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掉马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薛定谔的掉马
字体:      护眼 关灯

薛定谔的掉马

  叶云帆威胁完等待小异种的回复时,他就下意识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这件斗篷。

  好在这种军用的防御斗篷防水防火,长度也做得有些夸张,原野刚才穿几乎都到了脚腕的位置,但现在放到叶云帆身上,就刚刚好到小腿中间。

  嗦——

  粉色的触手从后腰伸出来,帮忙拉上拉链。

  虽然该遮的都遮住了,但叶云帆还是有一种自己在裸奔的错觉。

  他下意识看了昏迷的原野一眼,确认对方的眼睛好好闭着,心中那股隐隐的忐忑和尴尬才微微消解了一点。

  不过叶云帆等了片刻,却一直没能得到回应。

  因为被切割成鸡蛋大小的小异种似乎并不能理解这么复杂的语句。

  它们只察觉到了来自于叶云帆身上的威胁感,并发现这个家伙不能作为孵化卵的容器,还会吃掉它们心爱的卵。

  原本拼命想要往原野身上扑的小异种们在原地瑟瑟发抖片刻,突然掉头,如同潮水般飞速退去。

  叶云帆:“.???”

  这算是他学会使用技能以来头一次沟通失败。

  但是现在可没时间和能力去追,叶云帆抱着原野躲避到了角落的安全三角区,避开了上方偶尔跌落下来的石块。

  这时候,旁边的电梯口已经完全变形,卡在最上方的电梯坠.落下来,卡在变形的甬道处,将上去的通道几乎全部堵死。

  叶云帆原本想立刻走的,但是他看了看自己光着的脚,又看了看面前泥泞脏污的路。

  那上面先是一层厚厚的黑色黏液,接着是蠕动的碎肉,现在还有很多碎石残片。

  迟疑了一秒钟,叶云帆低头去看原野脚上的黑色军靴。

  反正现在对方被他抱着走,脚不沾地,临时借一借鞋穿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叶云帆思索着的同时,粉色的触手就已经从后腰处伸出来,用粉色吸盘的数量作为刻度,去比了比原野脚的长度。

  【1、2、36颗。】

  小触手认真逐一数过,然后又伸下去,用粉色的心心吸盘比了比叶云帆自己的脚。

  【1、2、37颗。】

  嘶

  果然,刚变成人的时候叶云帆就觉得原野似乎比自己矮一些,似乎在一米七五到一米七七之间。

  结果这么一测,果然对方的脚比他小。

  测量的粉色触手摇摇头。

  ——不合适。

  他穿不了原野的鞋。

  “啧”

  继薅下原野的斗篷之后,叶云帆颇为遗憾地放弃了再次薅下原野的鞋子穿的打算。

  这时候,他的目光挪向了刚才那个黑斗篷大神棍留下的断腿。

  很奇怪,叶云帆曾经也算是生在春风中,长在红旗下,遵纪守法的五好青年,别说杀人,他都很少跟人吵架。

  此刻眼前那两条断腿鲜血喷洒,甚至还有些抽搐,如此血腥的画面即便是在影视剧中也很难直观见到,然而现在叶云帆看着这幅画面,心中竟是毫无波澜。

  甚至于他还能毫无障碍地用触手拿起那两条断腿,将上面的鞋跟自己的脚比了比。

  嗯,竟然差不多

  但叶云帆有些迟疑。

  要换上吗?

  这时粉色的触手上前试探着戳了戳断腿上的鞋,像是在检查着什么,随即柔软的尖尖部分忽然很人性化地皱了皱,很是嫌弃地刷刷摇头。

  【臭臭!】

  【臭臭!不要!】

  【不要!不要!】

  叶云帆皱皱眉,不知道是他本身就嫌弃还是被小触手们强烈的情绪影响。

  总之他思考了两秒,最终决定丢掉黑斗篷的臭鞋。然后他把自己的脚变小了一点。

  这个技能叫做拟态,当初张南都可以把自己完全变成另一个人,所以叶云帆改变一下自己脚的大小完全没问题。

  粉色的触手立刻又伸下去,用内侧的心心吸盘一颗颗丈量。

  【1、2、36颗!】

  【一样啦一样啦~】

  小触手的声音欢天喜地。

  这下,叶云帆就毫无心理负担地用触手薅下了原野的鞋子。

  小章鱼形态的时候,他就已经习惯了使用触手,哪怕是八根触手依旧运用得灵活自如,所以脱鞋子这种事情小触手做得相当灵活迅速。

  叶云帆在斗篷人的裤腿上蹭了蹭脚底,然后抬起来,紧接着小触手们拿着鞋子,灵活地给穿上,还用鞋带系了漂亮的蝴蝶结。

  当当

  粉色触手拍拍蝴蝶结,表示出了相当高度的满意。

  嗯,刚好合适。

  只是没想到,叶云帆刚偷了原野的鞋穿上,怀里的人就有了一点细微的动作。

  “唔”

  漆黑的睫毛颤动几下,原野痛苦皱眉,他似乎很不安,想要睁眼。

  作为曾经的首席除秽官,原野经历过太多绝境,虽然因为刚才受到精神攻击而昏迷,但他不会长时间放任自己处于无意识状态。

  这短短几分钟就已经是极限。

  ——这完全是一副马上要醒来的迹象。

  偷鞋贼叶云帆:“.!!!”

