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秘密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我有一个秘密
字体:      护眼 关灯

我有一个秘密

  两个人吵吵闹闹,一路过了安检。

  因为王女殿下跟原野虽是你来我往吵架拌嘴,但两人之间相处的态度过于熟稔,因此进行安检的检查员并没有特别严格,相反速度很快。

  陈队长和乔恩跟在后面,也享受了同样的特殊待遇。

  因为陈新月是异变者,又需要进入内城,所以她还被抽了一管血,用于申请进入内城的血液检测。

  注意到乔恩的目光,陈队长解释了一句。

  “异变者想要进入内城必须经过特殊的血液检测。”

  “哦哦。”

  乔恩点头。

  而后,陈队长就一直注意着那位银发的王女殿下。之前她拜托原野帮忙的时候是王种袭击供给站的第二天,当时她还没有收到来自王庭的回讯,顾忌自己人微言轻,这件事情不受重视,甚至万一被有心人压下来。

  但现在王庭特地命令胡长川那位除秽官送她回来,那么就说明上面其实是重视这件事情的。

  因此现在陈新月也不是非要找一位大人物帮忙不可。只是由于她一直对女王陛下心生崇拜,所以初见这位王女殿下后,心里也有几分好奇。

  不过即便好奇,陈队长也控制住了自己的视线,没有一直盯着爱尔莉塔看。

  只是王女殿下似乎和女王长得不太像,或者说一点儿都不像。

  作为一名女王陛下的忠诚粉丝,陈新月是见过女王画像的。那位伟大的帝国掌权人黑发绿瞳,面容清丽高贵,令人心生敬畏。

  可王女殿下银发灰瞳,明艳娇美,有点过分漂亮了,看起来单纯天真,有些倨傲却不令人讨厌,只是少了几分威严。

  也许是被过分宠爱,所以养成了这样的性子?

  陈新月心中猜测着。

  但乔恩就不敢多看了,当时王女殿下刚刚出场的时候,他不可避免地被惊艳到了,毕竟人类都是颜值动物,但很快小狗就想起了胡长官的话——

  要跟别的女人保持距离。

  于是除了最开始的那几眼,乔恩就没再看过那位王女殿下。世界上好看的女人太多了,但小狗最喜欢的还是队长。

  “混蛋原野,你这三年肯定是风餐露宿,居无定所,过得凄凄惨惨吧?”

  爱尔莉塔语气倨傲,打算狠狠嘲讽原野一番,

  “哼,就算你现在提前被解除了放逐令回到主城,也别想着就好过了。你现在又没钱,又没工作,还没朋友,未来的日子一定特别艰辛,要是你肯求求我.”

  “——那些人是谁?”

  原野忽然开口打断她。

  小章鱼顺着原野此刻的目光去看,发现前方有一座二十来米高的处刑台,上面有好几个绞刑架,都挂着尸体。

  不少人路过看见的时候都在指指点点,脸上或愤恨或惊怒。

  “哦那个,那些是乐园里藏匿的反叛党间谍,其中有两个老师,剩下的都是后勤人员。前不久母亲让国安部下面的侦查局揪出来的,昨天刚刚处以了绞刑。”

  爱尔莉塔说到这个,也很愤恨,但提及母亲二字时,脸上却是说不出的骄傲。

  “那些家伙竟然敢对幼苗出手,还敢偷运天赋者小孩,就该统统处死!”

  小章鱼当即恍然,同时也暗叹王庭反应迅速。

  他们之前在哨塔发现了端倪,消息传回不过短短四五天,王庭竟然就直接彻查乐园还揪出了剩下的间谍。甚至手脚利落地都给处死了。

  小章鱼仔细抬头瞧了瞧,也不知道那些被处死的间谍里有没有玩家,如果有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要是他早来一天,说不定还能捡漏两三个技能。

  “诶,我听乐园接回来的那些小孩说,是是你路过发现了端倪救了他们?”

  王女殿下的语气有点不自然,但是很明显她很关心这件事情。

  原野瞥了她一眼,回答:

  “算是。”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做算是?!”

  爱尔莉塔有点恼。

  她知道原野这次被召回王城是因为立了大功,准确地说不仅仅是斩杀了袭击供给站的那头王种,还有这三年来游离在外大大小小的功劳累积起来,所以现在母亲才提前解除了放逐令。

  结果这家伙回来的路上竟然又有功劳,发现了乐园卧底的反叛党间谍不说,还救回来了好几个天赋者小孩。

  又是功劳一件。

  爱尔莉塔有点嫉妒,因为母亲肯定又要夸这家伙了。

  虽然母亲不会那么明显地说出来,但却总是会把最重要的事情交给原野去做。

  就连爱尔莉塔最喜欢的大祭司也很在意这个讨厌的家伙,今早还特地告诉她说原野就要回来了,让她来主城门口接。

  可恶!

  她一个堂堂王女殿下怎么沦落到接人的地步了?!

  原野那家伙又不是没长腿!

  真讨厌!

  真讨厌!

  烦死了!

  爱尔莉塔一边愤愤不平,怨气冲天,一边又一大早蹲守在城门楼上,等了整整一天!

