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心印记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小心心印记
字体:      护眼 关灯

小心心印记

  若是这时原野清醒着的话,他就会发现这只“小水母”的体型比昨晚初见的时候长大了许多。

  叶云帆自从第二次进食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竟然可以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身体在一定范围内变化大小。

  昨晚躲在那怪物庞大的尸体中的时候,叶云帆就试验过,他最多可以控制触手们伸长到十八厘米左右。

  只是在没有自保能力之前,体型越大越容易将自己暴露在别人的视线中,因此叶云帆还是打算就维持现在人类巴掌大小的模样。

  而且这种无害而可爱的外表,能让人下意识收起戒心和敌意。

  [体力值

  [体力值:

  更何况,叶云帆看了眼面前的提示面板,他变大之后还会消耗更多的体力值。

  不过现在为了方便给少年喂水,叶云帆不得不变大了些,连带着吸水的小触手都变长变大了不少。

  可惜原野对此一无所察,过量的失血、身上各种伤痛叠加,以及引发的高热,让他此刻处于近乎昏迷的状态。

  少年只察觉到沙漠般干涸滚烫的口腔中,忽然迎来了些许略带湿滑的凉意。

  那东西试探着进入嘴唇,正轻佻般拨弄着牙关,想要探向深处。

  尽管对方的动作轻柔而小心翼翼,却依旧无法掩盖侵略的本质。

  原野应激的身体机制立刻表达出了抗拒和反击,只是他太过虚弱,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只是下意识去咬住对方。

  叶云帆早就预料到了可能会被咬,因而他的反应相当迅速,在原野张口的瞬间,伸出两只触手捏住少年的下颌。

  原野被迫张口,他下意识仰头后退想要挣脱。倏然拉直的颈线宛如一只引颈的鸟。

  只可惜这些都无济于事,少年漆黑的睫毛颤抖着,被生理泪水逐渐濡湿。

  “唔”

  滚烫湿热的喘息浇灌在敏感的触手上,让后者的动作骤然一滞。它下意识退后了些,略显颤抖地蜷了蜷。

  此时,少年的舌头还在拼命抗拒,似乎想要把触手挤出去。

  叶云帆浑身陡然僵硬,就好像浑身突然过了一串低压电流。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他没再听到小触手们发出的任何声音。

  不过叶云帆也没时间在意这些细节,因为就是这一秒的愣神,好不容易伸进去的触手差点真被推出来,他立刻回神,操控触手绕开,缠住对方,强行压制。

  下一秒,清凉的液体缓缓流入口腔,顺着舌根慢慢浸润到干涸的咽喉。

  此时此刻身体对水的渴求总算压过了抗拒,原野紧皱的眉头微微松开,不再反抗。

  少年的喉结上下滑动,有些急躁地吞咽。

  叶云帆总算松了口气,他收回钳制住少年下颚的触手。大概是因为刚才太过用力,触手内侧的吸盘脱离脸颊时发出了一点黏稠的声音。

  小章鱼看了看原野脸上左右对称的小心心红印,略略有些心虚。好在人并不算清醒,应该不会立刻发现吧?

  叶云帆很快把这个插曲抛在脑后,转而谨慎地控制着水流的速度,没有一股脑全部把水灌进去,否则万一呛到气管可就不好了。

  可被照顾的伤员并不理解小章鱼护士的苦心,他似乎并不满足于那一点点慢慢渗入的水,开始主动从源头攫取。

  叶云帆的触手甚至被他咬了一下。

  “嘶——”

  小章鱼迅速抽出快被吸干的触手,发现上面多了一排浅浅的牙印。

  叶云帆:“.”

