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开启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排行榜开启
字体:      护眼 关灯

排行榜开启

  三个多月过去,叶云帆的安静温顺加上跟熔北的战事吃紧,于是原本专门守在外面充当警卫的玩家都离开了

  然而就在他们说话的间隙,刚才关押叶云帆的实验室忽然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

  “该死!”

  威特眼神猛地一沉。

  “他们应该是还瞒着我安装了别的特殊传感器。”

  只要传感器检测到叶云帆不在,就会自动报警。威特当机立断,从口袋中抽出一把手术刀刺进了那个秃头博士的心脏。

  “?!”

  叶云帆离得很近,脸上被溅到了血。他怔愣了一瞬,随即又恢复了自然。

  是了,威特也是玩家。所以他抓紧一切机会杀死别的玩家提升实力在这个游戏中是最符合规则的事情。

  [选拔赛结束倒计时:

  [目前剩余玩家数目:

  换算过来的时间还剩四个多月。

  ——最后的期限愈发近了。

  哗啦啦

  这时候叶云帆听见了四面八方朝这边汇聚的脚步声,混乱嘈杂,粗粗一听大概有十几个人。

  “备用计划,我去炸掉供电室,你按原定的路线逃出去。”

  威特的语速极快。但当他猛地起身要离开的时候却被叶云帆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不是威特吧?”

  “.?”

  男人的呼吸猛地一滞。

  叶云帆的表情很平静,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警惕,他伸手点了点男人胸.前的身份名牌。

  “至少你不是这个威特。”

  叶云帆在两个月前就逐渐拥有了麻醉抗性,所以他白天的时候是清醒的。

  那个时候他就发现了,深夜里来见他的威特和白天工作时的威特,两个人的精神波动频率完全不一样。

  “.我是谁不重要。”

  威特撇开他的手

  “叶云帆,记住你答应我的事!”

  他说完,就迅速跑了出去。

  叶云帆隐去身形,他随手一抬,整个楼层都湮灭于熊熊的火海中。

  接着,他按照计划原定的路线飞速撤离到楼道进入储物屋,打开窗,翻身从窗户上跳下。

  哗啦——

  原本灯火通明的大楼发出一声炸响,陡然暗下。

  “着火了!”

  “救火!!!”

  “快救火!!”

  “.”

  街上乱糟糟的。

  叶云帆看见了涌来的救火队,还有不少巡逻的士兵。

  到处的公告栏上都写着半强制的征兵广告,各种官职军职福利待遇吹嘘。

  除此之外,就是张贴着最近的新闻,宣传内容要么是夸大其词的战场捷报,要么是熔北司家是如何沦为丧家之犬龟缩熔北地下不肯出来,军事大权都交给了曾经的家奴。还有就是对起义军的抹黑和通缉。

