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只小水母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四只小水母
字体:      护眼 关灯

四只小水母

  异变者改造中心受到不明袭击的事情闹得很大。以至于让整个熔北都进入了戒严状态。

  异变者改造中心的火烧得太大,救火队花费了两三个小时才完全扑灭,幸存的人被圈禁起来,一一排查。

  士兵们一层层搜查上去,而善后的调查人员就跟在他们身后逐层清点残留的各种线索和痕迹,并统计异变者改造中心此次的损失。

  很快一份粗略的报告就出来了。

  安哲博士的死亡,珍贵异变源的损失,还有研究员的伤亡数据

  一条条的消息汇报过来,领主司鸿泽震怒不已。

  他看起来约莫五六十岁的模样,银发,国字脸,五官还算俊朗,眼神阴鸷而威严。手握无数人的生杀大权让他浑身都带着一种可怕的气场。

  而此刻,领主大人威严的脸由于极度的愤怒而黑到了底,甚至连脸皮都有些轻微地抽搐。

  下面的汇报人员满头细汗,声音略微发抖,他捧着一个烧黑的限制器,恭敬呈上。

  “领主大人,我们在现场还找到了这个,这个限制器是被启动过的,可是我们在它周围没有找到对应的尸体。”

  司鸿泽的眉头狠狠皱起,伸手拿过来仔细打量。上面的脏污已经被清理过了,编码虽然有些融化模糊,但是仔细看的话依旧能看出来。

  ——08715。

  对于司家的人而言,这个编号不可谓不熟悉。

  熔北第一个成功融合王种异变源的实验体。

  也是熔北第一个成功叛逃的家伙。

  司恒站在父亲身边,心脏狂跳,他很清楚这件事意味着什么,也很知道此时此刻父亲,不对,应该是领主大人会有多么的愤怒。

  如果说十五的成功叛逃是给了熔北司家一记响亮的巴掌,那么这次对方袭击异变者改造中心,还造成了如此大的损失,简直就是让整个司家颜面扫地。

  咔咔——

  司鸿泽死死攥着手里的限制器,过度的大力让那金属都有些微微变形。

  他浑厚的嗓音听起来有些阴恻恻的:

  “没找到尸体?”

  “是”

  汇报人员直接跪在地上,

  “我们,我们检查了整个异变者中心残留的尸体,一一核对了身份,没.没有发现这个限制器对应的主人。”

  他急急找补道:

  “可可能是他的同伴将他的尸体带走了。领主,领主大人,这个限制器都已经启动了,他绝对,绝对是已经死了的。”

  司鸿泽居高临下看着他,怒极反笑,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在这么多人将大楼围得水泄不通的情况下,他的同伴还能带着一具尸体轻轻松松逃了?”

  “.”

  汇报人员不该再说了。

  他的头死死抵在地面,脊背很明显出现了细微的颤抖。

  紧接着又有人匆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个盒子,里面是几乎被烧成碎片的控制板。

  “领主大人,控制板的检查结果也出来了,不过不是只有一个,而是两个。”

  “两个?!”

  “是。一个是08715,另一个是08717。应该都是启动过了的。只是现场没有找到尸体。”

  “.”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司鸿泽的表情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十七的限制器呢?”

  “没没找到。”

  司恒站在旁边,原本努力克制冷静的表情瞬间变得愕然而震惊。

  如果说一个已经启动过的限制器能够让他们还能有六七成的把握确认十五已死,那么没有找到的十七就有很大可能还活着。

  这说明什么?

  说明她的限制器可能没有启动,也就是说有人掌握了对付限制器的办法。

  这可不是小事。

  这比一百个十五十七逃离还要可怕。

  哗啦——!!!

  司鸿泽猛地一下掀翻了桌子。巨大的声响让司恒瞬间回神,他看着暴怒的父亲,一个字也不敢说。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领主大人狠狠踹了地上那人一脚,很重,几乎把人踹得吐血。

  屋里的混乱和惨叫持续了几分钟,司鸿泽总算发泄了一些心中的郁气,他擦了擦手上的血。

  “马上通知总控室,再次尝试启动08717的限制器。”

  “是是!”

  两人颤颤巍巍起身,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砰。

  离开之后,他们还小心翼翼地带上了门。

  于是此时此刻,一片狼藉的房间内,就只剩下司鸿泽和司铭父子。

  威严的领主回头,他看着面前浑身僵硬一言不发的长子,眼神阴郁。

  “司眠最近怎么样?”

