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梦境
字体:      护眼 关灯

梦境

  四只翅膀的蝴蝶结

  看起来像是蝴蝶,又像是花朵。

  ——很是可爱。

  原野微怔,低头看了好了一会儿,下意识摸了摸心口,他觉得那里似乎有点发软。

  “.”

  “首席!”

  这时,胡长川总算抵达,他的脑袋上顶着一个头灯,看起来有些滑稽。

  但这点光足够将黑暗的地下狭窄空间照亮。他先是看了看原野,确认对方身上并没有什么伤。

  直射的光晃了一下原野的眼睛,后者下意识抬手遮挡,同时他也用膝盖和小腿帮地上的小水母挡了挡。

  原野语气骤冷:

  “挪开!”

  “哦哦哦!对不起对不起!首席咳,原野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胡长川手忙脚乱把头灯转了个弯弯,同时,他听见那道一如既往恐怖的声线后,顿时放下了心。

  胡长川觉得这样的情况才对。

  他就说嘛,实力强到逆天的首席大人怎么可能出事?

  胡长川一边想着,一边似有似无地观察着周围。这里的空间并不大,什么东西都一览无余。

  胡长川扫视了一圈,并没有看见他刚才幻视的那道人影。只有地上一团军用防御斗篷,以及蹲在原野鞋上的一只粉色小水母。

  看来是真的幻视,他刚才或许看错了。

  经过胡长川这个插曲,原野的理智已经全然回笼,他很快察觉到了不对。

  因为他发现自己晕倒的位置变了,而之前他昏倒的地方出现了一块巨大的落石。

  他扭头,发现之前丢失的长刀竟然就在自己身边。但是当时明明那把刀是将偷袭者的手臂钉在墙上。

  即便对方挣脱将刀扔掉,那么刀也应该掉在电梯甬道的最下层,而不是出现在自己身边。

  “原野先生,怎么了?”

  胡长川察觉到了原野脸上露出的一线凝重。后者伸手拿起旁边的长刀,仔细看了看,问

  “你什么时候到的?”

  胡长川估摸了一下时间,说,

  “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前,我接到了陈队长和乔恩,然后帮忙把车子也弄出来了。哦对,还有魏京,啧他跟我一起驻守T-12哨塔两年多,没想到竟然是暗子。”

  谈及正事的时候,胡长官还是很靠谱的,他的语气很正经,

  “我们在外面等了许久,本来以为您很快会出来,没想到等了一个多小时所以我就下来了。”

  “一个多小时?”

  原野本以为自己只失去意识了两三分钟,没想到竟然昏迷了这么长的时间。

  ——这绝对不正常!

  他的神色越发凝重起来。

  原野逐一搜寻着周围的异样,忽然,他摸到了刀柄上有些微黏的熟悉触感。

  少年忽然低头,发现小水母脚上的鞋子也没了,小家伙踩在地上的触手们看起来有点脏兮兮的。

  他沉默片刻,问:

  “你做的?”

  小章鱼有点心虚,但是他并没有否认而是点点头。刚才他就注意到原野的视线了,知道对方现在肯定是已经发现了自己的马脚。

  时间紧迫,叶云帆当时没来得及完全仔细处理掉,而且即便处理掉,也难保原野不会怀疑。

  相处了这么久之后,叶云帆很清楚原野到底有多聪明。

  所以他打算不隐瞒这些马脚,而是将它们合理化。

  于是十几秒后,原野就看见原本只有巴掌大小的“小水母”忽然变大了,然后它伸长触手圈住了刀柄。

  而另一只触手则是圈住了地上的斗篷,做出拖拽的动作。

  叶云帆决定逐渐在原野面前表现出一点自己的进步,不能总当个吉祥物,以后万一遇上危机情况,他出手的时候才自然,免得显得突兀。

  “所以,是你把我拖过来,然后又找到了刀?”

  在非情感表达类的问题上,原野的阅读理解能力很强。他只是看了两眼,就立刻明白了“小水母”的意思。

  之前小家伙夺走他口中的糖果时,就变大过一次,只是没有这次这么大,所以原野对它能够变大的能力并不感到惊讶。

  “!”

  他竟然秒懂

  粉色的小团子立刻从原野的脚上跳到斗篷上,欣喜点头。见状,本来想拿斗篷检查一下的原野放弃了这个念头。

  见对方没有仔细深究,小章鱼总算松了口气。

  如此一来,长刀的出现和斗篷的掉落位置就都有了解释。只要原野没有仔细检查斗篷,那么这个借口就能说得通。

  ——因为斗篷上没有拖拽摩擦的痕迹。

  旁边的胡长川眼神微微有些惊异,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若有所思道:

  “嘶这个小家伙长得可真快啊。”

  “嗯,是长大了一点。”

  原野这次的语气倒还算温和,他起身,将长刀挎在侧腰上。这次他没有用刀背去把小家伙挑起来,而是朝小水母伸出双手。

  后者立刻秒懂,马上把排球大小的自己变小,变回到原来的巴掌大,然后熟练亲昵地爬上了原野的手心。

  “除了找我,有发现别的什么吗?”

  原野淡淡看了胡长川一眼,后者立刻就额头冒冷汗。

  他当然知道首席给自己留下暗号的意思,让他作为最后一环来接应,或者堵截可能逃跑的敌人。

  但是胡长川没能把人找出来。

  “要要不您先上去,我再找找?”

