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抱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抱抱
字体:      护眼 关灯

抱抱

  原野听力很好,即便陈新月刻意压低了声音,他也将女人口中的每一个字听得清清楚楚,可既便如此,他依旧花了好半天才逐渐理解那句话的意思。

  抱一下?

  为什么?

  此刻,原野心里产生的第一反应不是答应或者拒绝,而是疑惑、茫然、惊奇和犹豫。

  就像是人类面对一个全新而陌生的概念时,自然而然生出的复杂情绪。

  因为原野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要求或许这算是请求,也可能是邀请,或者只是单纯的表示亲近甚至是撒娇。

  但不管是哪一个,他都感到陌生。

  因为原野只接受过命令,比如攻击、杀戮、处刑,以及他也受到过很多处罚,比如罚薪,监/禁,放逐。

  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奇怪病症,这让原野没有办法和任何人发生肢体皮肤接触,否则失控的能力就会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而之前“小水母”靠近他,在他身上爬来爬去,都是没有征求过原野的意见的,但这一次,它向他发出了想要抱抱贴贴的请求。

  所以,原野才无法理解“小水母”伸手所想要表达的意思。即便陈新月已经清楚明白地告诉他这个动作的含义,原野也需要好一会儿的时间去理解这个事情。

  少年在原地僵立迟疑了好半天,而这个好半天已经足以让人误会是拒绝的意思。

  就连陈新月都觉得有些诧异。毕竟她之前看原野似乎很在意这只进化种“小水母”,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竟然会拒绝小家伙的撒娇。

  但是小章鱼并没有表现出被拒绝的模样,也没有失望地收回触手,他只是认真、坚定并满怀希冀地望着面前的少年。

  同时,小章鱼又把小触手们伸长了一点点,并小幅度地挥挥,想要争得对方的注意力。

  因为叶云帆已经下定决心,他这次一定要交出一份满分答案。

  而这份答案的具体内容是——

  看啊,陈队长明明就在旁边,可是我只坚定地朝你伸出手哦!

  我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哦!

  我跟她就是假玩,我跟你才是真玩的!真真的那种!

  小章鱼湿润的蓝色大眼睛睁圆了,愈发显得真诚。

  原野喉结微动,不知为何竟然感到莫名紧张起来。他将长刀收回到刀鞘,朝前走了一步,俯身,朝着满眼期待的“小水母”伸出了手。

  ——是双手。

  因为单手不是拥抱,而双手才是表达抱抱的意思。

  不过由于刚才原野脱掉了外面一只手套给小章鱼,所以当他第二次因为厌恶血迹而又摘掉一层后,他的右手就没有手套了。

  这时,比起迟疑了好些时间的原野,小章鱼的动作倒是飞快,粉色的小触手们立刻欢天喜地地伸过去,勾住少年柔软的指尖,缠绕上去,透明的黏液濡湿了皮肤,有一些浅浅渗入指甲。

  原野的手指很明显颤抖了一下,指腹迅速泛出浅浅的红色。他的呼吸无声急促,手背筋线倏然收紧,但依旧很努力地维持着刚才平静的神色。

  陈新月还在想信号车的事情,一时间没注意原野的异样。

  至于叶云帆他更是完全没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此刻,他放任了小触手们兴奋快乐的情绪,让身体几乎完全成为了一团只知道傻乎乎高兴的小章鱼。

  说起来,这还是小章鱼第一次蹲在原野赤/裸的手心里。

  嘶.等等。

  赤.裸这个形容词和手搭配,真是哪里都怪怪的。

  小章鱼下意识挠挠头。

  不过主要还是因为原野有个奇怪的习惯,喜欢戴手套就算了,还戴两层。

  叶云帆表示不理解。

  他本来以为是原野的手有什么问题,所以必须得戴两层手套,但这时他踩了踩少年柔软的手心肉,发现除了好看一些以外,和普通人类的手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而且看起来这家伙好像也并不是有什么洁癖,所以为什么要戴两层手套呢?

  难道原野是手套控?

