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杀玩家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击杀玩家
字体:      护眼 关灯

击杀玩家

  供给站的信号塔在昨晚的异种袭击中损毁了,因此现在到处都没有信号,三角眼只能回到信号车上去,才能用个人终端联系上那位大人。

  半个小时后,巴德收到三角眼的回复。

  “那位大人说派来接手的人已经到了,但那人需要我们配合。”

  巴德诧异:“已经到了,这么快?”

  看来除了他们,那位大人还早就已经派了人过来,否则不会这么快。

  巴德看向三角眼,吸了口烟:“怎么配合?”

  三角眼半是忐忑半是阴险地笑了一下,说,

  “在除秽官来之前,我们得让那个婊/子闭嘴。”

  ·

  另一边陈新月火急火燎地跑回诊所,却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原本随处可见的调查兵竟然一个都没了。

  而最关键的是,诊所出现了伤员异变。

  很严重。

  “很多伤员突然就异变了。”

  拉里带着徐老头匆匆忙忙跑出来,神色惊恐

  “你们也快走,去通知调查兵来!”

  陈新月脸色阴沉,一言不发,直接冲入诊所。

  远处的半山腰上,原野双手环胸,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下方的战斗。

  现在已经是午后两三点左右,阳光很烈。

  好在这里树多,有了树荫遮蔽,倒也不算太晒。

  小章鱼踩着他崭新的黑色“小皮鞋”,站在原野的左肩上,跟着一起向下眺望。

  大概是之前叶云帆用两只脏脏脚,高举六只小触手的移动多肉走姿让原野误会了。

  于是少年只给他做了两只小小的鞋子用于行走。

  说是鞋子,更像是触手尖尖套,刚好只贴合在触手尖尖一厘米左右用于行走的部分。而且也并不厚,叶云帆甚至能隔着新鞋子用吸盘吸附在少年的左肩上。

  哦不对,准确地说是他的金属护肩上。

  原野没有在穿戴之前的交叉背带,而是换成了皮革金属拼接的护肩。

  前后是皮革,中间部分用金属子母扣调节,左肩部分则是一块深黑雕花金属甲,完美地隔绝了小章鱼的接触。

  总之看起来,很有一种中世纪刺客杀手的风格。

  ——弟弟的打扮果然又潮又酷。

  叶云帆感叹。

  他之前原以为这人会让自己一直做他的刀身挂件,没想到现在又变成了肩部吉祥物。

  “.”

  小章鱼苦苦思索不得其解,总之,他已经摒弃了之前认为长刀是原野真爱的猜测。

  好歹,趴在少年的肩膀上总比挂在刀上晃来晃去的要强。

  叶云帆看着下面乱作一团的诊所。

  惨叫怒骂,怪物尖锐的嘶吼,还有枪声交织着,格外刺耳。

  小章鱼又转过来看原野,树影斑驳,细碎的金色光点落在少年俊秀的侧脸,仿佛一层破碎的龙鳞,竟让他看起来有一种奇异的俊美。

  “怎么了?”

  注意到小章鱼的视线,原野微微侧头。原本漠然无波的异色双瞳忽然倒映出一片果冻般的粉色。

  叶云帆眨了一下眼睛,有点想问原野对这件事到底怎么想的,是否要跟陈新月合作。

  只可惜他不会说话,而数据面板上那个所谓的特殊沟通技能目前叶云帆也不会用。

  所以最后小章鱼只是摇摇头,然后“啪叽”一下贴在冰凉的金属护肩上,躺平降温。

  夏日的中午确实太热,也不知道原野这家伙怎么穿两件衣服却是半点汗都不出。

  少年忽然往旁边走了几步,站在一个更加阴凉且有风的位置。

  原野冷淡的声音忽然变得柔和,他说:

  “再等等,等一会儿就好。”

  “?”

  小章鱼茫然抬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云帆怎么感觉原野在哄他?

