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骂我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这家伙骂我
字体:      护眼 关灯

这家伙骂我

  总控室的爆炸犹如一颗巨石坠湖,激起千层巨浪。

  某种特殊的号召力犹如无形的涟漪,一层一层飞速扩散到了整个熔北。

  浑身青紫的女人提着菜刀,在黑夜中砍死了将她买回来不断生孩子的丈夫。

  被铁链拴在角落的男孩趁主人惊醒出来查看时,拿起石头砸烂了他的脑袋。

  有人拿起武器大喊着反抗,却被人用控制板启动了限制器,他的喉咙被割断,倒在血泊中。

  无数人在枪声中倒下,无数人又在枪声中逃出牢笼。

  引导者卡洛斯按照计划率领一支小队抢夺了西区的广播室,他们发表着起义军宣言。

  “不要继续沉睡,不要继续缄默。”

  “我们的领袖已经将自由的旗帜插上了熔北的最高峰。”

  “我们也该攀爬到那自由的最高峰去!”

  “.”

  一字一句,慷慨激昂,声嘶力竭。

  赵怜作为主要指挥,她带领着数千人以最快速度占据熔北最重要的几个军工厂和储粮仓。

  轰轰轰——

  枪声和爆炸声由疏而密,自外而内,飞速扩散开来。

  莱雅握住兄长的手站起,他们一同站在中央大厦的高楼上朝远处望,滚烫的狂风传来了无数人的痛哭与怒吼。

  这个世界不好

  的确是这样的。

  她想到了自己死于产床的母亲,想到了在培养舱中痛苦嘶吼的哥哥,还有被做成异变源关在玻璃罐里数年的小哥。

  还有和他们同样的那些人,这个世界的绝大部分人好像一出生就被定格,就注定被奴役。

  为什么?

  又凭什么?

  莱雅的心跳得飞快,她看见那些枪弹炸开的光亮犹如火星亮起。

  一颗接连一颗,一片接着一片。

  此刻整个熔北都仿佛陷落于一片火星闪烁的废墟中。

  红色的火要烧起来了。

  自由的火也要烧起来了。

  要把熔北一切脏污的东西都烧得干干净净才行。

  纷乱灼热的思绪在大脑中无声滚烫,但实际上他们两人仅仅只在这里停留了两分钟。

  因为十五察觉到了接连不断的爆炸。

  不是炸弹那种爆炸,更像是蛮力打爆了墙壁或者是空气的爆破。

  轰轰轰轰轰!!

  叶云帆这时正风驰电掣般地夺路狂奔。

  后面接二连三的爆炸几乎是擦着他的脚后跟。它们就像是嗅到了鲜血的鲨鱼,如影随形。脚下地面、头顶墙壁,四面八方都会毫无征兆地爆开。

  [B级技能-空气炸弹。

  巨大的水泥块擦头飞过,击中了某个倒霉没跑出去的政务人员,直接将他的整个脑袋砸成了一个烂西瓜。

  噗通!

  叶云帆起身一跳,整个人飞身上墙。

  下一秒,一道白线横贯地面,若是稍晚一些他的整个小腿都会被截断。

  之前短暂几分钟的交手过后,叶云帆原本以为那只是某种特殊的攻击技能,结果没想到那些白线竟然可以完全无视任何防御。

  敌我实力差距过大,而且对方似乎还有好几个帮手正在赶过来。所以叶云帆毫不犹豫,直接选择逃了。

  他踉跄狂奔,勉强躲过一击之后,闪身扑进分叉口。下一秒身后的连环爆炸紧追而至。

  轰轰轰!

  巨响将前方墙壁震塌,暴雨般的金属碎块四散飞溅。原本漂亮的浅粉色短发变得灰扑扑的。

  “妈的,这家伙怎么跑得这么快?他是不是有个速度方面的异能?”