  还真是奇奇怪怪的癖好。

  小章鱼在他的两只手里爬过来爬过去,时不时还要用小触手勾住少年的指尖,拉过来好奇地观察观察。

  或许是因为原野一直戴着手套的缘故,即便他善于用刀,也经常战斗搏杀,但这一双手看起来却完全不像是一位战士或者刺客的手。

  他手型修长漂亮,皮肤细腻柔软,连指甲都修剪得格外整齐,甲面光泽,泛着健康的浅粉色。

  ——倒像是个出身世家大族贵公子的手。

  果然,好看的人哪里都长得好看。

  叶云帆在内心感叹。

  这时原野默默站起身,全身上下的肌肉都无意识收紧了。由于常年戴着手套,皮肤很少和别的东西有直接接触,而且善用刀具也让他的手指非常灵活且感知敏锐。

  于是即便原野这时候不去看,他也能够通过触觉知道手心里那只“小水母”的一切动作。

  湿润的黏稠感遍布掌心,滑腻的触手在皮肤上滑过蹭挪,甚至这小东西还要去拉拉缠缠他的手指,勾过来戳一戳指甲尖尖。

  这.真的是让他抱一下吗?

  原野嘴唇紧抿,用余光看了一眼旁边正在处理血污的陈新月,他忽然对这个女人的话产生了十级怀疑。

  这只“小水母”分明是把他的手当成了新的玩具!

  玩具?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的刹那,原野的第一反应不是羞恼或者无奈好笑,而是觉得震惊和迷茫。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手原来不仅仅用于攻击和杀戮,还可以给予拥抱,成为能够让某个小家伙开心喜悦的玩具。

  少年捧着手里的“小水母”,垂眸沉默地注视着它欢快又好奇的模样。

  原野忽然觉得这个抱抱的动作,好像比握刀要困难一些,但是却又好像更让他觉得安全。

  或者说安心更合适。

  然而这时候叶云帆完全不知道短短几分钟,原野的心思已经绕了千八百个弯弯,自我剖析一层又一层。

  他出于好奇,还去看了看原野的手相。

  叶云帆小时候就经常被村子里的老人拉着看手相,虽然他自己是不太信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但是人有时候就是好奇。

  比如哪怕不信鬼神,考试前也想拜拜孔子,生病了就求求菩萨,买彩票的时候,还要摸摸财神爷。

  不信归不信,但宁可信其有嘛,又不收钱。

  不过看手相这种事,叶云帆也就了解个皮毛,仅仅知道哪一条是事业线,哪一条又是生命线,哪一条又是感情线。

  除此之外再深的解读,他就不懂了。

  因为皮肤细腻的缘故,原野的掌纹很浅,三条线很快就能找出来,事业线倒是清晰还长,就是生命线不太好,断断续续的。

  至于感情线,中间断了一截,看来颇为坎坷。

  叶神棍在心里摇摇头。

  就在这时,地窖口传来了乔恩的声音——

  “队长,你们好了吗?徐医生说给我们也做了饭,出来一起吃吧。”

  卷毛小狗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开心。毕竟他们奔波了一天,也就在车上啃了几口压缩军粮。现在总算能吃上一口热乎的了。

  陈新月回答前看了一眼原野,见后者并没有抗拒的模样,才扬声回应道:

  “嗯,就来。”

  这时原野已经恢复如常,动作自然地把“小水母”放回到自己的护肩上。

  叶云帆确认了自己的满分答卷,很是满意,于是乖乖蹲回了自己的专属位置。

  只是在原野收回手之前,他的目光忽然在对方的手上停留了短暂的几秒。

  那人的手部皮肤很白,指尖却泛红,湿润的掌心微黏,在指间拉出了一两线不明显的丝液。

  嘶

  叶云帆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小触手。

  他记得自己平时没有那么黏糊糊的啊?只是单纯保持体表湿润而已,怎么会把原野的手弄成那个样子?

