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水母嫂子_就要触手贴贴!
八一中文网 > 就要触手贴贴! > 小水母嫂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小水母嫂子

  自从十五当初失踪的消息传回之后,十七就成为了哥哥替代品,成为了异变者。

  她在这里接受了两个月的异变源融合试验,四个月的战斗训练,然后南方传讯,说哥哥不是失踪,而是叛逃。

  于是十七又被关进了异变者特殊监狱,等待处死,再后来,安哲博士把她捞了出来,重新送回到了异变者改造中心。

  那个老头像是有了什么新发现,在她身上做各种不同于以往的可怕实验。

  长时间的折磨和痛苦让十七一直处于精神混乱状态,所以现在见到叛逃消失的哥哥,她第一反应是自己也许出现了幻觉,但切实的拥抱和熟悉的声音让她确认了此刻的真实性。

  只是这份真实紧接着就被一只会飞的水母打破了。

  哥哥说他和一只会飞的水母在一起了。

  是恋人关系。

  “.”

  十七的大脑先是一片空白,紧接着她就觉得肯定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少女抬手,伸过去,将那只会飞的粉色小水母抓在手里。

  “叽咕~”

  软糯Q弹还有点湿滑的触感从掌心传来,少女露出了茫然又惊愕的神色。

  因为这代表这只会飞的水母是真实存在的。

  是.真的。

  真的???

  “真的.真的是水母。”

  十七无法理解,身上强烈的痛楚和麻醉剂让她无法做出太过震惊的表情,只能微微睁大了眼睛。

  由于麻醉剂的原因,她的力气不大。并不会让小章鱼觉得不舒服或者难受,但是他不可避免地被十七捧握在了手里。

  十五的妹妹似乎对他很是好奇,摸了摸头,捏了捏耳朵,甚至还把他的肚皮翻了过来。

  小章鱼:“.”

  这俩人真不愧是兄妹。

  但是好歹他也是当哥哥的,总不能真被当做小宠物了。于是叶云帆迅速从少女的手里钻了出来,蹲在十五的肩头上。

  这一刻,妹妹的表情简直一言难尽。

  “哥你.你们?”

  “现在时间太紧,这件事解释起来很复杂,我之后跟你说。”

  由于玩家都是人类,只有叶云帆这一个例外,所以目前为止他们都没有主动提及半异种的事情。所以要解释只能得等之后出去找时间详细解释。

  “好”

  十七很懂现在紧急的情况,她又看了看那只粉色的小水母,没有再多追问。因为哥哥回来了。

  她知道他会回来的。

  他回来就好了,别的不重要。

  “对不起。”

  十五不太敢用力抱她,因为妹妹身上全是伤也全是血。这样的伤势其实对他而言也曾是家常便饭,但是落在十七身上之后,他头一次觉得这些鲜红的颜色竟然是如此触目惊心。

  “对不起,我该早点回来。”

  “.”

  这一刻,十七大半年来积蓄的委屈和害怕好像也都能够接受了。

  比起哥哥的死亡和叛逃,对方现在出现在她面前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轰隆——

  外面关闭的厚重合金大门响了一声,外面的人似乎是在以这样的方式确认里面假扮维泽的十五是否还活着。

  小章鱼伸出触手戳了戳十五的耳垂。后者身形一顿,回头往门口看了一眼。

  墨绿色的眼睛倏地收紧,变成冷血动物般的竖瞳,一股强烈的杀意在少年的眼中转瞬即逝。

  十五抿了抿唇,眼瞳重新恢复正常。

  他又转回来,仿佛刚才那只是一个再随意不过的回头。十五放缓声音,低声道:

  “你再忍忍,我们得先找到控制板。”

  现在他们还不能直接把人救出去,得先解决掉控制板,因为即便有信号屏蔽器可屏蔽范围太小,很容易出现什么意外。

  他一边说着他们的计划,一边飞快从衣服夹层中拿出了一些营养液,止疼药,还有加快新陈代谢的代谢素。

  十五一边将这些药物一一给十七注射到身体里,一边迅速按照外面那些人的命令检测她的身体情况并记录下来。

  “嗯”

  十七点头,她没有特别多的表情,只是抓着哥哥的袖子说:

  “我等你。”

  她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如果不是他们靠得太近,十五根本都听不清那个字。他用力咬了咬牙,压低声音。

  “这次不会太久,我保证很快回来,到时候我们一起离开。”

  “.”