  就在这时,小章鱼估摸着自爆装置启动的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他开始有点着急,用小触手“啪.啪.啪”急促拍拍原野的手心,示意他赶紧离开。

  现在的原野已经能够读懂好些小水母的肢体语言,小触手踩来踩去是激动兴奋,小触手不停蹭抠是焦虑烦躁,小触手快速拍打,就是催促的意思。

  催促什么?

  原野扫视了周围一眼。

  “等等。”

  胡长川抬手贴在侧壁上,闭眼感知,

  “这里好像还有一些危险的东西”

  他说着说着,声音猛地戛然而止。因为他透过厚厚的土层听见了远处的倒计时声音。

  “不好!这里要炸了!!!”

  胡长川猛地睁开眼,

  “我们得赶紧离开!”

  原野没多废话,

  “带路!”

  胡长川立刻带着原野到了另一处地点,上方是一个两人宽的甬道。似乎是刚挖出来的,还散发着一股土腥味。

  “这!”

  胡长川递给了原野一把绳索枪。

  “嗯。”

  三分钟后,坐在车上的乔恩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震动。

  轰隆!

  他猛地惊醒,抬头看见许多巨大的树木倾倒,地面出现了龟壳般的裂缝,前面被藤蔓爬满的山坡瞬间坍塌了下去。

  这时因为地陷,遮蔽阳光的巨木倒塌,藤蔓噼噼啪啪被扯断落下,许多奇怪的山鸟被惊飞。

  “队队长!”

  陈新月拉开车门上来,没多废话,一踩油门退出几十米开外。

  “队长,原野长官他们没事吧?”

  乔恩失血过多,现在脸色有点微微发白。

  “他们不会有事的。”

  陈队长的语气沉稳而笃定,仿佛有十足的把握。于是忐忑的乔恩立刻被安抚了。

  他打开车窗往外望了望,这时已近黎明,可见度逐渐变高了起来。

  十几分钟后,乔恩的视野中出现了两道熟悉的人影。卷毛小狗顿时喜出望外,

  “队长!你真是太神了!”

  陈新月没答,胸腔微微起伏了一下,像是总算松了口气。乔恩完全没注意到这个细节,他从车窗探出半个身子,用力挥手:

  “原野长官!这里!!!”

  小章鱼蹲在原野的手心里,能很清楚地看见那辆熟悉的越野车,以及半个身子从车窗里探出来的乔恩。

  清晨的朝阳落在那个十七岁的新兵脸上,令他惊喜又快乐的笑容显得格外灿烂动人。

  几分钟后——

  所有人终于会合。

  原野过来后先拿了一瓶水,简单给小水母洗了洗,又给它换上了一双新鞋。

  “原野先生,我们现在是去?”

  陈新月等他做完了这一切才开口询问。小章鱼抖了抖身上的水,循声望过去,湿漉漉的蓝眼睛盯着陈队长看。

  女人胸口的血污已经发暗,里面裹了纱布,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伤到要害。

  小章鱼想了想,之前方硕说原野是故意选了地下避难所,他很快就推测出陈队长受伤或许是原野计划好了的。

  示敌以弱,不仅陈队长得示弱,原野也得示弱。

  所以最终他们成功抓住了那个偷袭者,若不是原野没有料到方硕有一个逃跑技能,或许他们现在就已经是抓到了两条鱼,尤其是后者,那应该就是原野要抓到的大鱼。

  不过现在陈队长的状态看起来不太好,她很憔悴,唇色发白,眼下有些青黑。

  也对,是谁连着几天重伤又夜以继日地战斗,应该状态也不会太好。

  原野注意到了小水母的视线,他回头瞥了陈新月一眼,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径直去拉开了驾驶车门,

  “后面去,我来开。”

  “.啊?”

  陈队长微怔,

  “好的。”

  她依言下车,坐到了后排去。

  胡长川也跟着想要上车,但是原野一个眼神就把他定在了原地。

  “去把你的车开过来。”

  “哦哦哦对!”

  邋遢大叔胡长官一拍脑袋,差点忘了。

  “对对对,我的车,我的车还在那边,我去开过来。”

  沦陷区的路不平,开车的声音也很大,可能会引来许多异种或者进化种的窥伺。所以为了尽快赶到,胡长川把车停在了外面,生生跑过来的。

  原野看了看肩膀上的小水母,发现小家伙正东张西望,精神奕奕,状态极好,半点没有困倦的意思。

  于是他放弃了将小水母放回屋子里休息的打算。

  嗡

  汽车启动。

  小章鱼蹲在原野的肩膀上,刻意去观察了一下他的脸色。虽然同样战斗了一天一夜,可后者看起来完全没有什么疲惫感。

  果然,还是年轻。

  然而更加年轻的乔恩已经不行了,车子开动之后,他原本还强撑了一会儿,然而没过多久,卷毛小狗就倒在副驾驶昏睡过去。

  战斗了一天一夜,确实都累了。更何况原野开车看起来可比昨晚的地下避难所安全。

  陈队长强撑了一会儿,只是闭着眼睛假寐,并没有让自己完全睡过去。

  实际上原野也对自己的精神略感奇怪,似乎是因为在地下避难所昏迷的那一个小时,醒来之后他的精神竟是很好,并不怎么困倦。

  最重要的是,受到精神攻击后的疼痛竟然缓解了很多。

  这不太正常

  只是原野想来想去,没有答案,索性暂且搁置。

  幕后黑手小章鱼安安静静蹲在少年肩膀上,好奇伸长脑袋去看他开车。原野开车的动作很熟练,看起来像是个老手。

  ——他好像真的什么都会。

  叶云帆在心中又一次感叹原野的全能。

  趁着这个坐在驾驶位的机会,小章鱼仔细观察了一下这辆越野车的方向盘,以及车内的各处细节。

  他发现除了一些细节方面和自己印象中的越野车不太相同之外,其他的都很相似。

  重点是,没有什么超出他那个时代科技方面认知的东西。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汽车制造水平和他原本的世界是差不多的。

