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谁是不婚者_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八一中文网 > 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 第5章 谁是不婚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章 谁是不婚者

  第5章谁是不婚者

  顾生的脸,被一根葱白手指强行扭了过来。

  “亲爱的,你的身子可比你的心诚实多了。”周莹莹俯身在顾生身上深嗅一口,感叹道:“这么美妙的时间,难道你就要浪费吗?”

  顾生顾不上下巴处的疼痛,眸子缩成针尖大小,僵在原地,用力举着手中唯一能给他带来安全感的玻璃。

  【饥饿的周莹莹:现在周莹莹急需一场血肉盛宴,才能压制住心头欲望。】

  “莹莹,我们不应该继续错误下去。”顾生焦急道:“不管我们之前怎么样,现在伱马上就是刘航的新娘了,我不能对不起他。”

  顾生说完这话,马上后悔了,他捕捉到了周莹莹眸子中的一抹血色,似乎这种话深深刺激到了她。

  “你这个混蛋,跟我说这个有意思吗?是谁信誓旦旦告诉我,结婚当天的新郎一定不会是刘航的?是谁?”

  顾生听完这话,脸都绿了,他知道之前那段记忆有坑,可是没想到是他喵的深渊。

  心中十分焦急,可顾生表面不露一点异状,“你知道我当时只是气话,我喜欢你,可我想要的是光明正大的陪在你身边,而不是这种方式。”

  “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能解决我们的问题,到时候,我一定会陪你去你任何想去的地方,雪山,大海,只要你想,哪里都是我们的家。”

  顾生坚定地看着周莹莹,眼中深情似乎能把人淹没一样。

  周莹莹脸上怒气缓缓消散,不过依旧冷着脸,“这种话我听够了,我已经给过你很多时间了,要是结婚之前你没有完成承诺,我就嫁给刘航,让你后悔一辈子。”

  顾生垂下眸子,故作心痛的点点头,抓着那修长的手掌承诺道:“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他心里却缓缓松了口气,眼中小字终于有了改变。

  【饥饿的周莹莹:或许是你的大饼,填满了她的胃口,现在周莹莹不是那么需要血肉了,请在一个小时之中,找到能让她安静的食物。】

  看到还有一小时的时间,顾生焦急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些,最起码他有了反应时间。

  ……

  凡是在看顾生直播间的人,无一例外全在屏幕上发出了“渣男”两个字。

  “这人有病吧,这要是在现实中,腰子给他嘎了。”

  “切,这就不懂了吧,这才是味道,正所谓年少不知妇人好,错把少女当成宝。”

  “呸,楼上也是渣男,大家记住他的名字,要是成了邻居,一定要小心。”

  一群人在互相调侃着,但手上动作不慢,很快便把顾生名字下的金额,翻了十几倍,而且数量还在不断上涨。

  他们都很清楚,在怪谈世界中,任何通关手段,都是可行的,不论是不是光彩。

  相比于顾生的渣男语录,其他国家的人也是各出手段,尤其是以樱花国的人最让人不可思议。

  樱花国的选手不但没有把周莹莹推开,反倒是拉着她来到了床边问道:“你的,喜欢什么姿势的干活?我滴统统吆西。”

  此时,全世界几乎所有的男性目光,都汇集到樱花选手身上,等着他展示经典双人艺术。

  然后,在大家准备好发射的时候,屏幕变成了一片漆黑,紧接着,鲜血在镜头前溅开。

  “擦,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五秒都不到?”

  “你们听,这是不是有咀嚼声,难道这女人把人吃了?”

  “法克,樱花的男人太废物了,我裤子都还没脱。”

  樱花的评论区,陷入了一片嘲讽声中,基本上全是说时间,和感谢樱花选手试探出了周莹莹的恐怖。

  ……

  周莹莹自顾自的绕过顾生,从柜子中取出衣服开始往身上套。

  顾生看到这画面,赶紧转过身子道:“陈涛过来了,我去他那里看看。”

  说完,他就抱着胖橘走了出去,却没有看到后面的周莹莹脸色阴沉无比,紧紧咬着牙齿,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悄咪咪观察了两眼,顾生没有发现保洁员,才敲响了陈涛房门。

  “顾生,你来得刚好,刘航让我带点东西给你。”陈涛递过来个鼓鼓囊囊的黑色书包。

  “什么好东西啊,他还得让你拿过来。”

  顾生说着话,把书包打开了,只是一眼就急忙把书包合上了,“涛子,这东西要不还是放在你这吧,我怕弄丢了。”

  “那可不行,刘航说这是你特别要求的,专门保管这个。”

  陈涛从兜里掏出个首饰盒,里面赫然是颗红宝石戒指,“我拿这个也挺担心,万一丢了,我可就成罪人了。”

  顾生僵硬的笑笑,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红宝石戒指。

  【爱情的见证:染血宝石上有些灰黑,或许你拿到手之后,能从伴娘口中知道些什么。】

  陈涛只是把戒指亮了一下,就赶紧收了起来,笑呵呵指着黑色书包道:“你可得把鞋藏好了,要是刘航找不到,这婚可就结不成了。”

  顾生点点头,趁着陈涛收拾东西的时候,又看了眼所谓的婚鞋。

  大红的颜色,鞋面上几朵复杂的红花,单看没什么影响,可是组合起来却像一个充满血丝的眼睛,瞳孔就在鞋面正中间。

  一双鞋正好就是一对眼睛。

  顾生捂着脸倒吸口凉气,看到隐藏的提示,他明白了一直忽略的不对劲在哪里了,周莹莹似乎从来都没有从自己的房间中走出去过。

  【婚鞋:作为婚礼上的最不起眼,也是最重要的角色,倘若没有这双鞋,周莹莹不能出屋。】

  顾生抓了抓头发,头大得很,除了鞋之外,书包中还有个精美胸花,下面坠着‘伴娘’的字样。

  【伴娘的胸花:伴郎必须有伴娘作伴才能参加婚礼,只有带上了胸花的人,才是伴娘。】

  正在思考这隐藏提示的顾生,突然听到陈涛说道:“你也有这个啊,这两口子不知道搞什么,单身狗竟然不让参加婚礼,真过分。”

  顾生随口应付道:“是啊,这对咱们太不友好了。”

  陈涛则是拧着眉头看向顾生,语气十分不满,“你小子是不是在凡尔赛,谁不知道你很受女孩子欢迎,要不是你不愿意结婚,说不定早就有娃了。”

  “我不结婚?”顾生手指着自己问道:“谁说的?”

  “莹莹啊,她可是在学校内网上,早就帮你证明了你是不婚者,当时很多女孩子都很伤心。”陈涛十分惋惜。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