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首席!
字体:      护眼 关灯

首席!

  因为谈话内容的重要性,徐老头专门让小徒弟给几人安排了一个安静的小房间。

  自从刚才发现小水母之后,胡长川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地落在它的身上。此刻花裤衩大叔的表情简直千变万化,时而震惊不解,时而不可思议,最后似乎明白了点什么,露出恍惚又恍然的神色。

  “胡长官?”

  陈新月不得不稍稍提高音量,喊了他一声。这下胡长川才总算回神

  “噢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哈哈哈哈。”

  他挠挠后脑,脸上微微发红,浮现出一点尴尬的神色。就像是被女性/朋友抓包偷看美女的中年男人。

  他略显局促地解释:“我,我就是从没见过没见过这种.”

  胡长川不知道怎么描述,虽然首席大人患有特殊病症这件事算是除秽官组织内部众人心照不宣的公开秘密,但若是出了组织,放眼主城乃至整个帝国,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而且胡长川很清楚,原野绝对不会喜欢这种事情被人知晓。要是他现在当着这几个人说出来,说不定下一秒就会被首席大人一刀砍成两截。

  于是他支支吾吾说了半天,最后就只有一句——

  “我就是没见过世面.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小水母。”

  突然被夸的叶云帆:“.?”

  如果把小水母换成小章鱼就更让他开心了。

  然而他的小触手们可没有什么种族归属执念,它们就知道自己被夸了,顿时开心起来。

  【可爱!】

  【我们最可爱!】

  【哼哼!】

  原野也听见了,他诧异地看了花裤衩一眼,忽然觉得一无是处的胡长川竟然眼光还不错。

  陈新月:“.”

  她对这个回答感到一言难尽,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陈队长再次隐秘地上下打量了这位胡长官一遍。

  因为对方本身就风尘仆仆,邋里邋遢,刚刚又从土坑里把自己挖出来,因此现在看起来就更.难以描述了。

  总之,胡长川从头到脚,言行举止,看起来都只像个平平无奇,又颓又丧,且一事无成的中年大叔,和传闻中神秘强大,杀伐果决的除秽官扯不上半点关系。

  如果不是有原野的认证,陈新月绝对不会相信。

  而这时,乔恩已经痛苦地转过头去,双手捂住胸口,仿佛正承受着某种无法呼吸的痛。

  叶云帆看着面色苍白的卷毛小狗,此刻竟仿佛幻视一个遭到网恋诈骗的单纯少男。

  说好的帅气冷酷男神突然变成了不修边幅的花裤衩大叔,这谁能受得了?

  惨。

  小章鱼很是善良地给了他一个怜悯的眼神。

  除秽官的感知是很敏锐的,尤其是总是被误会的花裤衩胡长官,他立刻察觉到了周围人忽然古怪的眼神,大概猜到了原因。

  “咳咳,言归正传。”

  胡长川轻咳一声,表情骤然严肃起来,

  “陈队长,跟我仔细说说你搜集到的情报吧。”

  “好!”

  陈新月也迅速把那点偏见抛诸脑后,她已经确认了对方身份无误,那么自然是正事要紧。

  “一周前,我们小队在回主城的半路上突然接到了临时征调的命令.”

  她的语速略快,但咬字清晰,重点明了,把整个事情的关键点都一一讲明。

  不过,当叶云帆听见陈新月提及发现“门”的过程时,他下意识开始紧张,不再兴致勃勃地玩小刀。

  原野察觉到了“小水母”的异样,他顺着它的目光望过去,最后定格在陈新月的脸上。

  这时陈队长的叙述出现了一瞬几不可察的停顿,然后很自然地隐去了她在海底看见了那只“小水母”的事情。

  因为巴德和那个伪装王远的天赋者从头至尾的目标都是王种,完全没有提及任何跟那只“小水母”有关的细节。

  说明他们并不知道或者并不关心那只“小水母”的存在。

  而且的确如原野所说,从污染值和外观表现来看,那只粉色的“小水母”确实属于无害的进化种。

  再加上原野已经将那只“小水母”划定为自己的所属物。

  那么既然“小水母”的出现只是意外,并不影响陈新月的追查,而她如今又有求于原野,那么的确没必要多此一举再提及那点小小的无关紧要的细节。

  在调查军团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陈新月虽不圆滑,可对这些人情世故却算擅长。

  她跟胡长川讲了从他们小队如何接到命令,如何下海调查,如何发现“门”,以及王种袭击供给站等等全部过程。

  一切描述过程井然有序,重点明了,让人一听就明白。

  不过除了关于“小水母”的事情之外,陈新月还隐去了关于她设局试探调查兵小队的事。

  在没有确认这个叫做胡长川的除秽官完全值得信赖之前,陈新月并不打算把她知晓的所有东西全部和盘托出。

  胡长川安静而认真听着,没有错过她口中的任何细节,可越听,男人的眉头就皱得越紧。

  “你是说一个污染指数只有19.32的新生异度位面,竟然提前打开了‘门’,而且孵化的王种并没有发育完全,却知道跟踪,潜伏,偷袭,拥有极高的智力?”

