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帆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叶云帆
字体:      护眼 关灯

叶云帆

  “唔”

  这一刻叶云帆没有时间再去细想暴君的事情,因为他正被原野抵在墙上强吻。

  首席大人姿势带着一种极强的进攻性和侵略性,他刚才用长刀将叶云帆逼至床头和墙壁间的夹角,身体前倾,单膝跪地,左膝抵在叶云帆双腿之间的地面。

  即便这时候将刀随手丢了,姿势也没太变,反而压得更近,更是用力。

  他一手捧着男人的下颚,一手握着他的侧颈,用力将男人禁锢,如此强行截断了对方想要偏头闪躲的一切可能。

  原野并不是完全烧糊涂了,毕竟这点伤对他而言确实不算什么。他只是一直一直在想叶云帆,在想他对自己礼貌又有点疏离的态度,在想他对自己血液的渴望。

  还有这个人和暴君可能曾经存在过的亲密关系。

  他越想越觉得生气,越想就越觉得嫉妒,不甘心,难过又恼恨。

  所有的情绪堆积在一起,就像是角落里的干柴越堆越高,然后被高烧这一颗火星完全点燃。

  一燃,就是熊熊烈火。

  嫉妒的火焰比高热更滚烫,更能让人失去理智,让人发疯,从而做出一些非常出格的事情——

  比如用刀把人逼至墙角,然后强行去亲吻叶云帆。

  原野早就想亲吻这个人了。

  在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想。

  这个人的嘴唇长成那样,一看就很好亲,一看就是要被亲吻的。

  只是之前原野都是被动接受的一方,因为他克制自己,保持理智,也要维持表面的矜持。

  大概算是看似被强迫但是乐在其中的一方。

  但仅仅是那样不够,所以在这一刻血液上头的时候,原野成为了主动方和进攻方。他舔吻着叶云帆的唇,用力吮着那点饱满柔软的唇珠。叶云帆现在依旧属于非人类范畴,所以体温比正常人偏低,而对比起原野这个正在高烧发烫的人,就更低了。

  这份冰凉让原野感到了莫大的舒适感,让他更想要去亲这个人,靠得更近一些,最好每一处皮肤都贴在一起。

  真软。

  这个人的嘴唇果然和他想的一样好亲。

  这一刻,原野的感受就好像巨龙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宝珠,欢天喜地地抱在怀里,还要舔上千百次,以确保那上面只留存自己的气息,打上自己的烙印。

  “唔,原原野”

  叶云帆还想着他胸肺处的伤,还有此刻的高热。

  于是下意识伸手扶着原野的腰,另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让两人不要靠得太紧,以此才能避开原野受伤的地方。

  但这个动作在首席大人看来更像是拒绝。

  所以立刻感到恼怒,难过,不过更多的还是嫉妒和委屈。所以他咬破了宝珠,然后在宝珠吃痛轻哼的同时,进行更加深入的侵略和进攻。于是暧.昧的亲吻声并不再仅限于唇瓣,很快深入里面。将叶云帆刚才想要说的每一个字都强硬地推回了咽喉深处。

  这种亲法,一点都不纯情,不像是还没毕业的男大学生,不像是不近人情不近女色的首席大人,倒像是久经情场的高手。

  叶云帆有点被亲懵了,可身体没有懵,他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在加速,体温在升高,全身上下的血液开始有了两个目的地,一半往头上涌,一半往下面去。那条柔软的夏日薄被盖在叶云帆的小腹周围,很快多了热意。

  叶云帆扶着原野的后腰,慢慢开始回应,只是他不像原野那么急躁,动作很温柔。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突然这样,但小叶哥哥还是立刻传递了安抚的信号。于是渐渐地,屋子内急切激烈的亲吻声逐渐放缓,变得缠.绵。原野在发烧,他的皮肤,唇瓣,舌尖,乃至呼吸是灼热的。

  而叶云帆这个非人类恰恰偏凉,体温的差异让彼此的感受神经越发敏锐,这种情况就像是一团火焰落到了雪地里,于是传出一些融化的水/声。

  叶云帆的回应很快将原野安抚好了,后者不再以那种强制的姿态压着他,而是慢慢软了腰。

  原野抵在地面的膝盖往外滑了一点,整个身体往下落,直至跪坐在叶云帆的大腿上。

  他的手也不再是禁锢的工具。

  这次洗过澡之后,原野没有戴手套。他那个不能被人触碰的奇怪病症,似乎在见到叶云帆的一瞬间就立刻痊愈了,甚至可能有点好过了头。

  因为他从一个拒绝触碰者,变成了一个急切想要触碰别人的家伙。很显然,这个对象只能是面前这个他正在亲吻的男人。

  叶云帆感受到原野的手从自己的脖子落在了锁骨,然后往下,慢慢抚摸到胸膛。原野的手心非常柔软,可实在太烫了。就好像一颗火星,在四处点燃他的身体。叶云帆的喉结下意识滑动,轻扶着腰部的手不自觉收紧了一些,看起来像是掐在那里。

