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这么可爱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它这么可爱
字体:      护眼 关灯

它这么可爱

  原野安静沉睡了一夜,第二天精神极好。

  小章鱼一夜没睡,但也许是各方面数据出现了突飞猛进,他的精神也很好。

  傅世新让人来传话,说是邀请中午一起吃饭,谈一谈关于那个异度位面的事情。

  这算是公事,更何况他们还借住在人家的地盘,所以原野没有拒绝。

  驻扎点中心,五层大楼办公大楼。

  最顶层的地方就是傅世新的豪华办公室。

  咚咚。

  副官敲门进来,语气恭敬:

  “傅守任,话已经带到了,也安排了中午的菜单,保证不让您丢面子!”

  “嗯。”

  傅世新摆摆手示意副官出去,目光却没有从桌面上的文件离开。

  但实际上,他并没有将那些文件看进去,而是在想一个女人。

  ——陈新月。

  那个当初在小队里过分耀眼夺目的女人,几乎将所有同队的男队员全比了下去。

  当然,其中被比下去的也包括傅世新。

  他其实很佩服陈新月,曾经也喜欢她,但又隐隐有点嫉妒她。

  一个女人,干嘛那么强,留在主城好好被保护起来不好吗?

  明明帝国律法里面那么多保护偏向女人的条例,她却偏偏要跑到男人扎堆的调查军团里面来抢军功。

  这份隐秘而复杂的情绪终结于四年前,陈新月得罪了东部军区的执行官,于是被发配到更苦寒危险边境地带,去探索最危险的沦陷区。

  而同一小队的傅世新则是高升,他成功升任了B级调查官,调到了距离主城更近的地方,调过来的第三年,他就升了守任。

  两人从同一个小队出来,却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一个高升,一个贬谪。

  傅世新原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陈新月了,可偏偏她却忽然出现在了自己管理的辖区。

  那个固执又倔强的女人并没有死在危险的东部边境沦陷区,而是忽然出现在这里,还是跟三个男人一起。

  尤其是其中一个,竟然还是刚刚被解除了放逐令的首席除秽官。

  傅世新对主城的事情非常关注,而且他的政治敏感度也很高,否则不会爬得如此迅速。

  提及首席除秽官,他就迅速想起来那位首席已经在三年前被革职了。

  除秽官组织全部由强大天赋者组成,又是女王陛下直属部门,天生自带光环。

  其中首席除秽官的地位和重要性不言而喻,绝对是女王陛下的心腹,盯着那个位置的人不要太多。

  但是三年了,那个原野被革职三年,可首席的位置却一直空缺。

  因此傅世新合理猜测,说不定这次女王陛下把人调回去,就是要让他官复原职。

  而陈新月似乎跟那个原野关系很好,否则不会那么着急一直要找他

  傅世新思索着,隐隐有点嫉妒又有点不屑,这么多年过去陈新月总算学聪明了一些,知道找个粗大腿抱着。

  “呵”

  豪华的办公室内,响起了一声略带讥讽的轻笑。

  日头渐高。

  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副官再次敲响了门。

  “守任,都准备好了,人也都到了。”

  “嗯。”

  傅世新点点头,关上文件,又活动了一下自己受伤的手臂。

  昨晚躺了一夜的治疗舱,用了很多修复药剂,再加上异变者的特殊体质,现在傅世新日常活动基本没什么问题。

  与此同时,负责接待客人的大厅内,原野陈新月四人已经坐好了。

  原野穿了外套,将裸露的肩膀和手臂都遮住了,好在大厅内有空调,因此也不是很热。

  一身黑的作战服装扮,让那张本就帅气的高冷酷哥脸看起来更有魅力了。

  今早起来的时候,小章鱼忍不住看了他好多次。

  等待傅世新来的时间里,陈队长正在给自己的小队员做科普。

  “调查军团按照功能可以分为两类,大概是守卫军和特遣队。”

  “守卫军就是专门驻扎在人类聚居点附近。靠近主城的大型城镇的调查兵驻扎点最高指挥官为守任。比如傅世新。小一点的,比如之前的供给站,就是组长。”

  “一个分支是特遣调查队,也就是向外探索沦陷区,部队化整为零,以小队的形式分散。”