  “是的。”

  陈新月表情严肃,似乎是怕胡长川不信,她还补充了一句。

  “这一点原野先生可以证明。”

  “嗯。”

  这时候,原野的目光总算从“小水母”的身上挪开。他沉吟片刻,补充道,

  “体型很小,防御也很弱,攻击力就更不用提。但是它很狡猾。甚至知道控制最大的那个异种成为自己的替身吸引火力。”

  若非如此,原野早在最开始的第一刀就直接结束战斗了。

  所有人都被误导了,包括原野。

  加上他旧伤未愈,又是人类不擅长的海洋战场。于是这才陷入了苦战。

  “嘶”

  听到这种描述,胡长川顿时抽了一口凉气。

  “这么高的智力?!这可比那些光有肌肉的大家伙恐怖多了。”

  除秽官本来就是专门斩杀王种的职业,他们见过各种各样的可怕怪物。

  “为什么比那些恐怖多了?”

  乔恩是见过王种尸体的,要不是队长的威信在那,他完全不敢相信只有两个拳头大小的肉.球,竟然是那晚可怕的王种。

  他有点不明白。

  胡长川闻声望过去,见是背自己回来的那个少年乔恩发问,于是很好脾气地解释道:

  “大部分的王种虽然外形各异,但特征不外乎是皮糙肉厚,身形庞大,被欲.望和杀戮驱使的低智力家伙。”

  “虽然看起来恐怖杀伤力大,但这其实并不可怕,因为只要动用更多更强大的热武器,叠加好几个除秽官战力,最后总能获得胜利。只是付出代价多少的问题。”

  小章鱼这时候也悄悄竖起耳朵,很认真地听。

  没办法,原野的话简直太少了,有时候甚至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时时刻刻跟在少年身边的叶云帆很难获得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

  所以现在的机会可真是难得极了,小章鱼恨不得竖起大拇指给乔恩点个赞。

  然而他并没有大拇指,于是就只能悄悄对卷毛小狗竖起一根小触手。

  挥挥

  这时候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胡长川身上,没人在意一只“小水母”的异常举动。

  只有原野忽然用余光扫了他一眼。少年眉梢微挑,似乎有点不开心。

  这时花裤衩大叔略略沉吟,语气变得严肃。

  “可你们口中的这只王种就不一样了,因为它拥有了人类才有的智力优势。异度位面虽然名义上是空间概念,可这么多年下来,我们发现是它是会蜕变的。”

  蜕变?

  叶云帆再次听到了这个熟悉的词汇,当初王远测出污染指数之后就提到过——

  【普通污染检测仪的数据都这么低,大概也就是个D级新生异度位面,恐怕连初次蜕变都没完成。】

  小章鱼忽然伸长了脑袋看向胡长川,似乎期待着他说下去。

  期待,同时又很焦急。

  于是小触手们便无意识地在少年的护腕上急切地踩来踩去。

  就在这时,原野忽然插/入,接过了胡长川的话头:

  “王种孵化后,异度位面就会消失。而当孵化的王种吞噬了足够多的血肉,积攒了足够多的能量,它就会再次回到那个神秘空间。而再次出现的异度位面,它会变得更大,且污染度更高。这个过程称之为‘蜕变’”

  一时间,房间里的所有人都下意识看向原野,神情略显疑惑,因为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素来寡言少语的少年会突然开口解释这么简单的常识。

  小章鱼同样一愣,因为他完全没想过原野会开口解释。毕竟即便原野之前答应了愿意帮助陈新月,可少年的态度始终不太积极,甚至遇见胡长川之后也只是随意提点两句。

  小章鱼圆圆的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他没忍住用小触手挠了挠,一眨不眨地盯着原野。

  这家伙,怎么突然变得积极起来了?