  作为父亲,司鸿泽当然知道司眠对那个女奴不同寻常的在意,如今异变者改造中心出事,而恰好在这个时候。

  司眠主持建造的新信号塔进行试运行,停掉了整个熔北的即时通讯,以至于增援延缓,事情整整发生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司鸿泽才收到消息。

  这么巧合的事情,让他不愿意多想都不行。

  “父亲,弟弟最近很好,很听话,一直待在屋子里看书做实验,没有出去过,除了我亲自挑选送过去的几个女仆他没跟任何人有过接触。”

  司恒自然知道父亲的怀疑,因为他自己之前就怀疑过。但司眠到底是他的亲弟弟,又是一起长大的。

  司恒自认为很了解他,这个弟弟善良,单纯,最重要的是实在软弱。被惹怒时最激烈的反抗也不过是沉默,绝食。

  背后捅自家人刀子这种事,他做不出来。

  “而且我来的时候已经调查过了,信号塔的试运行日期和时间是两个多月前就已经定好了的。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

  司鸿泽定定看了司恒片刻,最后勉强点了一下头。

  虽然这个小儿子一点儿也不像是司家的儿子,但总归是有血缘关系的,是一家人,即便再怎么喜欢一个女奴,倒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更何况他从来没有让司眠接触过限制器,也许是十五的同伴中有什么特殊能力的异能者。

  司鸿泽沉思着,思绪渐渐偏了。

  他重新坐回到位子上,神色晦暗不明。

  “最近中央基地那边不安分,熔北内部也不安生,或许再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有一场硬仗要打。”

  司恒惊愕不已:“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父亲?”

  男人瞥了他一眼,冷笑:

  “看着吧,异变者改造中心的事情他们很快就会知道。司家掌控熔北的根基被动摇了,加上起义军在暗中蛰伏,中央基地那群豺狼嗅到味道,马上就会来趁火打劫的。”

  司鸿泽揉了揉太阳穴,一副恼恨又头疼的模样。

  “你去,封锁消息,就说异变者改造中心出事是因为实验事故,另外以搜捕起义军的名头找人。另外把军务长给我叫来,我有事情吩咐。”

  “是!”

  司恒点头,匆匆离开了。

  于是,前两个月的起义军搜捕行动刚刚有点熄火的苗头,现在又立刻变得严苛起来。每个街道,每家工厂,甚至是中等阶层的居住区都遭到了严格排查和地毯式的搜索。

  一时间整个基地人心惶惶。

  不过两个多月之前,十五就已经和赵怜通知了下去,因此并没有太多真正的起义军战士受到牵连,反而是一些见不得光的灰色势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正因为预料到了熔北会大肆搜捕,所以叶云帆刻意带着两个人躲到了司眠这里。

  这里是熔北的核心,也是司家的居住区,守卫最森严的地方。也就是玩儿一把灯下黑。

  司眠其实已经习惯了每次打开窗户都会看见一只骑猫的粉色小章鱼,但是他没想到这一次自己会一次性看见三只。

  另外两只是黑色的,很黑,但是眼睛是绿色的,墨绿色,跟十五和莱雅的眼睛简直一模一样,头上也长着圆钝的三角耳。

  三只小水母堆簇在一起,同时抬头用湿淋淋的圆眼睛盯着他。

  三.三只小水母。

  还有一只双尾猫。

  这样的画面简直难以用语言描述到底有多可爱。

  总之,对萌物没有抵抗力的司眠完全被击中了,如果可爱能够化作具体的攻击,那么他的血槽大概就在对视的一瞬间清空了。

  “.”

  小少爷当即愣住,他懵了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但这时候,双双已经灵活地越过了他,优雅地从窗户上跳了下来。毕竟他们是来这里躲追查的,自然不可能一直蹲在窗户上。

  而且双双还驮着一个对猫猫而言超重的信号屏蔽器。

  砰。

  信号屏蔽器落在了地上。

  猫咪柔软的两条尾巴拂过司眠的手指,这才让他回过神来。

  小少爷扭头,立刻亦步亦趋跟上去,眼神就像是黏在了那三只小水母的身上。

  那两只黑色的小水母身形要比粉色的小水母小很多,但两只小黑团子中,又是一大一小。

  类似于一个麻薯团团,和一个黑色的汤圆挨在一起。

  真可爱啊

  黑色的也好可爱。

  司眠眼睛放光,都忘了跟他们说话。

  只是为什么会有两只黑色的小水母?而且眼睛跟莱雅和十五好像。

  思绪到这里,他的脚步忽然顿了一瞬。

  等等!