  原野醒.要醒了?!!

  叶云帆心脏狂跳。

  现在变回去?!

  不不不,来不及根本来不及。

  现在变回去他得立刻把鞋给原野穿上,还得把斗篷还回去。这个过程至少三五分钟。

  可叶云帆看着怀里的人睫毛颤动的频率,对方似乎马上就要睁眼。

  情急之下,他将原野的上身抬起一些,立刻低头。

  下一秒,两人额头相贴,呼吸交织。

  哗——

  无形的精神触手进入了原野的大脑。

  多次使用过后,叶云帆逐渐摸索出了一些这个技能的用法,并在试验中稍加做了一些延伸。

  这个技能叫做精神沟通,而沟通代表着既可以“感知”,也可以“传递”。

  而“传递”稍加以延伸,就可以变成达到类似于催眠的效果。

  比如人人都会对话,但擅长说话的人,就可以说服对方,甚至是达到催眠和洗脑的效果。

  不过催眠和洗脑的要求太高,叶云帆暂且达不到。他只能传递一些情绪。

  一些温和而安宁的情绪,用于表达安抚。

  原野的大脑刚刚才遭遇攻击,现在肯定很虚弱,而且急需休息,所以叶云帆打算赌一赌。

  赌赢了保住马甲,赌输了就掉马。

  但不赌,就绝对会马上掉马。

  这个选择很容易做。

  ——赌一把!

  精神触手慢慢伸入,触碰到了一片灼烫的红色。

  没有任何原因,叶云帆就是知道那代表疼痛和焦灼。他用手轻轻拍着原野的手臂,试图去安抚他。

  【已经没事了。】

  【没有人会伤害你。】

  【原野,你现在很累了,可以好好地睡一觉。】

  温柔的男声让人联想到晚霞下波光粼粼的海面,带着一种令人安心又有点微醺的味道。

  自从上次在主城失控之后,原野接受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精神向适应训练,所以这次受到黑斗篷人的攻击之后,他只是短暂地失控了一瞬,很快就维持了理智。

  所以一般的精神催眠,精神诱.惑,他都有很强的抵抗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道忽然出现的声音却很特别。

  他好像在哪里听过,却想不起来。

  那道声音说,他可以好好睡一觉。

  可从来没人跟他说过这种话,甚至听见这话的时候,原野感觉自己好像是就是被那个人抱在怀里。

  可谁也无法接触他,他也不能触碰任何人。

  有谁会抱他呢?

  然而身体的各处传来的触感却告诉原野,他的确被人抱在怀里,曾经仿佛尖刺一般竖起的战斗本能和危机直觉都静默了。

  它们仿佛被一只只触手轻轻抚摸着,把尖锐竖起的每一根刺都顺了下去。

  然后那些触手轻轻拍了拍,动作温柔得像是在哄小孩睡觉。

  【好好休息,好好睡觉。】

  【乖。】

  最后一个字落音的刹那,原本即将苏醒的意识陡然一滞,像是得到了什么关键指令。

  随即,原野忽然睁开了眼。

  这把叶云帆吓了一跳,僵硬直起上身,准备迎接掉马的未知后果。

  “原野.我.我是”

  叶云帆完全没想好要怎么解释,但很快,他发现那双异色的双眸有些奇怪。

  原野的眼神是涣散而茫然的,似乎并没有清晰的意识。

  看起来有点像是那种醉酒到意识不清的人,又有点像是全麻手术的病人意识混乱时的模样。

  “.”

  少年怔怔盯着叶云帆看,像是在确认什么。

  两秒后,他毫无征兆合眼,偏头倚进男人的胸膛,很快陷入深深的沉睡之中。

  叶云帆愣住:“.?”

  欸?

  他有点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

  原野刚刚是醒了还是没醒,是发现了还是没发现?

  他掉马了还是没掉马?