  宽松的衣摆被掀起来,露出一小片皮肤,在男人的指缝间被挤压出些小小的弧度,看起来有一种过分软糯的质感,让人想要咬一口。依稀还能看见那上面之前吸盘留下的爱心印记。

  或许有非人类因素的加成,这个世界叶云帆的身形比他原本的样子更高大一些,浑身的肌肉轮廓也更深,让人一眼就联想到强大、爆发力这种词,但偏偏又很漂亮。让人下意识就想摸一摸。

  原野就很想摸。

  他发烫的掌心贴在叶云帆的心口,被胸骨后面咚咚撞击的心脏砸得发麻。这次叶云帆没有阻止他,没有把他的手拿下来表示不许摸。虽然被抚摸的时候男人的身体下意识有点僵硬,但却无声表达出了一种纵容般的默许。

  叶云帆开始有点紧张,明明他被强吻的时候都没怎么紧张,但是现在被对方摸两下,倒开始紧张了。因为搜寻记忆,他好像没有被人这样摸过,这样带着一种强烈的抚玩和侵略意味地摸过。

  最重要的是,叶云帆现在没穿衣服,他刚变成人准备穿衣服,就被原野一刀逼到角落了,好在动作迅速地抓过了对方的被子盖住下面,才避免了最尴尬的情况。

  叶云帆觉得这个世界对他的敌意很大。

  非常大。

  不然为什么每次一变成人类,就必然出现裸奔的风险。之前好歹有条斗篷,地下洞穴的时候原野也看不见,刚才打架的时候至少还有条裤子。

  现在可好,叶云帆就只能惨兮兮地拽着一角被子。

  “原野,你.你先等等。”

  他粗粗喘息着结束这个突如其来的吻,觉得自己至少应该穿条裤子。

  不然还怎么维持一个稳重有魅力的成熟男人形象?!

  小叶哥哥拒绝给喜欢的弟弟留下一个爱好裸奔的印象。明明他曾经也是一个喜欢把衬衣扣子扣到脖子的严谨男人。

  但这时候,首席大人的手已经摸上了他的腹肌,指尖抵在肌肉的轮廓上,慢慢往下,逐渐摸到了一些微微凸起的青筋。此刻里面的血液正在迅速奔涌,摩擦出滚烫的热量。隔着一层夏日的薄被,原野的腕骨已经能够感受到那下面的巨大轮廓。

  啪——

  少年的手腕忽地被叶云帆攥住。

  “原野。”

  男人呼吸急促,嗓音喑哑。他没说别的话,只短促叫了一声名字,但语气中却带着一种明显的克制,同时也暗含拒绝。

  “.”

  原野的身体一僵,所有的动作立刻都停滞下来。他也不住低喘,脸颊烧红滚烫,只是眼眸垂落,睫梢细颤,不敢去正视叶云帆的眼睛。

  一股僵凝的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

  就在这时,叶云帆慢慢松开了原野的腕骨,往上,温柔而稳稳地握住了他的手。

  “好。”

  叶云帆在他湿润的眼角吻了一下,认真回答,

  “原野,以后我喜欢你。”

  “.”

  诶?

  得到答案的这一刻,原野忽地愣住,但同时他好像也猛地清醒了。

  其实他刚才隐约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仗着发烧时那短暂的意识混沌,不管不顾说出了一直憋在心里的话。

  就像是有些人得借着酒意,才能做一些平时不敢或顾忌的事情。可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本人心里是清楚的,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过只是想要放纵而已。

  就像刚才,原野甚至想要放纵自己跟对方做一些更加亲密的事情,只是果不其然被拒绝了。

  然而这份拒绝好像又不太像是拒绝。

  对,这不是拒绝!

  这好像是一份非常认真的回答和告白。

  “.”

  原野愣了半天才意识到对方刚刚说了什么。他忽地抬头,异色的眼眸睁圆了,直直盯着叶云帆。

  这个人说说以后喜欢他。

  喜欢他?

  做出刚才那样的事情,又说了那样奇怪的话之后,原野原本还有些懊恼,或许自己的放纵和胡乱作为会引得叶云帆的反感。

  他最初根本没想过自己能得到回应。

  甚至是这样果断、确切且认真的肯定答案。

  “那”

  原野脑子一懵,下意识追问,

  “那你以前呢?”

  “以前也喜欢你。”

  叶云帆眼睛认真地看着他,答得真诚又利落。

  虽然坦白心意来得有点猝不及防,但是叶云帆也没有迟疑,他觉得现在是个很好的时机。

  “.”