  后面操控爆炸的柳衡骂骂咧咧,追得气喘吁吁。

  “——他是异变者。”

  黑眼圈浓重的薛善“啧”了一声,他低头看了眼闪烁红灯的对讲机手表,

  “不过没事,卫恒已经从另一头堵去了。他身上种下了追踪标记,跑不了。”

  “速战速决吧,我们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司鸿泽那个老狐狸逃了,这次刺杀计划完全失败,但如果能把领主要的这个家伙带回去,应该能弥补一些损失。”

  与此同时,叶云帆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爆炸声已经停了,他明明朝着一个方向跑了很久,却竟然没有尽头,就好像遇见了鬼打墙似的。

  就在叶云帆意识到不对劲的瞬间,他看见了熟悉的提示面板。

  [提示:有玩家对你发动了精神技能。由于对方精神力数值低于你的精神力数值,效果减半。

  叶云帆立刻停住脚步,他抿了抿唇,无形的精神触手飞快朝四面八方延展出去。

  与此同时,现实世界中失神茫然的叶云帆眼神开始聚焦。不远处的卫恒闷哼一声,他抚着抽痛的头,脸色微微发白,飞快打开了对讲机:

  “喂喂喂,人我困住了。赶紧都过来,这家伙邪门得很,他”

  话音还未落,他忽感后背一凉。

  呼啸的刀锋速度几乎超越过了人眼能够捕捉的极限。

  脊椎骨被横斩,声音细微可闻。

  十五刀锋未停,闪电转身,一刀挡下同时抵达的玩家攻击。

  对方的拳头像是已经完全金属化,巨大的力度将十五逼退。但那人的第一反应不是来进一步攻击,而是宛如一头饥肠辘辘的扑食野兽,立刻一拳打爆了地上同伴的脑袋。

  砰——

  [提示:恭喜你成功杀死玩家卫恒。

  [提示:恭喜你成功获得B.级新技能-精神迷宫。

  [提示:恭喜你成功获得C级新技能-追踪标记。

  [提示:

  黄明脸上一喜,但他没时间去仔细看亮起的提示面板,因为下一秒,十五暴怒的刀锋就砍上了他的脖子。

  得知叶云帆的玩家身份之后,十五每次遇见异能者都不会一击毙命,因为他打算留给叶云帆,但是万万没想到这次竟然被人捡了漏。

  砰——!

  强化过后的脖颈和金属的刀刃擦出一片激烈的火花,砍出了一个豁口,但是砍不断

  十五眼神一沉。

  嗡——

  男人狞笑,一拳击向他的面门。那凶悍的力度几乎可以把一个普通人的脑袋砸成西瓜。

  十五眼神冰冷,反手转刀,一把拧住男人的手臂,身体飞速倒悬,借助这股惯性,他直接将黄明的手臂拧断了。

  咔咔咔——

  骨骼断裂和肌肉撕扯的声音清晰可闻,只不过很快就被男人的惨叫覆盖。

  “啊啊啊”

  就在这时,十五的余光忽然看见了远处蔓延而来的白线。

  ——那是什么?

  十五不知道,但是他察觉到了强烈的威胁感。

  就在这时,腰间忽地一紧。熟悉的触感让十五没有反抗,他被触手倏地拉回。

  而同一时刻,知道这个技能的黄明也打算立刻躲闪,然而就在这时他一转身却撞上了一道无形的屏障。

  砰——!

  什么?

  他眼神愕然,撞得有点晕。

  但紧接着,黄明就意识到完了。

  冰冷的白线划破了叶云帆的守护结界,然后将男人横切成了两半。

  恐怖的疼痛和大量的失血让他再也无法维持技能,于是下一秒,叶云帆的风刃就砍断了他的脑袋。

  [提示:恭喜你成功杀死玩家黄明。

  [提示:恭喜你成功获得B.级新技能-精神迷宫。

  [提示:恭喜你成功获得B级新技能-身体强化。

  [提示:恭喜你成功获得C级新技能-追踪标记。

  [提示:

  “小心那些白线!”

  叶云帆飞速提醒了一句。

  他们没有过多的时间交流,因为下一场激烈的战斗已经逼近眼前。

  “不要跟他们打,我们想办法撤离。”

  这时候,外面赶来的军队正在飞速包围了这里。也正因如此,十五先让妹妹出去跟赵怜会和。

  此时四周的墙壁都已经塌了,所有的房间连接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堆满残骸的大平层。

  “撤离?”

  薛善缓步走近过来,他勾起唇角,笑了笑说,

  “那就试试。”

  嗡——

  十五最先动作。

  但他的攻击并不是袭击薛善,而是突刺侧面。和弟弟融合之后,他的速度比之前提升了近十倍,几乎是眨眼间就一刀捅穿角落中那人的胸腔!