  十七定定看着他。

  她自有记忆开始,心里最亲的人就是两个哥哥,只是当初小哥没撑过异变源融合死去。所以现在,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就只有彼此。

  所以十七无条件地信任他。

  少女努力弯唇笑了一下。

  “好。”

  咚——

  门外的声响变得有些急促,似乎是在催促什么。

  十五收拾好用完的针管,不得不松手,转身出去。

  十七则是重新退到角落,她抱膝蜷缩着,安静看着哥哥离开的背影。

  大门上原本有个有线通讯器,可惜被破坏掉了,于是十五按照那些人之前说的那样,有节奏地敲了敲,表示自己还活着且理智清醒。

  于是片刻后,合金门缓缓开启。外面的灯照进来,重新落在少年的脸上。

  十七发现哥哥的脸变成了一个陌生人的模样,她的眼睛微微睁大,不过什么也没说,随即表情很快恢复如初,只是安静看着那人离开。

  嗡——

  大门重新关上,一切没入黑暗。

  “你竟然没死?!”

  外面的研究员原本都以为进去的十五死了,因为之前他们也有试着派人进去检查,但不是重伤就是死亡。十五是唯一一个轻伤的。

  十五保持着苍白的脸色,低头,刻意装出一副受惊过度无比后怕的模样,

  “这次好像麻醉剂麻醉剂的用量很多,她疯狂闹了一阵之后就没力气了。”

  “是吗?”

  林晋和周围的研究员诧异地对视片刻,想了想也觉得似乎没问题。

  “行了,算你小子运气好!”

  林晋似乎还想说什么,这时候后面匆匆有个人跑进来,表情有些惊惶。

  “林哥,刚得的消息,负责安保的刘科长刚才通知说立刻对所有的研究员进行精神状态检查。”

  “检查?”

  林晋诧异。

  紧接着他们就得知了原因。五层的超自然特别研究所那里有个研究员疯了,刚才袭击了一位特级研究员,还损坏了一个重要的实验体。

  “真是,因为一个人脑子有问题,所以现在所有人都得陪着去检查吗?”

  林晋似乎对这个决定很不满。

  实际上在这个世界,绝大部分人都有一定程度的精神问题。

  因为他们时时刻刻都面临着生存威胁,不仅有异种的威胁,还有物资的匮乏,以及强权阶级的压迫,还有每天高强度的劳力工作。

  即便是看似工作安全,光鲜亮丽的研究员们大部分也活得很艰难。

  虽然他们看起来不用出基地和异种搏杀,但是高压的工作环境,严格的上下级制度,还有部分直接接触异变源的人也很容易受伤、污染、甚至死亡。

  所以精神崩溃,出现一些失控失常的疯狂行为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现在这样的事情受到如此重视的唯一原因,是因为他毁掉了珍贵的实验体,并威胁到了特级研究员的生命安全。

  林晋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让他们先在外面等着。”

  接着,他又专门询问了十五:

  “里面的实验体状态怎么样?仔细跟我说说。”

  十五低着头,一一回答,只不过他将其中一些数据调整修改了些,降低了十七的危险评估指数。

  林晋点点头。

  “唔,看起来还不错。”

  滴滴——

  工作台上的内部通讯器忽然响了起来。

  林晋迅速过去接通,他刚才不耐的表情迅速变得恭敬,甚至多了几分卑微。

  “17号实验体的情况怎么样?”

  ——那是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

  小章鱼悄无声息竖起了耳朵。

  “安哲博士,我们这边已经查看过了,实验体状态一切良好,没有什么大问题。”

  林晋对着通讯器点头哈腰。

  所有的研究员也显得格外小心翼翼。

  十五微微眯起眼,他记得那个声音,因为他当初的异变源融合手术,也是这个老头做的。

  安哲

  安哲博士?