  以前也喜欢

  首席大人突然就“嗡——”了一下。

  他僵硬的身体当即软了下来,低头,把脸埋在对方的颈窝里,没说话,甚至都没敢继续看叶云帆。似乎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告白而有点害羞。

  这时原野跪坐在叶云帆的大腿上,俯下身趴过去之后几乎整个上半身都和对方紧紧贴在一起。这样近的距离让他能很清楚地听见对方的心跳。

  “我刚才你,你怎么”

  原野忽然不知道怎么说了。他的嘴唇嗫嚅片刻,不经意蹭过叶云帆的锁骨,像是撒娇般的浅吻。

  片刻后,少年微哑的嗓音闷闷响起:

  “那你之前为什么,总咬我?”

  其实原野本来想问叶云帆对方总是想要他的血,是不是因为察觉到了他的血和暴君很相似,但是得到刚才的肯定答复之后,原野忽然就不太想提起那个早就死去的暴君了。

  叶云帆现在显然不记得暴君,如果那个故事是真的,原野不想让他想起来。

  最好忘了,忘得干干净净。

  这样他就可以把人完完全全抢过来。

  但是原野还是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于是换了个方式迂回询问。

  “.”

  咬?

  这个问题让叶云帆顿感内疚和心虚。他想了想,还是认真解释:

  “这个问题.原野你记不记得魏京?”

  “嗯?”

  少年发闷的鼻音从脖颈处传来,细微的震动进入皮肤,导入骨骼,顺着一路传入大脑。

  叶云帆的喉结没忍住跟着动了一下。

  “就是当时在自新之城下面的时候,他开枪袭击陈队长,然后被乔恩打了一炮,接着就被异种围攻了。”

  “嗯”

  原野当然记得,不明白为什么叶云帆这时候提起一个不相干的人。其实如果他仔细想想的话,也许会先一步猜到真相。

  但是原野这时候不太想动脑子,他的脑子已经烧了。

  不是因为高热烧了,而是因为刚才叶云帆的那句话而烧了。他现在什么都想不了,只能勉强维持最基本的运转。

  而且叶云帆会解释的。

  这个人会跟他认真解释清楚的。

  这一点原野很确认,因为之前关于玩家的问题,叶云帆就认认真真解释了,所以原野相信,心里很安稳。于是就抱着男人的腰,窝在对方怀里,乖乖等着听他说。

  叶云帆不再掐着他的腰,而是去搂着他,另一只手伸到后背,开口解释:

  “天赋者没有异变者强大的体魄,但可以拥有强化肉/体方面的能力,魏京就是这样的,不过他不是天赋者,而是玩家,所以当时他被异种围攻时,可以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从而脱险。”

  叶云帆一边说,一边慢慢轻轻地拍原野的后背,像是哄小孩的动作。

  “那个强化自身的技能,叫做血液燃烧。顾名思义,就是以血液为燃料,短时间内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但是这个技能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它有很强的隐患,因为每次使用过后,玩家就会进入虚弱期,同时对血液产生强大的渴求欲.”

  叶云帆认真把这件事解释得清清楚楚,包括之前在异度位面,以及今晚上的战斗中,他使用了这个技能的前后过程。

  “我也免不了技能的后遗症,而且当时我身边只有你,所以没控制住。”

  “.”

  原野微愣,完全没想过竟然只是这样简单的原因。

  技能后遗症,血液饥.渴欲身边只有他。

  只有他。

  是因为叶云帆虚弱的时候身边只有他,而不是因为暴君。

  不是因为暴君,是因为原野。

  ——只因为原野。

  这个答案让首席大人心中的阴霾瞬间被清空了,强烈的喜悦像是无数只蝴蝶在他的胸腔里飞舞雀跃。

  原野下意识收紧手臂,把自己跟对方贴得更紧,即便这个过程他的伤因为挤压而疼痛,可原野好像已经感受不到了,或者说根本不在意,不关注。

  他全身上下所有的注意力和感知力都放在了叶云帆的身上。

  “那,那你.你是什么时候.”

  叶云帆听见他结结巴巴地开口,声音很小,但由于距离太近,倒是听得很清楚,就像是情人之间耳鬓厮磨的悄悄话。

  “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原野想要知道更多。

  他想要寻找更多的证据,证明叶云帆喜欢的是自己,而不是因为暴君。所以他忍不住想要追问更多的细节,具体到哪一天哪一刻,因为什么。

  叶云帆发现原野说到后面半句时,他的声音太小了,尾音也有点发颤,似乎害羞到了极点。

  这时候叶云帆有一种冲动,想把平时冷酷帅气的首席大人从颈窝挖出来,好好看看他害羞的样子。

  不过最终他还是忍住了这个冲动。

  “很早,在供给站的时候就有一点。”

  理智在线的小叶哥哥表达能力极强,他知道这是他们关系转变,以及建立更亲密联系的最关键的地方,所以该说的一定要说,该表达的情感一定要清清楚楚。

  “后来涂珊珊对你用了魅惑技能,我担心你,所以就也用了类似的精神类技能。”

  “.?!”