  这感觉倒是很稀奇。

  他再次扭头去看原野,可后者已经收回了视线,继续望着下方的诊所。少年脸上表情淡淡,并没有任何打算下去帮忙的意思。

  这时候叶云帆倒是有点焦急,原本好好的诊所突然遭遇袭击,这足以佐证陈队长的猜测八.九是真,而原野的猜测那就直接石锤了。

  小章鱼开始有点担心那位陈队长。

  同时,他也更担心自己的饭。

  砰——!!!

  木门直接被撞成碎块。

  一头近乎两米高的人形怪物里面冲到了诊所的院子里,他只有一只手臂,浑身赤.裸,属于人的皮肤已经完全没有,血红的肌肉裸露在外,像是蛆虫般蠕动着。

  整个头颅更是变成了一张裂开的嘴巴,里面满是残肉碎骨。

  他就近扑倒一个男人,直接将对方的头颅一口扯下吞掉。随即扭头一转,盯上了第一个跑进来的乔恩。

  乔恩手忙脚乱开枪,可仓皇间竟是一枪没中。

  陈新月毫不犹豫,拔枪射击。

  砰!砰!砰!

  三枪精准命中。

  被击中的异种痛苦咆哮,它立刻不再管乔恩,而是转头扑向陈新月。

  陈新月就地一滚躲开,只是不料牵扯到了侧腰的伤口,一时间,强烈的疼痛感让她的动作陡然一滞。

  不好!

  女人的瞳孔猛然放大。

  在生死搏杀中,这一瞬间的破绽是非常要命的。果然下一秒,她就被异种一把抓住脚踝拖了过去。

  怪物的大嘴顿时裂开到最大,足足有两个成年男人的头颅大小。

  刚才那一幕的悲剧似乎又要重演。

  乔恩目眦欲裂,近乎破音:

  “队长——!!!”

  就是这一瞬间,即将咬断女人脖子的怪物身体陡然一僵,竟是停住了。

  陈新月同样震惊且诧异,但生死之间,她的求生本能和多年的战斗本能直接操控了身体。

  女人立刻抽出腰间的手/雷,一咬拉环,丢入怪物口中,然后翻身撤离。

  砰!!!

  一声巨响后,血腥的碎肉四溅,几乎将整个院子都染红了。

  异种的脑袋和半个上身直接被炸成碎片,剩下的半身瘫倒在地,不断抽搐。

  乔恩立刻奔过来。

  “队长,队长你没事吧?”

  陈新月摇摇头,踉跄起身。她定定看着异种不断抽搐的半身尸体,心跳前所未有的快。

  她不明白刚才那一下,对方为什么忽然愣住。但现在陈新月也没有时间去细想,她立刻转身朝诊所里面跑去。

  “王远!”

  “王远!”

  因为诊所突如其来的异变暴动也已经证实了原野的话。

  乔恩是被临时征来的新人,加入队伍不过短短一周。而其他队员都是陈新月一起出生入死了多年的兄弟,大家几乎形同亲人。

  可他们都在昨晚死了,只剩下一个王远。

  要是王远也死了,那她就真的只剩一个人了。

  又只剩下她一个

  这句话就好像一个诅咒,陈新月只感觉眼前一阵一阵发黑。

  她跌跌撞撞跑过走廊,拐弯,看见了最里面那件病房。

  门好好关着,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女人颤抖着打开门,只见里面一切如常,治疗舱运转良好,净化药剂已经完全吸收。

  断臂的男人安静沉睡着,生命体征一切正常,颈脖间的黑线已经开始淡去。

  ——那是很明显的好转特征。

  好转

  他活下来了。

  活下来了。

  砰!

  陈新月瘫坐在地上,她捂住眼睛,咧嘴无声大笑,可却又浑身发抖,哽咽到发不出一个音节。

  半山坡上,原野终于安静看完了这场闹剧。

  小章鱼也很安静,即便隔得很远,这样残忍血腥的画面也让他感到心里沉重。

  叶云帆再次对这个世界的残酷和危险有了愈发清晰的认知。

  “那个女人还是晚了一步。”

  原野忽然开口。

  “?”