  叶云帆认真回想了一下,推测可能是小触手们兴奋开心的时候就会无意识多分泌一些黏液。

  唔,倒也不算什么大事。

  反正他知道等会原野出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手,然后找出一副新的手套。

  这时候原野没打招呼,将小章鱼放好在肩上后,就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只是走在半路上时,他忍不住用力攥了攥手心,企图将上面残留的奇异感觉抹除掉。

  接着,他便如叶云帆所预料的那样,径直去洗了手。

  二十分钟后——

  陈新月,乔恩,原野,三个人坐在了同一张饭桌上。

  或许是知道他们有事要谈,徐老头并没跟着一起,他上山去草药晾晒场了,说怕今晚下雨。

  所以这顿晚饭,就他们三个人吃。

  四四方方的木桌上,每人坐一方。而原野把小章鱼放下来,让它坐在了空出来的那个方位上。

  只是因为没人说话,气氛一时有些古怪。

  乔恩其实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但他看看左边沉默的队长,又看看右边一脸冷漠的原野长官,只能摸着咕咕直叫的肚子,干吞了好几次口水,没敢第一个动筷。

  原野很少跟人同一张桌子吃饭,但通常是别人不愿意靠近他,或者被他吓退。

  不过一起吃也没什么,他不喜欢,却也不抗拒。

  这座供给站靠海,食物来源大多都是海鲜,放到锅里蒸一蒸,撒点海盐就能吃。

  每人两条巴掌大的蒸鱼,八只面目狰狞的,像是穿着金属铠甲的大虾,以及一碗鹌鹑蛋大小的土豆坨坨。

  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调料,但出锅热乎乎的,带着食材本身的鲜美味道,对于奔波辛苦一天的人来说,简直就是馋虫诱捕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徐老医生爱屋及乌,就连小章鱼也有一份小小的晚饭。

  只是分量很少,他只有四分之一条鱼,一只虾,四颗小土豆。

  叶云帆很意外,这里竟然还有土豆。因为一般沿海的地方很少有种土豆的。

  小章鱼好奇地伸出触手,他想尝尝徐医生这里的饭菜是什么味道的。

  “等等。”

  原野忽然伸手把他的小碗挪开。

  叶云帆:“???”

  干什么?!

  小章鱼惊愕扭头,立刻伸出触手扒拉着碗边边不肯放。很执着地表示——

  那是他的饭!

  原野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他将小碗里的东西倒入到旁边一个盛满凉水的大碗里

  等待凉水将食物的热气吸收掉,原野才一个一个夹出来,蒸鱼剃掉刺,大虾剥掉壳,把肉放在碟子里,小土豆撕掉皮挨个有序排排站好。

  最后,推还到小章鱼的面前。

  少年语气冷淡:“吃吧。”

  叶云帆整只鱼都惊呆了:“.???”

  小章鱼看看自己面前的饭,又抬头看看原野。忽然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嘶——

  他选的这个庇护者,好像有点过分优秀了!

  之前,叶云帆觉得原野不懂说话,很难和人好好相处,可现在他发现对方实际上很细心,且心软又善良,虽然别扭,但很好哄,尤其会照顾人呃水母。

  这么多年难道就真的没有一个人觉得原野本心还不错,可以交个朋友吗?

  好奇怪。

  与此同时,就连陈队长和乔恩都有点震惊,他们脑袋上似乎有一万个问号,但当原野随意瞥过来一眼后,陈新月立刻扭头,一巴掌拍在乔恩后脑,

  啪!

  “发什么呆,赶紧吃!”

  “喔喔。”

  卷毛小狗摸摸脑袋,很是委屈。

  但很快,他这点委屈立刻就被美味的食物给化解了。这两天一直都啃干巴巴的军粮,他喉咙都快拉花了,头一次吃到热乎的东西,乔恩简直都要感动落泪。

  今天所有人都在奔波忙碌,身体没歇着,脑子也没有,都很疲惫,于是美味的晚饭很好地缓和了原本有些僵硬的气氛。

  陈新月看着乖乖吃肉的小水母,又看看安静进食的原野,她更加确认了这位传闻中魔鬼般的除秽官的确是个心软又善良的好人。

  至少在治疗舱和照顾小宠物这两件事情上,陈新月有百分之八十可以肯定这点。

  她吃了两口鱼肉,犹豫片刻,还是开口:

  “王庭的命令是即刻动身,我们明早就得离开,如果今晚找不到芯片,那就永远找不到了。”

  原野的吃相看着斯文,但速度很快。此时听到陈新月的话,他的动作微顿,

  “那个死了的男人,你了解多少?”