  小章鱼开着隐身蹲在十五的肩膀上,想起来当初司眠说就是那个安哲博士去见领主,然后才撤回了十七的处死令。

  十五悄无声息摸了一下肩膀上的小水母,下一秒,熟悉的触手就贴上了他的脸侧。

  【安哲在顶楼的办公室,不出意外十七的控制器应该就在那里。但是我扮演的这个研究员身份太低,没办法上去。】

  叶云帆立刻理解了十五的意思。

  【那我上去看看。】

  他们迅速交流一番,刚刚结束,外面保卫科的人就又来催了。显然是这次事件有点严重,所以每个研究员都必须接受检查。

  小章鱼微微眯了眯眼。

  【也许他们发现了那个研究员有被精神操控的痕迹,所以才这么大张旗鼓。】

  十五显然也想到了这里,他不留痕迹看了一眼表,

  【距离中央大厦停电还有两个小时,我们得抓紧。】

  这是司眠提供的帮助,以信号塔试运行,关闭中央大厦的总控室,为他们争取到了一段安全时间。

  只要成功拿到控制板,那么限制器的威胁就会大大降低。

  小章鱼贴贴十五的脸,下一秒,他的背后就出现了一双无形的小翅膀,在保卫科的人进来的刹那,立刻飞出实验室的大门。

  之前十五有给他画过异变者改造中心的路线图,司眠那里也有这里的通风管道设计图纸,叶云帆都背下来了,所以他很快找到正确去往安哲办公室的路。

  约莫二十分钟之后,十五也跟着进入了去精神检查的研究员队伍中。

  周围人都是高级或中级研究员,所以就衬得十五这个原本负责整理资料档案的初级研究员格外引人注目,

  “你!”

  那个穿着黑色安保制服的男人指了指十五身上的血,

  “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噢,刚才去接触了实验体。”

  十五低着头,老老实实回答。

  “接触了实验体?!刚才发狂的那个研究员也是接触了实验体。”

  对方顿时皱起眉,

  “那就你,你先来检查!”

  “.”

  十五瞬间眉头一皱。所有的研究员基本都是普通人,一旦他去检查马上就会露馅。

  而且叶云帆之前说过,这个虚假面具的技能等级不高,并不是直接改变人的外貌骨骼,而是相当于在脸上笼上一层幻术。

  如果真的有人非常近距离地观察,那么绝对会露馅。

  “好。”

  十五想要拖延时间。

  “那我能不能先处理一下伤口,换身衣服?”

  “啧。”

  安保员不满咂舌。

  但看在他背后那一群中高级研究员以后,还是勉强点头答应了下来。

  可就在这时,对方身后忽然大步走来了一个很胖的男人。

  胖男人没有穿安保人员的制服,但却是从那些安保员中间走出来的,他先是看了一眼十五,似乎发现了什么异常,忽地大步走过来。

  “你”

  他定定盯了十五几秒,忽然脸色大变,立刻就要拔枪。

  啪——!

  抓着玻璃碎片的手被骤然停在半空,十五眼神一沉,瞥了一眼那把手.枪,然后攥住他的腕骨猛地扭曲到一个绝对不可能的角度。

  咔咔。

  骨骼的断裂声清晰可闻。

  “啊啊啊啊啊!!!”

  男人的惨叫让十五皱起眉,他动作未停,迅速夺过手.枪毫不犹豫扣动扳机。

  砰!

  一枪爆头。

  于是下一秒惨叫声戛然而止。

  砰砰砰砰!

  紧接着,就是好几声接连的枪响。

  这下刚才吓傻的研究员们立刻反应过来,尖叫着四散逃离。

  而安保员们则是立刻将枪口对准了十五。

  枪声顿时让所有人四散逃窜,这样可怕的画面顿时让所有研究员更慌了,他们大声尖叫着四散奔逃,就像是被狼入侵的羔羊群。

  有人中枪摔到了,后面的人没有停。直接踩过他打开门跑出去。同时不知道是谁按下了报警装置,尖锐的警报声瞬间响彻整栋大楼。

  “警告!”

  “警告!”

  广播中响起了一道焦灼而愤怒的男声。

  “发现不明身份入侵者,所有的实验室立刻封锁,所有研究员进入属于自己的实验室,原地待命。”

  这时候,已经不仅仅是一小部分安保员了,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卫从一楼冲进来,层层往上,将整个实验区包围了起来,进行层层搜索。

  低层实验室内的研究员不明所以,他们惶惶不安,下意识讨论起来。

  “听说动静好像是从那上面传来的,不会是安哲博士前两个月刚重建的新实验室吧?”