  而且相比于过分发达先进的生物医疗技术,这里的通讯手段似乎也十分单一,而且有点落后。

  叶云帆陷入沉思。

  这里人类的主要通讯手段是通过信号塔传递信号,一旦信号塔没了,那么那个地区就直接断联。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没有卫星,或者曾经有,但是怪物出现之后,人类在这方面的科技出现了倒退?

  叶云帆将这个小小的信息拼图又记了下来。

  原野的车技很好,路上虽然颠簸可却稳当,而且速度并不快,似乎特意在等胡长川。

  而且他应该是选择了一条安全道路,一路上都没有遇见被偷袭的情况。

  小章鱼稍稍松懈下来,去查看自己的数据面板。刚才杀死方硕的时候,他忙着送原野回去保住自己的马甲,因此并没有仔细去看当时浮现的提示面板。

  [精神力数值:130+8x5(你的精神力超乎常人。)

  又涨了20?

  小章鱼想了想,觉得有可能是因为他得到了一个新的精神力方向的技能,所以涨了一些。

  [体力值:

  [生命值:

  小触手往下划了划,翻到技能面板,

  [技能一:特殊隐匿-E级(尚未成年的幼崽需要先学会藏起来才有可能活下去。)

  [技能二:精神沟通-D级(强大的精神力让你无师自通了一些特殊的沟通技巧。)

  [技能三:拟态-C级(可以变成见过的任何生命体,相似程度和了解程度成正比,模仿难度越大,体力值损耗越大。

  [技能四:精神打击-C级。(对目标进行精神打击,可造成短时间头痛,眩晕,意识丧失等负面效果。根据精神力数值,玩家可以一天用三次。)

  [技能五:暗影潜行-C级。(可借助阴影进行短距离潜行,单次距离2米。

  小章鱼其实很想试试后面两个新技能,只可惜现在没有施展空间。

  不知道是因为在等胡长川,还是因为车上有两个人在休息,原野的车速很慢,车身也很平稳。

  四个多小时后,紧赶慢赶的胡长川总算追了上来。

  小章鱼伸出脑袋看了看,发现对方开的是一辆黑色的车,车型有点像是suv,车身上喷着调查军团的标识,很明显是军用车。

  滴滴——

  后面的车按响了喇叭。

  “首席!!!”

  胡长川在后面大喊。

  【肉肉!】

  小章鱼还在伸脑袋看,他的一只小触手就猛地立了起来。

  【肉肉!香香的肉肉!】

  【来了!来了!】

  小章鱼瞬间竖起耳朵警惕看向身后。同时原野眉头一紧,踩下油门,一个飘逸转车向后。

  哧——

  轮胎在路面上划出半圆。

  他踩下刹车,熄火,从驾驶座跳下。

  陈新月瞬间睁眼,警觉地拔/出了枪,紧跟着下车,迅速朝后望去。

  乔恩迷糊睁眼,他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这不影响他立刻抱着怀里的冲锋枪也要跟着下车。

  “待在里面!”

  陈新月呵斥。

  乔恩被凶得一抖,瞬间清醒了,立刻乖乖遵守命令又缩回去。

  百米开外,那辆黑色的suv车扭来扭去,车胎摩擦着粗粝不平的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刚才距离太远,现在小章鱼凝神细看,才发现胡长川的车顶上趴着一只漆黑的小异种。

  它长得有点像蝙蝠,背后有一对薄薄的肉翅。似乎能够喷吐一些腐蚀性液体,因为旁边车窗已经被腐蚀了大半。

  原野微微眯起眼,似乎在认真辨认着什么。

  这时候陈队长已经迅速打开后备箱,她看了一眼里面昏迷不醒的魏京,然后拿出了一把狙击枪。

  距离太远,只能用这个。

  架枪,瞄准

  砰——!

  一枪命中,但似乎没命中要害。小章鱼看见那黑色的异种痛叫一声,迅速窜进了车内。

  “不好。”

  陈新月皱眉,神情隐约有些忧色。

  原野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他看起来完全不担心。果然下一秒,车内膨起一片泥黄。不久,小怪物就带着满身的黄泥狼狈窜出,藏到了车底。

  这时候车子已经很近了,不过二三十米。

  【肉肉!】

  【肉肉!】

  【肉肉!肉肉!】

  触手们激动坏了,它们在原野的肩膀上不断踩来踩去,恨不得下一秒就把自己弹射飞奔出去。

  连带着小章鱼都跟着有点激动起来。

  除了吃之外,他还想试试自己的新技能。

  他抬头看了看上方,确认树林阴翳,藤蔓密布,地面上全是阴影。这简直就是绝佳练习场和施展地。

  哧——!