  没明白。

  就连小触手都纠结地打出了个问号。

  以防万一,叶云帆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原野的表情。他的睫毛不再颤动,连紧皱的眉头都已然舒展开。

  少年呼吸绵长而轻柔,似乎真的沉沉睡了过去,连刚才无意识的痛苦就好像烟消云散了。

  “呼”

  叶云帆总算松了口气。

  不管对方到底有没有发现,总之叶云帆现在不需要跟原野解释自己是什么,为什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等等一系列的问题。

  总之,他的马甲现在多了一个薛定谔的前缀。

  原野要是醒来记得刚才发生的事情,那他就没马甲。

  原野要是醒来不记得刚才的事,那叶云帆就还有马甲。

  但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或者说想办法出去。

  叶云帆等到剧烈的摇晃渐渐平息了一些之后,才转身往外走。就在这时,他步子一顿,似乎想起什么,于是又折转回来。

  三条粉色的触手从他的后腰伸出来,它们变大变长了很多倍,尖端最细的地方差不多三指粗细,后段则是类似于奶茶杯的直径。

  粉色的触手们伸长,在垮塌变形的电梯甬道里面翻找。它们时不时吃掉一些残留的卵,或是扒拉出来几块大石头。

  【咦?】

  【在哪,在哪?】

  【好像就是在这里的呀。】

  【再找找,再找找。】

  几分钟后,叶云帆听见了小触手惊喜的欢呼。

  【找到啦~】

  【找到啦找到啦~】

  粉色的触手从废墟中抽离出来,表面沾染了灰尘的黏液凝固,然后轻松剥离下来,又附着上了一层干净的透明黏液。

  做完自清洁的小触手卷着一把熟悉的长刀出来,另一只还稳稳拿着刀鞘。

  叶云帆看了看,发现这把帅气的唐刀刀身依旧光洁如新,并没有磕碰和损伤。

  看起来做工极好。

  叶云帆将长刀收入刀鞘,暂时交给一只小触手拿着。

  确认没有什么遗漏之后,叶云帆才抱着原野,跨过地上的碎石残渣,摸索着朝外面走。

  来时的路坍塌了大半,于是只能用触手挪开石头,挖出一条小小的曲折小道。

  叶云帆发现变成人形之后,他的力量比小章鱼的形态大了十几倍,而其中触手的力量增幅也极为明显。

  他专门去查看了一下现在数据面板上的武力值。

  [武力值:90(变成人形后你的战斗力有了显著提高。目前相当于一头凶悍的大象。但同时,人形状态下,耗费的体力值会是平时的4倍。

  从狸花猫秒变大象?

  叶云帆觉得这增幅耗费4倍的体力值似乎很划算。

  好在这里异种众多,随处可见红色的小颗粒卵,所以即便是在紧张的逃跑途中,依旧能够通过触手及时补充体力值。

  [体力值

  [体力值

  [体力值

  原本第一次见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叶云帆还觉得恶心,可用触手吃过几次后。他忽然觉得那些东西的味道竟然有点像鱼子酱,或者西米露里面的西米粒。

  用吸盘咬一口还爆汁的。

  这个类比让叶云帆沉默了:“.”

  不是人之后,他发现自己好像逐渐解锁了什么不得了的重口味癖好。

  叶云帆禁止自己再去想,将注意力都放到眼前。主道路大部分都坍塌了,里面没了光源,漆黑一片,好在触手的感知极为敏锐,才没有出现摔倒的情况。

  不过现在按照原路返回是不太可能了。

  ——得找其他的路出去才行。

  这样想着,叶云帆微微侧了侧耳朵。凝神细听这片黑暗空间里的动静,除了远处偶有传来的崩塌声,建筑结构细微的颤抖声之外,最多的便是那些异种们窸窸窣窣撤离的声音。

  它们要去哪?

  叶云帆发现这里的异种和外面的那些极为不同,它们的首要目标是抓人类孵化异卵,而非吃掉。

  因而这么多年它们也都藏在这里面不肯出去。

  所以现在这座地下避难所发生危险的坍塌之后,那些异种应该会寻出一个安全的地点重新作为孵化“卵”的巢穴。

  “走。”

  叶云帆忽然对自己的触手说,

  “我们找吃的去。”

  【!!!】

  粉色触手们挖隧道的动作一顿,瞬间兴奋起来。

  【吃的!吃的!】

  【找!找吃的!】

  它们立刻丢掉卷着的石块,迅速感应着食物最多的位置,很快有了方向。

  【这边!】

  【这边这边!】

  一只粉色触手指指西边的方位,另外两只已经殷勤急切地为他扫清了道路。

  叶云帆唇角微勾,折转方向,抱着原野跟了上去。

  [体力值

  [体力值

  [体力值

  提示面板连连浮现,甚至到了后面由于进食的速度太快,它就像是定格在了面前不曾消失一样。

  甬道的坍塌很好地遏制了大型触须异种的攻击,它们被死死压在坍塌的石块下面。

  叶云帆毫不客气,抽出原野的刀捅出几个窟窿,接着粉色的触手们就欢天喜地地钻进去大饱口福。

  【肉肉!】

  【好多肉肉!好多好多!】

  [体力值

  [体力值

  [体力值

  [温馨提示:检测到大量能量摄入,体力值上限+50。

  一时间这座凶险可怕的地下怪物巢穴,坍塌之后,竟然变成了一场美味的自助餐之旅。

  叶云帆带着触手们一路吃过去,边吃边挖,凿出了一条安全通道。

  一个多小时后,他发现了一道门。

  在这完全没有光源的黑暗中,叶云帆只能靠着触手的感知去观察。

  那是一道厚重的金属铁门,上面还有着密码锁,就跟漂亮国特工电影里面那种要密码指纹虹膜识别等等,那种很高级的锁。

  但诡异的是,门却半开着,上面还有一些枪炮攻击的痕迹。

  这里发生过战斗?

