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报复_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八一中文网 > 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 第65章 报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5章 报复

  第65章报复

  凌晨四点,医院四楼医办室。

  顾生躺在两把椅子上,头枕着一摞子病例,右手紧紧抓着门把手,胖橘则在他身上蜷缩成球状。

  除了护理站有微弱光透进来,其他地方都是一片漆黑和死寂。

  忽然,楼道中似乎响起了微弱的脚步声,很轻,比胖橘的呼吸声还要小得多。

  声音逐渐朝医办室门口蔓延,最终停在了医办室门口,随后,一阵凉风拂动,刷成黄色的门板轻微晃动了一下。

  紧锁的房门,露出了微不可查的缝隙,让外面的灯光进来得更多了,可是灯光在门锁的位置,却无端丢失了足球大小。

  埋头在护理站的护士,缓缓抬起头,看着医办室方向,嘴角艰难翘起了个弧度,带动脸上的紫色肉瘤狠狠颤抖几下。

  随后,护士重新将头低下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时候,一双几乎透明的小手,陡然出现医办室门把手上,随着银白色金属的映衬,小手逐渐显现得更加清楚了。

  小手摊开只有桔子大小,上面遍布着青紫色的血管,苍白皮肤堪比刚刷好的白墙,异常刺眼。

  随着小手用力,门把手缓缓下压,机括挤压的嘎嘣声响起。

  正在熟睡中的顾生,突然睁开了双眼,昂起头看向右手处,掌心的门把手正在缓缓向下。

  他没敢用力,而是随着那力道,一起向下,但身子慢慢抬起,眼睛缓缓凑近门上的透明玻璃。

  刚看到外面的景象,顾生呼吸一滞,瞬间清醒过来,一口气憋住,不敢有丝毫动作。

  门外多出了个脑袋,那上面是光秃褶皱的头皮,稀疏到几乎全无的头发。

  顾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脑袋,就算是即将要死亡的病人,也绝不会有这种情形。

  最恐怖的是,那脑袋正中间还有个拳头大小的凹陷,在微风里颤巍巍,把头皮挤成了好似笑脸的一样的表情。

  顾生手掌下意识的用了下力,顿时被门外的东西察觉到了。

  小手陡然停下动作,足球大的脑袋猛地抬起,露出了张皱在一起的脸,如同老树皮样挤在一起的五官,搭配上光华苍白的皮肤。

  顾生瞬间知道了这是什么。

  婴儿,只有刚出生的婴儿才是这种状态。

  顾生瞪大眼睛,看着那似笑非笑的恐怖脸庞,双手紧紧抓着门把手,不敢有丝毫异动。

  婴儿歪了歪头,几乎全是眼白的眸子中射出恶毒光芒,青紫色嘴唇缓缓张开,露出没有牙齿的嘴巴。

  歪头借助不同角度,顾生才发现,这里不是只有婴儿脑袋,只是脑袋太大,挡住了下面身子而已。

  清脆响亮的哭泣声透过门板,传到了顾生耳中,让他直泛恶心,下意识松开了双手,婴儿趁机双手扒住了门框。

  随着苍白小手用力,那硕大脑袋竟然从门缝中挤了进来,好像无骨鲶鱼。

  房间的温度迅速下降,刚才还有些闷热的环境,马上进入了数九寒冬,让顾生忍不住狠狠打了个哆嗦。

  这还不算完,婴儿头还没有完全挤进来,那双小手已经握住了顾生脚踝。

  如同寒冰打造的镣铐,顾生瞬间失去了对双脚的感知,同时其他地方也开始变得僵硬起来。

  眼瞅着婴儿的身体完全进到了房间中,那原本在地上的躯体,开始顺着顾生瘦弱身躯一点点往前挪动,紫青嘴唇带着最纯粹和恶毒的笑容,凑到了他眼前。

  【婴儿的怨灵:最纯净的灵魂,遭受到了最亲之人的背叛,怎能没有怨气,况且,你在手术室不是已经见过他们了吗?】

  顾生没时间思考为什么这东西能跑出手术室,他现在全身几乎都是冰凉的,耗费全身力气,也只能勉强抬动下手指。

  清澈的眸中满是焦急,可他的肌肉已经背叛了大脑,只是松弛且无力的瘫软在那里。

  冰凉小手按在顾生肩膀上,泛白瞳孔正对上顾生焦急眸子,青紫色嘴唇依旧是那种哭泣声,可其中又掺杂了些许得意。

  随着婴儿接近,顾生闻到了一股奶香和粪臭的混合味道,很浓又很恶心。

  “动……动起来啊……顾生……”顾生在心中疯狂咆哮,依旧改变不了现状,只能眼睁睁看着婴儿嘴巴放到自己脖颈上,随后大口吮吸起来。

  顾生身上的温度,流失得更快了,整个人陷入了昏昏入睡的状态,眼皮子直打架。

  “不能睡……顾生不能睡……会死的……”

  纵使顾生再怎么鼓励自己,那温度流逝的感觉依旧存在,全身上下动弹不得。

  而且,随着时间流逝,顾生眼前似乎出现了两个苍老面孔,和一个背对着他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手中似乎托着什么东西,交给两个老人,然后从对方手中接过一些东西,双方都非常满意,只有那被托着的东西中,发出若有若无哭泣声。

  ……

  与此同时,直播间买了顾生的夜猫子们,依旧守在镜头前,他们不明白为什么顾生在椅子上睡着了,但脸色突然变得苍白起来。

  抓着门的手,也突然松弛下来,不管趴在身上胖橘,怎么跳动嚎叫,始终没有任何反应,如同陷入了假死状态。

  “兄弟们,你们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不?”

  “我擦,不清楚啊,从到了这医院,就一直搞不清楚顾生什么情况,这里太邪门了。”

  “对啊,顾生好像跟其他人还不一样,他在这里似乎格外倒霉,不管是医生病人,都想搞死他,就连那个漂亮护士也不例外。”

  “说起这个,那个护士真正啊,不过看顾生好像很害怕似的,难道他看到的跟咱们看到的不一样?”

  没有人能回答他这个问题,毕竟除了顾生之外,陆续也有一些国家的人,成功恢复了医生身份,但他们都没事。

  而且,这些人中也有试图去救李东林的人,但都被告知不能在晚上进入单人病房,只有顾生是个例外。

  这些选手在刚成为医生后,就被安排着进入了职工宿舍休息,根本没人在第一个夜晚就值班,还是危险系数最大的四楼。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