  黑色的suv刹车在距离他们十几米的地方,陈新月立刻蹲下,朝车底开枪。

  砰砰砰!

  数道枪声的背景音中,驾驶车门猛地打开,胡长川大声咳嗽着狼狈滚下了车。

  “咳咳咳”

  他捂着口鼻,似乎吸入了什么极为不好的气体。身上的衣服被腐蚀得破破烂烂,左臂处露出溃烂的血肉,似乎已经被削掉了表面的皮肤。

  咦?

  小章鱼的视线顿时被那片溃烂的部分吸引。

  这个感觉怎么有点像是原野之前胸口的伤?

  “不见了!”

  陈新月仔细搜寻了一遍车底,竟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那东西速度很快。”

  原野忽然开口,

  “别靠太近,它毒性很强,即便剜掉接触的部分,也很难愈合。”

  闻言,胡长川的身体顿时一震,低声咒骂了一句什么。他是五分钟前马上要追上原野的时候才被这小异种盯上的,对方偷袭的本事太强了。

  要不是胡长川能够控土在身体表面进行防御,他现在就是一滩血水。

  “?”

  陈队长眼神惊疑,往后退了退。

  小章鱼听了原野的话,立刻确认了自己的猜测,刚才那个异种应该就是之前伤到原野的那一只,或者至少是同一类。

  【肉肉!】

  【肉肉要跑了!】

  【要跑了!要跑了!】

  小触手们抠挠着原野的肩膀,很是着急。

  就在这时,胡长川单手在地面一撑。

  轰!

  车子地盘下的泥土就猛地往上一顶。

  同一时刻,那只黑色的蝙蝠异种瞬间从驾驶位飞出,直至冲着原野和陈新月而来。

  陈新月立刻抬枪射击,但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眨眼竟是拐了个弯,窜向了旁边的树林,她那样好的枪法竟是一枪没中。

  整个过程,原野没有动手。

  直到那只蝙蝠异种拉开差不多二十米的距离后,他才陡然抽刀。

  白色的细线瞬间出现在异种的翅膀上。肉翅被齐齐割开。

  噗——

  断口喷洒出了大量黑紫色的脓液,脓液落在周围植物上,立刻将其融化成一滩脓水,那可怕的杀伤范围竟是达到了周围十米。

  这一幕让小章鱼立刻明白了当时原野为什么会受伤。

  但是那小异种的速度着实太快,原本该落在脑袋上的攻击被它生生避开到了翅膀。

  唰——

  它跳进丛丛杂生的灌木丛,消失不见。

  于此同时,小章鱼也迅速从原野身上蹿下,他没有选择朝那个小异种的方向追过去,而是就近也窜入了一片灌木丛。

  等到自己在所有人眼中消失之后,叶云帆立刻开启了暗影潜行的技能。

  他飞速在各个阴影中跳跃潜行。

  [体力值

  [体力值

  [体力值

  这个技能果然耗费体力,一次竟然要四点体力值。窜出去八米都快顶小章鱼一天的损耗了。

  【那边!】

  【那边那边!】

  小触手们激动坏了。

  短短半分钟,小章鱼就立刻追上了那只断了翅膀的异种,对方受了重伤,奄奄喘息,但依旧很是敏锐,周围一圈都涂满了毒液。

  小章鱼没有冒然靠近,他悄悄藏在阴影中,锁定对方使用了精神打击。

  [体力值

  嗡——!

  小异种浑身一僵,像是无形中被谁打了一记闷棍,整个身体颤巍巍的,摇摇欲坠。

  但既便如此,小章鱼还是没有立刻上去吃掉对方,他悄悄凑近了一点,用精神触手去查看对方的状态。

  痛苦,愤怒,彷徨,茫然。

  这些都是精神触手感知到的情绪,于是,他放大了这些情绪。

  嗡!

  这一瞬间,他看见对方的身体开始剧烈痉挛,竟是抱着脑袋生生撞向面前的石头。

  砰砰砰!

  毒液四溅。

  半分钟后,小异种的气息就迅速虚弱下去,它瘫在地上,身体控制不住抽搐。

  这下小章鱼总算确认了对方不再具有攻击力,于是他小心翼翼跳跃到小异种的影子里,然后伸出触手,从对方背后断翅的部位试探伸入。

  [体力值

  [温馨提示:检测到特殊毒素摄入,进入中毒状态,生命值-40,每分钟内生命值-5,请尽快寻找解药。

  伸入的触手被污染成了黑色,接着它转了转,钻到更里面去,吃掉了一块肥圆软糯的特殊小肉。

  [温馨提示:检测到特殊毒囊摄入,中毒状态解除,进入疗愈状态,每分钟内生命值+2。

  [温馨提示:毒素抗性+30,生命值上限+30,黏液获得腐蚀属性。

  [生命值:

  【有点辣!吸溜吸溜!】

  【香香!吃掉吃掉!】

  【辣辣!吸溜吸溜!】

  小章鱼顿时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见了不远处熟悉的脚步声。小章鱼立刻抽出了触手,没有把小异种吸成干尸,它变大了一点,圈住对方的脖子,然后拖着往外走。

  唰唰——

  拖曳声很快引起了原野的注意,他立刻寻过来,脸上隐隐的焦急神色陡然凝住。

  “找到了吗?找到了吗?”