  原野一般不喜欢跟别人说话,除非这种正事,而他的发言永远简洁明了,直击重点。

  听起来没什么人情味,冷酷又犀利,很难让人生出亲近感。但对于同样把任务和效率放在第一位的陈队长而言,就很对胃口。

  公事公办,一切以任务为重。

  “我找他的时候刻意进行过粗略的调查,男人名叫马林。是巴德最信任的心腹,普通调查兵,实力一般,但脑子灵活,嘴巴也严,所以巴德才会把跟那边通讯的事情交给他。”

  陈新月迅速输出自己得到的情报,顿了顿,她忽然想起什么,又立刻把梁坤和巴德之间因抚恤金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这些虽然是那个勤务兵林清说的,可很显然他只是梁坤的传话筒。”

  原野边吃边听,速度倒是慢了些,似乎在认真思考着什么。

  小章鱼听见抚恤金事件的原委后,顿时也没了吃饭的热情。他其实脑子清醒过后,也觉得虽然钱多,但梁坤没必要冒这么大风险。

  没想到原委竟然是对方为了让梁坤在这次事件中利用职权遮掩,所以不惜蒙骗了那么多老兵和伤残士兵赔了性命。

  等等!

  叶云帆忽然想到了身份铭片。他后来的时候就觉得在站务处门口碰见那个捞铭片的勤务兵太巧。

  现在想来,勤务兵林清应该是梁坤早就布好的一步棋,目的是引诱他们注意到抚恤金的事情。

  而且心思缜密的梁组长并没有告诉何力,才让何力流露出最真实的反应,更加让他们信服。

  所以当时在办公室内所谓的唇枪舌剑都是演戏,演给那边看,也为林清的出现做好铺垫。

  于是,勤务兵林清这一步棋最后才能打出效果。

  “.”

  想通整个事情之后,叶云帆隐隐觉得头皮有点发麻。

  他原本还有一点觉得这是游戏世界,可游戏世界里面的npc真的每个都这么聪明的吗?

  一切都太真实了,真实到叶云帆觉得这里就是真实的世界。

  每一个人都是活生生的,有思想,有喜怒,有欲.望。

  然而这时原野却没关注梁坤或者抚恤金的事情,他忽然问:

  “那家伙的致命伤是你造成的?”

  陈新月愣了一下,点头。

  “.对。”

  这其实算是她的失误,

  “我发现他的时候,他身上有伤,见了我立刻就跑,于是我就踩油门加速追过去,没想到他自己竟然突然回头撞了过来。”

  重伤叠加车祸,又是个普通人的体质,自然没救了。

  主动撞过来?

  叶云帆沉思。

  之前他发现马林的求生欲还是很强的,不可能主动撞陈队长的车寻死。

  如果并非寻思,那么就是他认为那种情况下,即便自己已经重伤,可只有被陈队长撞到才能有一线生机。

  所以不是陈新月抓住了马林,而是后者以被车撞作为掩饰故意被陈新月抓走。

  也就是说,当时现场很可能还有一个人正在追杀马林!

  原野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放下了筷子,继续问:

  “你遇见那人的地点,距离爆炸燃烧的信号车,有多远?”

  “大概.两公里左右。”

  陈新月仔细回忆着,她当时为了保住马林那个活口,只匆匆回去看了一眼烧掉的信号车后,就立刻把人送回了临时诊所续命。

  现在想想,陈新月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等等,时间对不上!”

  信号车烧成只剩架子的时间,远远大于马林跑出两公里的时间。

  叶云帆立刻反应过来她的言外之意。也就是说,要将马林灭口的人是故意放走了他。

  当叶云帆想到这一点后,原野也做出了同样的推测。

  “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对方故意放了他。”

  陈队长皱眉:“为什么放走马林,不是要灭口吗?”

  小章鱼也停止了干饭,他直觉自己抓住了很重要的东西。

  于是整个饭桌上,只有乔恩哼哧哼哧吃得红光满面,反正他也没太听懂,干脆好好吃饭,吃饱了才好给队长和原野长官干活!