  只是很久了,却也没有太久远,叶云帆用触手摸索着,推测这应该是发生在一个月之前的事情。

  一个月前

  虽然说原野来过这里,可他并不喜欢用枪炮一类的东西,而除了原野之外,今天那两个偷袭者对这里也很熟悉。

  而且,意外流落这里的那些走私武器似乎也是他们的。

  所以他们为了查明武器去向,也在之前进入过这里,所以才会对这处地下避难所的地形如此熟悉。

  或许这门上的痕迹,就是他们留下的。

  叶云帆一边用触手进去查探,一边大致推测了一下目前已知线索拼凑出来的可能。

  里面并没有什么危险,只有很多发生坍塌后跑到这里面的小异种。

  确认这点后,叶云帆就抱着原野走了进去。他快速“清理”掉里面的异种,然后开始打量里面的环境。

  触手摸索间,不小心触碰到了灯的开关。

  啪。

  白炽的灯光亮起,原本漆黑一片的屋内竟然有了光。有了光之后,视野一片清晰。

  叶云帆有些惊愕,他没想到这件屋子里面竟然还有能源供给照明。

  他抬头看向上方的通风口,发现那里竟有细微的风徐徐吹来。这说明这间屋子的空气循环系统也是好的。

  种种细节都表明,这个房间不一般。

  叶云帆扫视一圈,发现这里似乎是一间实验室。

  因为叶云帆看见了很多大型仪器,中间那个最显眼,巨大的金属底座,上方是一个蛋形的玻璃容器,里面有很多管子,只是玻璃破了,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里面打碎的。

  只是那些仪器叶云帆基本都不认识,只发现四周有很多明显的打斗痕迹,枪炮弹药,墙壁上还有一道巨大的拳印凹陷。

  那的确是人类的拳印,可却太大了,像是巨人。

  等等巨人?

  叶云帆想到了乔恩炮轰的那个偷袭者,对方的能力似乎就可以变成巨人。

  这个发现印证了刚才叶云帆的猜测,对方真的之前来过这里。

  就在这时,他发现了一个摄像头,旁边还有一个类似于笔记本电脑的屏幕。

  叶云帆知道一般重要的实验中,相关人员都会拍摄记录视频。只可惜连接的主机似乎被人为破坏了,他无法验证自己的猜测。

  但主机的下方侧面的缝隙中,叶云帆发现了一点别的东西。粉色的触手伸进去,接着,它卷出来了一个落满灰尘的牛皮笔记本。

  ——这是一本日记。

  只是主人撕掉了很多页,留下来的篇幅字迹草乱,前后颠倒,还都是英文,不过好在叶云帆的英文水平还不错,所以他大概能看懂一些关键词。

  “鲜血祸端,引诱了大量的怪物女性更容易遭到异种袭击,同时也会有更多的暴露风险。幼童抵抗力太低污染比例居高不下”

  “男女比例.新生儿出生率极端”

  叶云帆逐渐从字里行间拼凑出了当时的背景——

  因为异种渴望血肉,对鲜血极为敏感,所以无法避免生理期的女性就会更容易成为目标,而异度位面出现时飙升的污染值,幼童很难抵御。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女性和孩童的数量急剧下降,最终极端到影响整个人类的繁衍。

  哗啦——

  他又翻过一页,上面不再是混乱的笔记,而是一句话。

  “为了人类的繁衍,人造子宫是必然趋势!”

  笔者似乎非常激动,笔尖甚至都划破了纸面。

  哗啦。

  叶云帆又翻过一页,这里的笔记清晰了很多——

  “同意了!公司终于同意了!他们给我了一个安全又隐秘的实验区。我才是正确的,我才是正确的!”

  “不!不不不!!!”

  “他们骗我!他们骗我!什么进化!什么异变者新人类!这就是污染!从胚胎开始的污染!”

  “疯了!疯了!”

  “这里不安全了,这里已经该死!他们让我的人类胚胎摇篮成为了怪物孵化的巢穴!!!”

  “我是罪人.我是罪人我要杀了他们!”

  “我在所有的实验仪器中都安装了自爆装置,等时机到来的那一天,我要亲自结束这一切,我还要让他们为自己的无知和愚蠢付出代价——!