  “我去,不会吧?”

  “入侵者,怎么会有入侵者,竟然还能够引起这么大动静?”

  “谁知道呢.”

  “.”

  与此同时,十五迅速解决掉周围的研究员,然后挟持着林晋退回实验室,迅速封锁关闭了大门。

  十五微微喘了几口气,平复下内心暴起的愤怒和仇恨,迅速冷静下来。

  他捏着对方的脖子,示意那扇关押着十七的特殊监室,阴狠威胁:

  “打开!”

  “好好好。”

  林晋面色煞白。

  他万万没想到平时里任他欺凌的一个初级小研究员竟然会是入侵者假扮的。

  嘀嘀嘀

  输入密码。

  哗——

  大门打开。

  咔!

  同一时刻,十五毫不犹豫扭断了林晋的脖子。

  计划赶不上变化,他们原本是打算拿到控制器之后,再回来救十七,但是现在不得不紧急双线行动了。

  “十七——!”

  十五跑进去,将妹妹扶起来。

  由于刚才注射的药物,半个多小时过去,十七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

  “没事,我能自己走。”

  她站得很稳。

  轰——!

  一阵巨响。

  外面似乎有人拿炮轰击了实验室的大门。

  轰隆。

  厚重的金属门倒下,让地面出现了剧烈的震动。

  但当全副武装警卫冲进来的时候,他们却一个人也没有发现。

  “有有个逃生通道。”

  后面紧跟着的研究员颤颤巍巍指了指角落,

  “为了防止实验体失控,设计的时候专门留了一个特殊的逃生通道。”

  与此同时,十五带着妹妹飞速从逃生通道往档案室走,他们要去拿放在那里的信号屏蔽器。

  砰——!

  十五一脚踹开门,拿到了装着信号屏蔽器的背包。就在这时,他忽地回头,外面有人拿枪对准了他们。

  而同一时刻,身边一直跟着的少女已经迅速突袭上前。

  砰!

  她预判了子弹轨迹,提前躲开,一拳就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脖子。

  暴力又残忍,几乎和之前十五的战斗风格如出一辙。

  兄长大人愣了几秒,因为在他以前的印象中,十七一直都只是个乖乖巧巧跟在司眠身边的小女孩。

  “哥?”

  “.没事。”

  他们迅速撤离。

  与此同时,叶云帆也摸到了顶层办公室。

  不过在这里他没有发现那个所谓的安哲博士,他翻遍了整个办公室也没能找到控制板。

  糟了!

  原定的计划是叶云帆用精神技能控制住安哲,然后拿到控制板。

  就在这时,一直安静的小触手忽然激动。

  【肉肉!】

  【肉肉!肉肉!】

  【好多好多肉肉!】

  小触手们尖叫起来。

  叶云帆循着声音找过去,小章鱼的体型让他在通风管道畅通无阻,轻而易举越过了重重阻拦,抵达了下面两层里一间机密的储藏室。

  这里保存着五十多个浸泡在玻璃舱里面的异变源。

  异变源,就是异种身体的某一部分。经过特殊改造之后,它们能够更好和人体融合。

  【吃吃吃!】

  【吃吃吃吃!】

  进入熔北基地之后,叶云帆补充体力值的来源就只有日常进食,而且还在一直高强度使用技能。所以他现在的体力值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

  现在可谓是总算找到补给站了!

  于是下一秒,无数风刃飞出,将玻璃舱击出数道裂缝。

  “?”

  这么硬?!

  叶云帆有点诧异,但多叠加了几次风刃之后,他玻璃就迅速碎裂。

  触手飞速伸出,快速补充能量。

  [体力值

  [体力值

  [体力值

  [体力值

  不同的异变源补充的体力值数据也不一样。

  [体力值

  [理智值

  [理智值

  “!!!”