  某种意义上,乔恩很清楚自己的定位,虽然他没有队长那么聪明敏锐,但很有自知之明。

  不过这时候,谁也没有去在意一只大口干饭的卷毛小狗。

  叶云帆冷静地又从头梳理了一遍,对方之前能够调动一个玩家出手,也就是说不管是实力还是势力都很强。

  那么若他们一定要杀马林灭口,绝不可能让他逃那么远。

  可偏偏,灭口的杀/手让马林逃了,就只有一种可能

  这一刻,原野的声音跟叶云帆脑海中的猜测重合——

  “或许杀/手在即将杀掉目标的时候,突然发现即便杀了马林,也不可能达到真正的灭口效果。”

  “!!!”

  小章鱼猛地抬头,看向原野的眼神里满是激动和赞赏。

  他原本还以为原野和自己没什么默契,看来在这种正事上他们的默契竟然如此之高!

  被理解的快乐让小章鱼很是激动,甚至他还忍不住跑过去,开心地拍拍原野的手。

  后者微怔,指骨微紧,有点不自然地挪开视线。

  过了几秒后,原野把自己碗里的虾肉夹了一块,放到小章鱼的饭碟里。

  叶云帆:“.”

  不,他并不是来讨饭的!

  砰!

  陈新月忽然激动起身,

  “所以,这意味着马林把记录仪的芯片藏在了别的地方,而不是那台被烧掉的信号车里面!”

  啪嗒——

  乔恩被队长突然的拍桌吓掉了筷子。

  他小心翼翼看了看队长,又看看原野,发现并没有人注意自己,于是立刻钻到桌下把筷子捡起来,在衣角上擦了擦,继续默默干饭。

  围观全程的小章鱼:“.”

  他好像突然发现了一个比自己更执着的干饭人了。

  叶云帆的思路被乔恩打了个茬,很快又回到了正轨。

  陈队长说芯片不在那台信号车里面?

  可马林临死前明明说,东西的的确确是藏在了信号车的备用轮胎里面的!

  猜测和已知线索出现了矛盾,小章鱼苦恼地吃掉了一块虾肉。

  可从逻辑上来讲,推测并没有问题,而马林亲口说的地点应该也不会有问题。

  被烧掉的信号车上没有芯片

  马林说芯片肯定是在信号车上

  等等!

  一道火花在叶云帆的脑海里猛地打燃。

  ——这是偷梁换柱的障眼法!

  小触手们感知到了他的激动,又开始在桌子上踩来踩去。但很快,叶云帆就冷静下来。

  同一个失误,他不能犯第二次。

  仔细斟酌了几分钟后,叶云帆的目光落到了碟子里的土豆上。

  哗啦——

  哗啦——

  陶碟被拖动的声响立刻吸引了桌上三人的注意。

  原野低头,发现“小水母”拖着自己的碟子放在了他的手边。

  接着,小家伙朝他高高举起一小块虾肉。

  给他的?

  原野疑惑。可等他刚要伸手去接,“小水母”又立刻卷着虾肉收了回去。就像是在说“不给了”

  少年缓慢眨了一下眼睛,他想了想,认为或许这是小家伙想玩游戏。

  毕竟主城乐园里的那些孩子,都喜欢玩游戏。

  这时候,小章鱼把那一小块虾肉塞到了土豆里面。然后把那个土豆又高高举起来给原野看。

  一直沉默的乔恩总算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发言机会,他眼睛发亮,说:

  “土豆塞虾肉,好新奇的吃法。”

  叶云帆:“.”

  乔恩你脑子里真的就只有吃吗?

  原野这次没有伸手接,只是微微偏头,看得很认真。他想知道这只“小水母”想要玩什么游戏。

  叶云帆见少年并没有被乔恩影响,总算松了口气。接着他把藏有虾肉的土豆球球,跟剩下的几颗放在一起,用好几条触手努力把它们打乱。

  做完这个,小章鱼又把碟子朝原野推了推,仰头,满眼期待地盯着他。

  少年思忖片刻,问:

  “你让我猜,哪一个藏着肉?”

  “!!!”

  叶云帆震惊,他觉得原野似乎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理解力直线攀升。

  点头点头!