  所有的笔记到这里戛然而止。

  叶云帆也终于找到了这座避难所成为怪物巢穴的原因,有一家科技公司在秘密研究人造子宫,于是他们花重金在这座避难所下拥有了一个秘密实验区。

  可一心单纯以为只是进行人造子宫繁衍的研究人员被骗了,公司高层想要的是制造出所谓的进化新人类。

  或许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在胚胎里面注入了部分异种的血液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于是就造成了污染。

  自爆装置?

  叶云帆搜寻了一圈,最终在日记本被发现的狭窄缝隙处发现了一个鲜红的按钮。

  上面写着end(结束)。

  下面有一行危险示警的小字,大部分看不清了,只有倒计时三十分钟的字样还能看见。

  其实从现在来看,异变者的确大大增加了人类的生存可能,陈队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但这样的人只是极少数,于是造成了悲剧。

  所以在这个时期,人类就已经开始有了异变者的概念了。

  叶云帆思忖着,那么天赋者又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

  毕竟异变者还能用基因方面的理论去解释,可天赋者那些超自然的力量似乎完全脱离了科学。

  而且,天赋者的超自然能力和玩家的技能太相似了,甚至之前原野就将玩家认作了天赋者。

  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就在这时,拿着笔记本的触手忽然一顿,另一只粉色触手伸长,朝上面探了探。

  【上面有什么东西。】

  【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血,血的味道。】

  叶云帆立刻丢下笔记本,肃然戒备起来。

  ·

  与此同时,百米之上的地表。

  陈新月正在给乔恩处理手上的伤口,卷毛小狗疼得龇牙咧嘴,不过倒是忍住没哭。

  “队队长,你刚刚不是”

  他的眼神在陈新月一片血污的胸口流连,欲言又止。

  “我的确中枪了,不过我提前做好了防御,防弹背心,以及我自身可以异变出部分防御力极强的鱼鳞,以此抵消了子弹最致命的杀伤力,最多只会重伤,不会死。”

  “这算是原野先生计划中的一环。”

  “计划?!”

  乔恩惊愕。

  “对,我需要充当诱饵,所以将这个药箱随身携带,还必须重伤濒死,这样对方就会主动接近我。这样才能抓住活口”

  陈新月瞥了一眼旁边被五花大绑的魏京,他解除了的技能正处于虚弱期,肌肉干瘪,皮肤灰白,如果不是胸口还有起伏,几乎就相当于一个死人。

  与此同时,胡长川正蹲在他面前,气喘吁吁地拷问,

  “兄弟,你说说你怎么就走上了这种歧路。”

  胡长川在T-12哨塔察觉不对后,就立刻飙车赶到了沦陷区入口。进入沦陷区后为了加快速度,他弃了车,一路飞奔,沿着标记总算追了上来。

  原野在路上留了除秽官组织的内部标记,不过是几年前弃用的版本,胡长川立刻明白对方是在让自己过去。

  “老弟啊,我平时对你那么好,你竟然想杀我?”

  胡长川还是那副老好人的模样,他叹息着,

  “就是吧,老弟你做事还是太年轻了些,马脚太多。”

  “你你怎么”

  魏京惊愕。

  魏京当初原本是想杀了胡长川的。他在对方车子的发动机里面动了手脚。爆炸的刹那,藏在车身里面密封的血肉出现。所以才会引来异种的袭击,车子突然爆炸,加上异种袭击。

  对付一个三等除秽官足够了。

  尤其是胡长川这种看起来平平无奇,混吃等死的中年男人。然而魏京没想到胡长川故意隐藏实力,结果没杀掉。

  “你没想到我没死,所以就先一步,去找了梁组长和巴德。让他们打捞王种尸体,尽快挽回损失。”

  胡长川拿出一条手帕,帮他擦了擦脸,

  “只是供给站因为首席在,你不方便露面。所以你派了一个会变脸的天赋者去。”

  也就是张南,可魏京万万没想到原野会帮陈新月。

  于是张南死了。

  这下魏京和涂珊珊就更不好有所行动,只是威胁梁坤帮忙掩饰。

  “接着,你又去杀马林灭口,只是没想到他藏了记录芯片,一旦那个芯片被陈队长找到,那你的身份就会被立刻挖出来,所以你开始着急,着急杀了陈队长以绝后患。”

  “你你都知道?!”