  照顾病人可真是个辛苦又危险的技术活。

  可这点似乎只是杯水车薪,叶云帆盯了脸颊已经烧红的少年片刻,只能认命地再次去打水。

  小章鱼举起几只干净的触手,剩下两只蹭蹭蹭飞快爬上桌。

  没办法,陆地上不比海里,到处都有灰尘,他又没有鞋,只能选出两只不得不成为脏脏脚的触手了。

  干净的触手们轮流伸进水杯,叽咕叽咕吸饱水。

  这次水杯里的水见了底。

  打完水的小章鱼忙忙又跑下来,继续喂。

  这一次要顺利很多,不知道是因为这次的水要多一些,还是原野已经过了最渴最难受的阶段。

  总之,高热到神智有些不清的少年伤员乖乖喝完了水,并没有给小章鱼护士再制造出一些什么麻烦。

  “呼——”

  叶云帆松了口气,慢慢抽离触手,无意带出一丝透明的黏液。他陡然僵硬,随即迅速收回触手。

  少年无意识抿了抿湿润的唇,原本急促而粗重的喘/息变得缓和了些。

  小章鱼转而去解原野左臂的布条,布条的结并不紧,灵活的触手很快解开,露出伤口。

  然而目光触及的刹那,叶云帆忽然愣了一下,因为按照常理来说这样严重的伤口在海里泡了一夜,基本上已经感染化脓。

  可原本深可见骨的划伤竟然已经凝出一道未干的血痂,隐隐有了些愈合的趋势。

  叶云帆看看伤口,又扭头看看原野,他忽然觉得这家伙能拒绝医生治疗撑到现在,还是有几分底气的。至少普通人类绝不会有这样恐怖的自愈力。

  小章鱼一边感叹,一边还是伸出触手努力分泌了不少黏液覆盖在少年手臂的伤口上,虽然他不知道作用如何,至少之前的实验中,也勉强算是有助于防止伤口裂开吧。

  他最多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体力值

  [体力值:

  叶云帆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触手,分泌了太多黏液之后,它们就没有之前看着那样饱满Q弹了。

  不过这都不值一提,小章鱼变回原来巴掌大的小小模样,趴到原野的额头上摊开贴着,帮助他降温。

  ——现在最重要的是退烧药。

  就在这时,紧闭的窗外忽然传来了细微的声响。

  小章鱼陡然抬头。

  有人在敲窗。

  咚——

  ·

  咚——

  “乔恩的确是去给他送药的。”

  供给站诊所的病房内,陈新月一边说着,一边把角落里的金属药箱丢进了地板下的暗格中。

  自从加入调查军后,陈新月就有一个习惯,就是每次出任务都把重要的药物按照用处分成不同的三份。

  一份放在车上,一份在身上,第三份则是放在一个安全点。

  这也是为什么她当时能让重伤的王远活到现在,为什么她也能危机关头也能给原野提供关键的氧液,为扭转战局提供重要助力。

  而这次任务,陈新月选择了这家诊所当做安全点。所以帮她寄存药品的徐老头很清楚——

  如果是为了治伤,这里本来就是诊所,而且陈新月也早早在这里寄存了药品。

  不论是为了原野还是王远,她都并不需要特地回去一趟。即便她为了以防万一,多拿一些药物来。可跑腿这种小事更应该交给新人的乔恩,而不是她亲自去。

  所以,陈新月回去的目的只是为了拿那个箱子。

  徐老头可以确认提前放在诊所的箱子里是药品,而陈新月刚刚拿来的那个.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老先生,您不信我吗?”

  陈新月回头看向老人,语气略显艰涩。

  老头没看她,而是专心致志地调整着治疗舱的各种参数,语气像是随意的拉家常闲聊,

  “我当然知道那小子拿的是药。不然老头子我现在就不会是在救人,而是按照规定让哨兵来处理潜在的异种了。”

  徐老头知道陈新月调换了两个药箱,被送去给原野的是提前放在诊所的那一个,里面的确都是药。

  这时,老人掀起眼皮看了陈新月一眼,

  “你,走/私?”

  特遣调查队的任务是调查各地异度位面的情况,以及探索旧日沦陷区。因此不少人借职务之便,走/私倒卖一些东西。

  这是很常见的事情。

  陈新月摇头,她迟疑了片刻才斟酌开口,

  “我在海底找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具体是什么.”

  女人顿了顿,神色微冷,

  “如果等会儿乔恩能顺利把药送到那位长官手上的话,我会告诉您的。”

  若是反之,那他就最好别知道了。

  闻言,老人手指一顿。

  海底?