  原野想了想,用筷子直接伸向正确答案。他的视力极好,这种游戏对他而言很简单。

  不过这时,原野忽然注意到小水母的眼神愈发紧张。于是筷子尖尖顿了顿,转而挑出了错误答案。

  小章鱼顿时开心了起来。

  他颠儿颠儿地跑过去,按照计划在半路表演了一个平底摔。

  啪叽——

  一条触手不经意间,将原野筷子上的土豆推下桌子。

  陈新月和原野同时看向地上,蒸得软烂的小土豆球果不其然,摔烂了。后者眸光一凝,脑海中闪过了一线什么。

  叶云帆很快爬起来,把代表正确答案的小土豆抱起,举起来递给原野。

  少年没有立刻接,他微微皱眉,似是困惑小水母的行为,但很快他就立刻联想到了什么。

  嗒。

  原野夹住被举起来的土豆,却没有吃,而是将它戳开,找出里面藏着的虾肉。

  “既然背后的人能够迅速找到马林灭口,那么说明他们一直关注着那个男人,所以马林没有时间和机会把芯片藏到太远的地方,于是信号车成为了最可能的地点。”

  “但——”

  “这次来支援的队伍里,可不止一台信号车。”

  原野一边说着,一边把虾肉喂给“小水母”,后者这次没有拒绝,而是乖乖就着他的筷子吃掉。这时,原野才掀起眼皮看了陈新月一眼,

  “而在马林开走车之前,为了增强信号,调查兵内部的所有信号车应该都是停放在同一个地方。”

  陈新月的瞳孔微微放大。

  也许烧掉的不是巴德小队的信号车?

  不!

  她很快否认了这个猜测。

  调换信号车目标太大了,而且对方肯定会确认车到底是是不是属于巴德小队的。

  既然马林目的是藏好芯片,那很可能是调换芯片。

  芯片极有可能藏在其他信号车里!

  “我现在去找!”

  陈队长办事素来雷厉风行,既然现在有了新的线索,她就要立刻抓住。更何况他们明天早上就要离开返回主城,今晚是最后的机会!

  说走就走,陈新月直接大步转身出门去开车了。

  “咳咳咳!!!”

  乔恩被吓了一跳,鱼刺卡在了喉咙里。好在他反应迅速,很快就咳了出来。

  “队队长”

  卷毛小狗的语气很虚弱,但还是手忙脚乱地擦干净嘴,紧跟着站起身。

  “等我!等.等我!”

  小章鱼也赶紧扒拉了两口饭,飞速爬到少年的肩膀上,幸好原野把刺都给他剔干净了,没有发生什么鱼刺卡住的悲剧事件。

  小章鱼拍拍原野的肩膀,表示——

  我准备好了!

  原野低头,看着小碟子里只动了一点点的土豆和鱼肉,唇线抿紧。接着,他起身从旁边的柜子里翻出个干净的小铁盒。

  十分钟后——

  一辆改装越野在供给站的小路上疾驰。

  陈新月眼睛发红,攥着方向盘的手几乎用力到发白。

  这是最后的机会,一定要抓住!

  旁边,乔恩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夜色,心脏狂跳,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下意识紧紧抓住了安全带。

  现在的速度太快了,竟然让他都察觉到了一点点的推背感。

  乔恩其实想要提醒队长注意安全,晚上不适合开这么快,可他小心翼翼扭头看了看正在飙车的女人,后者表情凝重而冰冷,像是要去杀人。

  只一眼,就吓得卷毛小狗不敢多说一个字。

  乔恩耷拉了脑袋,哀哀叹气。

  可是他还没吃饱呢。

  忽然,他的鼻尖动了动,敏锐地闻到了熟悉的香味。卷毛小狗立刻寻着味道努力嗅嗅,发现竟然是从后排传过来的。

  后排?

  后排那可是

  乔恩小心翼翼扭头,悄悄去偷看坐在后排的原野长官。

  却见——

  少年左手里稳稳端着一个小铁盒,里面是剥好的虾仁鱼肉,还有满满的小土豆。

  而那只粉色的“小水母”正坐在原野的右手手心里,舒舒服服地大快朵颐。

  乔恩:“.!!!”

  狗狗震惊

  靠!

  他竟然忘了还可以打包路上吃!

  作者有话要说

  放饭放饭,今天是大碗饭,来,你一碗,你也一碗。

  收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