  小章鱼抬头望向他,歪歪头表示困惑。

  “刚才,她已经亲手杀了自己最想救的人。”

  少年如此解释道。

  欸?

  叶云帆陡然呆住。

  说完这些,原野微微眯起眼,看向供给站南边来善后的调查兵驻扎点。

  之前陈新月来的时候,说有不少调查兵因为她暗中包围了诊所,可刚才诊所发生异变暴动的时候,那些调查兵又恰好都离开了。

  这说明调查军团内部高层有鬼。毕竟一个等级比陈新月还低的巴德可调不动这么多调查兵。

  “事情比我想象得要复杂一些。”

  原野垂眸思索片刻,抬步转身,往下山的小道上走。少年脸上的神色依旧淡淡,可眼神却陡然冷了下去。

  至少在派来的除秽官抵达这里之前,陈新月不能死!

  此刻,诊所外面的嘈杂和混乱渐渐平息,这里已经被污染,侥幸活着的人都仓皇逃离,只有几个姗姗来迟的调查兵和哨兵负责善后。

  异种的血液和尸体会保留很长一段时间的活性,因而一般的处理方式都是火烧。

  可陈新月枯守在治疗舱旁,坚持不肯走。

  其他人没法,暂时将这里封锁。乔恩来送了一次饭,陈新月没拒绝,吃得干干净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病房内的阳光渐渐变成了金红色。

  日暮时分,虚弱的王远竟是醒了。

  “队队长?”

  陈新月愣住,随即又惊又喜,她打开治疗舱,把王远从里面扶着坐起来。

  “你怎么样?”

  乔恩眼睛一亮,但看着队长近乎喜极而泣的模样又忽地黯然,自觉退了出去。

  “咳咳.”

  王远摇头,气若游丝,这时他忽然想起什么,目光灼灼盯着陈新月,

  “王种.王种有问题,那个大家伙不是.咳咳!!!”

  他话没说完,剧烈咳嗽起来。

  陈新月没想到他醒来第一时间就是说这件事,却也没有怀疑,

  “我知道,我知道。”

  她拍着王远的背,压低声音道,

  “我已经把王种的尸体藏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等再过几个小时除秽官抵达,就没事了。”

  闻言,王远的眼睛闪了闪。

  “要不还是交给原野长官保管吧,他曾经是除秽官,实力很强。你要是留在自己身边,恐怕会”

  他没有说完,但陈新月已经懂了后面的未尽之语。

  “你说的没错,这件事的确事关重大,可也太危险了.”

  陈新月斟酌着,

  “我们得先征求他的同意。”

  原本她也有这个想法,仅仅凭她一个人是护不住的,而且她身份不高,上报王庭的任何东西都需要层层审核递交,很容易被有心人按下来。

  所以陈新月想要请求原野的帮助,只是上午去的时候话说到一半,原野的提点让陈新月担心王远的安危,这才急急赶了回来。

  “现在就去!”

  王远突然挣扎站起,一把握住女人的肩膀,

  “带上东西,现在就去!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时间拖得越久,我们就越危险!”

  陈新月皱眉,显然在犹豫。

  “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这可不仅仅只关系到我们三个人!”

  王远的情绪非常激动。

  “队长,你忘了我们的队友,他们.他们是因为什么才惨死的吗?!真的要让他们就这样白白惨死吗?!”

  陈新月愣住,她渐渐攥紧拳,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忽然起身,

  “好,我们现在就去。”

  随即,她转身走到房间的角落处,再往前一步就是地板下的暗格。

  王远紧紧盯着女人的背影,神情似兴奋似讥笑。可就在这时,陈新月忽然停下脚步,关心地问,

  “王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痛不痛,之前打的镇痛剂似乎快到时间了,现在要不要再给你打一针?”