  他瞬间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立刻扭头想要说什么,可却半路被陈新月打断。

  “不过您也不用担心,那位长官是我们全队的恩人,即便乔恩送不到,也会有别人送去的。”

  她喜欢凡事都做两手准备。

  明面上的乔恩只是一个试探的引子,如果事实真如陈新月所猜测的那样,那么那些人就会认为她是通过乔恩把东西藏在原野那里。

  毕竟从一位强大的天赋者手里抢东西,难度系数可不低。所以他们必然会半路拦截。

  而一旦乔恩送不到,那么陈新月的猜测就会被证实——

  这次的供给站遭到王种袭击,并不是意外。

  若非如此,她的队员们也本可以活着回家的,他们明明都可以活着,而不是连完整的尸身都找不到

  徐老头沉默片刻,他抬头正视着眼前这位极为少见的女性调查官,半晌后才苦笑一声——

  “看来,你已经笃定那新兵送不到了。”

  陈新月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很难看的笑,

  “我倒盼着他可以。”

  最好可以。

  她关上了地板,发出一声闷响。

  咚——

  ·

  咚——

  有人在敲窗。

  昏暗的小屋内回荡着敲窗的声音,那声音其实并不大,可在这静谧的环境中却格外清晰。

  小章鱼立刻从原野身上跳下,悄无声息爬到窗边。他很谨慎地没有站到窗口,而是旁边墙壁的位置。

  然而敲窗的声音只响了一声就不再响了,然而叶云帆并没有动,他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动,因为外面那人并没有离开。

  自从上次吃掉小怪物的眼睛之后,叶云帆的感知就越发敏锐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忽然一只手从小章鱼背后伸出,打开了窗户。

  叶云帆一愣,立刻扭头,发现竟然是原野。刚才还躺在地上高烧不醒的少年此刻神色平静,理智清醒,只是脸颊仍旧因为高热而微微发红。

  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披了一件黑色外套,把里面半敞的衬衣遮得严严实实。

  如果不是少年脸颊两侧的小心心红印太过明显,叶云帆都以为自己刚才是做了个梦。

  哗啦——

  木窗打开,外面还是早上,一片温暖明亮。叶云帆朝外面看去,发现是有人送了东西来。

  可惜,并不是乔恩。

  窗前站着一个容貌普通,略显发福的中年男人,他提着一个旧旧的小木箱,乐呵呵道:

  “小原啊,我”

  话说到一半,徐柯陡然一愣。他看着少年脸上对称的爱心红印子,忽然忘了要说什么。

  原野皱眉,不耐道:“什么事?”

  他嗓音很哑。

  “噢噢噢,是,是有点儿事。”

  徐柯看着原野,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咽了下去,他切回了正题,

  “师父托我给你送些药来,多谢你上次救了他,不然他那把老骨头可就被异种吃得渣都不剩了。”

  徐柯是徐老头的大徒弟,至于小徒弟,现在正在诊所帮忙。

  男人把手里的小木箱打开,给他看。原野看向木箱内,目光微凝,语气淡淡,

  “不必谢了,毕竟这些东西放在黑市上,换几条人命也是够的。”

  这话一出,叶云帆和徐柯同时都愣了一下。

  这次原野没有拒绝,他伸手接过,然后关窗。

  砰。

  外面传来了徐柯离开的脚步声。

  叶云帆咀嚼着刚才原野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一种强烈的直觉——

  那药绝不会是老医生送的。

  就在小章鱼陷入沉思的时候,他忽然感受到了一股灼热的视线。

  叶云帆扭头,刚好和面无表情的原野对上。后者倚靠在桌子旁,而手边就是空空的水杯。

  小章鱼的目光挪到原野侧脸上的小心心红印,莫名有点心虚。

  他是什么时候清醒的?

  还是一直都醒着,只是没力气说话?

  几秒的对视后,少年忽然开口:“过来。”

  他的嗓音有些沙哑,反而多了几分磁性的质感。

  小章鱼愣住,下意识抖了抖耳朵。迟疑片刻后,他还是举起了六只小触手,忐忑不安地走过去。

  ——如同一只蹑手蹑脚的粉色多肉。

  作者有话要说

  很想大胆描写,但最终删除,小心翼翼,脖子以上。

  咳咳,放饭啦,放饭啦

  今天的饭香香哦

  记得给钱,不给钱的拿裤子抵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