  叶云帆匆匆扫了几眼,然后迅速按照威特告诉他的路线一路疾行。

  他没有用风之翼飞,因为在高空中目标太大,即便用上隐身技能也很可能被一些拥有探测技能的玩家发现。

  一个小时后,他就看见了传说中的那座孵育园。那是一座巨大的白色宫殿,外表修缮得尤其精致漂亮。仿佛一座梦幻的城堡。

  无形的精神触手深入进去,叶云帆听见了很多婴孩的啼哭声。

  精神沟通升到A.级之后,叶云帆感知力敏锐了太多。他可以清晰地感知到那里面每一个人的精神波动。

  还有一些别的,混乱又复杂的情绪,类似于痛苦,愤怒,迷茫,仇恨

  很多很多。

  无数灵魂的哀鸣让叶云帆心脏忽地有些绞痛。

  【这里。】

  【我在这里。】

  有一道声音清晰地传了出来。

  叶云帆在角落处变成小章鱼的模样,用火烧掉衣服,然后飞速潜入进去。

  他看见了教室。

  孵育园的孩子分为两种,一种是要卖给别的基地的孩子,于是他们不会受到教育,只会被植入自己属于商品和奴隶的概念。

  而另一种则是留在中央基地内部。

  所以他们就会接受到一些基础的教育。

  而后再往里面,分区的房间里便睡着一个个怀孕的女人,她们的手腕上戴着腕带,上面标注着各种信息。

  有人瑟缩在角落哭泣,为明天即将到来的剖腹生产而感到恐惧。

  有人躺在治疗舱里,腹部被切开的口子正在缓缓地愈合。

  还有一些特殊的育婴房,里面都是四五个月左右的胎儿,他们蜷缩在人造子宫里,脐带连接着一根特殊的管子,源源不断地从机器中汲取营养。

  隐身的小章鱼贴着天花板的边线缓慢飞行,有意识地躲入了监控死角。

  很快,他来到了那个最偏僻的房间。

  【这里。】

  那道虚弱的女声便是从里面传来。

  小章鱼缩小身体,从门下的缝隙中滑了进去。然后他就看见了那个躺在病床上的虚弱女人。

  她有着一头柔顺的黑发,面容姣好,就是瘦得厉害。

  叶云帆定定看了她几秒,忽然开口道:

  “所以,我需要救的人就是你自己吗,威特?”

  他的目光落到女人的手腕,那里戴着一个腕带,上面标注的姓名是韩明溪。

  “.”

  叶云帆没有解除隐身,但是女人却依旧准确地找到了他的位置。

  “威特已经死在警卫的枪口下了。”

  她很浅地笑了笑,说,

  “拥有灵魂附身的技能,威特不过是我临时的一个躯壳。”

  ——这样就能解释通了。

  叶云帆之前还疑惑一个小小的研究员为什么能悄无声息地拿到那么珍贵的异变源还不被人察觉,现在想来应该是韩明溪附身到别的人身上拿回来的。

  “为什么选择我?”

  叶云帆其实有点不明白。因为按照对方的实力,偷偷杀几个玩家强大自身,然后逃出去应该不难,但偏偏要跟自己扯上关系。

  如此一来韩明溪暴露的风险就太大了。

  “你很特别。”

  韩明溪一直盯着他看,只是目光不像是盯着悬浮在半空中的那只小章鱼,而是在看他的身后。

  叶云帆察觉到了她奇怪的视线,有一种对方正越过他在看某个东西的错觉。

  “因为我还是异变者?”

  “不是。”

  韩明溪摇摇头,她朝他伸出手,

  “想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

  小章鱼迟疑几秒,随即现身,他落到了女人的掌心。同一时刻,无形的触手也伸出去,进入了她的脑海。

  嗡——

  一阵无声的震颤之后。

  叶云帆以一种难以描述的方式获得了韩明溪的视角。

  他看见了自己。

  看见了那只粉色的小章鱼,而小章鱼的身后,是叶云帆本来的模样。

  黑发黑瞳,是他最熟悉的,还身处于现代社会时的样子。

  只是他的四肢,咽喉,乃至躯干都被某种黑色的锁链束缚着。那锁链不像是黑色的铁质,更像是某种黏稠的血肉。

  “那是技能的枷锁,是主神赐予的力量,也是主神的禁锢。”

  韩明溪的声音解答了叶云帆的疑惑。

  “每一个玩家都是这样的,我也是。获得的技能越多,枷锁就越多。”

  说这,她转头看向了旁边的镜子。

  而叶云帆也追随着她的目光看向了镜子。

  只是镜子里的人不再是韩明溪的模样。

  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叶云帆看见了对方身上熟悉的枷锁,但是与他不同的是对方是残缺的,他的脸已经烂了,身体只剩下三分之一,像是被什么东西所腐蚀,看起来尤为恐怖。

  “我用了太多次的技能,换过了太多个身体,所以灵魂已经残缺了。其他的玩家多多少少也会因为多次技能的使用而使灵魂受到磨损,甚至残缺。”

  “.”

  叶云帆第一次知道还有这种事情,他愕然片刻,随即反应过来。

  “所以你?”

  “所以这就是我救你的原因,叶云帆。”

  韩明溪以一种审视的目光盯着他,

  “我想知道,为什么你的灵魂是完整的。”

  “.”

  叶云帆忽地愣住。

  一股悚然的危险感就像是高压电流,让他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感受到了刺痛。

  他倏地后撤,却撞到了一面透明的墙。

  [A.级技能-空间禁锢。

  可这个技能叶云帆明明记得是当初另一个玩家使用的。

  她杀了他!