  男人愣住,立刻虚弱咳嗽两声,

  “咳不用不用,我现在还不疼,能撑一段时间。”

  “哦,那就好。”

  陈新月若无其事往前走,直接跨过了那块下面藏有暗格的地板,她的眼圈陡然发红,可眼神的杀意却欲烧欲烈。

  净化药剂中有一种成分会和镇痛剂发生反应,所以之前使用净化药剂时,徐老医生特地又给王远打了代谢液,将他身体内的镇定剂成分全部代谢掉,才注射了净化药剂。

  所以此时此刻,她背后的人,不是王远!

  “队长,你快点吧,咳咳.我怕——”

  砰!砰!砰!

  陈新月毫无征兆,转身拔枪射击。

  一枪命中肩膀,然而剩下两枪竟然被早有准备的男人躲了过去。

  “妈的,这娘们儿警惕心真他妈高!”

  张南骂骂咧咧啐了一口,及时猫在治疗舱内躲过了剩下两枪,下一秒,在骨骼变形的啪啪声中,他身形变得瘦小,五官开始蠕动,变成了一张瘦长阴狠的陌生面孔,而断掉的左臂也长了出来。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很多道脚步声。

  陈新月心头一跳,知道自己被包围了。

  等等!

  乔恩还在外面!!!

  “东西我已经交给其他人了,”

  陈新月躲在药柜后面,冷静而迅速地想好了对策,

  “而且我和他有约定,要是他明天没有见到我,就会立刻把东西交给原野,直接带回主城。”

  “呵——”

  张南冷笑,

  “别想着打烟雾弹了陈队长,我们也不是非要那东西不可,只是如果最后我们拿不到,整个供给站的人都别想活了。”

  陈新月陡然一惊。

  砰!

  下一秒,熟悉的寸头男人破门而入。

  ——竟是巴德!

  可对方的脸上并不是陈新月预料的那样带着猖狂和得意,反而脸色惨白,满头冷汗,像是惊恐到了极点。

  他挟制着乔恩,将枪死死抵在卷毛少年的太阳穴上,嘴巴哆哆嗦嗦,舌头都吓得捋不直了,

  “陈新月!陈新月!你快跟你快跟那家伙说,要是他再敢动,这小子就——”

  话没说完,男人骤然举枪的肩膀上忽然多出一道白线。

  下一秒,他整个右臂被一道无形的力量齐根切断。

  砰——!

  鲜血喷涌,断臂重重落地。

  一时间,整个病房陷入死寂。

  接着,巴德凄厉的惨叫近乎震动整个房间。

  乔恩的半边脸被溅满了血,眼神呆滞,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而此时,军靴踩在水洼中的声响从外面逐步靠近。

  嗒。

  嗒。

  嗒。

  张南呆呆转头,看见大片的血从廊道一侧漫过,接着,一双黑色长靴踩在上面,血点四溅。

  少年站定在门口,左肩蹲着一只粉色的小章鱼。

  巴德的惨叫声戛然而止,他死死咬住牙齿,生怕自己的叫声惹了这位杀神不快,再来一刀。

  原野随意甩了甩长刀上的血,淡淡巡视一圈,目光落在表情空白的陈新月身上。

  “嗯,还活着。”

  省了他不少事。

  叶云帆原本还以为他很难接受这种血腥的杀人画面,可看着原野从外面一路杀进来,心里竟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他突然心情很复杂,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残酷和血腥似乎接受得有点太快了。

  “长官饶命!饶命!”

  张南迅速反应过来,他立刻从治疗舱中起身出来,举起双手,一副惊慌失措,为保命立刻倒戈投降的模样。

  “别杀我!别杀我!我知道的可多了!”

  他跪在地上,双手举高,哆哆嗦嗦赔笑,

  “您问,您想问什么我都说!都说!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原野意外看了他一眼,似乎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卑躬屈膝的人。

  而旁边的陈新月眉头紧皱,露出十分厌恶的表情。她先是看了一眼原野,见后者没什么要开口的意思,于是才自己发起询问,

  “你是天赋者?谁派你来的?”