  ——也就是陈新月带领小队的形式。

  小章鱼也蹲在旁边听。

  他特别喜欢听陈队长讲这些事情,能够让他对这个世界有更多的了解。

  目前为止,小章鱼获得的信息大多都来自于陈队长。

  不得不说他真的是运气不错,因为队伍里光是有一个知识储备丰富的陈队长还不行,还得有乔恩这个什么都不懂的新兵。

  这样一个教一个学的时候,小章鱼才能竖起耳朵去偷听。

  之前他原本是打算藏一块小怪物王种的尸体留给陈队长的,但是当时失去理智之后,他就把留给陈队长那一块吃掉了。

  小章鱼觉得有点愧疚,不过后来听胡长川说乔恩好像抢回来了一块,当下心里那点愧疚感就烟消云散。

  所以他现在听陈队长讲课格外心安。

  原野坐在旁边,盯着小水母出神。

  准确地说,他是在盯着小水母身上粉色出神。因为昨晚他又梦见那个粉头发的男人了。

  对方就像是住在了他的梦里。

  原野每天都能梦见那个人,而且只要看见对方的脸,他就觉得开心。

  就算是醒来再回想的时候,他的心里也是抑制不住的开心。

  明明正常来说,这种情况很不对劲,因为那个男人的第一次出现是涂珊珊导致的。

  而涂珊珊明显是来自于未知势力的敌人。

  按照原野常规的思路,他应该去猜测里面是否有什么阴谋诡计,或许是精神上的暗示,或许是催眠一类的东西。

  但是他却完全没有因为被同一个人连连入梦而感到恐惧和心慌,反而心里竟然还有点期待。

  期待见到那个男人。

  唯一苦恼的是,原野不知道对方是谁,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他也许又生了某种奇怪的病,或者中了某个精神系天赋者的特殊能力。

  总之原野仅存的理智告诉他,这不正常,他得赶紧回到主城,然后找心理医生伊芙瑞尔问一问。

  但是如果伊芙瑞尔真治好了他的异常那么原野很可能就再也见不到那个男人了。

  思路到这里,他又隐隐有些纠结。

  就在这时,小章鱼注意到了原野的异样。他伸出一只触手戳了戳对方的指尖。

  嗒嗒。

  调查兵的作战手套是半指,露肩膀露手臂的黑色紧身打底原野还能套个外套遮一遮,但是这种手套他就没办法了。

  他之前的手套要么被小水母扒了,要么就拿去垫在地上,弄脏了不能用,现在只能戴这种半指的。

  于是那只湿滑柔软的触手就直接戳到了原野的指尖。

  “!”

  他一个激灵,瞬间抽手后撤,从自己的世界里抽脱出来。

  原野低头,看见小水母歪歪脑袋盯着自己似乎有些疑惑,那只小触手还对他打了个问号,似乎在询问他刚才怎么了。

  他刚才

  他刚才通过小水母的粉色在想别的男人。

  原野:“.”

  脑海里下意识浮现的回答让他有点耳热。

  “没事。”

  原野发现自己最近撒谎的频率变得有点高了。

  以前为什么不撒谎?

  因为他不需要跟任何人交代什么,也没有任何人关心询问他什么。

  但是现在好像不太一样。

  想到这里,原野就下意识看了看旁边坐着的三人,他环视一圈过后,又将视线落到了面前的小水母身上。

  好像自从在供给站灯塔遇见这只小家伙之后,他身边不知不觉就好像多了几个人。

  不再是一个人战斗。

  遇见危险的时候,这只小水母会保护他,虽然那看起来像是圈养。

  失踪之后,有人会来找他。离开时,有人会等他。陷入窘境时,有人会贴心送来干净的衣服

  之前没注意,这时候突然想起来时,原野才发现自己的生活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但这种感觉

  好像很不错。

  就在这时,男人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由远及近,打断了原野沉思的思绪。

  皮鞋

  这个声音让小章鱼有点不太喜欢,有可能是上次涂珊珊的后遗症。

  “抱歉抱歉,各位久等了。”

  傅世新总算姗姗来迟。

  “没事没事,这不是昨晚傅守任受伤了嘛,今天就该多休息休息。”

  很显然,胡长川已经成为了他们这个小队的主要发言人。

  “哪里哪里,职责所在职责所在!”

  两人皮笑肉不笑,一番客套,来回打官腔。

  小章鱼听得下意识抖了抖耳朵,他觉得这位陈队长曾经的队友能够往上爬得这么快果然是有原因的。

  “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首席除秽官原野先生吧?”

  很显然,傅世新做过功课,他没有要来握手,但是语气很是热情,

  “我曾经听过您很多事迹功勋,当时”

  “——我不是。”

  傅世新恭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原野打断,后者语气冷淡,都没站起来,

  “我现在只是普通的异种猎人,关于之前出现的异度位面你要问什么赶紧问。”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很公事的理由,原野今天都不会来。

  傅世新脸上的笑意僵了一下,原本准备的一堆话全部卡在了喉咙里,但他很快又自然起来,

  “.哦哦,对对对,正事要紧,我们边吃边说。”

  说着他回头看向副官,

  “赶紧上菜。”

  “是。”

  接着,小章鱼就看见很多类似于服务员的人,端着一盘盘精美的菜肴上来了。中西方菜式均有,但中式菜偏多,粗粗一数竟然有二三十道。

  而且用的盘子都很精美。

  恍惚间,竟然让小章鱼有一种在大酒店里吃席的错觉。对比了一下当初在诊所的蒸土豆,这简直就太奢侈了。

  “你们远道而来,我就让他们多准备了一些,给你们接风洗尘。”

  傅世新发出了很爽朗的笑声,继续道,

  “别客气,千万别客气,都是些小菜。”

  “哦对了,还有刚从主城送来的酒,新月这酒可是兰特斯工坊出来的,专供内城,他们两位长官应该不陌生,但你肯定没喝过,来来来我给你满上.”