  “你到底是谁?!”

  “啊,忘了自我介绍。”

  女人咧开嘴,露出了很阴森又有点得意的笑,

  “我是中央基地的领主,山本英道。”

  ·

  与此同时,熔北以南数公里处。

  起义军临时总部内也有一场秘密会谈正在进行。

  “.合作?”

  黑发绿瞳的青年嗓音冰冷,他注视着面前的岳子煦,强行压抑了许久才将心中那份杀意压下去。

  除开司铭那件事情不谈,如果不是岳子煦暴露了叶云帆的身份,那么中央基地的人根本不会将他抓走。

  “对,我们合作。”

  岳子煦语气淡淡,很是随意地坐了下来,他掸了掸膝盖上的灰,似乎有些嫌弃这个临时军事指挥总部的简陋条件。

  自从战争打响,中央基地就组织了很多异能者小队专门针对熔北高层和起义军高层,进行特殊刺杀。

  这就导致司家损失惨重。

  几次过后,司家的人就逐渐不敢再上战场领兵了。

  其实当初熔北也发现了不少异能者。但是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将所有的异能者抓起来研究,或者是锁上限制器控制起来。

  就像管理异变者那样。

  他们想要弄清楚那些超自然能力的来源,然后大批量制造异能者为司家卖命。这也就导致熔北的玩家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比不过中央基地。

  所以面对这种出其不意的刺杀,司家的人只能龟缩在自家建造的最安全的堡垒之中。

  起义军同样损失不小,但趁此机会,十五跟司鸿泽谈妥了合作,起义军得到了熔北的军需补给,并作为正面战场的先锋。虽然伤亡巨大,但他们的队伍却在战争中愈发壮大起来。

  起义军笼络人心的速度让这个世界所有的高官贵族都无法理解,但却为之震撼胆寒。

  而越来越多的人,都开始知道了领袖十五这个人。

  “真是今非昔比呀,领袖大人。”

  岳子煦的语气有些阴阳。

  他打量着面前的人,发现对方如今好似有了某种奇妙的变化。

  去年在南方基地见到十五的时候,岳子煦根本没把司家养的一个家奴放在心上,可不过短短一年多过去,对方的身份就摇身一变,变成了什么起义军领袖。

  或许是跟熔北上层进行了多次明里暗里的博弈,又或是带着无数人在血与火中冲锋厮杀。

  十五当初那点青涩此刻已经全然褪去,他的下颌线收紧,眼神锐利,甚至身上的气势都多了几分上位者的威严。

  好似一个只懂杀戮的少年刀客忽然摇身一变,变成了心有城府宏才大略的年轻将军。

  十五没心思跟他扯别的,直接问了最关心的事情。

  “叶云帆怎么样?”

  岳子煦收敛了脸上的表情,声音发沉:

  “他现在还算安全,但领主的耐心不多,如果什么时候他改变想法那就很难办了。”

  十五皱眉:“山本英道也是玩家?”

  山本英道,中央基地领主的名字。

  “对。”

  岳子煦点头,他已经知道叶云帆几乎将关于玩家的所有事情都告知了这个家伙,所以自己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只是这份过度的信赖还是让岳子煦心中憋闷。

  “两年多前,他杀了上一代领主,迅速上位。”

  那个时间点是玩家刚刚被投放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当绝大部分玩家还搞不清楚状况,惊惶地在这个世界挣扎求生的时候,那个人就已经爬上权力巅峰了。

  “而为了拉拢高层势力,他专门成立了异能者管理局,集合玩家,在一年的时间里稳固了自己的地位。”

  岳子煦能当上这个部长一部分是因为他自己能力出众,一部分原因则是因为山本英道为了拉拢他的高官父亲。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山本英道利用权力杀了太多玩家,获得了大量高等级技能,所以他也不用再受制于众多高官贵族。”

  “那个人唯一感兴趣的就是为什么叶云帆可以成为异变者并拥有那么高的体力值和生命值。所以如果想要救叶云帆,我们必须想办法杀了他。”

  十五听完,定定看了他几秒,忽然冷哼了一声,

  “单纯是为了救叶云帆吗?”