  原野一愣,忽然抬头。

  “你涂珊珊.当时是你对我用了精神类能力?”

  “对。”

  叶云帆点头,他有点不太自然地解释,

  “她影响了你,让你会做一些嗯比较特别的梦,然后我就不小心进去了。可能后续.也对你产生了一些不可控的影响。”

  “.”

  原野忽地哑然,他怔愣半天,回不过神。

  一直以来的困惑终于在这一刻解开。

  他梦见叶云帆不是因为暴君,是因为被技能影响了。

  不是因为暴君!

  不是因为那个人!

  或许小叶子根本就不是什么深海女妖,他跟暴君没有关系!

  原野知道这件事情还有很多疑点,但是他现在就只愿意这样想——

  深海女妖就是女妖,小叶子就是小叶子。

  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一定不是。

  “对了,你刚才为什么会提到暴君?”

  叶云帆忽然想起来这件事,他现在都还没弄明白。因为胡长川说的故事中是深海女妖。

  半异种,女妖。

  所以即便同是出自无尽之海,叶云帆却完全没有将自己代入进去。

  就好像没人会觉得五十年前某个传闻中的老乡就是自己。

  “没什么。”

  原野摇头,答得很果断,

  “我刚才烧糊涂了,乱说的。”

  “.?”

  乱说的?

  叶云帆有点奇怪,但见原野现在心情极佳,整个人看起来神采奕奕生龙活虎之后,他也就不再追问了。

  毕竟在叶云帆的心里,他跟暴君真的半毛钱关系都扯不上,因为那是一个五十年前就已经死去的人。

  “来我摸摸,现在还烧吗?”

  “嗯。”

  叶云帆一抬手,原野就立刻乖乖凑过来,把额头贴上他的掌心。

  短暂十几分钟的交流过后,之前那种疏离和尴尬好像如同初春的冰雪一样飞速消融。

  他们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熟稔亲近起来,就好像很久之前的曾经就是如此。

  宛如一对多年后终于重逢,又迅速陷入热恋的恋人。

  叶云帆摸了摸原野的额头,还是很烫,但比刚才好了一些,没有之前烧得那么严重了。

  “肋骨的伤呢?”

  “不疼.不,还是有点疼的。”

  原野本来下意识想跟以前一样,独自忍耐,隐藏掉所有的疼痛和伤口,但是这一刻他忽然话锋一转,甚至还压抑着咳嗽了好几声,

  “咳咳.咳咳咳.不过也没事。”

  叶云帆眉头微蹙,显得很担心:

  “我看看。”

  “嗯”

  原野在男人的大腿上坐直身子,伸手抓住那件白色棉质长袖T恤的下摆,然后从下往上,慢慢撩起来。

  明明受伤的位置只是最下方的那一条肋骨,他却把衣服撩得很高,几乎到了锁骨的位置,把整个胸膛都露了出来给对方看。

  原野的肌肉比不上那些异变者发达,可却并不瘦弱,比例极好的骨骼上包裹着一层漂亮的薄肌。肤色很白,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出白玉一般润泽的质地。

  不过这也就让上面任何一点其他颜色都格外显眼。比如腰腹间还没消失的吸盘印记,比如胸口令人忍不住视线聚焦的鲜艳小点,再比如肋下那片触目惊心的紫红色淤血。

  叶云帆的视线没忍住聚焦了一下,然后飞速下挪,只去关注原野的伤。他伸手轻轻摸了摸,去查看对方的肋骨是否已经正确复位。

  “嗯”

  原野低低轻哼了几声,似乎是因为疼痛,又似乎是因为男人触碰到皮肤的微凉指尖。

  他们凑得太近了,尤其是原野把衣服撩起来的时候,叶云帆感觉他整个脑子都是玫瑰的馥郁香气,他下意识动了动喉结,伸手去把原野的衣摆拉下来,严严实实遮住对方光裸的上身。

  “.没有错位,应该没事。”

  叶云帆想了想,就觉得单纯这样忍着等自愈也不行,他朝衣柜的方向伸手,五指虚握。

  下一秒,衣柜门打开,里面的一个小药箱就迅速朝这边飞了过来。

  叶云帆打开箱子,找出一些药品。里面的药都贴好了标签。旁边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密密麻麻写着注意事项。

  “不过还是得吃点退烧药。”