  这么快的速度,根本避无可避,刀尖从肋骨正中刺入后背探出。

  那人惊愕瞪眼,下一秒两人之间便亮起了刺目的电光。血肉焦糊的味道弥散开来。

  趁着少年麻痹的时机,男人踉跄退后,可对方仅仅只是迟缓片刻,就闪电般再次出手。再想避让已来不及,玩家整个喉骨一紧,被十五猛地钳住,咽喉里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砰——

  那恐怖的力度何止千钧,他整个人狠狠掼上了墙,几乎眨眼就没了声息!

  十五回头,发现在这种关键时刻,叶云帆却浑身僵硬仿佛被什么定格在原地。接着,他身后的影子中爬出来了一个人。

  [A级技能-影子操控

  明亮的大火忽地燃起。

  阴影消失。

  叶云帆立刻发动了精神迷宫,玩家的身形瞬间凝滞,可叶云帆并没有时间继续出手,因为下一秒,密集的白线就瞬间斩断了他的一条触手。

  若是闪开得再晚一秒,或许他就该缺胳膊断腿了。

  [提示:生命值

  【啊啊啊痛痛痛!!!】

  【痛痛痛!!!】

  【呜呜呜】

  叶云帆没时间感受剧痛,他猛地用另一条触手伸向十五,直接打算破窗跳出去。

  同一时刻,无形的风迅速在他的背后生出了一双翅膀。

  虽然在高空中太容易成为下面士兵开枪的靶子,但现在别无他法,叶云帆打算就此逃离。

  然而下一秒,他的眼前一片漆黑,所有的力量被迅速抽离,强烈的禁锢感席卷而来。

  [B级技能-感官剥夺。

  [A级技能-影子操控。

  [A.级技能-虚弱化。

  [C级技能-无效化。

  而就在这些技能发动的瞬间,叶云帆收到了提示。

  [提示:你所有的C级及以下的技能全部被无效化。

  [提示:武力值和防御力已被削减到原来的四分之一。

  [提示:你的五感已被全部剥夺。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几乎仅仅是眨眼间,叶云帆就被无数黑色的影子束缚,瞬间拽向几人。

  啪——

  薛善站在原地,随手打了个响指。

  “好了,尝试结束。”

  而他的身后则是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抬手,打开了虚无狰狞的黑色裂缝。

  [S级技能-空间传送。

  十五看见黑色的影子缠绕在叶云帆身上,将他迅速拖走。霎时间,那双绿色的瞳孔猛地放大。

  就好像是被拖走的是他的心脏。

  十五原本站立的原地只留下残影,他直接朝那个操控影子的男人飞扑过去。

  这时候,已经有人拿出针管在叶云帆的脖颈注射了最高浓度的麻醉剂。

  漆黑的视野中,叶云帆唯一能看见的就是亮起的提示面板。

  [提示:检测到麻醉药物摄入,你已进入麻痹状态,持续时间约三十分钟,但由于自带麻痹抗性,时间减半。

  [提示:技能融合成功。B级技能精神迷宫失效,C级技能穿透之眼失效,C级追踪标记失效,B级技能精神沟通升级为A级。

  [提示:技能融合成功。B级身体强化失效,C级技能风刃失效,C级技能守护结界失效,C级技能火焰操控进化为B级火焰掌控。

  叶云帆原本觉得多技能有利于应对各种突发情况,手段也更多,但是现在他发现真正激烈危险的战斗中,等级高的技能才是最终的制胜手段。

  而此时,薛善看着面前闪现而来的十五,眼睛微眯,忽地抬手一指。

  白线瞬闪,可十五并没有被逼退,他只是避开了致命点,直接被削断了半个手掌。

  同一时刻,他也一刀斩下了那个人的脑袋。

  旁边迅速有人上来拦截。

  断掌骨骼咔咔生长,肌肉皮肤以肉眼可见速度地包裹上去,等到十五的手伸向旁边另一个人的时候,他的手已经完好。

  唰——

  精钢般的五指一把拎起对方头发,玩儿命往地上一砸。

  哐!

