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结婚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什么时候结婚
字体:      护眼 关灯

什么时候结婚

  哗——

  拖动过程中衣摆和被褥摩擦着翻卷上去,露出一截削窄的腰线,那里的肌肉既不过分贲张也不显得瘦弱,此刻已然下意识收紧着,勾勒出漂亮的线条出来。

  接着,粉色的触手就爬了上去,它们圈着青年的腰,游曳着从衣间钻了进去。十五发出了一声短促的低哼,身体猛地一僵,随即便如同受惊的小动物一般猛地弹射翻身。不过还没起来,就被男人忽地压在被子上。十五整个人被压得向后倒去,双腿分开像是缠绕的藤蔓般攀着叶云帆的腰际两侧。他无意识抬手,也许是想要去抱对方,或者是去摸那个人的脸。

  “叶云帆”

  嗒——

  但紧接着,叶云帆就抓住了那只手。

  男人低头,在他的无名指关节上舔吻,齿间细微的咬磨激起了微妙而酥麻的刺激。

  接着,这份刺激蔓延到了手心。不过短短几秒,十五感觉自己整个小臂都麻了。体温飙升,倍触碰到的皮肤像是飞快地泛出了粉。

  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人知道这里是一个碰不得的部位。

  这时除开压过来那一下的突然,叶云帆的动作不再急切,他慢条斯理地亲吻着那只颤抖的手,在中心的软肉上留下一点浅浅的齿痕。

  叶云帆的眼睫垂着,目光越过指缝落在了身下那人的脸上。

  即便有着些许的遮挡,十五也能清晰地感知到那份目光的露骨和侵略性,呼吸和心跳都不自觉开始加速。

  此刻,那双蓝瞳里面倒映出了领袖大人的脸。平素冷淡的表情好似温水中的冰块般无声融化,然后再灼热的温度中氤氲出蒙蒙的雾气。

  叶云帆觉得此刻十五应该看不到自己的神情。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眸子里逐渐晕出了一汪水,嘴唇无意识微微张开,能够很轻易地看见里面鲜红的舌尖。那神情像是迷恋,又像是隐忍着想要索取什么。

  原本服帖整齐的领口一片凌乱,露出的皮肤在灯光下几乎白得都有点晃眼,接着一点一点泛出一层薄红。身上单薄的布料被下面的触手顶起来,滑腻的声响听起来尤其暧.昧。十五的呼吸开始颤抖,奇妙又难耐的感觉让他无意识挺起了脊背,脚趾蜷紧,不断磨蹭着柔软的被褥。

  “叶云帆,我”

  他下意识想抽手,想要做些别的,但被男人紧紧捏着,此刻竟是半分都动弹不得。

  “嗯?”

  叶云帆隐藏起来的恶劣终于在这一刻展露出了浅浅的一角,他掐着十五的腰,指腹慢条斯理地抚摸着下面颤抖发烫的皮肤,

  “怎么了?”

  “.”

  十五断断续续喘了一口气,才勉强把喉咙深处涌出的呻/吟咽了回去。

  “我,我想.”

  后面的话淹没在灼热的喘息中。他用另一只手勾着叶云帆的脖子,仰头去吻男人的唇,带着一种很明显的急切和索求。他们的呼吸融化在一起,这个面对面的姿势让亲吻更加热切。

  无尽的思念好像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短暂的安抚。

  自从终于相见之后,十五每时每刻几乎都要和叶云帆待在一起,但即便是这样,他的心中依旧有着挥之不去的恐慌。

  他害怕那个自己无法理解的系统,害怕那个将无数玩家玩弄于股掌的主神。当然最恐惧的还是万一有一天,那个东西会带走叶云帆。

  这种感觉就像一把悬挂于头顶的巨剑,每时每刻都让十五感到心悸,焦虑和恐惧。

  所以他只能每天都和叶云帆待在一起。

  亲昵的深吻,皮肤的接触,买他们共同的小房子,买一张他们曾经许诺好的床,然后一步一步将这个世界复刻成叶云帆曾经的故乡。

  十五一刻不停地做着这些事,好像只有将自己埋葬于欲.望和忙碌之中,就能不去想那个令他恐惧的未知。

  “叶云帆叶云帆.”

  他急切地亲吻着对方。但叶云帆忽地将他拉开,打断了节奏,转而温柔地亲了亲他的侧脸,用一种狎昵的语气道:

  “别急,留点力气。”

  “.”