  之前找罐罐的时候,叶云帆就发现了里面有药,而且还有一张纸条附着了用药说明。

  所以不必担心两个世界的药物不同而不知道怎么用。

  “要是实在疼,可以再吃一点镇痛的。”

  “嗯。”

  原野直起的身体又软下来,不留痕迹又贴到叶云帆的怀里去。

  这种被仔细关心照顾的感觉让原野感到很新奇,于是叶云帆说什么他都点头,表示——

  都可以,都行,都听你的。

  叶云帆找到了退烧药和止疼药,认真查看说明,确认过两个可以混吃之后,才让原野吃下去。

  “唔。”

  首席大人根本看都没看,低头衔走男人掌心的药片,一仰头就吞下去了。动作乖巧又利落,好像就算那是毒药也咽得毫不犹豫。

  “原野.你怎么干吞,不噎吗?”

  叶云帆真的有点哭笑不得,原野的动作实在太快,他还没来得及去拿水。

  “.”

  首席大人身形一僵,他说不出话,喉结很明显艰难滚动了好几下,似乎真有点噎到了。

  原野大概属于那种好养活,但又不太好养活的,简单的水煮菜就能喂饱他,但不能吃辣不能喝酒,总之不能吃任何太过刺激性的食物,而且喉管也细,很容易被噎到。

  “真是.”

  叶云帆伸手,在原野后背某个位置忽地轻拍一下。

  砰。

  他的动作似乎很有技巧,只一下,原野卡在喉管里不上不下的药片就咳出来了。

  不过原野没有吐出来,就含在嘴里,似乎企图以此挽回自己的形象。只是发苦的药片让他的表情有点奇怪。

  叶云帆的大拇指指腹抵上他的唇,轻轻摩擦。

  “张嘴。”

  “.”

  原野迟疑了一下,随即乖乖张开。

  下一秒,一颗小小的水球就在他的口腔中凝聚。有了水之后,噎人的苦药片总算顺利吞下去了。

  只是叶云帆刚准备抽手离开,原野忽然双手握住他的手腕,嘴唇无意凑近他的手指,带来些温热的湿意。

  “还要。”

  那道微哑的嗓音轻声说。

  “.”

  叶云帆愣住,思绪陡然歪了一瞬。接着,他就听原野低声又补了一句,

  “太苦了。”

  药片太苦了,所以还想要一点水。

  “.哦,哦好。”

  小叶哥哥再次凝了个小水球,同时迅速把自己歪掉的思绪掰回来,他有点心虚,垂眸不太敢看原野的脸。

  咕嘟,咕嘟。

  静谧的屋子里只剩下原野吞咽的声音。叶云帆听着听着,觉得耳朵有点烧。但好在,这种声音没有持续太久。

  房间里终于彻底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叶云帆主动打破了这份安静:

  “嗯你,你还在发烧,要不睡一会儿?”

  “好。”

  原野点头,他从叶云帆的腿上起来,动作很自然地要把掉在地上的被子拉回来,放到床上去盖。

  只是没拉两下,就被叶云帆死死拽住。

  “等等等!”

  “嗯?”

  “我,我得穿个衣服.”

  叶云帆的声音里有些窘迫。

  “噢好。”

  原野不易察觉地抿了抿唇,然后松开被子,仿佛很贴心地转过身去。接着,身后立刻响起了很迅速的穿衣服的声音。

  穿上裤子之后,叶云帆的安全感总算回归。

  他一想到自己人生头一次告白竟然是裸着的,就

  叶云帆没忍住捂了捂脸,

  他觉得这个世界对自己的恶意太大了!

  这时候,原野已经把被子捡起来,抖了抖。

  只是不知道怎么的,或许是屋子里太黑了,他动作一个没注意,就把枕头边放着的白盘子带到了地上。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

  盘子碎了。

  【耶耶耶!!!】

  【丑盘子!没啦!】

  【没啦没啦!】

  叶云帆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了小触手们欢呼雀跃的尖叫。原野似乎也愣了一下,接着,他就蹲下身打算去清理那些碎片。

  “别动。”

  叶云帆喊住他,

  “你睡吧,我来。”

  “嗯,好。”

  原野没有异议,他抱着被子上床了。

  昏暗的光线对叶云帆没有任何影响,他稍一抬手,地上的碎瓷片就立刻漂浮起来。

  五指收紧一攥,所有的碎片化作齑粉,接着,它们便自动飞入到了角落里的垃圾桶里面。

  非常流畅自然。

  做完这些,叶云帆回头,发现原野已经在床上躺好了,只是没再睡到正中间,而是往里面挪了挪,空出一半的位置来。

  而此刻,首席大人一言不发,只是直勾勾地盯着他。

  “.”

  叶云帆缓慢眨了一下眼,忽然觉得刚才原野打碎盘子有点像是故意的。

  不会吧?