  傅世新给陈新月倒完酒又给胡长川拿烟,大概是原野刚才态度过于恶劣,他没给原野拿。

  小章鱼看得摇头,感叹就算是乱世末日,烟酒这些东西依旧有人享受。

  陈新月眉头微蹙,似乎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旁边的乔恩把傅世新当做情敌,于是现在哪怕看见满桌子的菜,也没有什么食欲。

  小章鱼看着这位热情过分的傅守任,总觉得对方的话哪里有点奇怪。

  看似谦虚热情好客吧,但是话里话外又有带点炫耀的意思。

  小章鱼仔细琢磨了一下,忽然悟了。

  这位傅守任面对陈队长的时候,有点像是屌丝学生时期追求女神失败,多年后发现女神混得没自己好,于是特意把人请出来吃饭,顺便炫耀自己的成功。

  啧,果然啊。

  小章鱼想,陈队长不喜欢一个人果然是有道理的。

  傅世新说了半天,也就胡长川偶尔跟他搭两句话,原野满脸冷漠,似乎在忍耐。

  陈新月也没动筷,眉头紧皱。

  “关于异度位面的事情,我之前已经把经过跟你说了,还有什么问题?如果没有的话,我们还有任务,得尽快回到主城。”

  “哦那个,确实我已经都知道了。不过新月,我们这么久没见,总该说两句叙叙旧吧。你这次任务和除秽官搭档,应该是立大功的,过不久就得要高升了?”

  “.”

  原野直接起身,二话不说带着小水母扭头走人。陈新月也紧跟着站起来,

  “不好意思,既然你都已经了解了,那么我们配合调查的义务也已经做到。还有任务在身,饭就不吃了。”

  乔恩连忙跟着队长一起走。

  不过走到一半,陈新月忽然停下脚步,回头:

  “说到叙旧,傅世新,迟到恭贺一句你成功升职守任。看在曾经是队友的份上,我多嘴一句,你今天这些东西.”

  她示意了一下满桌的酒菜以及刚才放在桌上的烟,语气似是随意却像一把尖锐的匕首,

  “——超标了。”

  “.”

  傅世新的脸色骤然铁青。

  三个队友都走了,胡长川当然不会一个人留在这,只是他说话总会留一线,

  “不好意思啊,傅守任,实在是任务太紧急,我们已经耽误了好几天,必须离开了。”

  他说着起身也往外走,

  “哎呀我这人肺不好,抽不得您这好烟,就不浪费了,您自己留着吧。”

  于是傅世新抵达饭厅的短短五分钟,人就都走光了。

  砰——

  他突然一把将桌子掀翻,满桌子没动的菜肴全部打翻在地上,发出一阵脆响。

  就在这时,外面的副官匆匆进来。

  “守任,有.”

  “滚出去!”

  傅世新现在恼火极了,自从当上守任之后他还是头一次被人这么下面子。

  “陈新月!”

  陈新月不过区区一个B级调查官,仗着攀上了两个男人,竟然这么跟他说话!

  不过是一个三等除秽官,另一个还是被革职了的家伙!

  当谁背后没有主城的靠山吗?!

  傅世新发泄一通,总算畅快了些,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把门外的副官喊进来,

  “让人收拾一下。”

  男人揉了揉眉心,问,

  “刚才要说什么事?”

  “刚接到总部命令,军团长要轮番诏回守任以上级别的调查军军官回主城述职。”

  副官的语气十分小心翼翼,

  “您在第一批名单里。”

  “.什么?”

  傅世新显然愣了一下,很快,他就有一种隐隐不详的感觉。好几年前就有风声说女王陛下打算肃清调查军团进行大换血,但一直没什么动静也就没人当一回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刚刚陈新月的那句话,傅世新心中顿时不安起来。

  ·

  与此同时,出来的四人在外面会合。

  调查兵驻扎点旁边就是一座大型的城镇,里面居住着大约上万的普通民众。

  胡长川找了个街边小饭馆,四人一起解决了午饭问题。没有了讨厌的家伙,乔恩干饭又香了起来,他满满吃了三大碗。

  原野没吃多少,他把小水母喂饱之后就打算去买些衣服。

  调查兵的无袖紧身衣让他觉得很不舒服,裸露肩膀和手臂让原野有一种强烈的不适合和不安感。

  陈新月没什么问题,她也很想立刻回到主城,早一天就少一些意外。

  “那好,两个小时后我们在停车处会合,到时候直接出发。”

  虽然是下午出发又得露宿野外,但是他们并没有人提出异议。

  之前因为异度位面突然出现而原野又失踪的事情,他们已经耽搁了四五天了。

  陈新月和原野都想尽早回到主城,胡长川同样,他本就是不愿多生事端的人,早点把陈队长送到,他也好早一点松口气。

  至于乔恩,他恨不得立刻就插上翅膀离开这里,让那个讨厌的情敌离队长八百万里远。

  原野皮箱里的衣服和吃的都被卷走了,其他东西倒是没丢。小章鱼发现今早原野从皮箱的夹层里拿出了一块橡皮大小的金条。

  他切下了一小块,去金店换成了钱。虽然官方把货币叫做贡献点,但底层人民依旧喊做是钱。

  小章鱼顿悟了。

  怪不得!

