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命题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送命题
字体:      护眼 关灯

送命题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小章鱼举着的调查兵身份铭片上。

  原野眉头微蹙,似是若有所思。

  六组长梁坤倒是还算沉稳,可一直注意着原野的何力却是脸色陡然一变。

  他死死盯着小章鱼高高举起的铭片,原本脸上挂着的微笑不知何时消失了。

  就在小章鱼即将跑到少年面前的时候,何力突然上前一步

  “原野先生,这是你的宠物?”

  他的动作太过突兀和迅速,差点一脚踩到举着牌牌的小章鱼。

  准确地说,不是差点踩到,而是忽然察觉头顶一暗的叶云帆下意识停住,往旁边迅速闪躲才险险躲开。

  噌——

  叶云帆听见了熟悉的拔刀声。但在那之前,他先听见了一记重拳捶在人体骨骼上的声音。

  砰!

  何力瞬间被胡长川一拳打倒在地上。

  “咳!”

  男人咳出了点点血红,在地上半天都没爬起来。胡长川的语气陡然变得很凶横,跟刚才客套热情的老好人截然不同

  “何力!你那是什么眼神!”

  胡长川用余光瞥了眼那把出鞘半掌的长刀,后背几乎被冷汗湿透,但表面上他倒是气势十足

  “你差点踩到我们首.原野先生的‘小水母’知道吗?!”

  乔恩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蔓延茫然,脸上还带着刚才胡长川用力捂出来的淡红手指印,看起来很呆。

  陈新月喉头微动,沉默退后半步,目光小心而复杂地落在那把长刀上。

  强烈的直觉告诉他,如果刚才胡长川没有提前出手的话,那把刀会见血。

  原野没去看被打伤的何力,而是安静盯着站在地上的粉色“小水母”,它这时还紧紧抱着怀里的身份铭片,僵立在原地,似乎吓坏了。

  但这时叶云帆倒不是吓坏了,而是惊愕和疑惑。

  刚才那一下的危机让他忽然脑子清醒了。

  此刻,叶云帆既惊愕于自己突然的冲动,同样也疑惑于为什么他会突然因为一个简单的猜测就毫无顾忌地立刻行动。

  明明他在第一次遇见原野的时候,宁肯放弃到手的美味大餐也要藏起来,选择虽然低收益却低风险更为稳妥的道路。

  而刚才他明明可以用更加隐秘的方式进行暗示,而不是当着所有人的面那样高调。

  可为什么刚才他会如此莽撞,就像就像懵懂无知全凭心意的小触手。

  叶云帆敏锐地察觉到了不正常,他下意识开始回忆,回想自己以前的生活。

  可短暂的回忆过后,叶云帆竟然发现他原本最深刻的记忆竟然开始模糊。

  他好像有点.不记得故乡那些弟弟妹妹们的脸了。

  这个发现让叶云帆悚然一惊。

  就在这时,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只熟悉的手。黑色的皮质手套紧密贴合着,勾勒出修长漂亮的指骨。

  小章鱼抬头,对上那双熟悉的异色双瞳。

  ——是原野对他伸出了手。

  “.”

  小章鱼沉默片刻,慢慢伸出小触手勾住少年的指尖,然后爬了上去

  这次不是隔着冰冷坚硬的金属护腕或是肩甲,而是落在少年柔软的手心里。

  “喜欢这个?”

  叶云帆迟疑片刻,他现在脑子前所未有的清醒,很敏锐地注意到了所有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灼热视线。

  尤其是何力。

  于是最终,小章鱼点点头肯定了原野的询问。但紧接着叶云帆就伸出触手,将身份铭片在金属甲片拼接做成的护腕上比了比,似乎想要把铭片嵌进去。

  原野看着它动作,默了几秒,忽然从小触手中取走了那块冰冷的金属铭片,认真解释道:

  “它们不一样,不合适。”

  话音刚落,原野的目光陡然一凝。

  不一样

  他下意识开始回忆之前见到的那堆身份铭片,似是忽然注意到了什么遗漏的关键点。

  倒在地上的何力倒是没有注意,他只听见了原野说的话,以为那只“小水母”是真的单纯喜欢金属片。于是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余的事。

  多余且愚蠢。

  就像是不打自招。

  何力的脸色顿时白了几分,但他还是强撑着起身,

  “实在.实在抱歉,一时没留神。”

  男人扯着流血的唇角,露出难看的笑,

  “不过您家这宠物可真是特别,竟然喜欢搜集金属片。”

  “.”