  小章鱼立刻收回触手,他意识到这可能是王种的异变源。

  因为补充体力值越多,污染度就越高,也就造成了叶云帆理智值的下跌。但是一般只有王种会让他的理智值下跌。

  可这时候理智值下跌可不是好事。

  叶云帆察觉到理智值下降到七十的时候就迅速停止了进食。

  [体力值:

  就在这时,他察觉到一个奇怪的精神波动。但是这次叶云帆无法从中得到确切的信息。

  他只感觉到了那股精神波动里面的混乱而疯狂,急切而痛苦。

  对方似乎正在急切地寻找什么。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急切而混乱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

  小章鱼立刻回头,

  果然,下一秒,一波全副武装的安保员就持枪闯了进来。

  就在这时,那个肉.球一样的异变源忽然长出了类似于小章鱼一样的血红触手,它飞速弹射出去,直接弹到了一个人的脸上。

  “啊啊啊啊——!!!”

  那人的皮肤飞速溃烂,眼球突起,竟是直接超周围人开枪扫射。

  接着,他的脊柱突出,森森的白骨刺破皮肤,在短短几秒就异化成了怪物。

  小章鱼被这个转变惊住了。

  他看见那个被异变源感染寄生的安保员迅速变成怪物,屠杀掉周围所有人之后,立刻朝下面飞奔出去。

  “?!”

  那个被污染异变的样子,为什么和十七那么像?

  不,是跟他们兄妹都很像。

  同一个异变源?!

  叶云帆心头一跳,也迅速下去。

  同一时刻,下面的兄妹两人已经杀得双眼发红。

  两个超强异变者在这种封闭式的建筑中的杀伤力是极其惊人的。

  “等等!”

  十五忽地顿住脚步,他环视一周。忽然发现周围追来的安保员忽然少了。一种不详的预感爬上心头。

  广播响起——

  “所有安保员请撤离。”

  “所有安保员请撤离。”

  “已启动特殊异变者武器!”

  “重复,已启动特殊异变者武器!”

  下一秒,兄妹两人前面的货梯开启。

  只见十几个似人非人的血红怪物从开启的铁门中走了出来,他们身上的金属锁链哗啦啦地坠.落下来,在地面上砸出巨大的声响。

  体表没有皮肤,能清楚地看见血红蠕动的肌肉。这些怪物四肢变形扭曲,待到身上的金属锁链解开之后,瞬间爆发出刺破耳膜的瘆人惨叫。

  有一个安保员还没来得及撤离,而那些怪物已经闪电般朝最近的人扑了过来。

  把那人活活撕成了两半,鲜血迸射中,内脏哗啦喷了出来!

  这是异变者?

  十七愕然。

  不,他们看上去已经完全不像人了,他们撕咬吞噬着没来得及跑出去的研究员,突出的眼珠向周围一轮,骤然发现了他们。

  两人同时有了动作,明明没有配合过,此刻却表现出来了极度的默契。

  哗啦——

  血红扭曲的脑袋被撕碎。

  同一时刻,这里的画面同时落在了上面几层的某个房间的屏幕上。

  “记录好了,这可是珍贵的数据。”

  一个头发花白的瘦削老人语气狂热。

  “是!安哲博士。”

  他身边的助手点头答道。

  而就在这短短几分钟,兄妹两人已经解决了那几头不知道是异种还是异变者的家伙。

  可这时候,一个近乎于三米高的家伙出现在了他们身后。

  对方全身都钉着金属铠甲,包括头颅,只露出一双腥红的眼睛。

  “异变者?”

  十七皱眉,神情凝重。

  如果叶云帆在这里,他大概会感叹面前这个特殊的异变者简直就像是生化危机4里面的那个拿斧头的大块头。

  嗡——

  特殊异变者挥舞着巨斧当即逼近眼前。明明体型如此庞大,可速度却一点都不慢。

  十七率先迎上去,立刻压身一低迅速躲过,她从安保员的身上顺了一把匕首。

  嗡!

  反手将匕首刺入对方的腕骨,但是被外面的金属防护铠甲挡住。突破不了防御。下一秒,她就被一只大手猛地抓住肩膀。可怕的巨力让肩骨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音。

  砰——!!!

  十七被重重甩砸在墙壁上,后背平整的墙面轰然塌陷,密密麻麻的蛛网裂纹骤然延伸开去。

  少女本就被鲜血染红的衣服顿时又被浸透。掀起的碎渣呼啦啦地拍来,将皮肤刮出无数口子。

  十五的攻击紧随其后。

  嗡!