  叶云帆没想出个所以然,索性不再想,而是乖巧蹲在少年的手臂上,安静听他讲。

  原野顿了顿,继续说下去,

  “所以仅仅是肉/体强悍而被杀戮欲驱使的家伙很容易在最初蜕变的阶段时,就被我们发现,并迅速解决掉,而懂得蛰伏的高智力王种则恰恰相反。”

  “等时间流逝,当人类开始终于注意到它们的时候,后者已经完成了数次蜕变,强大到几乎无法匹敌的程度。”

  乔恩顿时恍然:“原来是这样”

  陈新月也跟着若有所思。只有胡长川古怪而诧异地看了原野一眼。

  太反常了!

  这简直太反常了!

  他从认识首席大人到现在,第一次听到对方说这么多个字!而且内容不过是简单解答一个调查新兵的疑惑。

  胡长川狐疑的目光在乔恩和首席之间来回横跳,苦苦思索,

  难道这个调查新兵是首席的朋友?

  朋友?!!

  “嘶——”

  这个词刚刚出现在胡长川的脑海里,就让他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不不不!

  这怎么可能!

  花裤衩大叔坚定狠狠摇头。

  ——这绝不可能!!!

  “胡长官胡长官?”

  乔恩的声音把胡长川拉回现实,后者抬头,就发现所有人都在看他。

  乔恩斟酌着用词:“胡长官,你刚才一直拼命摇头,是觉得原野先生哪里说得不对吗?”

  啊?

  啥?

  他觉得谁说得不对?

  花裤衩愣住,突然很想掏掏耳朵。

  就在这时,胡长川刚好对上原野那张面无表情的酷哥脸,后者微微挑眉,似乎很有兴趣知道他到底觉得哪里不对。

  胡长川:“.”

  不——

  他在心里疯狂呐喊!

  不!不!不!

  花裤衩这次摇头更加坚定了。

  “很对,超级对!简直不能再对!首席哦不,原野先生说得对极了,比我分析得好,比我好!”

  原野盯着他看了几秒,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小章鱼看看原野,又看看满头汗的花裤衩大叔,他忽然很好奇以前原野到底做了什么事,竟然能给对方造成这么大的心理阴影。

  好歹,胡长川的确是真正的在编除秽官,对于工作上的事情还是非常严谨的。

  这段插曲过后,花裤衩大叔很快脉动回来,找回状态,

  “嗯,只有当王种吞噬了足够多的血肉,积攒够了能量,它才会孵化。未发育完全的畸变王种,确实反常。”

  花裤衩男人摩挲着下巴,突然话锋一转。

  “可虽然反常且罕见,但以前也不是没有过。”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表情都齐齐一怔。就连原野皱眉朝胡长川看过去。

  很显然,曾经担任首席除秽官的原野竟然也不知道胡长川口中的特例。

  花裤衩大叔被那眼神看得后背发毛,立刻迅速继续解释道:

  “说起来是巧合,巧合。我刚通过考核成为除秽官的时候,经常去异种档案局翻阅卷宗。因为我那时候没什么经验,实力也是组织里的吊车尾,所以想多学学前辈们的经验,免得”

  原野冷冷扫了他一眼,语气不耐:

  “——说重点!”

  “是是!”

  胡长川确实有个说话东拉西扯半天踩不到重点的毛病,他迅速重新组织语言,然后才开口,

  “我当时几乎把所有的卷宗都翻完了,偶然发现里面有一篇记载过类似的一例,里面的王种也是提前孵化。嘶不过时间太久远了,久远到那个时候帝国都不曾建立,人类的聚居方式还是以基地为雏型,各大基地分立对峙.”

  原野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伸手握住了刀柄。

  胡长川陡然惊醒,差点咬到舌头,

  “重点,对,我立刻说重点!”

  他这个总是习惯于东拉西扯的毛病大概只有在首席面前,才会陡然好转。

  “总之大概是六十多年前,那个异度位面的王种也是未发育完全,像个早产的畸形儿。”

  “不过也因为时代背景的限制,并没有人认真去调查其中的原因,但后来异种研究处的人推测说是可能出现了什么东西,迫使或者引诱王种提前孵化。”

  迫使或者引诱王种提前孵化?

  叶云帆悚然一惊。

  他突然想起来好像自己醒来没多久,“门”就开了,而且所有的异种,甚至后面出现的小怪物王种,都想要不顾一切地吃掉他。

  那么,他会是王种提前孵化的诱因吗?

  对方甚至不顾尚未发育完全的残躯,以及暴露自身的危险,也要立刻挣脱出来吃掉他?