  整整一天!!!

  她脸都晒黑了一个度!

  结果刚才还被原野怼得说不出话。

  爱尔莉塔要气死了,但是现在她还是忍了没有发作,因为她还有别的事情。

  “诶,要不你给我讲讲关于那些反叛党间谍的事情?我刚好最近无聊,就当听听故事解闷,说不定我还能宽限你几年还钱。”

  她虽然努力装作不太在意的样子,但大概是没怎么从别人口中套过话,痕迹还是有些明显了。

  “那是任务机密,不是给你逗乐的谈资。”

  原野一句话又把王女殿下弄得炸毛。

  可她当然不是要原野把机密当谈资泄露的意思,而是爱尔莉塔也想得到一些情报,一些不那么机密的情报,好参与到抓反叛党间谍这件事情上来。

  这几天母亲似乎都在为这件事心烦,她想做点什么。

  结果被原野这么一说,爱尔莉塔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心梗,她憋了半天,没找到反驳的话。

  虽然很多人都畏惧厌恶原野,诟病他不能掌控自己的能力杀死了很多人,犯了大罪。可却没有人质疑原野的能力。

  就连最讨厌他的爱尔莉塔也不能。

  这家伙情绪稳定理智在线的时候,做什么事情都厉害得要死!

  虽然两人年龄差不多,可身为王女殿下的爱尔莉塔的确比不过原野。

  这让她感到很郁猝,但也还好,总之化不甘为动力,爱尔莉塔决定自己也得做点什么,立下个大功劳给母亲看看!

  最近来看,抓反叛党间谍就是一份大功劳!

  这时候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原野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陈新月和胡长川的车都已经成功过了安检,于是他转头走回去。

  “找个地方吃饭吧。”

  大半个月都一起吃饭,原野已经习惯了和陈队长他们一起吃饭。而且很多人一起吃饭的话,可以点很多菜不会浪费。

  现在是饭点,也该是原野投喂小水母的时间了。

  他侧头看了眼肩膀上的小水母,对方正好奇地东张西望,仿佛对这个陌生的新环境充满了探索欲。

  吃饭?!

  乔恩一听,就来了兴趣。他就是天生的干饭人,又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所以天天都盼着吃饭的点。

  “好啊好啊,原野长官你想吃什么?”

  “诶,他们是谁?跟你一起的吗?”

  爱尔莉塔疑惑看过来。

  她刚才注意到了原野身边的这两个家伙,但以前原野一直都是独来独往,所以爱尔莉塔也就把两人当成了顺路的,只是巧合跟原野站得近了些。

  就在这时,王女殿下的目光落到乔恩的脸上,

  “不对,等等。”

  爱尔莉塔上前仔细看着乔恩,认真打量一番,最后将目光落在乔恩标志性的下垂狗狗眼上,忽然说,

  “你长得好像小狗。”

  这不是骂人的话,因为她的语气惊奇又有点认真,确实是表达了字面意思。

  乔恩:“.”

  他退后两步跟爱尔莉塔保持了一个较为疏远的距离,然后很是热情地自我介绍。

  “你,你好王女殿下,我是调查兵新兵乔恩,这是我的队长陈新月,后面那个大叔是三等除秽官胡长官。”

  他露出灿烂的笑容,

  “我们和原野长官是队友,也是朋友啦!”

  乔恩掷地有声。

  原野身形微僵,迅速看了乔恩一眼,原本想说什么被小章鱼拉住了耳垂。

  这个动作的意思是阻止。

  原野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像是默认。

  不!

  这就是默认。

  爱尔莉塔震惊极了。

  她先是迅速扫了一眼后面的三个人,又折转回来打量原野,上下打量,仔细打量,表情古怪而惊愕:

  “你你你你竟然有队友?朋友?还是三个???”

  王女殿下这份震惊就像是见到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似的,

  “三个?你?”

  她简直不可思议,

  “就你诶?!”

  原野:“.”

  连用三个强烈疑问把后面三人也干沉默了。

  胡长川其实也很震惊,震惊于原野的默认,同时也理解王女殿下的震惊。

  乔恩倒是有点没搞清楚状况,他不太理解爱尔莉塔如此强烈的反应,下意识去看了看队长,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

  陈队长轻轻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话。

  小章鱼唉唉叹了口气,对原野曾经的烂人缘再次有了深刻的认知。

  原野被爱尔莉塔反复打量过后,有点忍不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爱尔莉塔总能激起他的逆反心,于是原野刚才那点怪异和别扭的感觉瞬间烟消云散。

  他轻嗤一声,用比王女殿下更加倨傲的语气说:

  “怎么,惊掉你的眼珠子了吗?”

  爱尔莉塔:“.”

  果然,原野混蛋说话真是太讨厌了。

  太讨厌啦!

  她在心底抓狂,无声呐喊。

  不过原野也只贴脸嘲讽了一句,接着他就把话题拉了回来:

  “不过我刚才说算是,是因为参与哨塔幼苗运输队事件的人还有他们。”

  “他们?”