  “.”

  岳子煦的脸色有些阴,

  “十五,你以为玩家是什么?按照这个游戏规则,所有的玩家都必须互相厮杀才能活下去,就像是海里的鱼,大鱼得吃小鱼,而山本就是最大的那一条鱼。”

  “他是个不择手段获取力量的人,若不是这场战争,中央基地内所有的玩家都会被他吃掉。即便不是他,现在的时间就剩下四个月,排行榜马上就会开启。”

  岳子煦冷笑道,

  “表面上看,所谓的排行榜有一百个名额。有的人只想着挤进前一百,但是排在前面的那些高级玩家,瞄准的可是第一的管理员位置。”

  “很多玩家都趁着这次战争,在里面浑水摸鱼杀掉其他玩家而获得晋升。我们这边有,起义军里面应该也有吧?”

  “.”

  的确也有。

  十五知道,赵怜也跟他说过。

  力量和权柄就在那里,规则也清晰明白,人心都是贪婪的,总会有人会想要得到更多。总会有人爬上权力的最高峰,成为无数人匍匐跪拜的统治者。

  这些都是叶云帆当初跟十五讲过的,他曾经分析过为什么旧日时代会变成如今的模样——

  过于强大的力量会唤醒人的兽性,而太多被唤醒兽性的人无法被法律限制,而成为强权者和上位者的时候,社会道德就变得无限薄弱。

  因为如今基地形式的社会框架下,强权压倒了曾经的文明,社会倒退,弱势群体被无限制地剥削,于是奴隶和人的物化就产生了。

  十五明白岳子煦在说什么。

  “所以屠杀的最后,很可能一百个排行榜上还会有剩余的空位。”

  “对啊。”

  岳子煦讽刺地笑了笑。

  “上了榜的人想争夺第一,或者想要更高更安全的排名,所以他们不会停,而没上榜的人,因为被抹杀的威胁而被迫参与其中。”

  至始至终,这本身就是一场无休止的厮杀。

  “等等!”

  十五忽地打断他,

  “没上榜的人会被抹杀?”

  “.对啊。”

  岳子煦怔了一瞬,随即咧开嘴笑,

  “怎么,他没告诉你么?”

  原来叶云帆也不是什么事情都告诉他。这个发现让岳子煦有一点点的愉悦。

  “.”

  十五没说话,他无声攥紧了拳。

  “怎么样,想好了吗?”

  岳子煦也不着急,

  “很简单,我们联手,你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而我会拿下这场游戏的胜利。”

  “只要我杀了山本,叶云帆就安全了。”

  “.”

  十五没有立刻答应。

  他知道岳子煦的意思,对方要踩他和整个起义军作跳板,在这场战争中浑水摸鱼暗中杀死玩家获得最快的实力晋升。

  而做为回报,岳子煦会提供中央军队的情报。

  大部分的玩家不在意这个世界的政治格局,他们只在乎自己能不能活下去。

  所以对方完全没有出卖己方军队的罪恶感。

  毕竟在他们看来,这只是一场游戏。

  而这个世界的所有原住民都只是npc,甚至是数据。

  但岳子煦获得了强大的力量取代山本之后呢?

  十五沉思良久。

  “好。”

  ——他最终答应了下来。

  因为照目前这种状况打下去,这场战争可能会持续好几年。但是十五等不了那么久。

  他要以最快的速度拿下中央基地才行。

  岳子煦笑了一下,他伸手在桌上的地图上画了一个圈。

  “三天后,中央基地会有一批重要的军用物资运输到这里。期待你的表现,领袖先生。”

  “.”

  十五看着他的身体逐渐透明,然后消失。

  [C级技能-投影术。

  咚咚咚——

  外面传来敲门声。

  “进。”

  莱雅推门而入,她穿着一身染血黑色军装制服,背后背着一把重剑,脸上有一道新鲜的血痂,像是一位狠戾的女骑士。

  “哥,今天又遇见大规模的异种袭击了。不过我们还好,对面的损失可不小”

  她汇报着今天的战况。

  战争死亡的尸体很容易引来大量异种。

  这也是为什么近百年来虽然三大基地彼此对峙,但从未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原因。

  但是这一次的中央基地领主铁了心要打下熔北。所以打仗的士兵除了死于敌人的枪口,还经常会面临大规模的异种袭击。

  这段时间莱雅的进步极快,她要么跟着十五上战场的最前沿厮杀,跟熔北高层谈判,要么就跟着赵怜学习怎么带兵。

  她说了许久,发现兄长似乎没怎么听。

  “.哥哥?”