  这时,他总算松开了十五的手,转而深入后背的衣摆,一路往上然后掐住了他的后颈。皱巴巴的衣服立刻在男人的小臂上卷起来,一路卷到快到后肩的位置。

  脊背前胸大片的皮肤裸露出来,后背收紧的肌肉线条和上面游曳的触手一览无余。叶云帆忽地将翻身压在下面。而这时,触手扯开了领袖大人的皮带,从前面伸进去。冰冷滑腻的触感十五闭着的眼睛忽地睁开,他克制不住地抖了一下。

  “等”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再次被叶云帆咬住了耳垂,激烈的亲吻声淹没了听觉,十五的脸埋入了柔软的被褥中,他感觉到自己的脸都快烫到融化了。喉间无声吞咽了一下,可外界的感知却愈发清晰起来。

  他的双手被叶云帆单手握住绞在背后,后腰被迫压下去。这个姿势让十五的指尖偶尔能碰到叶云帆小腹上的青筋。

  他很清晰地感知到了里面卉张滚烫的血液。然而全然没有一点反抗的力气,只能被锁在那里,感受对方的动作。

  叶云帆呼吸急促,他跪立在青年的身后。蔚蓝色的眸子细微震颤着,被强烈的情感和欲念占据,在明亮的灯光下泛着细碎而热烈的光。

  他鲜少有这种被欲.望占据大脑的时刻,但是遇见十五之后,好像就变得多了起来,以至于到了沉溺的地步。

  领袖大人在这种事情上向来实力不济,或者也有恋人拥有太多触手的原因,总之没多久他就缴了械。那蚀骨般的感觉让他没有办法说话,只能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喉咙里泄出些许破碎的音节,但又尽数闷在枕头里面,变成一些近乎于颤抖的泣音。青年的整个身体颤抖得厉害,腿部内侧的肌肉不断痉挛,半晌才慢慢平息了些。

  接着,他便像是融化的糖果一样软了下去,嗓音低低哑哑地喊着慢一些,或者要休息一下。但十五不知道的是此刻才是叶云帆最期待最喜欢的时候,后者心底的阴暗好像都聚焦到了这里。他会把瘫软融化的糖果翻过来然后再折叠一下。非要看着那张平日里酷酷的帅脸露出崩溃到要哭出来的表情才行。

  这次叶云帆不会再说让领袖大人注意一下影响了。

  因为他特地选了外城偏僻郊区的房子,独栋,周围的邻居也隔得很远,就算身下的人叫破嗓子,也没什么谁能听见。连接主卧室的洗浴间也很好用,叶云帆还专门买了个大浴缸,试过之后,他发现质量也很不错。

  总之,这次购物的钱,每一分都花在了刀刃上。

  小叶哥哥很满意。

  而十五已经没有力气去在意买的东西质量好不好,他最后是被叶云帆从浴缸里抱到床上的。他第一次发现这种事情竟然比战斗还累,结束后竟然是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这就不得不说,小叶哥哥的确有先见之明。第二天下午领袖大人果然没能爬起来。

  期间有人来送文件,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于是叶云帆就帮着处理了。

  “领袖大人今天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嗯,对。”

  叶云帆一本正经地点头,

  “比较机密。”

  “噢!”

  那人很是理解地点头,他看了一眼院子里晾晒的床单,脸上表情几变,最终表情复杂地对叶云帆说:

  “您真是辛苦了。”

  谁都知道领袖大人身边有个超级厉害的异能者,没想到对方什么职位也没有,竟然是在家洗床单。

  “没有,他比较辛苦。”

  小叶哥哥好脾气地笑了笑。

  这的确是真心话,只是对方信不信叶云帆就不知道了,他也不在意。

  现在下午五点,初春的太阳已经斜挂在天边了。

  小叶哥哥转身回到了卧室,那张大圆床上鼓起了很明显的一团,在他进来的时候忽地僵了一瞬,然后又不动了。

  叶云帆嘴角一翘,走过去把被子里赖床的领袖大人挖出来。他俯身,捧着青年温软的脸蛋揉了揉,低头凑近过去打趣道:

  “还不起?太阳都晒你一天屁股了。”

  “.”