  爱尔莉塔一愣,下意识看向原野身后的三人,两个穿着调查兵的作战服,一个三等除秽官。

  而且他们几个还是跟原野一起发现了间谍,看起来似乎都挺靠谱的。

  爱尔莉塔扫视一权,最后的眼神重点落在了陈新月的身上。

  因为调查兵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些肌肉发达的臭男人,爱尔莉塔头一次见到女性的调查官。

  这位调查官面容秀气清丽,但气质却坚毅冷锐,和内城里面那些娇娇弱弱的贵族小姐完全不同。

  她的皮肤是健康的蜜色,半长的头发利落束起,一身帅气的黑色作战服,身形修长,脊背挺直,手臂的肌肉线条很明显,站在那里就像一位强大而沉默的女战士。

  爱尔莉塔喜欢女战士,就像她从小就超级崇拜自己强大的母亲。

  陈.新月?

  月亮?

  名字也挺好听的。

  三个人中,爱尔莉塔下意识只记住了这一个名字。

  不过原野没有给这位王女殿下太多的反应时间,他已经转身坐上了车,打算和三位队友去吃饭。

  “诶诶!”

  爱尔莉塔追过来,把手里的机械长弓折叠一收,毫不客气坐上了后排另一边。

  “原野!我现在是你的债主,你得请我吃饭!”

  只是进来之后,她才发现后座中间竟然还放着一个木质的手工小房子。

  小章鱼有点诧异,他看看原野又看看坐在旁边的爱尔莉塔。仔细琢磨了一下刚才两人的对话,后知后觉发现原野似乎给爱尔莉塔挖了个坑。

  王女殿下对乐园里的反叛党间谍很感兴趣,她想从原野这里得知一些哨塔和幼苗运输车发生的事情。

  但是原野拒绝了,却又没完全拒绝,因为他表明自己不会告诉她,却又不经意泄露出陈队长他们也是知情人。

  那么心急想要得知情报的王女殿下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到要去从陈队长他们身上套取情报和消息。

  这大概就是原野之前跟陈新月说的——

  【不过我倒是可以找一个人帮你,这种事情,她说话比我管用。】

  而现在这位说话比原野更管用的王女殿下,就被他寥寥两句就送到了陈队长面前。

  啧。

  小章鱼忍不住在心中感叹。

  原野看起来冷默寡言不通人情,但他要是想通过某个人来达到目的时,可就太通人心了。

  “我没钱,不请。”

  原野这时断然拒绝了爱尔莉塔的蹭饭申请。后者立刻反问:

  “那你们怎么吃饭?!”

  “喏,她给钱。”

  原野跟爱尔莉塔示意了一下陈队长。

  陈新月是个聪明人,从原野说出他们三人也是哨塔幼苗运输车事件的参与者之后,她就明白了原野的意思。

  这是原野在给她和王女殿下之间搭线。

  所以区区一顿饭钱,自然是她给。

  陈队长完全没意见,甚至觉得自己大赚特赚。

  咚咚——

  就在这时,爱尔莉塔那边的车窗被敲响。

  她摇下车窗,发现外面又是一个调查官,不过对方身上穿的不是作战服,而是更加精致的军官制服。

  男人嘴角噙着绅士般优雅的笑容,开口攀谈:

  “王女殿下你好,我是傅.”

  爱尔莉塔没等他说完,扭头问原野,

  “怎么,这家伙不会也是你朋友吧?”

  NONONONONO!!!

  原野还没回答,旁边的乔恩和小章鱼就疯狂摇头。

  “不是。”

  少年皱眉,否认的语气中带着些厌恶。

  “哦。”

  爱尔莉塔立刻冷漠地关上了车窗,马上催促前面的陈队长道:

  “赶紧走赶紧走,有一个混蛋原野就够烦人了,怎么又来一个臭男人。”

  说这话的时候,她脸上不耐烦的表情完全没有掩饰。

  因为王女的身份光环,加上过分漂亮出色的外貌,爱尔莉塔的追求者简直不要太多。

  ——她真的太烦了。

  混蛋原野:“.”

  这下小章鱼忍不住反驳了——

  才不臭,明明香香的。

  陈队长“噗嗤”低笑了一声,她觉得这位王女殿下的性格可真有意思。

  果然女王陛下的孩子很特别。

  “好的,小殿下。”

  因为有女王陛下的滤镜,陈队长的嗓音忽然变得很温柔。

  她的声音很成熟,有那种姐姐的味道,却少了很多女性的柔软。或许是多年的战斗生涯,让陈新月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烟嗓的感觉。

  这是爱尔莉塔第一次听这位女调查官开口,方才不耐厌烦的表情一顿,很快收敛了起来。

  真奇怪。

  爱尔莉塔想,

  这个月亮看起来也没比我大多少,怎么喊我小殿下?

  但最终王女殿下却没反驳,她从后视镜中看了那位坐在驾驶座上的调查官几秒,忽然觉得混蛋原野的眼光还不错,至少挑选朋友的眼光还不错。

  “前面八百米右转。”

  王女殿下毫不客气,开始指路。

  “好。”

  陈队长启动车子,很快驶离了城门。

  胡长川也开车跟在后面,路过傅世新时,还对那人露了个和善的笑。

  “不好意思了傅守任,我们先走一步,有缘再见!”