  胡长川气喘吁吁,跟着跑过来。陈队长守着车,没有过来。

  然而下一秒,衣服破烂的大叔同样愣住。

  “这这这这.?”

  小章鱼甩了甩自己的战利品,指了指原野的胸口,动作间有几分炫耀的味道。

  看啊!我给你报仇了!

  原野微怔,摸了摸胸口之前受伤的位置。但他定定看了小家伙几秒,还是露出不赞同的眼神,

  “脏死了,丢掉!”

  “.”

  那表情,忽然让叶云帆觉得自己不是一只可爱的粉色小章鱼,而是只逮了死耗子回来的猫。

  好吧。

  他的庇护者果然是个爱干净的人。

  小触手依依不舍地丢掉了剩下的半口粮,然后脏兮兮的粉色小团就再次被他的庇护者用刀背挑了起来。

  果不其然,原野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他洗澡。

  “.”

  小章鱼叹息,但还是在小盆盆里面认认真真搓吸盘。旁边,陈新月正在给胡长川处理伤口。

  可怜的胡长官又被迫剜下了一层被腐蚀坏了的肉,他咬着牙,面色发白,冷汗从额头簌簌往下流。

  小章鱼看了看,忽然从盆里钻出上,抖抖水穿上鞋跑过去。上次原野受伤的时候,他的黏液就有效,这次应该也差不多。

  不过小章鱼没有直接往胡长川身上爬,大叔身上都是土,脏兮兮的。

  于是粉色的小团子跑过去拉拉原野的裤脚,然后又指了指胡长川的伤口。

  原野没有多问,现在他很能秒懂小家伙的意思,于是少年俯身伸手,等小水母爬上来,然后把小家伙送过去。

  粉色的小触手轻轻拂过滚烫鲜红的伤口,透明的黏液很快分泌出来,在表面浅浅盖了一层。

  胡长川眼神惊异,但的确发现好像没那么疼了。

  “咦,这这是?”

  “有效果!”

  陈队长也很惊奇。后面的乔恩再看向原野的眼神,简直不能用羡慕,而是惊叹。

  注意到所有人都集中在小水母身上的视线,原野顿时收回了手,把小家伙藏在手心里。然后扭头就走,

  “上车!”

  被留在原地的三人有点愣神。

  最后乔恩悄悄问:

  “队长,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怎么感觉原野长官有点呃小气?”

  这个小气不是指抠门的小气,而是让他们多看两眼小水母都不行的那种小气。

  “啪——”

  回应乔恩的是队长爱的巴掌。

  陈新月一巴掌拍在卷毛小狗的脑袋上,语气严肃,

  “不许在背后议论长官!”

  “噢喔。”

  乔恩闭上了嘴。

  一行人夜以继日赶路,轮换开车。

  偶尔出现异种袭击,有两位除秽官在,自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终于在第三天傍晚,他们成功穿过了自新之城这座沦陷区。越野车开上了专门的运输通道,道路总算平整顺畅起来。

  “再有两个小时就到T-06哨塔了。”

  眼看顺利穿过沦陷区,陈新月的精神好了许多,

  “我们在哨塔休整一晚,补给物资,再往北开三天,就会进入主城的管辖区。”

  主城的管辖区内不会出现异度位面,也极少出现异种,非常安全。

  这时候,小章鱼正在后座的板板上,跟原野手里的牙签打得有来有回。

  小章鱼一边噼噼啪啪挥刀,一边还在纠结要怎么告诉原野那个什么“幼苗运输车”的事情。

  然而他反复想了三天,依旧没一个合适准确又隐晦的表达办法。

  “哇!队长,我看见哨塔了!”

  乔恩忍不住将头伸出车窗,一头卷毛被吹的狂乱,但依旧掩饰不住少年脸上的兴奋。

  听见哨塔,小章鱼顿时也来了兴趣,他总是听原野他们说哨塔哨塔,他还没见过哨塔呢!

  小章鱼跳上原野的肩膀,然后又哒哒哒跑到车窗边,朝外面望去——

  他先是看见了一片旷野无垠的荒芜,而荒芜之上是一轮巨大的,仿佛正熊熊燃烧的落日。

  紧接着,叶云帆才看见了旁边的那座巍峨的黑色哨塔。

  万千落日余晖犹如金水,泼洒在漆黑的塔身上,让人觉得那似乎不是一座塔,而是一个孤独而沉默的守望者。

  小章鱼怔怔看了许久许久,直至视野中的哨塔出现了一只熟悉的手指,他才忽然回神。

  原野欺身过来,在车窗玻璃上指了指远处的哨塔,垂眸低声说:

  “今晚我们会住在那里,到时候你可以仔细看。”

  小章鱼抬头,近距离地看见了原野那双异色的眼睛。

  一颗宝石蓝,一颗翡翠绿,赤金色的余晖跌入其中,似生粼粼碎光,竟有一种虚幻的瑰绮感。

  【好看.】

  【真好看啊。】

  【那么好看的眼睛在看我们诶!】

  【看我们!】

  小触手们很是兴奋,但又有点害羞地蜷缩着尖尖。

  原野的瞳色好看,但眼睛却并非那种精致漂亮的类型。

  他的眉眼间却自带一种冷冽凌厉之感,一看就属于那种小女生最喜欢的高冷顶级帅哥。

  少年鼻梁高挺,嘴唇偏薄,可唇色似乎天生就比正常人更艳一些,尤其是喝水或者喘息的时候,稍有摩擦就好像抹了口红似的

  小章鱼又看出了神,脑海中的思绪也越飘越远,隐隐约约将之前努力埋葬的回忆翻了出来。

  他盯着原野,半天没反应。直到对方伸手捏了捏他的身体。

  “嗯?”