  跟十五很像!

  司眠的脑子一抽。

  虽然之前叶云帆有跟他解释过自己不是真的水母,而是半异种,所以可以变身成这样。

  但是司眠从来都没有见过叶云帆的人形模样,所以他心中还是坚定地认为对方是一只聪明的小水母。

  十五和粉色的小水母是恋人。

  然后现在粉色的小水母带来了两只跟十五长得很像(?)的小小黑色水母。

  思绪到这里,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就自然而然地从心底冒了出来。

  嘶!!!

  司眠浑身一僵,在心中倒吸一口冷气。

  等等,水母的繁殖方式是怎么样的来着?

  哦不不不,不行!

  司眠摁住自己的脑子,他不能乱想这种涉及他人隐私的事情。

  但是那两只黑色的小小水母真的好像是粉水母跟十五的结合。

  怪不得十五愿意叛逃到南方去,还在那里复刻旧日时代建立新的社会秩序,原来是已经成家有孩子了。

  还生了两个小小水母。

  天呐

  司眠盯着那温馨的水母一家三口,感觉自己的整颗心都快化了。

  而这时候,叶云帆并不知道这位单纯的小少爷已经脑补他为十五生了两个黑团子娃。他现在正托着两个小家伙从猫背上下来。

  因为十五和十七完全不知道怎么用章鱼的身体行动,只能睁着俩大眼睛贴在叶云帆身上。

  于是这时候,小章鱼变大了一点点,然后把一大一小两个黑团子顶到头上,翅膀一扇就从猫背上飞起来了,飞到了司眠的床头柜上。

  毕竟他们三个总不能一直骑着猫。

  啪叽。

  小章鱼落地。

  接着粉色的触手伸出,先把最上面的小小黑团子妹妹抱下来,然后再把小黑团子男朋友也放下来。

  做完这些,小章鱼总算松了口气,他回头打算跟司眠说点什么,一抬头就见对方跪坐在床头柜前,一双灰玻璃珠般的眼睛好似在放光般地看着他们。

  “.?”

  小章鱼愣了一下,想起来十五之前跟他说过,司眠好像很喜欢十七。也许现在是看见他回来了激动地想要得知一些十七的消息吧。

  总之叶云帆是这样想的。

  十五也这么想,他还专门看了一眼身边的妹妹。

  然而他还没开口告知对方今天救援行动的来龙去脉,就听见眼前这位小少爷磕磕巴巴开口问道:

  “小水.叶云帆。这两个小家伙,是你跟十五的宝宝吗?”

  叶云帆:“.”

  还没说出口的话突然就堵在了喉咙里。

  “???”

  就连旁边的两只小黑团子也愣住了。

  两双相似的绿眼睛同时睁大,表现出了极度的不可置信和无法理解。

  只有司眠觉得自己的逻辑顺畅且完美。他小心翼翼伸手,有些跃跃欲试,

  “那个,我能摸摸这只小一点的宝宝吗?她好可爱。而且眼睛有点像莱雅诶。”

  “.”

  小少爷,就是说有没有一种可能,她就是莱雅?

  总之,在三只水母同时的沉默中,司眠如愿以偿地摸到了最小的那一只黑团子。

  小少爷沉浸在自己的逻辑世界里,并且代入了人类幼崽的养育方式:

  “他们多大了?算算时间,还不超过半岁吧?宝宝断奶了吗?”

  “.”

  宝宝

  小章鱼用触手扶额,觉得好笑又有点一言难尽。

  【司眠,她就是莱雅。】

  精神沟通的技能升级之后,叶云帆就不再需要贴近目标才能进行沟通了。

  “.诶?”

  抱着小黑团子父爱泛滥的小少爷当即愣住。

  于是随后十分钟,叶云帆将整个事情解释清楚了。现在十五兄妹俩的外形只是因为他的特殊能力。

  以及他和十五都是男的,不能生孩子。

  只不过由于这里是司家最核心的居住区,所以他们并没有变回人形。

  “这样啊”

  司眠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失望。不过随即莱雅的安全回来又飞速掩盖了这点失望。

  他很快高兴起来,只是这份激动和高兴中又夹杂着几分担忧,

  “怎么样莱雅?你还好吗?”

  小黑团子蹲在司眠的手里,点点头。

  她想起来小少爷很喜欢这些可爱的进化种,于是又歪歪头去贴了贴青年的指腹。

  “!!!”