  ·

  翌日,清晨。

  王庭上层小花园内,大祭司正闲情逸致地磨咖啡。

  面前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赵凡很精神,满脸严肃,而旁边的伊芙瑞尔眼下微黑,一副熬了大夜的憔悴模样。

  昨晚大祭司和赵凡走了半个小时,就遇见了伊芙瑞尔。她开了车来接他们,毕竟内城人多,继续这样走在路上不太好。

  他们都没时间休息,因为善后事宜安排好了,但是落实到具体地方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两个人几乎一晚上都没睡。

  嗒。

  大祭司给他们两个一人倒了一杯,

  “来,喝点吧,提神醒脑。”

  “哇,好香!”

  伊芙瑞尔喝了一口,立刻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至于旁边的赵凡,他就拘谨很多。

  女人一边眯起眼细细品,一边还说着正事:

  “大祭司,我刚才已经确认过了,其中一个死者的身上有残留的精神波动,他应该就是控制警卫自相残杀的那个人。”

  伊芙瑞尔也是大祭司带出来的人,她虽然武力值不高,但是办事同样很利落,

  “暴动的那些玩家有几个是故意被抓进来的,他们只听从命令,不知道具体的计划,而计划开始的信号就是淹没地下监狱的水。”

  “嗯。”

  大祭司淡淡应了一声。

  赵凡也听着,但是没太听进去,因为他的余光总是忍不住往伊芙瑞尔的嘴巴上瞟。

  会涂口红的女人,这几天他就见了一个。

  所以很容易锁定身份。

  不过赵凡倒是没有小鹿乱撞,他只是苦恼大祭司误会了,现在该怎么解释。

  伊芙瑞尔没在意赵凡,她的注意力也全部都在大祭司身上。不过说完昨晚的事情,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提醒道:

  “对了大祭司,距离上次送药一个月了,原野的药应该已经吃完了。”

  “——以后不必送了。”

  “.诶?”

  伊芙瑞尔愣住,有点诧异,这药都吃了四年了怎么突然要停?

  “为什么?”

  大祭司不在意地笑笑:

  “他有别的药了。”

  ——所以以后都不需要了

  “.”

  伊芙瑞尔有点不太明白,但既然大祭司都这么说了,那她也就不再多问,只是点点头。

  “那没别的事,我”

  “去休息吧。”

  大祭司摆摆手,声音温和,

  “女孩子总熬夜不好。”

  “是!”

  伊芙瑞尔松了口气,熬了几个大夜,她总算能休息了。

  “那我先走了。”

  赵凡刻意没去看她,他还在等大祭司的下一步吩咐。但他并没有得到下一步吩咐,

  “你也回去休息吧,赵凡,没事了。”

  “.是。”

  男人愣了愣,点头,沉默转身离开。

  ·

  另一边,原野在阳光中朦朦胧胧睁眼,他下意识摸了摸身边,发现空空的,瞬间惊醒。

  他坐起身,环视一周,什么也没有。

  首席大人心中一紧,立刻翻身下床,赤脚直接跑出去。结果刚好撞见端着早饭从厨房出来的叶云帆。

  在清晨的阳光下,那头粉色的短发尤其漂亮。

  叶云帆看见他先是一愣,随即眉眼弯了弯:

  “早。”

  “.”

  原野呆呆盯着他,心脏怦动,后知后觉自己有点失态,他低下头,含糊应了一声“早”。

  叶云帆放下盘子,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温热的,正常体温。

  “嗯,似乎好了。”

  “.”

  原野没答话,他还处于一种被幸福砸懵了的状态,整个人都有点晕晕乎乎的。

  “身上还疼吗?”

  “.”

  身上?

  原野第一反应不是去感觉一下,而是立刻就伸手撩衣服给他看。曾经半点皮肤都不肯露的首席大人,现在撩衣服撩得特别利落。

  短暂的一晚过去,淤血全散,竟是消失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片白玉般的皮肤。

  叶云帆伸手去轻轻按了按,发现断掉的肋骨竟然已经完全长好了。要不是昨晚他亲眼看见原野重伤,现在肯定都不会相信对方受伤过。

  “好得真快.”