  这个猜测让小章鱼的心跳骤然加速。

  而此刻胡长川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陈新月一怔,立刻下意识看向了原野的左臂。

  ——可那里空空如也。

  原本趴在护腕上的“小水母”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

  她下意识想要去寻找,可抬眸就对上了少年冰冷森寒的目光。

  像是警告。

  女人后背一寒,可紧接着原野就移开了目光,转而看向胡长川,语气平静,

  “假定这个诱因存在,而王种第一时间却是跟踪调查队找到了供给站的所在地,是否可以以此推测,诱因是人类的聚居地,或者聚居地里面的什么东西?”

  陈新月顿时愣住。

  对啊。

  如果那只“小水母”是诱因,那么为什么王种第一选择是跟随她去往供给站,而非是直接立刻去追逐那只“小水母”?

  陈队长很快反应过来,重新回到自己最初的思路上。

  原本应该昨天中午赶到的除秽官莫名在最安全的运输通道上遭遇了袭击,而巴德和那个天赋者的目标也只是王种的尸体。

  而她最初的猜测是王种袭击供给站有人为诱导的因素,那么恰好和原野的猜测不谋而合。

  没错!供给站有人把供给站变成了诱因!

  与此同时,藏在少年领子里的小章鱼也同时愣住。

  诶?

  什么?

  叶云帆刚才着实被胡长川的话惊到了,因为陈新月在海底见过异种疯狂追逐自己的情景,而原野也亲眼见过王种发疯般要吃掉他的一幕。

  所以结合刚才胡长川的话,只要他们两个稍微想一想,很容易猜到叶云帆百分之九十就是那个诱因。

  于是,小章鱼立刻就想要把自己藏起来,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他下意识就又窜到了原野的领子里,把自己的体型变得更小,然后团巴团巴蜷缩在少年的锁骨窝窝里面。

  此时此刻,蜷缩起来的小章鱼大概只有人类幼童的手掌那么大一点点,所以即便他藏在原野的领子里,陈新月第一眼也没能发现。

  只是叶云帆唯一没想到的是,原野的猜测竟然和自己的想法南辕北辙,截然相反!

  原野喉结微动,努力忽视掉颈窝处那团湿滑微凉的触感。

  噗通!噗通!噗通!

  小章鱼的耳朵贴在少年温热而细腻的皮肤上,清晰地听见了对方急促的心跳声。

  第一次藏在这里的时候叶云帆就发现了,这个位置很容易听见他的心跳。而现在,原野的心跳很快,非常快,像是全身上下所有的血液都在加速奔涌。

  【咦,怎么有点热?】

  【变热啦,变热啦。】

  【奇怪奇怪。】

  冰凉的小触手们很快发现了异样,比如它们贴贴的皮肤正在迅速升温。

  与此同时在急促的心跳声中,小章鱼却听见了少年一如既往平静而冷淡的嗓音:

  “又或者这个诱因不存在,假定王种的智力已经媲美人类,于是拥有类似于人类的傲慢和迫切心理。于是发现调查队之后便提前孵化。”

  “同时,它故意恐吓驱赶调查队,让他们逃回供给站,继而进行追踪找到最近的人类聚居地,以便最快速度获得足够的血肉进行蜕变?”

  “诶!这倒是很有道理!”

  胡长川并没有发现刚才两人目光的异样,他认真思考了原野给的两个猜测,觉得都能够讲得通。

  但很快,他的表情又迅速变得严肃而忧虑,

  “但如果是前者还好,只要我们搜寻供给站,层层排查,很容易找到真正的诱因,但如果是后者,那就”

  ——太可怕了。

  因为这说明已经有异种进化出了类人智慧,若真是如此,那么人类以后的境况就会艰难到地狱级别。

  “.”

  一时间,整个屋子忽然安静下来。

  小章鱼也很安静。

  因为他刚刚听完了原野全程的分析和猜想,虽然看似很有条理且符合逻辑。

  但是叶云帆听着少年愈发急促的心跳。

  以及——

  他抬起触手,低头盯着那一片泛红发烫的皮肤。

  小章鱼歪歪脑袋,忍不住生出了一个不太可能的念头

  原野是不是在包庇他,所以心虚了?

  那要是这样的话,原野这家伙也太藏不住事了。

  小章鱼轻叹了一口气,于是他舒展开身体,变大了一些,把冰冰凉凉的身体紧贴在原野的皮肤上,摊平。

  ——那就好心帮他降降温好了。

  就在这时,刚才一脸冷静理智的少年猛地起身。

  哗!