  异变者是融合了异种部分躯体的人类,因此特征很明显,大部分都会身体上具现出类似异种的模样。

  可这个人竟然可以变成另一个人的外貌,很明显是天赋者的能力。

  原野眉头微皱,他曾经是除秽官组织的核心,知道不少天赋者的能力,可其中没有一个和眼前这人相符合。

  “是是,小的是天赋者,能力就是变化外貌,至于谁派我来的,我我也不知道,我们这种人都只是听命行事,上面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张南的语气忐忑,但又很是殷勤狗腿。

  “要是,要是您饶了这次,小的以后一定为您上刀山下火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后面这句话,是他对着原野说的。

  叶云帆注意到他的自称。

  小的?

  这怎么像是古装电视剧里面才会有的称呼???

  而且台词也很像。

  陈新月一直注意着原野的表情,见他仍旧没有开口的打算,才终于忍不住追问道,

  “王远呢?!原本躺在治疗舱里面的那个男人呢?!”

  “他啊.陈队长,您也知道他.他的污染值都那么高了肯定是.是.”

  张南支支吾吾。可即便他的话没有说完,这里的所有人也都知道了最后结果。

  陈新月愣住,似是想起了什么,浑身一震,突然转身,不管不顾朝着外面院子冲了出去。

  “队长?”

  乔恩也跟着跑了出去。

  小章鱼看着女人踉跄的背影,叹了口气。

  陈新月杀死了自己最想要救的人,这大概会成为她一生的心理阴影。

  “长官,长官虽然我不知道我的上司是谁,但我有联络他的通讯器。”

  张南一只手举着,另一只手从裤包里面摸出了一个小巧的通讯器。

  他把东西放在地上,似乎打算用脚踢过来。

  这一切动作张南都做得很慢,似乎是在打消原野的顾虑。

  “不许动。”

  少年的语气冷冰冰的,他抬起长刀,刀刃直至男人的脖颈,

  “否则我会砍了你的脑袋。”

  这句话他说得很平静,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

  张南脸上的笑容一僵,陡然停住。

  “好,好都听您的。”

  他说着,低头隐秘地给巴德使了个眼色。后者浑身一震,但还是咬牙。

  叶云帆忽然察觉到了地上的巴德似乎有所异动。

  下一秒,寸头男人忽然去抢断臂手上的枪,然而原野的动作更快,直接一刀把人钉死在地上。

  啪嗒!

  同一时刻,张南突然把地上的通讯器踢了过来。

  上面的屏幕上闪烁着倒计时的红色数字。

  小心!!!

  叶云帆瞳孔震动,在心里大喊。原野耳尖微颤,似是听见了什么。他反应很快,连刀都没抽,当机立断直接闪身退出病房。

  好在他离门口很近,眨眼就躲到了外面的墙壁后面。

  轰——!!!

  恐怖的爆炸掩盖住了里面窗户破碎的声音,直接震碎了一大面墙,甚至整个诊所都仿佛地震般晃了好几下。

  原野受了点轻伤,左袖隐隐渗出了一些红色。他单手护着肩膀,没有让四溅激射的残渣碎片伤到肩膀上的“小水母”。

  叶云帆被震得整个脑子晕晕乎乎的,倒塌的墙壁糊了他一身的灰。

  “噗噗噗~”

  【呸!】

  【呸呸呸!】

  小触手们很嫌弃地吐掉吸盘里面沾到的灰尘。

  原野侧头看了眼灰扑扑的“小水母”,后者看起来就像是裹了一层巧克力粉的粉色果冻,有点蔫蔫的,精神不太好。

  嗡嗡嗡——

  外面响起了摩托车油门轰鸣的声音。

  “.”