  他有些暗自心惊原野的自愈力。

  怪不得当初在供给站的时候,原野随随便便就把治疗舱让了出去。

  原来他是真的不太需要。

  “唔”

  皮肤被对方轻抚按弄,原野没忍住低低哼了一声。而被叶云帆碰到的地方,都很迅速地泛起了一层薄薄的粉。

  “既既然好了,就吃饭吧。”

  叶云帆察觉到了原野的异样,他很迅速地帮对方拉下了衣服。同时用念力捞出了卧室里的拖鞋让原野穿上。

  早饭很简单,煎蛋牛奶。

  毕竟叶云帆现在属于三无人士,没房没车没存款,还是个黑户,自然没钱去外面买吃的,只能拿了些家里有的。

  以前还是小章鱼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变成了人,就有点吃软饭的嫌疑了。

  毕竟他现在是住原野的,吃原野的,就连衣服都是穿的对方的。

  小叶哥哥有点心虚,所以一大早就起来做饭。

  原野倒是没想那么多,他对于身外之物那些东西完全不怎么在意。

  这时候,他一边咬着煎蛋,一边忍不住去看坐在对面的叶云帆。

  很好看。

  哪里都好看。

  他好像怎么都看不够对方。

  不过现在首席大人的脑子总算清楚了些,昨晚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现在肯定还有一大堆的事情。

  但最重要的是,他首先得解决叶云帆的身份问题。

  原野沉思片刻,忽然开口,

  “等会儿,跟我一起去见大祭司吧,昨晚的事情得跟他解释解释。”

  先在大祭司那里过个明路,女王陛下那边自然就不用太过担心了。

  而且关于叶云帆的身份,原野还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他觉得自己应该能从大祭司那里得到答案。

  “嗯,好。”

  叶云帆点头。

  他当然还记得自己弄出的烂摊子,原野这边是没问题了,可他昨晚还袭击了大祭司,甚至想把对方吞掉。

  这可是个大问题。

  吃过早饭,两人很利落地出门。

  ——还是开赵凡的车。

  原野先问了赵凡一下,得知大祭司今天并不在农科院,而是在王庭,于是他就开车带着叶云帆直奔王庭去。

  由于原野参与了玩家清除计划,他有特别通行令,所以这次来没有人阻拦,只是大部分人都对叶云帆很好奇。

  因为他们头一次见粉色头发的男人。

  只不过每当有人的视线在叶云帆身上停留太久的时候,原野就会冷冷扫过去一眼,对方就会立刻被吓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的袭击案,王庭的气氛有些严肃。

  这是叶云帆第一次进入王庭,他有些好奇地四处打量着这座庞大恢宏的建筑。

  有点像是西方那种大型宫殿,层高极高,白色承重柱显得尤其恢宏大气。

  只是原野一路带着叶云帆坐电梯上去之后,却碰见了崔西女官。

  “原野先生。”

  女官很是恭敬地对他行了一礼,目光落到旁边的叶云帆身上时,她有些疑惑却没有多问。

  崔西在,就代表女王在。

  原野的心顿时一紧,但他面上却不显。

  “崔西,陛下和大祭司在里面吗?”

  “不。”

  崔西摇摇头,

  “只有陛下,大祭司刚才忽然有事出去了,陛下在等他。”

  “.?”

  女王亲自来等大祭司?

  叶云帆有点惊讶,心中对大祭司的地位再拔高了一截。而这时候,原野正在迟疑,他想着要不要等下午再来。

  但就在这时,崔西却开口道:

  “原野先生您来得刚好,早上陛下还说想要见你。”

  “见我?”

  原野诧异,他心中有些不安,于是转头对叶云帆说,

  “你先到外面的候客厅等我。”

  “好。”

  叶云帆没有异议。

  他知道自己身份敏感,不适合在这种情况直面女王,先等原野去探探口风也好。

  “那么原野先生,您就自己进去吧。”

  崔西走到叶云帆面前,

  “这位先生,我带您去候客厅。”

  “好。”

  原野看着他离开,然后才慢慢抬步向前,推开了那扇缠绕着藤蔓的大门。

  接着,他就看见了那道熟悉的背影。

  ——女王陛下。

  她站在一副巨大的主城地图前,似乎正在漫不经心地欣赏。

  “来了?”

  女王的声音很随意。

  “是,陛下。”

  原野隐隐觉得她似乎已经知道了叶云帆的事情,所以有些紧张。

  “昨晚的事情,没有什么要跟我汇报的吗?”

  “.!”

  原野猛地一惊。

  果然。

  他原本是先打算见大祭司,再过女王陛下那一关,只是没想到事情变化太快,计划已经追不上了。

  原野组织了一下语言,想找一个好的切入点,尽力降低女王对叶云帆玩家身份的恶感。

  但女王陛下似乎没有那么多耐心,直接了当地问:

  “他叫什么?”

  “.”

  原野喉结微动,垂下眸,

  “他叫叶云帆。”

  “叶云帆”

  女人喃喃念着这个名字,忽然发出了一声轻笑。她侧身看向他,那双狼一样的绿瞳微微眯起,似乎回忆起了遥远的过去,

  “啊真是久违了的名字。”

  “?!”

  原野忽地抬头,神色惊诧,

  “久违?”