  原野把玩着手里的身份铭片,并没有理会他,而是侧眸,越过眼前狼狈的何力看向他身后的组长梁坤。

  “不过,我倒是忽然想起来,刚才你们捞起来的那些铭片,和这个似乎有些不一样。”

  此话一出,陈新月顿时诧异地望了过来。组长梁坤忽然笑了一下,挥挥手示意何力退到一边。

  “请问原野先生,您觉得哪里不一样?”

  “身份id。”

  原野随手把铭片丢环给陈新月,

  “有几个身份id太旧了,按道理说早该在好几年前就退伍了才是。而且里面似乎还有几个伤残认证的标识?”

  这也是刚才叶云帆拿到陈新月身份铭片后才注意到的点,只是他并不清楚两者的不同到底代表着什么,所以接下来他就没什么可做的了,只能看原野。

  “.”

  梁坤没立刻搭话,而是轻飘飘瞥了一眼何力,后者咬紧牙关一言不发。他也没想到那么巧,捞铭牌的士兵向他汇报时刚好被原野撞见。

  梁坤脸上的表情依旧很沉稳,徐徐开口:

  “任务紧急,我想着人越多越好,所以带了一部分经验丰富的老兵。虽然他们已经退伍了,或者没有以前的巅峰实力,但是这种情况下应该可以事急从权。”

  这个解释非常符合逻辑。

  就在这时,陈新月陡然反应过来。也就是说死的大部分调查兵兵竟然是退伍老兵或者伤残士兵?

  “可这根本不符合规定!”

  她的声音陡然拔高。

  虽然两者若是在正式任务中牺牲,依然可以得到同样的抚恤金。但这种级别的任务是绝不会征用这种士兵的,尤其是在兵员充足的情况下。

  也就是说,梁坤很可能故意让那些士兵去送死,然后换取高额的抚恤金!

  骗取抚恤金事情在调查军团其实是有很多案例的,而且甚至有很多高层会故意压住克扣抚恤金。

  这种事情,一般大家都默契心照不宣。上面拿大头,下面人喝点汤汤水水。

  只是王种袭击这种高难度紧急救援任务不常出现,因此陈新月竟一时没想起来。

  她的眼神陡然凌厉,追问道,

  “一部分是多少?!”

  “伤亡准确的统计报告大概明天就出来了,到时候陈队长可以仔细看看。”

  梁坤的语气依旧不疾不徐。他虽然身体重伤虚弱,可气势却不减。

  “你可别用那种眼光看我,虽然这笔钱不是个小数目,可那是死人钱,老子半个子儿都不会要。陈队长要是不信,可以监督。”

  双方你来我往的时候,小章鱼就趴在原野的掌心认真思索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从目前掌握的线索以及刚才何力处处维护巴德的言语来看。眼前这两个人肯定是知晓巴德的所作所为,因为从开始到现在,他们一直都在替巴德遮掩。

  不过梁坤所掌握的权利似乎也并不能调动一个天赋者。

  不,是调动一个玩家。

  所以梁坤不太像是背后的操控者,但如果梁坤是玩家的合作者,甚至只是某位玩家手中的一枚棋子呢?

  叶云帆忽然想到这点。

  毕竟他自己也是玩家,说不定这个世界有很多玩家。

  可猜测只是猜测,目前来看,梁坤确凿的所作所为不过是违规征召了一些不合格的退伍或残障士兵以骗取抚恤金。

  但光靠这点,似乎并不足以让他担上促成王种入侵这么重大罪名

  【好晕,好晕】

  【晕晕,不懂,不懂。】

  叶云帆脑海里极速运转的思绪把小触手们绕晕了,它们蔫蔫地咿咿呀呀抱怨,但都被无视。

  他继续着自己的思路:可引诱王种袭击供给站,玩家能得到什么?