  少年一语不发站起身,异色的眸底一片霜寒,他走进去从巴德的尸体上拔/出长刀。

  原野轻巧跃上房顶,视线一扫就找到了在狭窄巷道中疾驰而去的摩托车,然后迅速追了上去。

  供给站内的建筑大多都是平房,而且修建得很是拥挤,道路七弯八拐的并不宽敞。

  所以摩托车的速度虽然快,但是拐来拐去之下,速度并没有特别快。

  而房顶上,原野直线追来,他的速度已然超越了叶云帆对人类奔跑速度的认知,就像一只疾驰的猎鹰。

  猎手和猎物的距离开始拉近,只是还差一点才到原野的斩杀范围之内。

  张南满头大汗,心脏狂跳。

  他昨晚接到任务的时候,上面只说是让他跑一趟来帮忙回收特殊资产,还有内部调查兵配合,算是个简单又露脸的肥差。

  然而万万没想到,到了之后张南才听说三年前被女王陛下亲自下了放逐令的那位煞神也在。

  那家伙连主城贵族都敢杀,更何况他?

  此时此刻,张南肠子都悔青了。就在这时,他在后视镜中看见了追来的原野,后者刚好在镜中与他对视。

  那一眼,杀机毕现。

  张南甚至感觉自己收到了死亡通知书,也就是这一瞬间,他当即立断,扭转车头,竟是朝不远处的悬崖边冲过去。

  要是再往前,就是调查兵驻扎地,他原本是想要混进去的,只要改变模样,混入人群,就很容易逃脱。

  可刚才那一眼的对视让张南知道,对方会在下一秒就直接杀了他。

  于是他索性改了方向,在死地中寻一线生机。

  因为悬崖之下,是大海。

  摩托车飞出悬崖,陡然腾空,男人翻身脱离,倏然坠下。

  唰——

  一线银白紧随其后,长刀直接贯穿车身。

  轰!!!

  摩托车爆炸。

  一分钟后,原野飞速追击到悬崖边,他低头看下去,海潮汹涌,竟不见了人影。

  “该死。”

  如果不是那家伙突然改变方向,那一刀本该刺入他的心脏。

  脏兮兮的小章鱼看了看少年紧皱的眉头,又看了看下面汹涌的海浪。

  那个男人是唯一的活口和线索,不能让他跑了。

  叶云帆很快有了决断。他忽然扭头,纵身跳下。

  原野只觉肩膀一轻,便看见小水母蜷成一团,如同折翼幼鸟,跌入海中。

  噗通!

  一朵小小的水花绽开,又倏然湮灭。

  它消失不见,再无痕迹。

  原野愣住,缓慢眨了一下眼睛。紧接着,少年毫不犹豫,从悬崖上纵身一跃。

  少年再次坠入海中,不过他没有第一时间去捡自己的长刀,而是四处搜寻他的“小水母”。

  与此同时,张南已经游出百米有余,他拿出怀里带着的氧液,飞快注射。

  昨晚的海域战场上还有调查兵的巡逻船,只要他混上去就安全了,或者还可以拐个弯上岸藏起来。

  张南心中逐渐升起了希望。

  可就在这时,他忽然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贴了上来。

  经过上次吃掉小怪物的部分之后,叶云帆在海水中游泳的速度快了一倍,而敏锐的精神力也让他迅速察觉到了男人的踪迹,所以很快追了上来。

  小章鱼并不指望自己能够杀了对方,而是尽量拖住,等原野来。

  他迅速从男人的后背爬上去,然后飞快钻入对方肩膀的枪伤里面。

  “啊咕噜噜.”

  强烈的痛感让张南叫出声。

  此时此刻,他简直恐惧到了极点,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正在往他的伤口里面钻。

  不过男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立刻抽出匕首想要把那东西挖出来,可对方实在太灵活。张南把自己扎得痛到浑身痉挛,也没有挖出来。

  男人的眼神逐渐变得狠戾,他从腰后掏出枪,对准自己的伤口。

  反正当时陈新月那一枪也是贯穿伤,再来一枪.比起命来说,当然是命重要。

  要是再在这里耽搁下去,他很可能会被那尊煞神追上。

  张楠很快有了决断。

  小章鱼在里面翻滚,用力撕扯对方的伤口,企图让男人因痛苦而停滞不前,可下一秒,他忽然听到了扳机扣动的声音。

  “!!!”