  怪不得当初他的小房子里面装饰的金属片片里面有黄金,原来是原野真的有金子!

  果然,不论是哪里黄金都是硬通货。

  小章鱼蹲在原野肩膀上,观察着这座大城镇,看起来跟他记忆中的三线小城市差不多,有小楼有平房,有菜市场有商店。

  只是没有电视和广告大屏幕。

  城镇的外围建了很高的围墙,拉了电网,还有一些很高的小型哨塔,以及一切其他的防御建筑。

  进来的人需要经过污染检测仪的检测,确认安全之后才能进。有着严格的排查机制,不过他们已经通过调查兵驻扎点那边的路进入了,所以不用过安检。

  原野专门选了人少的路走,他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在这盛夏的中午显得格外突兀。

  不少人都投过来了诧异的目光。

  不过看到他身上的调查兵作战服后,顿时又不那么诧异了。调查兵嘛,武器装备多,穿多一些很正常。

  而且也有很多长期跟异种战斗以至于精神失常的调查兵,举止比这怪异得多,大家都见怪不怪。

  小章鱼竖起耳朵,四处观察,他逐渐对这里的物价有了些认知,好像跟他的世界差不太大。

  虽然这里怪物横行,动植物异变,但是人类依旧找出了很多能吃的蔬菜和家畜,所以基础的食材采买并不贵,79点贡献点就足够买一堆蔬菜肉类了,做成饭菜足足够四五个人吃。

  小章鱼想了想刚才那一大桌菜肴,以及傅世新口中的名烟名酒,约莫得花费个大几千。

  真贵啊。

  乔恩今天早上还念叨自己每月的薪饷津贴也就三千多呢,说不知道自己欠队长的医药费什么时候能还清。

  他出来当调查兵打工两个月,几次受伤濒死不说,还倒欠两万块。

  真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曾经的打工人小叶有点唏嘘感叹,逐渐开始理解了当初供给站那些为了抚恤金而死的调查兵。

  那不是特例,而是常态,甚至是众多底层调查兵的一点缩影。

  看来女王陛下打算对调查兵团大换血,可能就是为了这个原因。

  像傅世新那种级别的军官每天大鱼大肉,名酒名烟,下面的底层调查兵拼死拼活,一身病痛伤残却还满身负债。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这样的对比也太鲜明了。

  原野倒是没有小章鱼那么多感叹,他只想着买衣服,赶紧换衣服!

  首席大人对自己要买的东西目标明确,径直找到了对应商店。

  由于附近的调查兵很多,所以针对调查兵贩卖装备武器的商店也很多,很容易就能找到。

  这个怪物横行的世界里是不禁枪的,但一些大型杀伤力热武器需要出示调查兵的证件才能买。不过一般这种小商店也没有,需要走官方途径。

  原野不需要那些,他只是买了一些衣服,用来随身装东西的皮质腿包,战术袖套,金属拼接护肩等等装备。

  最重要的还是手套,很多手套。两种不同的,一层戴在里面一层在外面。

  双重保险。

  嗯,当然了,还有换洗的贴身衣物。因为之前的几乎丢在那个巢穴里面了。

  两个小时后,四人按照约定在停车处会合。

  只是到了地方之后,小章鱼发现乔恩很不开心,原本金毛般阳光灿烂的笑脸垮了个彻底。

  很快,小章鱼从陈队长口中得知了原因。

  “调查军团总部刚刚下达了诏令,让守任级别以上的调查军军官回主城述职,傅世新在第一批名单里,所以他可能会跟我们同路。”

  原野听完,脸色也不太好看。但从这个地方返回主城最近最安全的路就只有一条了。

  “啧,让那家伙离我远点。”

  撂下这么一句,原野就上了车。

  旁边的乔恩很是郁猝。

  因为他总觉得那个傅世新对他的队长不怀好意。原本以为离开这里,也就再也不见了。结果没想到对方竟然要跟着回主城。

  那岂不是一路上对方都得跟着队长?

  真是讨厌。

  胡长川看出来了乔恩的郁猝,顿时勾勾手指让小狗过来。

  “怎么了胡长官?”

  “乔恩,对待情敌嘛很简单,他有他的优势,你也有你的优势。要懂得发挥自己的优势碾压敌人的劣势,懂不懂?”

  每次胡长川跟乔恩的对话都很有趣,于是小章鱼又偷偷跑过去跟着一起听。

  只是他听着听着,表情就逐渐古怪起来。

  二十分钟后,他们两辆车开出了调查兵驻扎地,而后没多久,后面就跟着一辆豪华军用悍马。

  这次是陈新月开车,因为乔恩又光荣负伤了,他现在处于养伤状态。

  而且由于这次乔恩拼死抢回了王种尸体的最后一部分,所以陈新月一路上对乔恩的语气都温柔了很多。

  入夜扎营的时候,那个傅世新果然又过来找陈队长说话。

  小章鱼悄悄凑近了些去偷听,他觉得调查军团这次突如其来的述职调令不简单,或许是女王陛下要有所动作了。

  不过傅世新似乎认为陈新月回到主城可能和这次的调令相关,所以急切地想从陈新月这里探查出一些关于总部调令的事情。

  就在这时,乔恩一脸虚弱地过来了。

  “队长.咳咳咳.”