  可此时此刻,那个笑容更像是嘲讽。

  傅世新站在原地,觉得四面八方的人都在看他笑话,只觉得脸上火烧火燎。只是他的车还在过安检,想追上来也不行。

  “他.妈.的!”

  傅世新恨恨踹了地面一脚。

  他觉得陈新月原野他们肯定就是故意的,故意下他的面子。

  傅世新觉得陈新月就是嫉妒自己比她升任快,不甘心,所以撺掇了那些人专门来针对他。

  还有那个什么王女殿下,仗着自己投了个好胎,眼高于顶,以后看哪个男人还要她!

  但这时候无人在意傅世新。他们都在想今晚吃什么。

  “吃火锅!”

  爱尔莉塔毫不犹豫,给陈新月指了家火锅店。

  这里竟然还有火锅?!

  小章鱼震惊了。

  他一路以来都在观察主城的内部建筑。如果抛开外面那座巨大无比的黑色城墙,这里面简直就跟他印象中的现代城市极其相似。

  只是时间要往后退一些,大约是二十世纪初的样子。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大屏广告,而且也没有电视,只有广播和收音机。

  但除此之外,其余的地方就没什么差别了。

  水泥修建的楼房,电线杆,马路,汽车,公交车

  来来往往的路人,放学后背着书包打打闹闹的学生,骑着自行车穿梭的邮递员

  不过听陈队长说这里只是外城,一般的平民和工薪家庭都住外城,只有拥有官职的,或者贵族人士,以及一些特殊技能人才能够拥有居住内城的资格。

  这时候,一听火锅乔恩其实就很馋,不过他还是有些疑惑,

  “队长,我们不是着急先去王庭报道吗?”

  陈新月一边开车,一边解释道:

  “王庭在内城,进入需要严苛的审查流程。现在时间太晚,外城进入内城的通道晚上是关闭的。而且血液检测的结果明天才能出来。”

  所以作为异变者的陈新月只能明天才能申请进入。因此他们现在有时间吃完饭,然后找家旅馆休整一晚,明天再进入内城回王庭报道。

  “噢噢,这样啊。”

  小章鱼也跟着乔恩的声音恍然点头。

  他就说怎么之前赶路的时候那么着急,抵达了主城之后却又不急了。

  专门针对于异变者的血液检测

  任何严苛规则确立之前,应该都有没有规矩所以发生的惨案。

  比如曾经坐飞机是允许带饮料的,但自从有人将液/体/炸/弹伪装成可乐炸毀了一架飞机之后,航空公司就不允许带大瓶液体了。

  于是小章鱼猜测着,内城中以前是不是发生过异变者造成的案件什么的,否则应该不会有针对性如此强又如此严格的规定。

  思索间,车就停了。

  爱尔莉塔选了一家看起来就很贵的火锅店。当然,她选这里的原因第一是她自己爱吃,第二就是原野吃不了辣。

  弑猫之仇,不共戴天。

  即便原野不是主观故意的,爱尔莉塔还是迁怒他,只是碍于武力值以及母亲和大祭司,她只能在这些小地方刁难一下他。

  哼哼,今晚最好辣死他!

  原野一听爱尔莉塔选了火锅就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于是上来直接吩咐说,

  “这些菜都拿清水煮好就行,加一点海盐。”

  爱尔莉塔愕然扭头:“什么?你们不是火锅店吗?!怎么能清水煮菜???”

  服务员有点为难,但还是解释:

  “呃,这位小姐,本店也有清水锅的。”

  爱尔莉塔:“.”

  失策!

  第n次报复计划,宣告破产。

  她平复了一下心情,打算从这位调查官处切入。

  “陈队长,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主城?一路上是不是很危险啊?”

  爱尔莉塔没有一上来就问关于反叛党间谍的事情,而是迂回了一下。

  “嗯,是南部军区边境的一座供给站,靠海。”

  陈队长很懂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调查军团内部如今暗流涌动,而之前在自新之城的时候,陈新月还遭到过暗杀,所以主城内部一定有高层不干净。

  所以即便现在陈队长不是非需要王女身份的助力,但是和对方交好却也是不错的。

  再加上,她实在是女王陛下的忠实大粉,所以王女殿下对陈队长的吸引力就太大了。

  “路上确实危险,我们遇见了很多可怕的异种,比如很多人体拼成的人体蜈蚣,毒性极强速度极快的类似于婴儿的异种。嗯,还有一个叫做自新之城的沦陷区,我们在那里发现了一只半异种,他还存留有人类的意识.”

  陈队长没有提及抚恤金,刺杀等等事情,她只挑了些和异种搏杀的事情,然后选里面最惊险刺激的部分给爱尔莉塔讲。

  “哇”

  从没出过主城的王女殿下渐渐听得入迷,紧接着她忽然听陈队长说:

  “我们还途径了玫瑰原野。”

  “啊!是我母亲当年弑杀暴君的那个吗?!”

  同样作为女王陛下的狂热女儿粉,爱尔莉塔立刻兴趣更浓。

  陈队长点点头,语气严肃:

  “对,不过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些眼球玫瑰提前开放了。”

  “什么?!”

