。

  “啊——!”

  藤蔓的尖芽刺破皮肤。

  死亡的阴影就像是潮水一样淹没头顶。

  “看来我回来得有点晚啊。”

  就在这时,一道年轻的男声从高空传来,

  “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哗——

  疯狂生长的藤蔓骤然停滞。

  它们翠绿的表面忽然出现了无数黑紫的斑点,就像是染了什么奇怪的病害,飞速枯萎,腐烂。

  数十米高的藤蔓短短几秒间蔫软下去,化作一滩散发着恶臭的污泥。

  大祭司抬头,看见了一个穿着黑色长风衣的年轻男人。二十六七岁的模样,五官秀气,眉眼狭长,有点像是狐狸的眼睛,看起来意外地年轻。

  贺殊此时心有余悸,一回头,愕然片刻,下意识开口:

  “管理员?”

  对方随意“嗯”了一声,他没在意死去的苏盼,而是立刻回头问贺殊——

  “叶云帆呢?”

  “被人救走了。”

  “.”

  管理员眉头紧皱,似乎心情忽然就不愉快了。他回头,将目光落在了大祭司身上。

  双方的目光在半空中碰撞。

  管理员认真打量了大祭司片刻,摇摇头,似是有些失望。

  “三年前第一次听说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叶云帆。但现在看来,是我猜错了。”

  说到这,他好像忽然有所明悟,

  “所以那个叫原野的,就是当年司家的家奴吧,他的品味真是一如既往的差。”

  “.”

  大祭司没有立刻回答。

  他定定看了这位看似年轻的管理员许久,才忽然开口,

  “岳子煦,你自己的灵魂缝补过太多次,已经濒临消亡了。”

  “.”

  这句听起来轻飘飘的话,却好似雷霆般在耳边炸响。年轻的男人静默片刻,忽地咧嘴笑了起来。

  “啊因为我被主神选中了。我会成为神明降临世间的唯一化身。”

  管理员的语气很幸福。但这时候,他的话锋一转,有些遗憾,

  “只可惜,我还差一点点。”

  他忽然看向大祭司身后,似乎感受到了那磅礴而汹涌的生命力。

  “不过吃掉你,应该就差不多了。”

  话音落下,男人脚下的地面忽地变黑,就像是石油倾漏,将大地侵染。

  黑色的内部隐隐透露出暗红色。就像是被污染过后的血肉。被那些物质触碰到的瞬间,无数植物便瞬间死去。

  如果这时候有人带了污染指数检测仪,那么也许会看见飞速飙升的血红数字。

  整座岛屿开始震颤,摇晃。

  大地仿佛死去,又仿佛活了过来。

  地面波浪般鼓动着,仿佛下面脉搏在跳动。

  轰隆隆!!!

  包裹着神殿的外壳土石坍塌碎裂,露出了暗红色的血肉。那些血肉缓慢蠕动着,就像是剥了皮的肌肉。

  “啊!”

  “啊啊啊啊!”

  远处,有人发出了惨叫。

  他的身体扭曲,后背鼓动,整个人竟是在短短几秒异化成为了异种

  这种情况,出现在了岛屿上各个角落。

  无数对污染抵抗力低的普通人惨叫着,看见亲人朋友,看见镜中的自己变成了异种。

  “异度位面.异度位面开启了吗?!”

  “检测仪检测仪全爆了!!!”

  有人崩溃大叫着。

  他们或疯狂地朝自由联邦的总部奔跑,或是面向神殿的方向哭泣乞求。

  “使者!使者大人!!!”

  这些人从未去过小岛之外的地方,他们对外面的世界完全没有概念。

  只知道岛上有神,神的使者叫做玩家。

  而外面有邪恶的女王,那是他们必须推翻的邪恶存在。

  所以遇到危险的第一时间,岛上普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乞求神明的庇护。

  “异度位面出现了!‘门’开了!”

  “神明大人!使者大人!”

  “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可同一时刻,就连很多低等的玩家也迅速被污染成异种。

  “不不!”

  “怎么会这样?!”

  “岛上怎么会出现这么严重的污染?!!”

  “啊啊啊啊.”

  惊慌崩溃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与此同时,大祭司飞速后退,撤到了海面上。

  他看着整座岛屿剧烈震动,大片树林腐烂变作一滩污泥,无数人哭嚎奔逃,在绝望中异化成怪物。

  “.”

  事情的发展比他预料的还要糟糕。

  大祭司抬头,看见了立于半空的管理员,而他身后的天空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门”。

  那都是开启的异度位面,而此刻整个岛屿的污染物质已经突破了人类能够检测的最高阈值。

  他们彼此对峙。

  一人站在岛屿之上,血肉成山

  一人立于汪洋之中,树影森森。

  整个世界仿佛在此刻被分割,成为泾渭分明的两半。

  管理员注视着大祭司的面具,开口笑道:

  “不过在吃掉你之前,我倒是对你的脸很好奇。”

  “是么?”

  大祭司温和的嗓音第一次变得冰冷,

  “可惜,你看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来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