  同时,原野发出了一个表达疑惑的鼻音。

  “叽咕叽咕~”

  “.!!!”

  小章鱼瞬间反应了过来,意识到刚才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之后,他忙不迭挪开视线,动作慌乱又有点尴尬,但最终还是勉强假装镇定。

  原野有些奇怪,他完全没有感知到小水母的尴尬,只察觉了对方的慌张,于是又去戳戳小家伙蜷起来的小触手,问:

  “慌什么?”

  “.”

  小章鱼团成团,把脸埋住,只觉得难以启齿。变成非人类之后,他发现自己好像逐渐真的有点变态起来。

  叶云帆自幼早熟,以至于他看谁都像是看幼稚的弟弟妹妹似的,就连青春期时都完全没有过什么难以描述的绮念。

  但现在,他好像对同性.还是弟弟的原野产生了一点

  不不不!

  这太变态了!

  叶云帆立刻强行住脑,他扭头继续看外面的哨塔,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原野奇怪地偏了偏头,但他并没有发现别的异样,索性也没再追问。

  虽然远远就能看见哨塔,但他们的车还是高速开了一个多小时才抵达。

  等到了哨塔,小章鱼才发现这座塔约莫五六十米高,而且这里并不仅仅只是单纯一座塔,还是一个小型的军事基地。

  基地围绕着哨塔而建,四面修筑着高高的水泥墙,拉了铁丝网和电线,里面都是穿着墨绿色军装的哨兵。

  这里的哨兵和供给站看守灯塔的哨兵可不一样,这里的哨兵更高大精悍,看起来很有唬人的气势。

  胡长川开在前面,他对这些固定流程,人情交往之类的事情最是擅长。

  不过半个小时,他就见到了驻守这座哨塔的两位除秽官,并跟对方打得火热,至于剩下一位,似乎临时接到什么任务出去了,还没有回来。

  “哎呀呀,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今天路过你们的地盘,可得好好关照关照我老胡啊哈哈哈哈.”

  原野没下车,也没去见人,只是让陈新月跟着引路的哨兵开进去。

  引路的哨兵听说是除秽官带领的小队,所以很是殷勤。给安排了哨塔中设施最好的房间。

  陈新月从后备箱里把虚弱狼狈的魏京提了出来,她察觉到哨兵怪异的目光,语气微冷:

  “这是王庭下令拘捕的要犯。”

  “是是是!”

  哨兵连连点头,立刻不敢再多看一眼。

  乔恩新奇极了,四处张望,但怕给队长丢脸,又努力表现得镇定了些。

  “长官,你们先休息,一会儿就会有人送晚饭来。”

  “嗯。”

  原野冷淡点头,提着皮箱就要走进房间。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大型汽车驶入的声音。站在廊道上的几人立刻循声朝窗外望去。

  小章鱼也伸长了脖子,看见一辆大巴被前面一辆大车拖拽着,在好几辆军车的护送下驶了进来。

  在一片或黑色或军绿色,总之肃杀气息浓重的车辆中,那辆外面画着可爱涂鸦的大巴就显得格外突出。

  哨兵注意到他们的视线,笑着解释:

  “噢,那是去往东部军区的幼苗运输车,但是半路出现了点故障,所以早上的时候就联系了我们哨塔帮忙。还是查利长官亲自去接的呢。”

  查利长官,就是离开哨塔出任务的那一位除秽官。

  去往东部军区幼苗运输车?!!

  小章鱼浑身一震,脑海里忽然想起了几天前方硕的话——

  【是去往东部军区的幼苗运输车,里面有我们的人。】

  恰好是方硕口中的幼苗运输车,恰好因故障而出现在他们落脚休整的哨塔。

  连环的巧合,一定不是巧合!

  这里面很可能有玩家!

  小章鱼两只耳朵唰地竖起,眼神紧紧盯着下面的大巴,浑身每一根触手都警惕起来。

  很快,他看见大巴的门打开了,一阵吵吵闹闹,稚嫩可爱的嗓音从里面传出来。

  看清楚画面的那一瞬,小章鱼瞳孔微震。

  ——是孩子!

  大巴上下来的竟然是小孩子!

  小的大概七八岁,大一点的十二三岁。他们穿着统一的着装,背着小书包,衣服的胸.前有着一个小小幼苗的刺绣。

  幼苗

  怪不得叫幼苗运输车!

  小章鱼顿时恍然,他这几天都在思考所谓的幼苗运输车到底是什么,结果没想到竟然是运输小孩的大巴!