  爱尔莉塔立刻警觉起来,

  “这件事情很蹊跷,我得回去问问大祭司才行。”

  关于女王陛下的话题让她们两个人都极为关注,于是很快就聊得火热。

  ——旁边三人都在吃。

  胡长川知道王女殿下就代表着麻烦,所以一直尽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没有发挥自己强大的社交能力。

  乔恩干饭人,一上桌子就在埋头干饭,偶尔给队长夹几块肉。

  至于原野,他在认真投喂自己的小水母。不过他以前都以为小水母不能吃辣,所以每次都给涮涮水,放凉。结果没想到今天小家伙不让他涮水,并用触手拍拍旁边的红色小椒料碗表示——

  它超能吃辣的!

  小章鱼看见火锅,心中亲切感倍增,恨不得自己亲自上手拿筷子涮肉,只可惜他现在只能蹲着等原野投喂。

  但火锅的精髓就是香辣,怎么能涮水?!

  还涮三遍?!

  小章鱼跟着原野一路来,要么就是水煮菜,要么就是罐头,从没吃过辣椒,更别提香菜。

  香菜!

  烫在火锅里的香菜!

  世间顶级美味香菜!

  现在可真真是馋死他了!

  不喜欢香菜且一点辣都不太能吃的原野:“.”

  于是他专门换了双筷子给小水母夹东西吃。至于他自己的筷子那是半点沾不得辣椒的。

  人体感受辣味属于痛觉,他的舌头太敏感了,沾上一点点辣椒都会很难受,而且还会生理性掉眼泪。

  同样,他也因此喝不了酒,因为酒也很辣。

  所以首席大人坚决保持了最最清淡的饮食,他觉得水煮菜,或者水煮肉再加一点点海盐,就是味道最好的食物了!

  小章鱼真的很想把香菜安利出去,但是原野很坚定地拒绝了他的安利:

  “我不要,你吃吧。”

  “.”

  小章鱼摇头,惋叹原野错过了一道世间顶级美味。

  他探头看了看原野盘子里的水煮菜和肉,颜色煞白煞白的,令人没有半点食欲。

  可偏偏,原野还适应良好,仿佛那真的很好吃。

  后面爱尔莉塔还点了甜酒冰醪糟,原野当然不吃。于是小章鱼就快快乐乐地吃掉了。

  他很喜欢醪糟,也喜欢偶尔喝一点酒。

  爱尔莉塔看得有点诧异,但随即就立刻抓住机会嘲讽原野,

  “你的小水母都能喝酒,原野你真是不行。”

  她摇摇头。

  原野不能喝酒吗?

  小章鱼有点诧异。

  不过被嘲讽的当事人完全不在意,无视她继续吃。

  乔恩每次看原野长官投喂小水母都觉得很新奇,尤其是今天还要来回换两双筷子。

  他在想要是弄混了可怎么办。

  不过原野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乔恩从上桌盯着原野看到下桌,他都没弄混过。

  寸头小狗在心中暗暗感叹,真不愧是原野长官。

  一顿饭所有人都吃得很舒心。

  尤其是爱尔莉塔和陈队长,两个女王陛下的忠实大粉相见恨晚。

  一个说女王陛下颁布的法令多么多么好,造福了多少多少人。

  一个说我母亲当年如何一己之力镇压反叛党的光辉事迹。

  “.”

  小章鱼一边竖着耳朵听一边张口等着原野的投喂,恍惚间,竟有种自己在女王陛下的粉丝见面会现场的错觉。

  于是这顿饭之后,王女殿下大手一挥,直接结帐请客,她用个人终端刷贡献点的姿势尤其帅气,甚至后面还专门给他们找了一家设施极好的旅馆暂住。

  原野对蹭吃蹭住这件事情非常心安理得,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新月你放心,我等会儿就回去问一问玫瑰原野的事情,大祭司最懂这些了,他肯定知道原因。”

  大概女孩子之间的友谊就是这么奇特。

  一顿饭下来,爱尔莉塔对陈新月的称呼就已经从陈队长变成了新月。

  乔恩耳朵敏锐一竖,觉得好像哪里隐隐不对,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总之,傅世新已经让他PTSD了,他对一切喊队长名字的人都有着强烈的威胁感。

  “队长.”

  小章鱼看见乔恩忽然靠近陈新月,拉拉她的袖子,语气担忧地说,

  “你这几天辛苦奔波,刚刚还抽了那么多血,脸色看起来有点不太好。王女殿下肯定也心疼你,想让你早点休息的。”

  说完,他看向爱尔莉塔,露出一个单纯又有点憨憨的笑,

  “对吧,殿下?”

  嘶

  小章鱼倒吸一口冷气。

  这!这用词!

  乔恩!

  道行突飞猛进啊!

  他立刻拍拍原野的肩膀,示意对方赶紧围观八卦现场。

  原野没说话,但视线迅速跟着小章鱼飘了过去。

  “.啊?”