  “对啊。”

  女王陛下笑了笑,

  “我还知道他是玩家,玩家中的背叛者。”

  “.”

  原野脑子“嗡”了一下,有点没反应过来。但很快,他就回过神了,

  如果多年前女王就认识叶云帆的话

  原野的声音有些发颤:

  “那那他是?”

  “嗯?你不是已经听说了吗?”

  女王陛下眉梢轻挑,

  “暴君和深海女妖,哦不,历史记载有误,应该是男妖。”

  “.”

  她似乎很喜欢原野这副僵硬的表情,漫不经心继续开口道:

  “我算算,他的身份应该挺多的,半异种深海男妖,异世界玩家背叛者,以及暴君的秘密情人。”

  “不过,那家伙算是我认识的男人中,为数不多能称得上痴情专一的。嗯,他也许可以拔个头筹。”

  说到这,她忽然顿了顿,

  “不,他就是头筹。”

  “——那我呢?”

  原野不想再听那些,他直接打断了她,异色的眼瞳里似乎有某种阴暗的火焰在燃烧,

  “我跟暴君是什么关系?我是谁?”

  “你跟那家伙几乎一模一样,都很气人,就是你还稚嫩了些。至于你是谁”

  女王陛下脸上的笑意带着些戏谑,

  “嗯,这么说吧原野,你和我有血缘关系,而且在我的王位继承人名单里排首位。”

  “.”

  原野愣住。

  和暴君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和女王有血缘关系.继承人名单的首位。

  甚至超过了爱尔莉塔。

  这两个关键词很难不让原野往他最不愿意的那个方向想——

  他的基因来源是暴君和女王。

  从生物遗传上来讲,他是暴君的孩子。

  而叶云帆是暴君的情人。

  原野脑子就像被打了一记闷棍,忽然间无法思考。

  原本叶云帆就是深海女妖的事情只是猜测,即便是真的,原野也隐隐有心理准备。

  但是被女王陛下亲自确认的这一刻,他还是难以克制地难受。

  吃醋,嫉妒,委屈,难受。

  他整个人都要疯了一样地吃醋。

  但是原野却不敢对叶云帆说出来,因为怕他想起从前。想起他曾经爱的人是暴君而不是自己。

  “.”

  原野没再说话,直接转身走了。

  能够把女王陛下撂下的,他应该算是第一个。

  与此同时,大祭司刚好回来,他看见原野面色阴沉苍白,匆匆离开,竟是连招呼都没打一下。

  “.?”

  大祭司有点愣神,但当他发觉女王在里面之后,忽然就猜到了什么。

  他走进去,果然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女人。大祭司直截了当地问了

  “陛下,你跟他说什么了?”

  “唔,挺多的。”

  女王陛下故作思考地想了想,

  “比如我跟他有血缘关系。比如我把他列入了王位的继承人名单里。”

  她看了大祭司一眼,脸上带着几分促狭的笑意。

  “噢对了,还有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比如,暴君和他的秘密情人深海女妖什么的。”

  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关于暴君和深海女妖的八卦故事,是女王陛下亲手放出去的瓜。

  算是一个恶作剧,也是她为数不多的乐趣。

  “.”

  大祭司沉默片刻,摇摇头,最终只能无奈笑笑,

  “莱雅,成熟点。”

  他不再称呼她为陛下,而是直呼其名。

  大概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大祭司,才会对这位人类帝国的最高掌权者说这种哄小孩般的话。

  但女王陛下显然不介意对方这样的语气,甚至像是已经习惯,她只是轻哼了一声。

  “呵——”

  女王的这个细微的表情和爱尔莉塔有种莫名的神似,却多了几分威严的冷酷。不过总算让人看见了母女俩身上相似的影子。

  “异变者的寿命本就漫长,每天的事情又烦得要死,要再不能找点儿乐子,我也得发疯,比暴君更疯。”

  女王陛下随意坐在大祭司的摇椅上,毫无形象翘起二郎腿,

  “反正我就是故意的,偏要气死他不可。”

  莱雅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似乎有着极大的郁气和怨念。

  “.”

  大祭司没再说话,只是轻轻叹了口气。接着,他拿出个人终端,开始给原野编辑短信。

  但下一秒,女王陛下立刻就忿忿阻止道:

  “不准!不准跟他解释!”

  “.莱雅。”

  “至少得气死他五个小时!不然我这五十年的怨气怎么算?!”

  “.”

  大祭司动作顿住,放下手。

  “好吧。”

  放下的个人终端屏幕上,有三条没能发出去的消息。

  [原野,你和暴君是同一个人。

  [女王陛下所说的血缘关系是指,你和她是兄妹。

  [你和叶云帆曾经的确是恋人。

  作者有话要说

  开饭开饭

  每月一号营养液就要清零了哦~~~(疯狂暗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