  巨斧当空劈下,极快的速度和可怕的力度发出了一声锐响。他没有足够的力量匹敌阻挡,于是迅速闪躲。重斧轰然一声嵌入地面。

  而就在同一时刻,少年直接踩住长长的斧柄。

  轰!

  巨力直接将斧头踩砸在地面,

  十五的身形化作残影,瞬间逼近。

  那个特殊异变者立刻伸手来抓他,十五清楚普通的武器根本破不了对方这身金属外壳防御,于是凌空翻身,险险躲过。

  下一秒,尖利的指骨刺破手指的皮肤,变成尖刺。

  他瞄准了特殊异变者头盔和脖颈连接处最脆弱的部分。他的手臂肌肉猛地膨胀甚至撑破了袖子,看起来就像一个异形怪物般可怕。

  力量指数增幅。

  扑哧——!

  于是,血淋淋的骨刺刺进去,激溅一片血红,接着,十五借着空中翻身的惯性,直接生生割断男人半个脖子。

  这时,特殊异变者猛地跪在地上,他的双手死死捂住脖子,嘴里发出“嗬嗬”的窒息声。

  他抬头一望,发现了摄像头。

  十五眼神一冷,迅速朝上追去。

  叶云帆没有发来约定的暗号,说明控制板还没有到手。安哲是个狡猾的老头子。

  很可能提前搬了地方。

  十五知道那个地方。

  唰——

  鲜血四溅,满地尸体。

  他一路杀过去。

  砰砰砰!

  监控器上的画面一个接一个地黑了。这说明那个怪物正在飞速靠近他。

  安哲原本狂热的表情迅速变得惊恐。

  “控制板!”

  “控制板!控制板!”

  助手迅速打开保险箱,找出了两个黑色的控制板,上面有编号,是十五和十七的编号。

  “博士!这里!”

  同一时刻,所有安保员都朝这里围拢了过来。

  十五杀疯了。

  他的身体开始扭曲变形,骨骼刺出皮肤,在外面形成一道防御,抵挡了子弹。

  安哲和助手在安保员的护送下迅速逃走,他看见了不远处的那道身影,对方浑身血红湿透,就像是从血水里面捞出来似的。

  后面还跟着一个十七,她背后背着那个信号屏蔽器。由于需要护着身后的背包,所以十七的动作慢了不少。

  但是建筑内的空间实在有限,而且也没办法使用大规模的杀伤力热武器。

  于是杀疯了的十五进入全副武装的安保员中,就像是狼入了羊群。

  他肆无忌惮地开枪,杀戮。

  “住手!!!”

  “住手!!!”

  安哲博士此时此刻总算察觉到了恐惧,他表情苍白,高高举起手里握着一个控制板。

  “十五你要是再敢动!信不信你和你妹妹都得死?!”

  安哲撤下大批量武装安保员的时候,只是想着测试一下两个人的实力,结果出来了,这两兄妹的战斗力远超他估值,但是安哲万万没想到十五竟然知道他的所在地,还一路杀了过来。

  与此同时,看到那个熟悉的控制板。

  十五的动作瞬间一滞。他当即中了好几枪,薄骨形成的防御骤然破碎。

  鲜血碎骨飞溅。

  这时候,他忽然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妹妹,然后转过去,身形犹如离弦之箭,直刺安哲。

  安哲浑身一震,被强烈的杀意锁定,他的脑子空白了一瞬,紧接着他就反应过来,手忙脚乱,打算按下控制器。

  虽然珍贵的实验体很重要,但是他自己的命更重要。

  “哥——!!!”

  十七瞳孔放大,心脏忽地收紧。她当即取下身后的背包,就要扔向他。

  就在这时,一团粉色从通风管道中破口而出。

  十七又看见了那只会飞的粉色小水母,不过这次不同的是,对方的小触手拿着一把手术刀。

  唰!

  手术刀直接割断了安哲的手指。

  下一秒,十七看见两个控制板都被夺走。

  会飞的小水母帅气出场,关键救援!

  哦不。

  十七想了想——

  或许以后应该是小水母嫂子。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