  “怎么了?”

  陈新月立刻起身,语气关切。

  乔恩摇摇头,勉强露出笑容:

  “没没什么,队长你不用管我,是我打扰到你和傅守任说话了吧,对不起,我咳咳,我不该出现在这里,我马上离开。”

  旁边偷看的小章鱼顿时睁大了眼睛。

  我去!

  乔恩还真敢听胡长川的馊主意!而且还立刻就付诸实践了???

  说着,乔恩就要走,结果没想到脚下忽然一绊,刚刚好摔到了陈新月怀里。

  “怎么回事,怎么站都站不稳了?伤口裂开了吗?”

  陈队长立刻抱住他,似乎完全没有发现事情有哪里不对。她眉头紧皱,竟是真的当真了,当下就要去查看乔恩的伤口。

  不过小狗很是害羞,不肯在外面掀衣服,于是陈新月只好带人去帐篷里看。

  “不好意思,傅守任,我的队员状态不太好,有什么事之后再说吧。”

  “等等,新月”

  傅世新似乎还想说什么。

  但陈队长头都不回,扶着乔恩走了。

  ——整个过程就跟演戏似的。

  小章鱼震惊不已。

  他看了看旁边深藏功与名的老胡,忽然觉得对方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这件事情太有意思了,尤其是傅世新最后懵逼的表情简直都可以做成表情包。

  小章鱼决定立刻回去跟原野讲讲。但是等到他回到车里之后,小章鱼才后知后觉意识到。

  哦豁。

  他没长嘴来着!

  “怎么了?”

  原野已经换上了新买的衣服,把那件无袖高领紧身衣塞到了皮箱最里面的位置。

  手套也跟原来一样,戴了两层。

  原野戳了戳小家伙的脑袋:

  “什么事让你这么兴奋?”

  “.”

  倒也不是兴奋。

  大概就是分享欲作祟,他总想把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事情告诉给原野听。

  小章鱼想了想,决定用自己强大的肢体语言表达出来。

  于是,原野就看见那只小木板上的粉色团子开始分饰三角,表演一出默戏。

  他先是踩着黑色的小鞋倨傲走来。

  ——傅世新上来搭话。

  然后是小粉团子转到另一边,扭头似乎惊讶发现了什么,无奈驻足扶额。

  ——陈队长被迫接话。

  接着,粉色的小水母窜到旁边,探头张望,然后一瘸一拐虚弱出来,一双湿润的蓝眼睛泫然欲泣。

  ——乔恩弱柳扶风出场。

  最后,小章鱼踉跄几下,忽然绊倒,抱住了原野的大拇指,娇娇弱弱贴上去。

  “.”

  原野这下终于是没忍住,嘴角上翘。

  其实刚才他通过车窗看见了全程,所以他很能明白小家伙在表达什么。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小水母竟然能凭一己之力演出三个人的故事。

  于是这时候原野想了想,很配合地帮忙配台词,

  “不好意思,我的小水母状态不好,得检查一下。”

  欸?

  小章鱼正挠头不知道怎么演最后关键一幕,结果没想到原野竟然说出了陈队长的台词?

  他知道?

  他刚才看见了???

  那小章鱼我还费力演个什么劲儿?!

  等等

  检查?

  什么检查?

  下一秒,黑色的手套就将粉色的小团子推倒,掀开小触手,去揉他奶白色的软肚皮。

  揉出“叽咕叽咕”的声音。

  啊!

  原野这家伙.想摸他的肚子就直说嘛,还演这么一出。

  小章鱼躺平任揉,甚至有点舒服地眯了眯眼睛。

  后来两天,傅世新又来找过两次陈队长,不过每次乔恩都会刚好在那个时间段旧伤复发。

  “傅傅守任,对不起,没有打扰到你和队长吧?没没关系的,你们的事情更重要。我忍忍就好了。”

  “队长,我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伤口反反复复,每次都耽搁你,傅守任他会不会生气?”

  “.”