  原本还想再聊一会儿的爱尔莉塔顿时停了。

  “啊,对。”

  她刚才完全没想过新月抽血又奔波的事情,只一心觉得跟对方聊天很快乐。乔恩忽然这么一说,倒是显得她自己好像有点不近人情,咄咄逼人。

  与此同时,和小殿下相谈甚欢的陈新月一愣,她发现乔恩最近似乎说话有点变了.变得有点特别贴心,但好像又哪里有点奇怪。

  “累?我倒是还好”

  “队长,殿下她还要赶回内城,太晚了也许不安全。”

  “唔,也对。”

  陈队长顿时觉得很有道理了,于是她打算就此告别,

  “那小殿下,路上注意安全。”

  “哦哦,好。”

  这还是爱尔莉塔头一次有这么奇怪的感觉,不过她也说不出哪里奇怪,想了想乔恩的话也觉得有道理,于是点点头,打算就到这里结束,

  “那新月你休息吧,玫瑰原野的事情我有了消息就告诉你。”

  爱尔莉塔虽然今天没有成功报复混蛋原野,但是她总算认识了一个很对胃口的朋友。

  陈队长点点头,笑了一下:

  “好。”

  接着,爱尔莉塔拉着她亲亲热热互换了个人终端号。

  “.”

  乔恩面无表情地杵在一边看。

  他没有个人终端,自然也没办法加队长的个人终端号。而且他还倒欠队长两万贡献点,根本没有钱买个人终端。

  乔恩头一次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贫穷。

  他得攒钱了!

  爱尔莉塔离开之前,忽然过来给了小水母几颗糖果。那些糖果表面是红色的包装纸,看起来特别精致。

  “喏,小水母,这个送给你。这可是内城口味最新最别致的糖果,你肯定会喜欢的。”

  爱尔莉塔简直漂亮得像个人偶娃娃,那头银发即便是在夜晚也依旧有种锦缎般的精致感。

  “我给你说哦,我有大房子比你那个小木头房子大很多很多哦,而且还有很多好吃的,漂亮的小衣服,你要是哪天跟着混蛋原野活不下去了,就来投奔我吧。”

  说着,她很是挑衅地看了原野一眼。

  小章鱼:“.”

  哇哇哇,这么贴脸开大,直接挖墙脚的吗?

  小章鱼对糖果其实有点敏感,但想了想见原野没有阻止,它还是伸出两只小触手接过来。

  倒不是想吃糖,而是他发现那些糖纸有点熟悉。

  爱尔莉塔总算满意走了。

  虽然回去的路上她总觉哪里不对,后知后觉自己不仅没坑到原野,还花钱请了客。

  但想到陈新月,又觉得嗯,不算太亏。

  围观完八卦,原野就带着小水母上楼去自己的房间休息。当然,他的房钱也是爱尔莉塔主动给的。

  高级旅馆的房间可比哨塔和调查兵驻扎地的房间好多了,里面非常大,干净整洁,设施齐全,还有熏香。

  但是小章鱼还在想那个欠条的事,毕竟现在原野没有收入,欠债十万可不是个小数目。

  更何况那个手印还是他摁的。

  于是小章鱼忽然也有一种身负巨债的错觉。他抽出一张纸,朝着原野挥挥。

  这么多日子的相处下,原野已经很能理解小水母的肢体语言了。

  他思索了一下,问:

  “欠条?”

  小章鱼点点头。

  原野把自己的皮箱放在一边,收拾出换洗的衣服。

  “其实那个十万贡献点的古董花瓶,当初也不算是我砸的,只能算是个意外。”

  “但实际上那个花瓶在她看来砸了也就砸了,要欠条不过也是气一气我,爱尔莉塔其实并不在意那点钱。就像刚才,她一开心请客花钱也是常事。”

  说到这,原野顿了一下。

  其实原本解释到这里就可以了,但他发现小水母很喜欢听陈队长讲关于主城的事情,于是他想了想,还是继续道:

  “不过爱尔莉塔那些钱并不是女王给的,也不是出自国库,而是大祭司私人给的,他很宠爱王女。”

  大祭司?

  小章鱼经常听到这个词。

  而且似乎那位大祭司的地位很高,几乎仅次于女王。

  大祭司宠爱王女?

  怪不得刚才在吃饭的时候,爱尔莉塔对大祭司的态度如此熟稔亲近。

  “大祭司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天赋者,他掌管着主城的农业和医疗,之前我们看到的城外那么多良田都是大祭司组织开垦出来的,他还找到了很多可以食用的进化植物作为食材。”

  原野提及女王的时候没有太多恭敬谦卑,但是提起大祭司,他的语气里就有一些别样的东西,比如很明显的尊重。

  “医疗方面,他的主张是逐渐减少工业药剂的制造,开发推广使用更多平价低廉的草药,最终达到药物自给自足,不用再耗费大量人力进入沦陷区寻找药剂。”

  后者小章鱼是知道的,因为徐老头还托他们把那本草药笔记送给大祭司呢。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那位大祭司竟然真的有点像是废土世界版的神农,不但编撰草药典籍,还致力于种菜?

  种菜?