  十五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眯着眼在男人的掌心懒懒打了个哈欠,低声嘟囔:

  “又不怪我。”

  他的嗓子还有点哑。于是下一秒,叶云帆的手指忽然抵住他的下唇,塞了个东西进来。

  “唔”

  清爽微甜的味道顿时在唇舌间泛滥开来。

  叶云帆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说:

  “薄荷糖。”

  “嗯。”

  十五的眯了眯眼,露出几分餍足的神色。这时候,男人的大手从侧边伸进了被褥,顺着后腰间凹陷的地方一路往下。

  这一刻,领袖大人的身体倏地一僵,原本的困倦当即全消。他勾住男人的脖子,几乎将脸全埋进了对方的颈窝里面,

  “叶云帆,明天.明天就不能请假了。”

  所谓的领袖不是那么好当的,当初刚加入起义军的时候,十五只觉得自己需要打架,每次战斗时冲在第一个就好了,但现在战争结束,他才发现自己的征程才刚刚开始。

  太忙了

  怎么会这么忙。

  除了军务,还有各种政治方面的事情,而后者才是大头。

  领袖大人的头都大了。

  如果不是这样,他都想请三个月假,天天跟叶云帆腻在一起。

  “嗯,我知道。”

  叶云帆低笑了一声,说:

  “只是检查一下,确保明天领袖大人有一个良好的工作状态。”

  “.”

  十五说不出话了,他含着嘴里的薄荷糖,口腔内的温度逐渐攀高,接着糖果融化,继而变得甜腻黏稠。他无声吞咽了一下,忍不住发出了几声细碎的轻哼。被褥渐渐有些动作,依稀能看出里面的双腿正不断难耐地挪蹭。

  小叶医生仔细检查了一遍,夸奖道:

  “恢复力真不错。”

  说着,他就准备结束这次简单的检查,然后抽出手来。然而就在这时,十五忽然咬住了叶云帆颈侧的一点皮肉,

  “等等等,再检查一下。”

  说着,他松开牙齿,舔了舔那里咬出的齿痕,重复道,

  “还得再检查一下。”

  “是吗?”

  于是被褥颤动的幅度便逐渐加大。十五浑身的肌肉都收紧了,他下意识不断往叶云帆身上靠,忽地又开始激烈挣扎,中途甚至踢掉了被子,但被叶云帆死死摁住,半晌后浑身一紧,最终瘫软蜷缩成一团。

  “好了,我的小男朋友,这次换你洗床单了。”

  “.”

  十五喘息着把脸埋进枕头里,好一会儿过后才小声“嗯”了一下。叶云帆忍不住又把人挖出来,捧着脸亲了一口。

  “晚饭想吃什么?”

  “肉。”

  十五觉得自己非常需要补充体力。

  “好的,领袖大人。”

  等到叶云帆起身去做饭的时候,十五立刻一个鲤鱼打挺起来,把床单一卷,飞速奔进洗浴间。

  为了明天还得上班的男朋友,叶云帆今晚就很节制了。至少第二天十五精神抖擞地起了床。

  事情真是一堆一堆的。

  孵育园改革,军队整合和改制,还有内城的重建

  由于各大基地目前已经趋近统一,于是之前面对人类的战斗军队就得重新改制。

  物资匮乏的现在需要更多的人进入沦陷区搜索物资,之前的探索队模式弊端很多,于是在各方的讨论下,十五决定将起义军改制成调查军团。

  不过具体的内部框架还在商议中,估计还得一段时间才能落实下去。

  很庆幸的是,他们当初把司眠带了过来,而按照之前的谈判约定,熔北也会提供相当一部分的工业支援。

  司眠开始在主城组织修建一座大型的信号塔,同时为了孵育园的改革他也开始学习人体生殖方面的生物和医学知识。

  或许是母亲和莱雅的影响,司眠很重视女性的生育苦难,只是由于如今的女性数量太少,而每年死于异种的人数又太多,为了保持人口增长率,孵育园不能直接被取缔。

  小少爷为此很苦恼。

  “为什么这个世界只有女人能生小孩。”

  “那个.胚胎好像是可以在男性的腹腔内发育的。”

  这是叶云帆之前无意间在某篇网上的新闻里面看见的。只是具体的原理和是否能够借助人造子宫实现,他就不懂了。

  但是司眠对这个不确定的消息很在意,甚至立刻就下定了将其变成现实的决心。

  不过这显然很困难,毕竟司眠擅长的领域不在这里。

  但小少爷不在意,他摆摆手,显得很是自信:

  “就是因为困难这件事才值得,放心吧小叶哥,打架我不行,但是在这些事情上,我还是很聪明的。”

  “好吧,加油。”

  叶云帆只能笑着祝他成功。

  不过目前,司眠的工作重心还是在信号塔的建设上,根据叶云帆对手机的描述,他还打算做一个类似的东西取代目前的通讯器。

  “要是你能做出来的话,也许可以加一些小游戏进去,移动支付也可以试试。”

  目前都还是理论阶段,叶云帆就帮他拓展拓展了一下思维。

  “好啊,我都记下来。”

  司眠很重视叶云帆的意见,不过他写到一半,忽然笔尖一顿,

  “那个小叶哥”

  “嗯?”