  地面凹陷,男人七窍流血,脑壳崩烂。

  薛善的眼神这时总算变得稍稍有些惊异。

  “啧,这个游戏世界里的家伙真是.一个比一个野蛮。”

  他的语气高高在上,带着一种明显的傲慢。

  砰——

  空气爆破。

  十五整个人被炸飞出去,倒飞的途中他的手臂再次被白线斩断,那是拿刀的手。

  身体上被划开的伤口不计其数。

  但是这时候他已经不在意身体的剧痛,十五双眼发红,就像一头疯魔到失去理智的凶兽。他在半空中翻身,骨头刺破指腹插入天花板以此截停自己,然后一个用力反向突刺回来。

  这个速度着实太快,就像一颗子弹,瞬间就逼近眼前。薛善眼神一沉,数道白线在面前纵横凝聚,就像是一张密集的网。

  但就在这时,十五的身形却忽地折转,他计算过那些白线出现的时间,只有三秒,三秒后就会消失。

  白网消失的刹那,十五直接伸手突刺。

  但这时候,他的余光却看见另一条白线猛地朝叶云帆蔓延而去。

  唰——

  没有犹豫,他立刻放弃了攻击,转而抓住了叶云帆的手,将对方拉向自己。

  抓住他了!

  十五心中顿时一松。

  但就在这时,那另一条白线倏地延展过来。

  叶云帆空洞的双眼忽地聚焦,数条触手闪电飞出,将面前的十五击飞。

  砰——

  玻璃碎裂,暴雪般飘散。

  十五被打飞出了窗外。

  “!!!”

  少年瞳孔放大。

  “叶云帆——!!!”

  下一秒,白线割断了所有的触手。

  [生命值

  同一时刻,爆裂的火焰四起,周围的温度在短短几秒飙升到数百摄氏度。

  坠落的前一秒,十五看见一道似是玻璃的空间立起,将那熊熊的火焰和叶云帆同时禁锢。

  张开的空间裂缝犹如深渊凶兽,张口吞没了所有人。

  数秒后,十五坠楼。

  砰——

  血花爆开。

  ·

  中央基地,早上六点。

  叮铃铃——

  漆黑的卧室中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喂?”

  岳子煦从被子中伸手,拿起座机听筒接通。

  “什么?!!”

  他猛地坐起身,睡意全无。

  因为那边说刺杀特别小队成功捕获了那个异变者玩家。

  ——叶云帆。

  啪!

  卧室内灯光亮起。

  岳子煦飞速起床穿衣。

  而这时,床上的被子忽然掀开,一只光裸的手臂拉住了他。

  “岳部长,这么着急,是去哪儿啊?”

  一道温和的男声在房间中响起。

  岳子煦回头,对上了那人蓝色的眼睛。对方似乎还没睡醒,粉色的短发很是凌乱,但依稀可见发根处新长出来的黑色。

  ——是染的。

  男人的眉眼间有几分像叶云帆。

  “.”

  啪。

  岳子煦冷漠地甩开他的手,从柜子里拿出一沓钱甩在床上。

  “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了。”

  “.?”

  还有些恍惚的男人立刻惊醒,他从床上坐起,表情变得有些惊恐。

  “岳岳部长?”

  砰——

  但是这时候,对方已经大步走出去狠狠摔上了门。

  然而岳子煦没想到他刚一下楼,就跟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女人对上目光。

  对方穿着一身精致美丽的长裙,面容姣好,看上去约莫三四十岁的样子。

  只是双眼微红,用一种看仇人的目光注视着他。

  “.”

  岳子煦沉默几秒,低头喊,

  “早上好,母亲。”

  “我的小煦呢?”

  她一把抓住男人的领子,情绪激动。

  “我的小煦呢?你把他藏哪儿去了?!”

  “母亲,我就是小煦。”

  “不!不!!!”

  女人不相信,她歇斯底里地尖叫,

  “你不是他!你不是他!!!”

  女人阴狠地盯着岳子煦,像是在看一个杀子仇人,

  “你这个魔鬼,你抢了他的身体,你杀了他!你杀了他!!!”

  “.”