  小章鱼隐隐觉得自己身体里的华夏血脉有点觉醒的意思。

  怪不得

  怪不得这个世界即便有那么多恐怖的怪物入侵,人类依旧没有粮食危机。

  原来主城的这位大祭司早就解决了。

  民以食为天,这大概也是那位大祭司名望仅次于女王的重要原因。

  “你对大祭司感兴趣?”

  小章鱼点点头。

  甚至他对大祭司的好奇超过了女王陛下。因为对方身上有一种华夏血脉的气质。

  “嗯明天进入内城回王庭报道,也许能见到他。”

  明天?

  见大祭司?!

  小章鱼顿时兴奋起来。

  但原野说到这就不再继续了,他按照惯例找出干净的换洗衣物去洗澡。

  ——依旧没带小水母一起。

  而是端了盆干净的水出来放在桌上。

  对此小章鱼已经习惯了,他在盆子里洗了洗身上的火锅味,然后爬出来,抖干净水就去看爱尔莉塔给的那些糖果。

  嗯

  包装纸质地和原野的那些有点像,不,是非常相似。

  难道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意识到这点,小章鱼顿时警惕起来。

  如果真的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话,爱尔莉塔给他这些糖是另有目的还是单纯只是赠与一只小宠物?

  可一般喂宠物都不会用糖果的吧?

  但小章鱼想了想之前原野也给自己喂过糖,所以他又抛弃了这个疑惑。

  堂堂一位王女殿下总不可能给他一个小水母下毒吧?

  最重要的是,他们今天才见,之前爱尔莉塔并不知道原野身边有一只小水母。

  思索了好半天无果,小章鱼决定试一试,反正他的抗毒性很高,先小小地尝一口,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

  哗啦啦。

  粉色的小触手剥开了糖果外面的塑料糖纸,一股浓郁的石榴甜香味就弥散了出来。

  石榴糖?

  小章鱼有点诧异地看着眼前的糖果,接着他伸出触手,小心翼翼贴上去。

  糖果在黏液的作用下融化,被吸盘吮吸出“滋滋”的声音。甜甜的石榴味糖水化开,弥散出浓郁的香甜气息。

  ——提示面板没有浮现。

  咦?

  竟然真是单纯的糖果?

  小章鱼收回触手,顿时觉得自己刚才恶意揣测爱尔莉塔真是有点抱歉。看来对方真的只是灵光一闪,想要当着原野的面挖墙脚而已。

  也就是小女孩的故意气人的小把戏?

  就在这时,原野洗完澡出来了,他第一眼就看见了在桌上吃糖的小章鱼。

  “好吃吗?”

  爱尔莉塔对可爱的小进化种有种深度迷恋,不论是她自己养的,还是别人养的,只要可爱,她都喜欢。

  即便是最讨厌的原野的小宠物也一样。

  所以当时少女把糖果递给小水母的时候,原野并没有阻止。

  他走过来,坐在桌前伸手戳了戳小家伙的脑袋。

  好吃。

  小章鱼点点头,该说不说,这糖果真的有点好吃,不像是那种糖精做得,而真的像是石榴汁。

  既然已经确认过没问题,于是小章鱼立刻就拿起一颗举高高递给原野。

  “像是石榴?”

  原野闻到了味道,而且小水母也尝过了没问题,所以他没多想很自然接过来剥开,放入口中。

  甜甜的石榴糖水在舌尖化开,其中还夹杂着一点点薄荷的清香,去掉了几分过分的甜腻,尤其好吃。

  原野是个甜食控,一颗没吃完,他又剥了一颗放进嘴里。

  小章鱼看着他两边的腮帮子都鼓鼓的,忽然多了几分可爱。于是他顿时“恶”从胆边生,一连剥了好几颗给他塞进去。

  “唔”

  原野猝不及防,被塞了三四颗,赶紧后撤了一点。太多了,涨的嘴巴里面有点难受,于是就下意识嚼碎吞掉。

  咔哒咔哒。

  就在这时,原野的眉头忽然一皱,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

  下一秒,小章鱼发现他的嘴唇和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泛红,眼底溢出水光。

  “咳咳咳”

  原野掩住嘴,低声呛咳,呼吸急促。

  “该死.莉塔”

  ——这里面有酒!

  小章鱼吓了一跳,以为这些糖果真的有什么问题,他立刻跳上原野的手臂,靠近过去。

  忽然间,他察觉到了一股酒的味道。

  酒.?

  难不成那些糖果芯里面有酒?!

  原来这糖真是有问题的?!

  小章鱼刚才只尝了尝表皮,没想到里面竟然有酒。好像之前吃饭的时候爱尔莉塔说,原野不能喝酒。

  不能喝酒不会对酒精过敏吧?

  小章鱼心下一紧,立刻去查看原野的状况,不过好在他只是皮肤有点红,是那种发热的红。

  不是过敏的红斑,也没有出现发痒的情况。

  应该不是过敏。

  呼——

  小章鱼紧张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

  “好好辣”

  原野眼底湿润,像浸了一汪水,他大口大口抽吸着冷气,舌尖伸出来一点,尤其鲜红,在抽吸的冷气中细微颤抖着。

  这一幕画面突然撞进眼中,将叶云帆定在原地,他愣愣看了好几秒,才猛地回神去给原野拿水。

  水在床头旁边的柜子上,有专门准备的瓶装水。

  等到小章鱼好不容易艰难跑过去抱起瓶瓶水的时候,他扭头就发现原野已经趴在床上了。

  “.?”