  司眠的心脏几乎化成了一滩水。

  不过紧接着,叶云帆的声音就把他拉了回来。

  【司眠,他们有怀疑你吗?】

  银发青年点点头,又摇摇头。他脸上刚才兴奋快乐的神情很快淡去,变得有点落寞,但继而又强装轻松。

  “放心吧,我没事。我都没出过门。”

  司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是谁,亲人是谁,身份决定的立场是什么,而自己目前为止所有优渥的生活又是从何而来。

  司眠知道大哥说的都对,他们才是他血脉相连的家人,司家给了他小少爷的身份,还有如今的一切。

  只是司眠觉得父亲和大哥都不对,司家做的事情也不对。

  ——他们该改一改。

  “不用担心我,你们好好休息吧,在我这安心避一段时间,等父亲发完火,熔北安定一些,你们再离开。”

  司眠摸了摸莱雅的头,他觉得她现在的样子实在新奇,又实在可爱。

  “到时候我应该也能出门了,我可以送你们出基地,然后你们就一起平平安安回到南方去。”

  在司眠理解的计划中,十五他们回来把莱雅救走就会回到南方基地去。

  “那里很好,而且有你们的努力,一定能复刻旧日时代的社会,然后日新月异,蒸蒸日上。或许有一天,南方基地会逐渐变成母亲笔记中记载的那样。”

  司眠觉得那样的社会才是美好的,而不是像现在的熔北,所有的异变者都是司家变相的家奴。

  无数的女性和小孩都是交易场上讨价还价的商品。

  他在想,若是等到南方基地逐渐变好,让越来越多的人见识到旧日时代美好社会的样子,也许熔北也会有所改变。

  然而小少爷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样的想法太过天真,他现在正十分憧憬着这样的未来。

  【好,谢谢你。】

  叶云帆对司眠的好感度极高。

  他喜欢和这样心底干净又善良的人相处。

  现在是傍晚,没过多久就有女仆来送晚饭。司眠吃得不多,可厨房却准备得不少。

  碗碟精致,菜肴鲜美。

  吃饭时,司眠把女仆们都赶了出去。不过为了避免被发现,他们都没吃多少,更多吃的还是司眠本身就放在房间里的一些零食和糖果。

  入夜后,司眠拿了个盘子放在枕头旁边靠里面的一侧,于是三小只就都蹲在那里睡。

  【啊啊啊!丑盘盘!】

  【为什么要睡丑盘盘!】

  【不要!不要!】

  【拒绝丑盘盘!要罐罐美人!】

  小触手们只有在涉及到罐罐和肉肉的时候才会发出声音来。

  这里是司眠的卧室,叶云帆自然不好意思有什么要求,更何况盘子丑是丑了点,好歹有个能睡的地方。

  于是他强行压制了小触手们的声音。

  除此之外,叶云帆还有另一件更在意的事情。

  比如当时十五已经致命的伤,还有那个奇怪的具有自我意识的异变源。

  而这时候,十五也正在想这件事。

  当时在那种情况下,十五的判断是必须立刻抓住机会趁安哲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夺下他手里的控制板。

  其实如果叶云帆当时没有出现,十五也有六成左右的把握,所以他就行动了。

  否则的话即便他和十七一直待在信号屏蔽器的范围内,那也只是暂时安全。而且他们的活动会受到极大的限制,最后要么被活活围死,要么就是等到信号屏蔽器电量耗尽,然后限制器被控制板启动。

  但好在叶云帆及时出现了。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安哲还有后手。

  他应该是设计了一个什么装置,只要他的心脏停跳,那么控制板就会立刻启动。

  这也就导致他们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让安哲得手了。

  那濒死的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呢?

  路上他们忙着逃亡,所以一直都没问,于是直到现在十五才扭头,去询问了叶云帆和十七当时的情况。

  他们此刻通过叶云帆的精神触手连接,可以彼此交流。

  叶云帆沉默片刻才回答:

  【有一个特别的异变源,融合到你体内,黏合了伤口。】

  叶云帆其实很难再去回忆当时的情况,所以他说得很简洁。

  【.异变源?】

  十五愣住。

  他自己回忆,却发现自己只记得一片鲜红的血,然后就是一片黑暗。

  最后,他好像.做了一个梦。

  十五梦见了死去了多年的弟弟,那个时候他刚满十二岁。

  由于他们都是从人造子宫里出来的,所以相差不到八个月。

  梦中的男孩还是当年的样子,很小,他们长得也很像。

  黑色的短发,墨绿色的眼睛。

  只是比起冷酷的哥哥,十六的眼睛要圆一点,脸也要稍微柔和一些。

  他既是弟弟又是哥哥,他既是哥哥的被保护者,又是妹妹的保护者。

  所以他没有十五那样满身是刺,也没有当时的妹妹那样幼弱,就像是一个中间值。

  记忆中的十六很爱笑,是一个坚韧又温柔的孩子。

  在生死之间的那场混沌的梦境中,十五看见了他,看见他拼命朝自己跑过来。

  十五被弟弟深深地抱住。

  他说:

  【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好像很高兴,又仿佛终于解脱。

  【我们以后.不会再分开。】

  就像他曾经回答妹妹的问题那样——

  [小哥,你要去哪里?

  去找哥哥?

  [小哥,你还回来吗?

  当然会回来啊。

  十六跟她承诺说:

  十七,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只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梦境碎裂,像是被吹散的雾。

  十五看见了冰冷的白色天花板,上面是他刚才喷溅的血。

  ——他活过来了。

  身体完好如初。

  叶云帆说是一个有意识的异变源不顾一切拼命跑过来,救了他。

  可异变源怎么会有意识呢?

  “.”

  他们都想不明白。

  直到听见叶云帆描述了那个异变源的模样,尤其是对方那只和他们兄妹一模一样的眼睛。

  十五沉默了良久,好似想明白了什么,又好似失去了什么。

  【那应该是.是我弟弟。】

  诶?

  叶云帆和十七都同时愣住。

  她忽然想起了当时自己拦住那个异变者的时候,对方看自己的眼神。

  当时十七觉得那个眼神很奇怪。

  但她没说出具体的奇怪,因为具体一下的话就是.有点像小哥看她的眼睛。

  【那哥哥!小哥他?】

  少女的声音很急切。

  十五摇摇头。

  【他变成了我的一部分。】

  异变者融合异变源说是融合,其实相当于吞噬。安哲做过类似的实验,比如把两个重度污染的异变者融合到一起。

  最后要么是只残存一个人的意识,要么就是变成异种。

  于是,再没有人说话了。

  “那个.”

  就在这时,侧身蜷缩躺在床上的小少爷忽然开口。他已经保持这个样子一个多小时了,眼神一直盯着枕头边的三只堆在一起的小水母。

  于是三只小水母同时扭头,六双圆溜溜湿淋淋的眼睛同时看向他。

  司眠小心翼翼伸出一只手,做出举手的样子,

  “我能不能.能不能也变成小水母跟你们睡一起?”

  叶云帆:“.”

  沉浸在悲伤中的兄妹俩:“.”

  叶云帆想了想,毕竟受了司眠小少爷这么多恩惠,这点小要求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于是他点点头,伸出一只触手在青年的额头上一点。

  哗——

  一道柔和的银光微微亮起。

  下一秒,鼓起的被褥就软塌了下去。

  接着,被子被顶开,一只银白色的小水母兴奋万分地冒出了头。

  只是他还不适应怎么用触手,走了两步直接绊倒,咕噜咕噜从枕头上滚了下来。

  啪叽——

  银白色的小水母摔在了盘子上,摔成一张八角烙饼。

  司眠晕乎乎的,他有点不好意思,但又着实兴奋,在盘子里挣扎半天,摔了好几跤。

  叶云帆:“.”

  小叶哥哥叹了口气,伸出触手过去把孩子扶起,又抱着拉近过来。

  【这样好了吗?】

  滴

  司眠已加入群聊。

  【好了好了!】

  小少爷兴奋得很。

  这种兴奋又快乐的感觉就好像是,跟一群亲近的好朋友一起穿着搞怪睡衣睡同一张床。

  司眠很少有这样开心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尝试变成过这种奇妙的样子。

  很奇怪,人形的时候他因为十五冷淡性格的原因,还有跟十七的男女有别所以要保持距离,但是现在就没这个问题了。

  司眠还要挨个凑过去贴贴。

  【天呐!好神奇!】

  小叶哥哥很无奈,但允许贴贴。

  但十五就冷酷地推开了他。

  太黏糊了,不习惯。

  司眠也不介意,他习惯了十五这样冷淡的性子,于是又挤过去跟莱雅贴在一起。

  莱雅就很好了,没有推开他,还往旁边挪了挪给他留了个位子。

  于是最后,四只小水母就挤在了同一个盘子里睡。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来了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