  岳子煦额角微跳,似乎努力隐忍,但他很快就难以忍受女人的尖叫,双指在她的额间一点。

  下一秒,刚才歇斯底里的母亲就倒在了地上。

  “夫人又犯病了,你们照顾好她,顺带请一个心理医生来。”

  岳子煦随口吩咐女仆,然后大步走出家门。他的脸色很阴沉,不知道是因为叶云帆被捕的消息,还是因为早上被那个女人坏了心情。

  他拉开车门,飞速开往异变研究所。

  ——也就是中央基地的异变者改造中心。

  他的心腹手下传来消息,说叶云帆被关在了那里。领主对他为什么可以既是异变者又是玩家很感兴趣,也许会进行一些有意思的小研究。

  嗡嗡——

  车速飞快。

  车头挂着特殊的牌照,岳子煦几乎一路畅通无阻。

  中央基地很干净,没有熔北那样乱糟糟的工厂,也没有无数个朝天空排放黑烟的长烟囱。

  街道井然有序,内城的人们各个光鲜亮丽。

  不多时,岳子煦的车就停在了异变研究所门口。

  虽然名字听着只是一个所,但实际上这是一栋非常宏伟的大楼。表面光洁的玻璃窗反射着清晨的日光,抬头望去便是金灿灿的一片。

  门口的守卫见到岳子煦,顿时恭敬低头。

  “岳部长。”

  “岳部长好。”

  岳子煦表情冷漠,他目不斜视,大步走进去,飞速上楼。

  只是他没能上到顶层,而是在半路就被拦截了下来。

  薛善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病号服,一看就是刚从治疗舱里面出来。

  “你上不去的,岳子煦。”

  “.让开!”

  岳子煦的声音很冷。

  两人在走廊狭路相逢,周围的人都很识趣地避开了。

  薛善耸了耸肩膀,双手摊开,

  “拿你那狐狸眼瞪我也没用,这是领主的命令。他知道你跟那个粉头发的家伙是熟人,而且上次你去南方基地的事情,有人可是言辞凿凿举报你徇私。如果属实,后果你知道吧?”

  “.”

  岳子煦抿紧了唇线。但是沉默几秒过后,他已经没有了要强闯的意思。

  现在的情况很复杂,他现在去也救不了叶云帆,说不定还得把自己搭进去。

  于是,岳子煦的目光转而落到了薛善身上,

  “昨晚不是刺杀行动吗?”

  “对啊。”

  薛善看起来也差不多二十出头,只是顶着两只浓重的黑眼圈,一副被掏空身体的样子,

  “可惜老狐狸跑了,小白兔也没干掉,还损失了三分之二的人,不过多亏你上次去南方基地搜集的信息,否则这次领主的怒火可不那么好平息的。”

  若不是岳子煦,他们也不会知道有个玩家竟然是异变者,而且还是起义军的头头。而且跟熔北叛逃的那个异变者十五还关系匪浅。

  所以薛善有六七成把握料定当他们袭击中央大厦的时候,对方可能会出现。

  “现在熔北正闹内乱,领主马上要出兵了。”

  薛善拍拍岳子煦的肩膀,

  “岳部长,你好像也在出兵的名单上。”

  “.”

  岳子煦不再说什么,他定定盯了薛善几秒,转身就走。

  出兵名单很明显领主已经不信任他了。

  与此同时,叶云帆并不知道岳子煦来了又走,他正被关在一个特制的玻璃水舱里面。

  冰蓝色的粘稠液体中有大量的麻醉和安定成分。而外面还守着十几个拥有高级攻击技能的玩家。

  这段时间,那些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进进出出,忙忙碌碌。

  他们切断了叶云帆部分触手,抽取了大量血液,正在进行分析融合实验。

  他们将触手标本按照异变源的方式进行处理,植入到一个低级玩家的身体里。

  “怎么样?”

  “无法融合。他被感染了,但是程度不高。”

  哗啦——

  旁边有人翻阅书籍。

  “奇怪啊。”

  那人说,

  “这个世界的历史中也有异能者出现,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也是玩家,但是他们都是普通人,没有一个异变者。”

  “那这家伙是怎么来的?”

  没人知道。

  玩家的体力值是需要补充的,就跟普通人一样,需要进食和休息补充。

  但是他们尝试饿了叶云帆大半个月,对方的生命体征各项数据依旧如常。

  “这家伙就算是按照最低的体力值消耗,他的体力值应该也有五百了吧。”

  ——这就是领主非要他不可的原因。

  “去南方基地查过了吗?还有没有其他信息?”

  “据说是海外来的,你看他身体的异化部位,都是章鱼触手。应该就是融合的海洋里的某个异种吧。”

  “.”