  这时,车上下来了好几个成年人,他们面容和善,气质温和,没有穿军装而是偏休闲的服饰。正在组织着小孩们排队下车。

  其中,有一个女人特别显眼。

  她有一头齐肩短发,穿着一条白色长裙,身形姣好,在这座肃穆而压抑的哨塔基地中,简直就是一道格外靓丽的风景线。

  几乎所有的哨兵都有意无意地在看她。

  没办法,现在女性数量就很少,尤其是这种军事化的哨塔,女性就更少了。

  小章鱼确认这里面可能有玩家之后,就立刻悄悄伸出了精神触手感知着魏京的情绪变化。

  果然,在看到那个女人之后,魏京的情绪出现了强烈的波动。即便表面上他依旧是那副呆滞无神的表情,但情绪波动可骗不了人。

  ——他们绝对认识!

  小章鱼立刻确认了这一点。

  于是他又伸长了脖子,想要去看看那女人长什么模样。可是对方背对着他们的方向,小章鱼从原野左肩跑到右肩,脖子都要伸断了都没看清楚那女人的脸。

  原野虽然在看下面,但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在肩膀上的小章鱼身上。

  小家伙从那个女人下车开始,就表现得格外活跃,甚至想方设法去看那个女人的脸。

  他的小水母好像尤其对女人感兴趣。

  先是陈新月,又是这个白裙子。

  原野居高临下垂眸,眼神微冷,也去盯着那个穿着白裙子的女人看。

  就在这时,被无数道目光热烈注视的女人似乎终于有所察觉,她抬手轻轻将脸颊的碎发拨到耳后,回头朝上方望来。

  目光不偏不倚,正正好望向他们所在的这一层。

  小章鱼终于看清了对方的模样,女人杏眼琼鼻,面容甜美。此刻夕阳余晖,晚风吹拂,白色的长裙幽幽飘起。单单从画面角度出发去看,这一幕的确很有初恋的那种氛围感。

  但如今小章鱼的感知极为敏锐,他发现那个女人并没有去看她疑似认识的魏京,而是直直朝原野望过来。

  [温馨提示:检测到范围性魅惑技能,由于释放者精神力数值低于玩家精神力数值的50%,触发免疫效果。

  [已免疫。

  小章鱼震惊:“.?!!”

  又是技能!

  还是范围性魅惑技能?!

  他立刻去扭头看原野,只见对方素来冷酷漠然的帅脸上出现了一瞬的茫然,接着,少年眉宇间的冷色散去,眼神逐渐柔和,甚至有几分闪躲。

  “?!!”

  原野中招了?!

  小章鱼立刻扭头去看旁边的另外几个人,那个带路的哨兵和乔恩齐齐看呆了,脸颊出现了很明显的微红。

  陈队长倒是还好,或许可能因为是同性,她的眼神只是略微和善了一些。

  小章鱼急得用触手抠来抠去,先不管陈队长和乔恩,重点是原野竟然中招了?!

  纠结片刻,他最终还是冒着被发现掉马的风险,悄悄朝原野伸出了一根精神触手。

  就在这时,原野忽然偏头挪开视线,语气略显不自然。

  “晚饭不用送了。”

  “.啊?”

  哨兵后知后觉回神,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

  “好,好的。”

  没等他回应完,原野就已经进入房间,“砰”地关上了门。

  突然的变故让小章鱼不得不收回了自己的精神触手,他一直很紧张地观察着原野的表情。

  好在,刚才短暂的异样过后,原野似乎又恢复了正常。他巡视了一番屋子的各个角落,并按照自己的偏好进行了细微的调整。

  过程中,原野甚至还从箱子里拿了一个罐头给小章鱼吃。

  总之,一切看起来相当正常。

  小章鱼勉强松了半口气。然而这半口气还没松完,就又一次提了起来。

  因为原野接了一盆干净的水放在外面的桌子上,而他自己却是拿了干净的换洗衣物走进了浴室。

  “吃完自己洗干净。”

  进去之前,少年特地嘱咐了一句。

  小章鱼看了看身边的水盆,又看了看原野已经关上了的浴室门。

  “.?!!”

  原野今天竟然不带他一起洗澡了!

  他们以前都是在同一间浴室里面洗的!

  不正常!

  这绝对不正常!

  小章鱼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他迅速蹿下桌子,哒哒哒跑到浴室门口。

  可现在里面已经响起了哗哗的流水声,说明原野已经在洗澡了,他又不能像上次一样直接从门缝里面滑进去。

  魅惑

  某种意义上来说,不就是洗脑吗?!

  也不知道那些家伙还有什么阴谋,或许这个魅惑技能又只是他们计划中的一环?

  小章鱼越想越觉得这个阴谋可怕,但现在他只能在门口蹲着,把自己的触手挨个打结,以此让自己冷静下来,理智分析。

  而与此同时,原野正在站在淋浴头下面冲着冷水。不过哨塔是有热水供应的,只是原野自己一年四季都洗冷水澡,因为这有助于他保持理智,稳定情绪。

  他闭上眼,任由冰冷的水流冲击额头,眉眼,然后顺着脖颈滑落。可这些冷水似乎并不能浇灭他发烫的大脑。

  原野难以克制地回想起了刚才他看见的穿着白裙子的女人。

  很奇怪。

  当那个女人回头的时候,她竟然在那一瞬间变了模样。

  原野看见她变成了一个男人。

  一个.有着粉色头发,蓝色眼睛的男人。

  那个男人的面容俊美斯文,在夕阳的余晖中,他笑起来的模样尤其温柔,就像是波光粼粼的蓝色大海。

  可原野从未见过那个人。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出现这样的幻觉。

  少年呼吸急促,下意识捂住胸口,之前那道伤口已经痊愈,只是新生的皮肤还有些泛粉,变得比以前稍微敏感一些。

  这一刻,原野摸到了自己砰砰跳动的心脏,速度很快,而且每一下似乎都很重,重到他的掌心都能感受到细微的撞击感。

  哗啦啦——

  他把水开到最大。

  用响亮的淋浴水声掩盖住了急促的呼吸和心跳。

  四十分钟后,洗完澡的原野从浴室里面出来了,他左手用毛巾擦着头发,右手一开门,就看见蹲在地上的小水母。

  准确地说,是自己把自己的触手打成死结正在努力解开的小水母。

  被发现窘况的小章鱼瞬间僵住。

  “.”