  似乎没什么好处。

  代入一下自己,即便他现在属于非人类,让怪物去屠杀人类他也没有任何好处啊。

  所以玩家张南,以及他背后的人,为什么一定要王种的尸体?

  吃掉?

  可张南当时说若是得不到王种尸体,整个供给站的人都别想活。那么很明显他们夺走王种尸体是要隐瞒一些事情。

  隐瞒藏在尸体里面的秘密。

  是这个王种反常的高智力,还是其反常的提前孵化?

  叶云帆的思绪陷入了死胡同。

  这时候胡长川站在一旁安静围观,只是无声叹了口气。然而他这口气还没叹完,就突然被精准点名——

  “胡长川。”

  原野忽然看向他,

  “你觉得呢?”

  同一时刻,梁坤也似笑非笑地望了过来。

  “是啊胡长官,我想听听你的看法,毕竟我们朋友三年,你应该很了解我这个人。”

  “啊我这”

  突然变成所有人视线焦点,胡长川心里叫苦不迭,他就想埋头走个过场,现在王种都死了,只要把尸体送回主城研究所一切万事大吉。

  偏偏陈新月和原野要查个水落石出,嫌疑人还是他驻守哨塔时交好的朋友。

  除秽官是三年一轮值的,但调查兵却不是,他们一般是常年驻扎在某一片区域。

  因此胡长川跟梁坤交好,一是觉得对方确实人不错,其次就是对方算是这片区域的地头蛇。胡长川想和他打好关系,以便于日后在这里展开工作。

  毕竟一旦出现什么大事情,就像这次王种入侵,如果没有原野,如果不是因为胡长川在半路被袭击,最后合作的还是他们俩。

  “我我觉得虽然梁组长违背了规定,但任务紧急,其实也算是情有可原。而且我认识他三年,他麾下的士兵各个都能吃饱穿暖,就算是那些退伍和残疾的,也都过的不错。”

  说到这,胡长川话锋陡然一转,

  “但是!这还是违反了规定,若是陈队长觉得有必要,可以上报请求惩处,我嘛,我就是区区一个三等除秽官,跟你们调查军团都不是一个系统,我就不好掺和了。”

  这轻飘飘两句,谁也不得罪,还把自己摘了出去。同时也暗示了原野的身份问题。

  他现在甚至连除秽官都不是,就算实力强大,身份也不过是一个民间的异种猎人。就更别提用调查军团的规矩来审判梁坤。

  这个花裤衩大叔

  叶云帆在心里叹了一句“人精”。

  等等!

  就在这时,叶云帆忽然脑海里闪过一瞬什么。

  【虽然这笔钱不是个小数目,可那是死人钱,老子半个子儿都不会要。】

  【我认识他三年,他麾下的士兵各个都能吃饱穿暖,就算是那些退伍和残疾的,也都过的不错。】

  两个人的话叠加起来,让叶云帆重新在脑海里构建出了梁坤的新形象。

  假设他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人呢。

  而且,刚才何力看着那些身份铭片时,下意识哽咽的反应不像是作假。

  退伍老兵和残障士兵没有经济来源,但或许他们有家庭要养。所以违规加入紧急救援队伍,用风中残烛般的身体换取高额的抚恤金留给家人?

  也到是说得通,但也仅仅只是说得通。

  叶云帆想得头疼。

  可最痛苦的是无论他有多少猜测,也没法说出来,更没法去找出确凿的证据。

  咚咚!