  类似的讨论每天都发生,由于领主的命令所有人也都不敢懈怠,只是一天又一天过去,研究的进展却缓慢。

  滴,滴,滴。

  工作台上的电子钟显示晚上十一点。

  “威特,今晚就拜托你值班了啊。”

  几个研究员打了个呵欠,去换衣服打算下班。

  “好。”

  带着无框眼镜的男人点头。

  等到所有人都走完之后,他还在伏案工作。直至桌上的电子钟显示到凌晨两点半的时候。

  他才缓慢起身,然后走向侧边的控制间,关掉了对准玻璃舱的监控录像。

  嗒——

  麻醉液体注入管道也同步关闭。

  嗡

  几分钟后,蓝色液体中的男人缓缓睁开了眼。他上身赤.裸,下身是伤痕累累的触手。

  看着面前的男人,叶云帆的表情并不意外。因为这一个月里,对方这已经是第三次偷偷放他苏醒了。

  威特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抬头看他:

  “怎么样,我的交易你考虑好了吗?”

  所谓的交易就是他放叶云帆出来,作为交换,叶云帆得去孵育园救一个女人,并且还得保证成功地救出来。

  【我不保证能成功。】

  叶云帆摇头。

  【这里拥有高级技能的玩家太多了。】

  光是一个薛善就很棘手。

  还有一个空间锁定的家伙,叶云帆就是被那个人抓住的。

  【熔北的情况怎么样?】

  “不好。”

  威特也摇头。

  那次看似出乎意料的成功兵变,也暴露出十五和叶云帆初次掌兵经验不足的弊病了。

  虽然他们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亲自经历了南方基地的起义全过程,十五也拥有着强大的领导力和号召力,不过三个月就在熔北内部拉起了近万名异变者跟随起义。

  但这次的反抗实在仓促,即便有赵怜在,可他们的实力还没有达到单单以一场兵变就掌控熔北的地步。

  于是最后,虽然总控室被毁,他们也在兵变的初期靠着出其不意短暂占据了上风,但是最终还是被压制了下来。

  这次兵变时间虽短,却让整个司家都为之胆寒。

  总控室被毁,他们终于认识到自己的权力和地位并不是无可动摇的,而同时经此一事,他们也深深体会到起义军笼络人心的可怕。

  “不得不说很讽刺,幸好中央基地对熔北出兵了,所以司家没时间也没精力处理起义军的事情。”

  “那位起义军的领袖大人跟司鸿泽谈判,表示愿意将南方基地拉入进来,作为熔北的盟友。所以现在是二对一,勉强对峙吧。”

  所以情况倒也没到最坏的地步。

  叶云帆思索片刻,忽然问:

  “如果放走我,你应该也会受到很严重的处罚吧?”

  “.”

  威特愣了一秒,似乎是没想过叶云帆会问这种问题。他忽地有些不自然别开头,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不会有事。”

  “这样啊?”

  叶云帆的精神技能升级到A之后,他就已经可以隐约辨认对方是否在说谎了。

  “那你帮我找些异变源吧,最好是高级的那种。我需要补充体力。”

  “.你有办法了?!”

  威特反应过来。

  “如果你提供的信息足够全面,而且对方配合,那么我应该有六成把握。”

  叶云帆特地保留了风之翼,隐身,还有伪装面具三个技能。只要不遇见那种有高级侦查技能的玩家,藏一个人应该没问题。

  “好!”

  威特一口答应。

  他又和叶云帆细细商量了约莫二十分钟,然后就回去重新打开麻醉药物通道,以及录像。之前的录像他剪辑了昨天同时间的部分覆盖了上去。

  麻醉药物重新注入进来。

  但叶云帆的理智却依旧清晰。

  [提示:检测到麻醉药物摄入,麻醉抗性生效,已免疫。

  他闭上眼,无形的精神触手延伸出去,飞快穿透层层墙

  体,最后释放到大楼之外,连接上一只胖嘟嘟的麻雀。

  【告诉十五,我没事。】

  小麻雀点点头,转身飞走了。

  这其实是和赵怜一起来的玩家——孔峡的技能。能够让自己的意识进入到动物的身体里,操控对方。

  只是越是大型的动物越难,像这种脑容量小的鸟儿就很好用。而且还很便于传送信息。

  于是接下来的第二个月,威特就开始给他偷渡异变源,或者是在新的试验中加入异变源融合实验。

  [体力值

  [体力值

  [体力值

  期间不少人来看过他。

  像是人类看动物园里的动物那样的目光。

  即便其中不少人,都是和叶云帆来自于同一个世界的玩家。

  岳子煦也托人来过,跟叶云帆说让他再忍忍,再过不久就来救他出去。

  如果司铭的事情没有发生的话,叶云帆会相信的。

  只是现在他不太确定。

  这种危急的时候,任何不确定因素都会带来莫大的危险。于是叶云帆只是装作昏睡,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这个月,熔北和中央基地的战况很激烈。