  到后来,小章鱼都觉得乔恩这戏实在太假,但陈队长仿佛完全没有察觉哪里不对,每次都撇下傅世新跟乔恩走。

  事不过三,被下了两次面子之后,傅世新就不再来了。他似乎还想跟原野搭话,结果后者一个眼神就把他吓了回去。

  自此之后,乔恩的伤立刻大好,再也没反复过。

  于是后面的路很舒心,他们没有再遇见任何危险,没有异种,没有异度位面,甚至连有点威胁的进化种都不曾看见。

  ——因为这里已经很接近主城了。

  道路逐渐平坦宽阔起来,荒芜的旷野不再,人类的建筑逐渐密集,路上还经常会碰见别的车辆。

  不是调查军团的军用车,而是民用车,还有一些运输瓜果蔬菜,米面粮油,日用商品等等的运输车。

  远处有一条缓缓流动的大河,陈队长说那条河叫做悯江河,在河的上游有一处水力发电站,产生的电能可以供给整个主城使用。

  还有信号塔。

  这里有很多很多座信号塔。

  原本开车好几个小时,甚至一天才能看见一座的信号塔也开始密集起来。

  几乎一个小时之内就能看见好几座。

  道路两旁立着路灯,还有电线杆,拉直的黑色电线上,偶尔会落下几只长得像麻雀的小鸟。

  甚至于小章鱼还看见了大片大片的良田,有很多人在播种,偶尔还会路过一片水田,里面有人挽着裤脚,戴着草帽,竟然在插秧。

  这样的画面让叶云帆很是恍惚,他一时间仿佛有种自己回到了故乡的错觉。

  “滴滴。”

  这是个人终端接收到短信的声音。

  这里有众多信号塔,实现了信号24小时全面稳定覆盖,所以个人终端也能够使用。

  对,个人终端。

  这才是主城及其附近的主要交流通讯工具。他们不再用那些距离短又笨重的通讯器,而是手机大小的个人终端。

  个人终端有点像是手机,但不是那种智能手机,类似于零几年的小灵通,能够实现短信和短暂通话的功能。

  原野的箱子里也有一个,当时小章鱼还很疑惑,直到现在见原野拿出来发了几次短信之后,才知道那竟然是个人终端。

  甚至个人终端还可以实现移动支付。原野的个人终端里似乎还有贡献点,他之前还在路上的小摊位上用个人终端给小章鱼买了束花吃。

  这时候小章鱼和乔恩的表情很同步,因为他们都像是头一次进城的落后难民。

  这也没见过,那也没见过,这也新奇,那也新奇。

  但无论如何,有一件事是肯定且绝对的。

  那就是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如此地祥和美好,仿佛异种、血腥、杀戮、死亡都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大约他们总是白天赶路,所以最终即将抵达主城的时候又是日暮。

  这时,一望没有尽头的笔直公路前方总算多了些别的东西。

  小章鱼隐隐看见了一座巍峨的黑色城墙,非常庞大,即便隔着如此之远的距离,他也需要仰头去望。

  那座传说中的人类主城,他仅仅只是窥见了城墙一角,就觉得自己仿佛看见了一头沉睡的巨龙。

  “要到了。”

  原野忽然轻声开口。

  小章鱼微怔,扭头去看原野的侧脸。

  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从少年如此轻缓的语气中听见了一分难以察觉的紧张。

  这里是原野来的地方。

  他们都说原野是罪人,被女王陛下亲自下达了放逐令,驱逐出了主城。

  但现在他回来了。

  叶云帆忽然意识到,这一刻原野应该是回到了属于他的故乡。

  此刻夕阳垂落,金红余晖落在那座巍峨高大的黑色城墙上,连绵成一条近乎千米的长线。

  城墙外一条巨大的护城河宛如一条美丽的丝绸缎带,环绕流动,在夕阳的余晖下闪闪发光。

  此刻各种光影全数倒映在少年的眼底,与那双异色的双眸交相辉映。

  这一幕的画面实在瑰丽,就像有什么东西直直撞了叶云帆的胸腔一下,让他深深地记在了心底。

  乔恩似乎也被深深震撼,他没有兴奋地大叫大喊,而是以一种无言而激动状态仰头,深深凝望。

  车子开得越近,速度就越慢,而那些仰望主城的人,他们的头似乎就必须仰得更高,甚至抵达一种虔诚的角度。

  小章鱼逐渐开始理解——

  怪不得

  怪不得乔恩对主城如此向往。

  怪不得那么多人挤破头都想进入主城。

  因为这里有连绵千里的良田平原,巍峨如同巨龙般的庞大城市,全天不间断覆盖的信号,充足的能源,绝对安全的防御城墙。

  在这个异种入侵,怪物肆虐的世界里,主城就像是一座为人类而建造的最后桃花源。

  它象征着安全,宁静和幸福。

  车速渐慢,直至停止。

  几人陆续下车。

  进入主城的门有三道。

  正门和左右两边的侧门。

  正门高约八米,宽十米,看起来很是气势恢宏。旁边的两座侧门略小一些。

  三道门四周都设置了安检装置,只要有人进入就会自动扫描。

  陈队长指给乔恩看:

  “一般的商贸运输都是从左侧门进。平民出入,则是从右侧门。中间正门一般是内城那些贵族、或者高级军官,以及执行主城特殊任务的队伍使用。”

  所以两边的侧门很挤,排了长队,但是中间的正门却没有什么人。

  “进入主城需要通行令,安检,污染指数探测,缺一不可。”

  通行令很容易,他们都是王庭下令召回,所以在个人终端能够使用的时候,通行令就直接发送到个人终端上面了。

  其实除秽官一般都不用这三项,不过原野和胡长川并没有要实行特权的意思。

  小章鱼蹲在原野的肩膀上,探头探脑,四处好奇张望。就在这时,他忽然察觉到了一股灼热的目光。

  不,不是针对他,是针对原野。

  小章鱼立刻抬头想要追溯那道目光,而就在这一瞬间,他听见了一声嘹亮的哨响,竟有些像是鹰啼。

  唰——

  一支箭矢破空而来,挟光而至。

  原野似乎早有预料,他都没拔刀,只是随意偏头,轻而易举躲过。

  哧!