  十五“嗯”了一声,他点了点地图上刚才岳子煦指的地方,说:

  “莱雅,有个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

  “好啊。”

  于是自此,这场战争迎来了转折点,熔北开始逐渐占据上风。

  只是在愈发惨烈的战争中,双方都没能赶上今年的秋收。

  秦长生带着闻景找到了地下运输通道最深处藏着的食物储备,及时给送了过来。

  一个月之后就入冬了。

  今年的冬天格外冷,刚一入冬就落了雪。可战争却并未停止,反而愈演愈烈。

  赵怜重伤濒死,十五一个人勉强撑起了起义军,闻景从南方基地赶来增援。

  中央基地的玩家朝熔北的兵工厂里面释放了一只捕获的C级王种。于是大量工人被感染,军械产量骤减。甚至还展开了异度位面,那一夜熔北的损失简直用惨重都不足以形容。

  于是没过多久,司家以牙还牙,朝中央基地上游的饮用水里投放了高度污染的异种肉块。

  热武器战争直接进化成了生化战争。

  死亡人数直接呈指数增长。

  就连玩家的人数也出现了暴跌。

  无数感染的人被丢出中央基地,他们皮肤溃烂,肌肉融化,惨叫哭嚎。

  但更多的人是被一车一车地运出来,运到挖好的坑洞里去,在熊熊的大火中烧成灰烬和烟尘。

  但这两个月里,十五时常能收到一只小鸟的传讯。

  它说,叶云帆没事。

  它说叶云帆现在潜伏在中央基地,到时候会跟他们里应外合。

  这件事十五也从岳子煦那里得到了印证。

  他说两个月前异变研究所失火,叶云帆逃了,目前不知所踪。

  这大概是支撑十五继续走下去的唯一动力。

  他把那只鸟喂得很好,粮食不够的时候,就把自己那份给它吃,还经常给它梳毛。

  不久之后,排行榜毫无征兆开启。

  所有的玩家眼前都亮起了一片熟悉而冰冷的白光。

  [提示:检测到玩家人数已低于三百。

  [提示:排行榜开启。

  [选拔赛倒计时:

  [目前剩余玩家人数:

  [目前剩余玩家人数:

  [目前剩余玩家人数:

  这场游戏最后的血宴,在这一刻拉开了序幕。

  赵怜看向身边的同伴。青年的头顶赫然亮着明晃晃的字体。

  [姓名:孔峡排名:

  而她自己的头上则是——

  [姓名:赵怜排名:

  而排行榜开启的这一瞬间,所有玩家的伪装技能全部失效。因为每一个人的排名和姓名都会在头顶实时显现。

  十五得知消息,立刻跑来抓住赵怜询问。

  “叶云帆呢?叶云帆呢?!”

  “他”

  赵怜立刻翻找了一遍排行榜。

  第一:山本英道。

  第二:薛善。

  第三:西利亚斯。

  第四:安东尼。

  第五:岳子煦。

  她翻完了排行榜上的一百个名字,却没有找到十五心心念念的那一个。

  “没有.”

  赵怜勉强笑了笑,

  “这上面只显示一百,或许他是一百零一呢。”

  只是这话没什么说服力,他们都很清楚,叶云帆比起赵怜只强不弱。

  “.”

  十五沉默片刻,脸上焦灼的表情逐渐冷掉,最终一切的情绪好像都消失了。

  他忽地转身,什么也没说,只是大步走出去。

  当晚凌晨三点,大雪纷飞。

  起义军毫无征兆地直接朝中央基地发动了总攻。

  密集的炮火没能破掉中央基地厚重的金属巨门,却被那位领袖大人亲手一击砸塌了。

  轰隆——

  城门坍塌。

  有人持刀,踩着碎骨闯了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

  宵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