  就在这时,传讯员匆匆忙忙敲响了门。

  “组长,刚刚收到了王庭回讯。”

  “进来。”

  梁坤面色一肃,从椅子上站起身。

  信号塔正在维修中,但为了尽快恢复通讯,他们已经用五台信号车搭建了一个临时信号塔。

  虽然不能够直接联系主城,但是可以稳定联系最近的哨塔。然后通过哨塔上报主城王庭。

  之前的陈新月上报总部和王庭就是这样做的。

  不过她的报告只强调了王种的高智力和未发育完全这两个特点,并没有把人为诱导的怀疑加入进去。

  但这两点也足以引起主城关注。

  传讯员似乎跑得很急,他略略喘了几口气才开始念,

  “王庭传讯。一:此次原野及时斩杀王种,功劳卓著,予以嘉奖,提前解除放逐令,召回主城。”

  第一段念完,陈新月原本紧蹙的眉头骤然一松,似乎隐隐有些激动。

  叶云帆这时候既替原野感到高兴,又有些忐忑,因为这意味着他即将跟随对方回到人类真正的大本营。

  人越多,纷争越多,更别提原野这个身份性格,似乎也很容易招惹麻烦。

  唉。

  小章鱼叹了口气。

  梁坤面无表情地听着,他扫了传讯员一眼,

  “继续念。”

  “是。”

  传讯员似乎有些畏惧他,立刻顺从地念下第二段,

  “同时,命令三等除秽官胡长川和B级调查官陈新月及其小队成员,以最快速度护送王种尸体至异种研究所。收到命令,即刻动身,不得有误。”

  “啊?”

  胡长川诧异。

  其实按照正常流程而言,这种斩杀任务成功完成后,应该是斩杀王种的除秽官,以及参与的相关调查兵组合成一支专门的护送小队返回主城。

  按照任务的安保和重要等级,护送小队的人数一般大约在5-20人之间。

  可陈新月小队的人,只剩下一个乔恩。

  不过也有可能王庭并不知道这个情况。

  而且这并不是令胡长川最感到不解的,因为少数情况时为了提高速度,精简护送人员也是有的。

  他最不理解的是——

  为什么王庭解除了放逐令之后又召回原野,却没让他参与后续的护送任务。从刚才两道命令来说,王庭看起来应该是十分重视这次王种袭击事件的。

  胡长川下意识看向原野,但在对方冷漠的目光中迅速挪开视线。

  真奇怪

  一时间,他的脑海里闪过了很多疑问,但王庭的决定并不是自己这种小人物可以质疑的,于是最后胡长川依然选择装傻充愣,仿佛什么也没察觉。

  陈新月却没有掩饰自己的诧异,她和胡长川有着同样的疑惑。

  不过原野本人却没有任何异议,因为这是早就料到的事情。

  当初女王陛下没有杀他,而是下达了驱逐令,那么驱逐令结束过后他就会被召回王城。

  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至于参与护送任务与否,他并不在意。

  毕竟命令也没有禁止他参与。

  小章鱼看向原野,后者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仿佛是在听别人的事情。

  梁坤又坐回到了椅子上,神色轻松,

  “既然命令紧急,那就请三位即刻动身吧。看在一同经历了这场危机的份上,我会为你们安排车和路上的供给物资的。”

  旁边的何力显然松了一口气,他擦了擦唇角的血,苍白的脸色逐渐变得红润起来。

  “好好好,那就多谢了。”

  胡长川见事情终于可以混过去,心中大定。

  全程懵逼的乔恩见事情稀里糊涂结束,甚至立刻可以去往主城,也跟着有点高兴起来。

  只是他习惯于去看队长的脸色,却发现后者非但没有半分高兴,反而显得十分阴沉。

  于是卷毛小狗上扬的唇角立刻就垂了下去。

  原野看了梁坤一眼,转身离开,动作干净利落,毫不留恋。

  小章鱼软趴趴地窝在少年的掌心里,他很意外原野突然的离开,也猜不透他现在要到哪里去。

  “没有一击必中的把握和证据,留在那里只是浪费时间。”

  此刻,叶云帆愣了愣,后知后觉才意识到原野那句话似乎是在跟自己解释。

  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这么长的一句话,小章鱼的表述最后只是歪歪头,用触手打出一个问号。