  箭尖生生刺入水泥地面,射裂了数条狰狞裂缝。

  几乎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陈新月心头一跳就要拔枪,但下一秒,她就对上了原野的视线。

  作为刚才箭矢的刺杀对象,少年脸上没有半点紧张或是愤怒的表情,他示意陈新月抬头,

  “喏,那个。”

  原野看向城墙之上,语气淡淡,

  “我之前说能帮你的人。”

  之前陈新月请求过原野帮忙,让他上报关于王种袭击供给站的疑点,想要让上面彻查。

  因为原野曾经是首席除秽官,或许这次官复原职后,能跟王庭.甚至是女王陛下直接对话。

  但当时原野却说自己不会再成为除秽官。

  【不过我倒是可以找一个人帮你,这种事情,她说话比我管用。】

  【是您的朋友吗?】

  【不,是最讨厌我的那一个。】

  陈新月立刻想起来了,她当即抬头,看向城墙的最顶端。

  小章鱼也跟着抬头。

  不过很快,他们就不用抬头了。

  因为对方已经用绳索枪从城墙顶端一跃而下。

  哗啦——

  是裙裾在狂风中猎猎飞舞的声音。那人就像是只俯冲而下的猛禽。

  嗒。

  少女背负一把机械长弓,单膝落地,姿势异常帅气。她银发红裙,黑色皮质束腰,裙摆下穿着裤子和长靴。看起来明艳娇美,像一朵肆意燃烧的红莲。

  她看起来跟原野似乎差不多大。而且出场方式也着实和原野一样令人印象深刻,

  但小章鱼想了想,觉得她还是比原野差一点的。不过这姑娘可比涂珊珊好看太多太多了。

  是第一眼就能给人造成视觉冲击的那种顶尖漂亮。

  不过下一秒,这位过分漂亮的姑娘就抽箭拉弓,直指原野,满脸怒容:

  “混蛋!你还敢回来!赔我的哈基米!!!”

  “.”

  哈?

  小章鱼下意识看向原野。

  后者似乎注意到了小家伙的困惑,于是偏头,低声解释:

  “三年前能力失控,她的宠物撞进了我的攻击范围。”

  结果当然是死了,也许模样还很凄惨。

  嘶——

  怪不得这么高的仇恨值。

  小章鱼叹息,但他忽然又想起来关键问题。

  等等,这姑娘是谁?

  他打量着这位过分漂亮的少女心中猜测:

  难道也是除秽官?

  就在这时,上方城墙上传来了几道哭天喊地的声音:

  “王女殿下——”

  “王女殿下您没事吧!!!”

  “王女殿下,城墙不能跳哇——”

  王女?!

  女王陛下唯一的亲生女儿?

  陈新月浑身一震,看向眼前拉弓少女的眼神充满惊愕。

  这个身份确实是如原野当初所说.比首席除秽官还要管用,非常管用。

  后面下车的傅世新看见王女殿下时,眼底顿时掩不住的惊艳,他立刻想上来攀谈,结果被胡长川半路拦下。

  “傅守任,那个你现在最好不要过去。王女殿下跟我们首席有点恩怨。”

  他乐呵呵地挡住傅世新前进的路,语气仿佛真心实意为他考虑,

  “要是等会儿两个人打起来,伤到你可就不好了。”

  傅世新脚步顿时,眉头紧锁,但最终只好站在原地,远远看着那个过分漂亮的红裙少女。

  这时候,原野也看向面前的王女殿下,他似乎完全不在意那把直指自己面门的箭矢,心中有点不悦,但还是解释了一句:

  “爱尔莉塔,我已经赔给过你一只了。”

  “不对不对不对!你赔给我的那只和我的哈基米完全不一样!”

  “.世界上没有两只完全一样的猫。”

  看在女王陛下和大祭司的面子上,原野对爱尔莉塔的容忍度比平常人高很多。

  小章鱼立刻敏锐抓住了关键点。

  王女的猫叫做哈基米?

  哈基米???

  这不是他那个世界的一个网络用梗吗?

  哈基米原本是蜂蜜水的意思,结果被化用成梗,成了很多人对猫咪的代称。

  巧合?

  还是有玩家引入的?

  或者王女也是玩家???

  最后一个猜测可就太疯狂了。

  就在这时,爱尔莉塔的注意力忽然挪到了原野的肩膀上,之前她因为愤怒一直关注着原野,所以现在才发现对方肩膀上竟然有一只粉色小团。

  粉色的!蓝眼睛!