  叶云帆悚然一惊,他没想到刚才看起来那么狗腿怕死的人竟然会对自己这么狠。

  小章鱼立刻从后背的弹孔钻出去。

  可是还是晚了一点点,就在他钻出来的瞬间。

  砰!

  [生命值

  [生命值:

  [温馨提示:玩家已进入强失血状态,每分钟内生命值下降5,请尽快治疗。

  【啊!痛!!!】

  【好痛好痛!!!】

  剧烈的疼痛让小触手们尖叫大哭。

  同一时刻,张南也遭受了剧烈的疼痛,强烈的后坐力让手.枪直接脱手,坠入海下。

  也许是因为经历过一次被碎片穿胸,也许是进食过三次,现在的叶云帆忍耐度提高了不少。

  所以他并没有立刻失去所有的行动力,而是迅速忍痛用一只触手堵住伤口,免得失血过多,接着便立刻朝坠.落的手.枪游去。

  同一时刻,张楠也总算看清楚了那未知生物的模样。

  竟然是一只章鱼?!

  不!

  他陡然想起来,那是原野肩膀上的那只。

  原本打算立刻离开的张南瞬间改变了主意,他抽出匕首,迅速朝叶云帆靠近。

  他直觉必须解决这个小东西。

  见男人捏着匕首满眼杀意而来,叶云帆加快了速度,他用触手缠绕住枪,一只触手去摸保险,另外几只缠绕住扳机。

  叶云帆没用过枪,但是由于工作需要,他了解过一些枪械知识。

  叶云帆急得心脏狂跳,近乎发抖,涌动的海水严重影响了枪口的方向,手.枪连带着上面的小章鱼都被海水冲得歪来歪去。

  他根本没办法对准。

  很明显,叶云帆只有一次机会,要是一次不中,后面就只能逃。

  [生命值

  闪烁的提示面板加剧了叶云帆的焦虑,可越是着急,越是对不准枪口

  啪!

  就在这时,男人一把抓住了枪身。

  下一秒,小章鱼蓝色的瞳孔中,就倒映出了男人狞笑的面孔和那把尖锐的匕首。

  那似乎是死亡的倒影。

  可这一刻,原本随水流浮动的手/枪终于稳住。小章鱼瞬间偏转身体,将枪口对准男人的眼睛。

  砰!!!

  一枪爆头。

  叶云帆呆住,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可下一秒,熟悉的提示面板就再次弹了出来。

  [温馨提示:恭喜您成功击杀玩家张南!

  [温馨提示:恭喜您成功掠夺C级新技能-拟态。

  [温馨提示:恭喜您成功掠夺玩家张南三分之一生命值。

  [生命值

  [生命值:

  [温馨提示:强失血状态已解除。

  一连串的提示面板接连浮现消失,而叶云帆却久久愣在原地,整个大脑中只剩下一句话——

  恭喜您成功击杀玩家张南。

  也就是说这个人和他一样,也是玩家。

  ——他杀人了。

  叶云帆像是触电般,陡然松开了手.枪。

  他沉沉朝海底坠去,看着那具被爆头的尸体越飘越远。叶云帆说不清楚这一刻的感觉是什么,好像有些茫然,又有点恐惧。

  可细细感受体会过后,又好像.没什么感觉。

  这家伙刚才要杀他的,他只是正当防卫。

  这句话很好地安抚了叶云帆。

  甚至这时候,他竟是开始想刚才获得的新技能。

  C级-拟态。

  比他原有的两个技能等级都要高。

  那么,可以变成人吗?

  这个想法在脑海中闪过的瞬间,叶云帆看见自己的小触手开始变长,变大,渐渐有了人类手臂的雏型。

  很快,他看见了自己的左臂。

  然后是右手。

  再接着,叶云帆终于摸到了他的头发。他的头发似乎有点长,以至于他的余光可以看见一点点发梢

  很奇怪,竟然是粉色的。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入V,会有大肥章掉落哦~~~今天送香香的超大碗饭饭

  来,你一大碗,你也一大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