  过于凌厉的动作让衣服都摩擦出了声。

  旁边安静沉思的三人齐齐一愣,下一秒,所有的视线全部集中到了面色阴沉的少年身上。

  胡长川反应最大,他一把拽住乔恩蹭蹭蹭后退到门口,手掌在地面一撑。

  轰——

  只见一层土墙拔地而起,挡在两人面前。

  乔恩眼前一黄,表情呆滞。

  ???

  什么?

  发生了什么???

  “首首席,首席!你你你冷静,冷静啊.”

  这时花裤衩大叔猫着身子,从墙侧探出半个头,脸色发白,

  “有话好好说好好说,我都听您的,都听都听!您指哪儿我打哪儿!”

  胡长川弯腰的姿势很奇特,仿佛下一秒就打算拔腿就跑。

  陈新月眼神在两人之间来回逡巡,惊疑不定,她完全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

  乔恩更不明白。他只是呆呆地看着面前毫无征兆拔地而起的土墙,下意识又看看旁边的花裤衩大叔。

  这是天赋能力。

  这个大叔竟真的是天赋者.也真的是除秽官。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之前在原野的认证下他已经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但是此时此刻亲眼见证的时候,乔恩还是觉得世界观又崩塌了一次。

  小章鱼也不明白为什么原野突然发脾气,他同样忐忑,只好用小触手轻抚对方的肩膀,希望能够安抚安抚他。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效果。

  原野看起来似乎在努力忍耐着什么,他冷冷看了胡长川一眼,目光就像一把尖刀,压抑着低喝:

  “让开!”

  得嘞!

  胡长川立刻听令,拽着乔恩麻溜地滚到一边去了。同时立在门口的土墙应声而碎,甚至很狗腿地为首席大人铺出一条路来。

  原野:“.”

  被拽着的乔恩:“???”

  陈新月看着那条突然铺出来的黄泥小道,迟疑两秒,还是试探着开口询问:

  “原野先生,您.”

  “.”

  少年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

  “我出去冷静一下。”

  说完,他直接大跨步消失在门口。

  啊?

  陈新月呆住,她愣愣回头,看见花裤衩抱着卷毛小狗一脸劫后余生,痛哭流涕。

  “呜呜呜,活活下来了我老胡不容易,不容易啊啊——”

  乔恩很是崩溃:

  “喂大叔!你鼻涕擦我脸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要上夹子啦,所以下一更在周二晚上十一点,大肥章掉落

  安利同作者主攻完结文《翡色》

  文案:

  那年卫国公北巡归京,带回了数万战俘。

  锈迹斑斑的铁笼里,九皇子周淮晏第一次见到了那只小异族。

  黑卷发,苍青瞳,伤痕累累的。明明害怕到了极点,却依旧凶巴巴地呲开了小尖牙,

  那模样,像极了那只他曾经养过的长毛猫。

  一时兴起,周淮晏把人扣下,又带回去,洗干净,养在身边赏玩

  少年柔抚着他漂亮的苍青瞳,

  “以后,便叫阿翡吧。”

  可谁也没想到很多年以后,阿翡成了大周朝唯一的异姓王,战功赫赫,震慑天下。

  彼时,天子年迈病弱,皇子们接连暴毙,

  异姓王更似生了篡位之心,朝堂上下无不惶惶。

  被囚禁的周淮晏叹息——

  自己少年时的恣意纵情,如今终究成了这位战神最耻辱的过去。

  或许他会是皇子们中,死的最惨的那个

  只是最后,周淮晏没想到他等来的不是冰冷的剑刃,而是一方洗尽血迹的玉玺。

  “主人.”

  高大俊美的异族男人匍匐在他的脚下,露出猫咪般顺从而依恋的模样。

  “摸摸奴吧,求您”

  ——

  谁都知道,如今权倾朝野的异姓王,当年只是周淮晏狎玩赏弄的卑贱侍奴。

  “原来竟是这样报复我的,”

  金笼中的少年抬头,目光复杂地扫过异族男人隆起的小腹,

  “把我关起来,就是为了怀孕?”

  【敏感·极度自卑·武力值满点·卷毛猫咪受】

  【咸鱼·骄奢淫逸·猫奴·美貌值满点攻】

  【排雷:受双性,生子,对攻的初始好感度100%,攻是现代人穿越的】

  点击专栏,即刻开炫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