  魏京听着曾经他以为的蠢货竟然把自己的计划拆得清清楚楚,他看着胡长川那张憨憨的老好人脸,只觉一股恐惧如同蚀骨之蚁爬满全身。

  “不不不,我还有很多不知道的。”

  胡长川露出和蔼的笑,他伸手,慢慢握拳。于是魏京身下的泥土便仿佛瞬间活了过来。它们包裹着魏京的身体,直至包成一个圆球。

  “我这个人一般不好奇,但是上面让我问的事情,就得非知道答案不可了。”

  咔咔——

  土球开始向里收紧,挤压,里面顿时发出了骨骼咔咔作响的声音。

  魏京嗓子哑了,连惨叫都显得没力气。但他死死咬着牙,一声不答。

  乔恩看了几眼,后怕地收回视线。他之前还觉得那个花裤衩大叔不靠谱,现在看了对方脸上那依旧和蔼的笑容,忽然就觉得瘆得慌。

  这时候,陈新月已经给乔恩包扎好,又拿出了之前徐老医生给的药,

  “原野先生早就知道里面的情况,他是故意带我们进去的,因为里面有那些人走私的军械武器,同时那些数量庞大的异种能够克制他的能力,会让对方放心许多。”

  站在方硕的视角看,原野先在里面耗费大量的体力和天赋能力,又有异种牵制,同时他们还拥有避难所的构造图,占到了地利。

  所以在有这样优势和把握下,他才敢出现在原野面前。否则,即便他拥有精神系攻击技能,一个照面就成肉块了。

  “胡长官。”

  陈新月起身,回头看向胡长川

  “拷问的事等下再说吧,我们就抓住了一个活口,他现在重伤,还是先留着养养再说。而且原野先生还在下面,我有点担心。”

  “对啊对啊,原野长官还在下面呢!哦对,还有小水母!”

  乔恩从后面冒头,他也很担心这个。

  “唔”

  胡长川倒是完全不担心,这种情况对首席来说不过小菜一碟。但他想了想,还是答应下来。

  “我也挺担心首席的,那现在我就下去找找吧。”

  男人很是好脾气地点点头,站起身,

  “哦对了,你们之前说还有一个穿黑斗篷的人吧,我去寻寻,说不定能再抓一个。”

  ——那就立了大功了。

  这样一来,他失察的罪名或许能够摘掉。

  胡长川跟魏京搭档了两年,半分都没察觉到对方身上的异样,甚至让人暗中拿捏住了梁坤。

  这是很严重的失察失职。

  现在回头想想,魏京应该是通过那个会变脸的天赋者跟巴德梁坤联系,所以他才没能察觉。

  不过不管怎么说,胡长川现在都急需一个立功的机会。

  他走进坍塌的入口,身体表面忽然出现了一层厚厚的黄泥,紧接着,胡长川就直接融入了进去。

  与此同时,即将逃出避难所的方硕猛地顿住。因为他察觉到了有人下来了。

  胡长川?!!

  方硕来之前专门看了胡长川的资料,因为对方看起来是个贪生怕死,油滑偷安的家伙,但好歹也是个除秽官。

  所以方硕认识他。

  该死!

  偏偏在这个时候!

  于是前面是出不去了,方硕只能折返。他记得这地下有一个很安全的实验室,魏京当初就是在那里拿到的建筑图纸。

  方硕仔细回忆了一遍,确认那的确是个不错的避风港,于是他又回去,打算在那里稍作休整,暂时避一避。

  【来了!】

  【来了来了】

  【很近!】

  【血,血的味道。】

  叶云帆眉头微紧,如果是异种的话,那么小触手会直接说来的是肉,想吃。

  但是它们并没有表现出激动,说明不是异种,而是人。

  是人,有血,而且还能在塌陷的地下快速移动

  叶云帆立刻就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刚刚逃走的那个黑斗篷。

  就是不知道对方是专门朝原野而来,还是目标是这间实验室。

  叶云帆思绪纷飞,却并没有一直僵硬站在原地,他扫视了房间一圈,很可惜并没有能够藏人的地方。

  而且如果对方真的是冲着原野而来,那么说明黑斗篷一定有可以定位原野坐标的方式,他们藏起来也没用。

  叶云帆关了灯,将怀里的人拢紧了一些,然后站到角落,开启了隐匿技能。

  两人的身形逐渐透明,跟环境的颜色融为一体。

  一分钟后,静谧的空间内响起了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

  “他.妈的!”

  方硕从阴影中爬出来,他的腿已经做了简单的急救处理,似乎还打了麻药。但总之他现在的行动模式只能是爬行。

  “胡长川一开始不出现,现在倒是出来截后路.草,竟然被摆了这么大一道。”

  胡长川?

  叶云帆微怔,立刻意识到这或许是原野计划的最后一道保险栓。

  否则的话,这个黑斗篷现在很可能已经跑了。

  要抓住他吗?

  对方没了双腿,又被原野重创,应该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只是对方那个在阴影中穿行的技能很难办。

  或者

  ——杀了他。

  这念头出现在叶云帆脑海的刹那,他就下意识用触手握住了刀柄。

  “谁?!”

  就在这时,方硕忽然警惕出声。

  他做事向来谨慎,过了最开始那一下的恼怒之后,他就下意识在阴影中搜寻,排除被偷袭的可能。

  啪——

  叶云帆藏在背后的触手按开了灯光。

  白炽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屋子,也将一切的阴影驱散。

  砰!