  小少爷满眼期待地盯着他:

  “要是等我做出来,你能不能变成小水母陪我玩儿一天啊?”

  “.可以。”

  叶云帆无奈扶额。

  自从司眠知道他就是小水母之后,简直大失所望。花了好些日子才勉强接受这个事实。

  而且更难过的是,叶云帆之前那个能把别人变成小水母的能力也消失了。当时司眠得知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郁郁难过了好几天。

  “没事,等以后主城发展起来,人类的版图终有一天会抵达大海的。”

  叶云帆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到时候你可以亲自去抓一只小水母养。”

  “大海.”

  司眠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露出些许向往的神色,一年之前,他甚至都没出过熔北,更别提去看看大海了。

  “我还没见过海呢。总有一天我要去看看。”

  顿了顿,他又有点不好意思地补充道,

  “和莱雅一起去。”

  叶云帆发现他们四个人里,司眠才是那个脸皮最薄的。

  所有人都知道他和莱雅已经结婚了,但是每每提及心爱的妻子,小少爷还是一幅青涩纯恋的模样,有时候被打趣几句,竟是会害羞到脸红。

  “那天不会太远了。”

  叶云帆望向窗外,春天已经来了,触目的一切皆是新生和希望的模样。

  “大海很美,你们会喜欢的。”

  “嗯!”

  司眠笑着点头,眉眼都弯了起来。

  小少爷着实生得漂亮,五官精致得不似真人,笑起来的时候,简直就像是动漫里的美少年似的,周身都像是自带了某种主角滤镜。

  叶云帆看了他片刻,没忍住打趣:

  “要是男体孕育能成功的话,司眠你就生个女儿吧。否则可真是浪费基因。”

  “唔”

  小少爷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脑海里浮现出了莱雅小时候的样子,他遇见妻子的时候,她已经十二岁了,所以司眠没见过莱雅更年幼的模样。

  他想着想着,眼睛就慢慢亮起来了,似乎将叶云帆这个随口一提的玩笑当了真。

  “好啊!”

  司眠完全不觉得男人生孩子有什么问题,甚至期待着万一能够成功,他们就可以有个像莱雅一样可爱的小女儿。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就太太太太好了!

  原本男体孕育只是一个概念,也是为公,但叶云帆这么一说,司眠忽然就有了一点私心,甚至是无限的动力。

  “不过小叶哥,你先不要跟他们说,我想先试试。”

  “唔,没问题。”

  叶云帆理解司眠的担心。

  这个“他们”是指十五和莱雅,毕竟他们一个由于性别原因,一个由于是异变者原因都没办法有小孩。

  尤其是莱雅,由于过往的身份,她在生育这方面很敏感。

  叶云帆倒是不介意这点,他喜欢小孩但不代表非要拥有一个自己的小孩。

  ——他有十五就可以了。

  也足够了。

  本来叶云帆也一直都是一个人,现在他有了一个深爱的伴侣,有了家,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

  这甚至足以让他放弃回到原本的世界。

  叶云帆就想着,如果以后司眠和莱雅真的有小孩的话,他倒是可以抱过来玩一玩儿。

  别的不说,小叶哥哥带孩子是一把好手。

  “不过司眠,你们俩要真有小孩,算算辈分的话,十五是舅舅,那我是什么?”

  “诶?”

  司眠愣住,努力思索了片刻,迟疑着回答道:

  “.舅妈?”

  “噗——”

  叶云帆被他逗笑了。

  而旁边的司眠想象了一下万一他和妻子真的有个女儿他也忍不住笑。

  此时此刻,两个漫画配色的男人都为并不存在的小孩短暂地畅想了一下未来。

  这时,司眠忽地放下自己的笔记本,凑到叶云帆身边坐,小声问他:

  “不过,小叶哥,你什么时候和十五结婚啊?”

  这个世界结婚的都是男女一对,男人和男人在一起的也有,但大部分都只算是床伴,或者就是搭伙过日子。

  总之,没有哪个基地正式承认同性的婚姻关系。

  但司眠觉得,叶云帆和十五不一样,他们应该是那种要结婚的。而且十五现在是主城的领袖,已经在重建的户政系统中加入了允许同性结婚的条例了。

  “唔这个啊。”

  叶云帆下意识隔着胸口的衣料,去摸到了里面挂着的对戒。

  他思索了片刻,脸上的表情忽地温柔下来,

  “快了。”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