  爱尔莉塔缓缓收了长弓,有点好奇地问他:

  “你你肩膀上那个,是小水母吗?”

  小章鱼:“.”

  好了,可以暂时排除第三种猜测。

  刚才被王女用箭矢指着的时候,原野完全没反应,可当对方问及小水母的时候,他就立刻警惕起来了。

  “你想干嘛?”

  原野下意识用手捂住了肩膀上的粉色团子,后撤一步拉开距离。

  爱尔莉塔大概就是大部分人口中最喜欢把可爱进化种当宠物养的那一类贵族小姐。

  她对这种可爱的小生物完全没有抵抗力。

  原野后退半步的动作让王女殿下立刻察觉到了他对那只小水母的重视。

  呵——

  这家伙当初瞧不起她养宠物,现在自己还不是养了一只?!

  可恶。

  她要让原野这个混蛋也尝尝失去心爱小宠物的痛苦,于是爱尔莉塔决定把那只小水母要过来。

  “既然你赔不了我的哈基米,那你就把这只可爱的小水母赔给我!”

  “不可能。”

  原野断然拒绝。

  “你——!”

  爱尔莉塔气急。

  “你要是不给我,我就不准你进入主城!”

  “女王陛下召我回来的,你想抗令?”

  “你”

  爱尔莉塔气得咬牙。但是她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通。

  原野不打算跟她再在这里废话,直接绕过爱尔莉塔往里面走。王女殿下当然不可能这么算了,她急急追上来,

  “混蛋原野,你还打碎了我最喜欢的古董花瓶,你赔我钱!”

  她觉得自己总得做点什么以泄心头之愤。然而思来想去,似乎只有这个办法可行。

  “那个花瓶可贵了,十万贡献点呢!”

  “没钱。”

  原野继续走。

  他的大部分积蓄当初都赔给那些被自己误伤的人了。现在还有一只小水母要养,哪里有钱赔给爱尔莉塔。

  最重要的是,主城的花销可不低。

  “那你给我打欠条!”

  小章鱼看见王女又跑过来拦在原野前面,阴恻恻威胁道:

  “你要是不打,未来一个月你就别想有安生日子!”

  这话似乎是让原野想到了什么,脚步一顿。

  “——行。”

  “好!”

  爱尔莉塔总算笑了,立刻朝守门的卫兵招招手,

  “给我拿纸笔来!”

  卫兵似乎早就认识她,马上就很是殷勤地去拿。

  “今原野欠爱尔莉塔十万贡献点”

  王女殿下念,然后盯着原野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小章鱼跑到原野的左手小臂上,伸长脑袋看着他写。

  冷酷无情的首席大人竟然有一天还要给人写欠条!

  小章鱼觉得稀奇极了。

  就在这时,爱尔莉塔忽然想到什么,问他:

  “对了,你什么时候还我钱?”

  “有钱的时候。”

  “什么时候有钱?”

  “不知道。”

  “你!”

  爱尔莉塔似乎是被原野气习惯了,她深吸一口气,说,

  “那就写三年内还清,不然我就找人自己从你那拿!”

  原野毫不客气怼她:“那叫偷。”

  “.”

  爱尔莉塔好长时间没说话,大概是被气到有点心梗。堂堂王女殿下哪能真当小偷?

  “按手印!按手印!”

  她有点恼羞成怒,大约是生怕原野赖账,动作迅速拿出了口红盒。

  原野看了看自己的手套,忽然捏住小章鱼的触手先在口红盒里面摁了一下,然后在欠条上戳了个印。

  啪叽。

  于是爱尔莉塔的口红盒里多了几个爱心凹陷。

  而欠款人原野的名字上也多了好几个小心心印。

  小章鱼:“.???”

  他震惊回头,看向原野。

  你写的欠条让我按手指爪,也不对,吸盘印???

  王女被这骚操作刷新了世界观,她和小章鱼同步看向原野,震惊开口:

  “你写的欠条让一只小水母按手,呃触手印???”

  脑海中的话被那道女声近乎完美复刻说出,小章鱼又扭头去看爱尔莉塔,他突然觉得此刻的王女殿下在闪闪发光,简直就是他的嘴替。

  要是她没把他当水母就更好了。

  原野眼皮都没抬一下,他擦了擦小章鱼触手上的口红,淡淡回应:

  “它是我的东西,当然可以代表我。”

  “你竟然把它当东西?!”

  珍爱宠物的王女殿下不能接受,她原以为这只小水母是原野最最心爱的宠物,不然怎么宁愿欠下巨款也不抵给她,结果他竟然把它当东西。

  王女殿下很是生气,她指着小水母,振振有词,据理力争——

  “它这么可爱,才不是个东西!”

  小章鱼:“.???”

  诶诶诶!

  你们俩吵归吵!

  突然都骂他干什么?!

  可恶,欺负他一只章鱼宝宝没长嘴吗?!

  作者有话要说

  卡点强迫症,小甜点也要卡好点,结果就变成了大甜点。

  不过明天的还没写完.所以延迟一下更新时间,以后都【中午十二点】更吧。(划重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