  醉.醉晕了?

  不可能吧?

  就几颗酒心水果糖诶!

  小章鱼觉得自己被刷新了认知。

  但他还是抱着瓶瓶水跑到床上,去看原野。

  哦还好,没睡过去,只是眼神没太聚焦,似乎有点发晕,他的舌尖仍旧很红,似乎仍旧被辣得难受,低低喘息。

  好吧,爱尔莉塔的恶作剧成功了。

  小章鱼叹了口气。

  拧松盖子,然后递到原野的手边。

  之前的喂水方式有点变态,小章鱼打算克制一下自己的变态。

  然而原野却没有拿,他的目光逐渐在手边的那一团粉色聚焦。

  “粉色.”

  少年忽然伸手过来捏了捏小水母的触手,喘息着说,

  “好小.变大一点。”

  小章鱼:“.???”

  虽然不明所以,但小章鱼还是依言变大了一些,整个体型差不多篮球那么大。

  这样可以了吧?

  原野定定盯着它,似乎还是不满意,

  “还是小,再大一点。”

  “.”

  这家伙,不会真醉了吧?

  小章鱼没办法,又变大了一些,差不多三颗篮球那么大。就在这时原野忽然一个翻身,抱住他。

  叽咕

  这种形态下,他全身都是软的,而且还是冰冰凉凉的,抱起来的触感就像是冷藏过后的解压果冻玩具。

  下一秒,小章鱼就感觉耳朵一烫。

  嘶——

  他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同时,另一边的圆三角耳朵瞬间折下去死死贴在脑门上。

  原野原野这家伙竟然在咬他的耳朵!

  冰凉湿滑的触感贴在舌尖,总算缓解了原野灼烫火辣的不适感,于是他松开牙齿,像是吮吸糖果一样去舔小水母的耳朵尖尖。

  “.!!!”

  叶云帆整个人,不,整只鱼都不好了。

  他所有的触手都下意识用力蜷缩,浑身僵硬不得动弹。再加上这个形态根本没长嘴,连一声惊呼都喊不出来。

  但好在这个状态没持续多久,原野就松了口,他把自己发烫的侧脸贴在小水母冰凉的身体上,嗓音含糊,

  “小叶子”

  小叶子不敢动。

  “小叶子我告诉你一个.一个秘密。”

  “.?”

  这下叶云帆是真的确认原野醉了,否则对方绝不会干出这么离谱的事情。

  但是秘密?

  什么秘密?

  原本折下去贴在脑袋上的三角耳又悄悄竖起来,两只都竖起来,朝原野的位置偏了偏,摆出十分期待倾听的模样。

  这时候,原野凑近到湿淋淋的粉色小耳朵那里,悄悄问他:

  “你想不想听?”

  “.!”

  唰——

  滚烫的呼吸让刚竖起来的三角耳又啪地折回去,贴紧。但原野很快伸手,带着一种恶劣意味地把贴紧的耳朵掰开,几乎把嘴巴贴到上面来问:

  “嗯?你怎么怎么不说话?”

  小章鱼哽住:“.”

  他没长嘴啊!!!

  救命,他这只小水母没长嘴这件事原野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有个清晰深刻的认知!

  呸!他是小章鱼。

  叶云帆脑子太乱,都快把自己搞糊涂了。

  “原来你不想听.那算了.”

  少年的声音有点失望,他撑起身体,似乎想离开。但下一秒,他就被触手圈住脖子,拉回来,贴到粉色的小耳朵上。

  听听听!

  赶紧讲!

  叶云帆最受不得吊胃口。

  他好奇死了。

  “我我要悄悄地说”

  “.”

  说啊!这屋就一人一鱼,还不够悄悄的吗?

  “有光.会被人听见.”

  “.?”

  这前后逻辑到底在哪???

  但叶云帆还是伸出触手,啪地关掉房间里的灯。

  于是下一秒,整个屋子就陷入一片黑暗。

  这时原野的呼吸越发滚烫急促,他什么也看不见了,但是漆黑的环境给了他不少安全感,

  “我我偷偷告诉你”

  什么什么?

  小章鱼强忍着耳朵的痒意,努力竖起,仔细倾听。

  “小叶子我总是总是通过你.去想别的男人。”

  哈?

  哈???

  小章鱼愣住。

  他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没反应过来。

  “我每天每天晚上都梦见他他的头发也是粉色,和你一样.”

  头发粉色?

  叶云帆心头一个咯噔。

  就在这时,他察觉原野抓住了自己的一条触手。那只触手尖尖被咬了一下。

  “但是你的触手.没有他的#*软.”

  中间有一段模糊音叶云帆没能听清,但他好像不用听清就猜到了。

  ——是用于深吻的部位。

  触手没有舌尖软。

  因为原野总是在梦里亲吻那个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开饭开饭!

  快快快有营养液的都交出来!发发急急急急补肾!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