  但威特说,目前一直都是中央基地占据上风。

  “不过你关心的那个领袖十五,他可真是真是个不要命的疯子,每次传回的新闻报纸都说他简直就是个异种,怎么打都打不死。”

  “说他手脚断了几分钟就能长回来,之前中央基地这边有个很厉害的长官说要把那个十五切成几块,看他从哪一块再长出来,结果第二天他自己就被那人切了。”

  威特似乎完全不把自己当作中央基地的人,他说起这些事情很高兴。

  但叶云帆不觉得高兴,他只是沉默地吞噬着威特带来的异变源。

  [生命值上限

  [体力值上限

  [理智值

  威特的身份不简单,或者拥有的技能不简单,因为对方给他弄来了很多王种异变源。

  甚至还有一些异种研究所最珍贵的王种肉块。

  除了外面的消息之外,他还给叶云帆带了孵育园的地图。仔细讲里面的各种路径,守卫,还有助产士和看护员的换岗习惯。

  最后,他非常仔细跟叶云帆说了那个需要救出的女人。

  “她刚生产完,正在治疗舱修复子宫切口。下个月她就会再次受孕。所以我们最好的时机就是在她修复好又还没受孕这个时间点。”

  叶云帆听得很认真。

  “好,我记住了。”

  叶云帆被关起来的第98天,威特帮他打开了玻璃舱。

  男人递给他准备好的衣服。

  “喏,穿上吧。”

  “谢谢。”

  叶云帆接过的时候,对方已经自动转过了身去。

  湿淋淋的触手变回了双腿,多余的触手则是飞快地收入后腰。

  叶云帆飞快穿上衣服,他对着照片变成了一个陌生人的样子。一个矮瘦且留着两撇八字胡的男人,三角眼,尖嘴猴腮的,长相平庸又有点猥琐。

  威特说这家伙是清洁工,身份很安全不会引人注目。

  叶云帆点点头,深以为然。

  他跟着威特迅速走出厚重的合金大门。

  他们没有走得很近,叶云帆装作清洁工走得很慢。

  然而没走几步,前面的威特忽然顿住。因为迎面走来了一个秃头的胖男人,那是隔壁实验室的一位博士。

  “凯文博士。”

  威特恭敬低头打招呼。

  “这么晚了,您还在工作啊?”

  “啊对,这不是加班嘛。”

  叶云帆知道这个人,威特跟他说过这个人也是玩家,不过现代时的职业是搞生物医学的,技能也是脑力方面,所以就在这工作。

  秃头的凯文博士打了个哈欠,跟威特擦身而过,仿佛就只是熬夜加班的时候跟下属打了个招呼。

  然而就在这时,秃头的博士却在叶云帆面前停下了脚步。

  威特的心瞬间提起,他回头,看见两人似乎说了什么,胖胖的秃头博士对叶云帆指指点点,颐指气使的样子。

  然后很突然地,叶云帆一拳揍在对方的肚子上,把人直接揍倒在地。

  砰——!

  威特瞳孔震颤。

  而这时候,叶云帆已经把人拖着丢回了隔壁研究室。

  威特心脏狂跳,他飞快跑过去问叶云帆,纵使非常焦急,但还是压低了声音。

  “怎么回事?!!”

  “放心吧,他不会记得发生了什么,就只会以为自己工作太忙,所以昏厥了。”

  “.?”

  这个回答让威特松了口气,但紧接着他还是有点不明白,

  “你太冲动了,怎么突然动手,他惹你了?”

  “啧。”

  叶云帆后腮明显咬紧了一瞬,他转过来,面无表情看着他,

  “这家伙骂我脚盆人。”

  “.?”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来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