  其实他也没有抱什么能够被对方听懂的期望,然而下一秒,叶云帆就听见原野回答道:

  “——回临时诊所。”

  当时和陈新月在诊所碰面的时候,对方跟他说过那个三角眼男人的事情。

  只不过当时三角眼被陈新月直接用车撞得半死,没办法要口供。

  再接着,就是乔恩带了胡长川回来。

  事情一茬接着一茬,也没时间问。

  现在既然没证据,与其继续留在站务处跟那两个人扯皮,原野觉得不如重新换一个方向突破。

  然而这时候,小章鱼却被原野的回答弄得忽然愣住。

  欸?

  他懂了???

  他竟然懂了?!

  这家伙怎么突然顿悟了?

  小章鱼很是欣慰且又有点激动,感知到情绪的小触手们立刻在少年柔软的掌心里踩来踩去,以表激动。

  原野快速前行的步伐忽然放缓。他抿了抿唇,喉结微动,尽力压制住身体的异样。

  他垂眸看着踩来踩去的小触手们,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到了刚才

  于是下一秒,少年忽然严肃开口:

  “以后,不准随便往别人身上爬。”

  啊?

  小章鱼陡然一顿。

  他刚才还在想原野回临时诊所的目的,突然遇上对方这么一句跳跃性话语,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见“小水母”没有点头,原野的表情顿时冷了下来,

  “你喜欢那个女人?”

  啊???

  叶云帆更摸不着头脑了。

  他觉得原野这个问题好像怪怪的,但是又说不上来。

  就.有那么一点点像是情侣向的质问。

  情侣?

  这个词汇太奇怪了,也太陌生了。

  叶云帆原来也没谈过女朋友,毕竟他出身背景太差,在事业没成功之前总不好耽误别人。

  所以生活中基本没什么爱情方面的问题需要考虑。

  不过叶云帆认真想了想,觉得原野这个问题里面的“喜欢”总不可能是爱情的那种“喜欢”吧。

  谁会问一个小章鱼这种问题呢?

  肯定就是普通欣赏的喜欢呗。

  不过叶云帆确实挺欣赏陈新月的,毕竟她聪明又能干,机智又勇敢,而且当队长也很负责。

  想着想着,小章鱼就点点头。

  “.”

  刚才疾步行走的原野陡然驻足。

  他沉默片刻,忽然蹲下,把漂亮的粉色小章鱼放在满是灰尘的地上。

  叶云帆:“?”

  这是又要干嘛?

  小章鱼乖乖站好,茫然抬头,望向原野,等待对方的解释。

  然而就在这时,少年突然伸手,直接把懵逼的小章鱼朝着站务处的方向用力一推。

  “喏,她还在里面,那你去找她吧。”

  啪叽——!

  没反应过来的小章鱼直接正面摔趴在地上,摔得脏兮兮的满身是灰。

  就像一只草莓果冻摔进了巧克力粉里面。

  【好脏好脏!】

  【呸呸呸!】

  【臭臭!臭臭!】

  小触手们嫌弃得吱哇乱叫。

  叶云帆呆滞:“.???”

  几秒后,小章鱼才顶着一脸灰尘和懵逼地爬起来。

  小粉脸直接变成了小黑脸。

  他顶着一张小黑脸茫然无措,扭头四处去寻原野,却只看见那人冷酷离开的背影。

  甚至于原野走得比之前还快,头都不回,提刀的模样像是要赶着去杀人。

  叶云帆:“.”

  发生了什么?

  他为什么要去找陈新月???

  他跟陈新月又不熟!!!

  灰扑扑的小章鱼在原地愣了好半天,才慢慢回过味儿来。

  对了!

  原野是个没朋友的别扭家伙,突然有了一只可爱宠物肯定非常看重。而友情和主宠情里面都是有占有欲的。

  所以以此推断,他刚刚似乎回答了一个送命题。

  还是零分答案。

  叶云帆:“.”

  想到这里,小章鱼立刻弹射而起,飞快追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放饭啦放饭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