  方硕摔在了地上,他瞳孔猛缩,死死盯着空无一物的角落。而这时,叶云帆在他喊破之前,直接抱着原野显出了身形。

  方硕看见了一个陌生的,粉发蓝眸的男人。

  明亮的光线下,那头粉发发根的颜色略浅,偏向银粉,发梢加深,呈现出一种极为漂亮的渐变。

  在如此晦暗而阴霾的世界底色中,如此温柔鲜艳的发瞳色就有些格外不真实。

  就好像是最热销的少女漫才会出现的人物。

  方硕愣住,他的眼神很难不被那人的模样吸引

  只是并不如他的发色那样是精致漂亮的长相,男人眉宇间有一种谦和的温雅,五官俊美,仿佛用最细致工笔描摹,却又用了最漂亮鲜艳的水粉上色。

  有着一种极强的视觉冲击力。

  只是此刻,当他居高临下垂眸凝视而来时,竟让方硕感到有种寒潭般的冷冽。

  “一个小小的三等除秽官,也能把你吓成这样?”

  叶云帆淡淡开口,语气冷漠而倨傲,又带着三分高高在上的讽刺。

  跟着原野呆了这么久,他多少也学到了一些冷脸小技巧。

  方硕刚才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就已经失了先机。他没想到对方一开口竟是这样傲慢又熟稔的语气。

  就好像.对方认识自己,而且知道自己所有的秘密。

  等等

  直到这时,他才愣愣将目光往下挪了一些,看清了男人怀里抱着的那位首席除秽官。

  原野?

  那竟然是原野!!!

  一个小时前他才和对方交了手,方硕绝不可能看错!

  “你你到底.”

  他看看昏睡的原野,又看了看面前站着的这个粉发男人,眼神震惊到了极点,几乎说不出连贯的话。

  作为组织在意的最高目标之一,方硕收集了太多太多关于原野的资料了。

  当初这位首席大人在主城失控时,即便重伤,除秽官中也无人能挡。最终是王庭大祭司出手,才勉强将其镇压。

  原野被放逐的这三年里,组织大大小小派过不少人,明里暗里窥伺机会,但从来没占到半分便宜。

  就连他自己,若不是原野想抓活口,方硕刚才断的就不是腿,而是人头落地。

  而且最重要的是,原野有种很奇怪的心理疾病,他被别人触碰时,能力就会失控。

  所以没有任何人可以靠近他。

  即便是意识不清醒的时候,也有可能失控。

  所以现在方硕看见那位首席大人安安静静被一个陌生男人抱在怀里才会如此震惊。

  他心中有些疑虑,但更多的是畏惧。

  这份畏惧来自于他对眼前这个男人的陌生和未知,也来自于对方竟如此轻松地抓住了原野。

  那可是除了大祭司之外,王庭最强大的天赋者。

  “知道你不靠谱,所以上面又专门派了我来。”

  叶云帆说谎的时候眼皮子都不眨一下,他烦躁地“啧”了一声,眼神不善。

  “你们几个真是没用,王种的尸体找不回来,运输的军械也丢了,区区一个B级调查官,拖了这么久没结果。害得老子跑这么远来一趟。”

  “是是是,我们,哦不,属下失职。但您.您到底是”

  方硕心中顿生惶恐,连称呼都变了。他还是有点不明白,因为上面并没有通知他们竟然还有这么强大的一个后援。

  叶云帆微微眯起眼,语气不悦:

  “我的事,你还没有过问的权限。”

  “是是是。”

  方硕眼神惊骇了一瞬,连连点头,

  叶云帆表面不屑烦躁,可眼神却紧紧观察着男人的表情,

  “我是临时接到的调令,只说过来帮一把。后面把人送回故乡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可大人,您看我现在这样”

  方硕露出为难的神色,示意了一下自己断掉的双腿。

  “这腿只能等回去才能进行断肢重生治疗,要不您送佛送到西,再帮帮忙。虽然供给站的港口不能用了,可我们还有另外一条线。很安全,您只需要守着他就行,其他的我来安排。”

  还有一条线?!

  原本叶云帆只想套取对方口中的“故乡”到底是什么地方,却没想到套出了对方另外一条输送线。

  原来他们要港口用船运走私的武器,是运往“故乡”。而另一条运输线似乎也可以。

  他们的组织想要把原野送去那个所谓的“故乡”。

  叶云帆心底一沉。

  “真是麻烦!”

  他不耐皱眉,

  “你先说来听听,怎么走?我还有别的重要任务。如果太绕.”

  “不绕,不绕!”

  方硕赶紧摆手,

  “是去往东部军区的幼苗运输车,里面有我们的人,您只需要.”

  说到这,他的余光忽然瞥见了原野的脚。

  没有穿鞋,只有一双雪白干净的袜子。

  方硕觉得很奇怪,什么情况下抓人会脱掉对方的鞋?