  原野默了几秒,嘴角竟是突然压不平了。

  但几分钟后他还是压平了,然后蹲下身去,用两只手指把小水母捏得“咕叽咕叽”响。

  “变大一点,我帮你解。”

  不然触手太细了不好解。

  咦?

  小章鱼微愣,但还是乖乖变大了许多,差不多篮球大小,而原本幼童小指般小小的触手,最宽的地方也变成了成人三指左右的粗细。

  原野伸出手,隔着两层手套,耐心帮小家伙解开打结的触手。大概是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适应,原野已经能够接受这种程度的接触了。

  在解开触手的过程中,小章鱼一直悄咪.咪地观察着原野。

  他发现今天对方洗澡的时间是平常的两倍,而且眼角,脸颊和唇都有点红。

  不正常!

  这绝不正常!

  但是小章鱼并没有尝试过目标在清醒状态下,他伸出精神触手是否会被察觉。所以又不敢冒然行动。

  于是现在只能按兵不动,静观其变了。

  至少,原野现在的精神状态还算正常。

  小章鱼时刻保持着严阵以待的姿态。但这时候,原野握着小水母的触手,忽然觉得这个颜色有点眼熟。

  有点像是他幻觉中看见的那个男人的发色。

  那个人的头发,好像也是这种粉粉的颜色。

  原野怔怔盯着,余光忽然看见了小水母湿润的蓝眼睛。

  蓝色的眼睛

  他忽然低头,凑近了些去看小水母的眼睛。似乎有点疑惑,又似乎有点茫然。

  好像

  那个人眼睛的颜色跟小水母的也好像

  小章鱼不明白原野怎么了,总之对方突然的靠近以及莫名认真的打量让他顿时有点不适应。

  不会吧,原野不会想起来了什么吧?

  他的马甲不会马上就要掉了吧?!

  小章鱼内心忐忑,心脏狂跳。

  然而就在这时,原野却猛地站起身:

  “我要睡了。”

  说完,他就径直上床,拉开被子躺下,缩成一团。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欸?

  被留在原地的小章鱼很懵。

  他看了看外面刚刚擦黑的天色,又看了看已经蜷缩在被子里准备睡觉的原野。

  这个点是不是有些太早了?

  小章鱼挠挠头。

  不过睡了也好,等到原野睡着,他就可以尝试用精神触手去看看情况,或许能够将那个什么魅惑技能的效果给清除掉。

  小章鱼觉得自己这个计划简直完美!

  于是他立刻哒哒哒跑到窗边,关上窗隔离掉外面的声音,然后很是快乐地帮原野把窗帘拉上,营造一个沉浸式入睡的氛围。

  睡吧睡吧睡吧

  小章鱼变回到原来的大小,跳上床头蹲着。他伸出精神触手,没有伸入到原野大脑里面去,而是就轻轻贴在外面,传递出一种安宁而困倦的情绪。

  他想了想,甚至还传递了一段曾经自己哄弟弟妹妹入睡的轻哼旋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而原野的呼吸也趋于平稳绵长,眉宇舒展,睡颜恬静。

  小章鱼为了确保安全,又等了好一会儿,直至夜半。他才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更多的精神触手,无声无息进入原野的脑海。

  哗——

  这次叶云帆没有再看见一片空洞苍冷的雪白,而是一片明亮柔和的蓝色。

  大海的蓝色。

  欸?

  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种颜色?

  叶云帆有些惊奇,他继续深入了一些,忽然视角发生了变化。

  他感觉自己坠入了海里,他仰头,又看见了天空,一片粉色的天空。

  每一片云都是爱心的样子。

  叶云帆:“???”

  这难道是原野的梦?

  怎么会是这么奇怪的梦?

  “你是谁?”

  毫无征兆地,叶云帆听见了原野的声音。他心下一惊,猛地回头,却发现那双漂亮的异色眼瞳竟是近在咫尺。

  也许这是一个荒谬的梦,所以在水下,原野也能够自然发声。

  “你是谁?”

  他又问了一遍。

  “我”

  叶云帆愣住,因为他听见了自己的声音。他猛地低头,发现自己竟然是人类的样子。

  他完全没有料到过这种情况的出现,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回答。

  可就在这时,原野忽然欺身靠近了过来,近到一个有些过分亲密的距离。

  叶云帆喉结滑动,心跳有点快。他听见原野说,

  “我不记得你。”

  那双漂亮的异色眼瞳目光灼灼地盯着他,语气平淡却又无声灼热。

  “但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叶云帆愣住。

  “.欸?”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因为下一秒,原野就忽然仰头,吻了过来。

  “唔。”

  作者有话要说

  桶桶饭~今天有糖醋排骨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