  他下意识去看叶云帆脚上的鞋,忽然觉得有些眼熟。原本心底压下的疑虑猛地腾起。

  方硕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心中顿生警惕,他用余光看了眼最近的阴影,确认自己可以以最快的速度逃脱。

  但是现在,他又没有完全的把握,所以犹豫间,还想要再确认一下,

  “那个,大人,有件事我想”

  可叶云帆却忽然笑了,他笑起来温柔谦和,十分有亲和力。

  “方执事,你知道组织关于世界真相的探索进度到哪里了吗?”

  方硕被他忽然温和的笑容晃了一下,而对方口中的话的确是内部人员才知道的事情,于是他下意识问,

  “到哪里”

  扑哧——

  毫无征兆地,一刀洞穿心脏。

  同一时刻,另外两只触手迅速伸出,干脆利落地扭断了男人的脖子。

  咔哒!

  方硕倒在地上,眼球凸起,死不瞑目。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眨眼之间,方硕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机会。

  叶云帆居高临下,垂眸注视着地面那具扭曲的尸体,脸上神色莫名。

  直至熟悉的乳白色提示面板接连亮起——

  [温馨提示:恭喜您成功击杀玩家方硕。

  [温馨提示:恭喜您成功掠夺C级新技能-精神打击。

  [温馨提示:恭喜您成功掠夺C级新技能-暗影潜行。

  [温馨提示:恭喜您成功掠夺玩家方硕三分之一生命值。

  [生命值

  [温馨提示:增加生命值已达上限,余下摄入生命值转化为生命值上限,生命值上限+30。

  [生命值:

  叶云帆闭了闭眼,他不是因为刚才杀人而感到有什么愧疚感,而是什么感觉也没有,所以觉得不适。

  但刚才这个方硕已经明显生疑,若是让他逃走,叶云帆必然会进入那个神秘组织的视线。

  所以必须杀了他。

  叶云帆抽出长刀,触手们立刻聚拢而来,挡住了喷溅的鲜血,没有让它们溅到原野身上。

  就在这时,叶云帆忽然若有所感抬头。

  【又来了!】

  【又来了又来了!】

  小触手们也察觉到了。

  ——这次应该是胡长川。

  叶云帆并不意外,他记得对方好像可以控土,所以能够在塌陷的地下避难所畅通无阻也很正常。

  不过既然胡长川来了,他就不必再带着原野四处找出路了。

  叶云帆低头看了看怀中的人,对方依旧安静地沉睡着,眉目舒展,墨睫静栖,似乎睡得很香。

  他无声叹了口气。

  粉色的触手伸长,拐入到缝隙中,按下了那个自爆按钮。

  一时间整个屋子都亮起了红光。

  叶云帆抱着原野迅速离开,按照来时的路往回走。

  因为来的时候需要清理石头,凿出通道,还要进食,因此时间花费极大。

  但是现在回去畅通无阻,叶云帆只花了十五分钟就回到了最初那个电梯口。

  他将原野放在刚才的地上,小心抬着对方的脚,没有让那双白色的袜子弄脏。

  【来了来了!】

  【很快很快!】

  小触手有点焦急地喊。

  叶云帆动作迅速把鞋子脱下来,给原野穿上。

  “首席?”

  胡长川的脚步声变得清晰。他半路似乎发现一点异动,但又没找到,于是又折返回来按照陈队长的指引来到原野最终消失的地点。

  就在这时,他隐约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对方似乎倚坐在墙边,没有动静。

  胡长川心里一个咯噔,立刻跑过去。

  “首席——”

  恍惚间,他好像看见少年面前有一个男人的影子,隐隐地,有些粉色。

  【醒醒.】

  【醒醒.】

  【原野,我们该离开这里了。】

  温柔的男声又一次出现,原野微微皱眉,睫毛开始颤动。

  “唔”

  似乎有谁的额头贴了过来,带着一种陌生却自然的亲昵。

  【我们该离开了。】

  离开?

  原野眉头顿时皱起。

  “首席——!”

  就在这时,原野忽然听见了胡长川的声音。那声音很大,而且浑厚,一下子就让他惊醒了。

  原野立刻睁眼,循声望去。他看见了跑过来的胡长川,但也只是扫了一秒。然后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颈侧和肩膀,空空如也。

  少年微怔,立刻焦急地巡视周围,像是在寻找什么。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自己的鞋带被拉了一下。

  原野低头,发现四处寻找的小水母就在他的脚边。

  小家伙仰头,用那双湿润干净的蓝眼睛望向他,用小触手拍了拍他的鞋带。

  鞋带?

  原野仔细看去,发现小水母给他系了个四只翅膀的蝴蝶结。

  原野:“.?”

  作者有话要说

  桶桶饭~桶桶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