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找脑袋_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八一中文网 > 规则怪谈:我能看见隐藏提示 > 第40章 找脑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0章 找脑袋

  第40章找脑袋

  顾生死死盯着孙德龙的脸,紧攥的关节因为用力过大,而变得十分苍白。

  “真的能恢复?”

  “我不知道,但是李东林说过可以,而且他似乎在准备着什么。”孙德龙画着十字说道。

  顾生看了眼孙德龙画的十字,然后才问道:“他在准备什么?他不是已经疯了吗?为什么还会知道这些?”

  “你太小看他了,他是这里坚持时间最长的人,而且他的岁数很大,对这里足够了解。”

  顾生沉默了,他在思考孙德龙话的真实性,倘若真能恢复医生身份,他当然会很乐意,最起码不用每天吃药。

  不过,他现在还没有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万一恢复了医生身份,却要永久困在这里,就得不偿失了。

  “我知道你心中有顾虑,不过你要是能打开李东林放在窗台上的相框,或许就明白了。”孙德龙老神在在的说。

  顾生眉心一竖,“伱为什么不打开?那里又能有什么秘密?”

  “我打不开,李东林为了防我,每次都会把相框带出去。”孙德龙指了指空空的窗台道:“你不一样,他不会防备你,他出去后,只有你才能打开。”

  顾生没说话,手掌下意识放到下巴上,思索着要不要这样做。

  孙德龙整了下衣服,把手中的十字架翻了个面,继续道:“今天是你来的第二天,明天你的药物就会减量。”

  “为什么?”顾生问道。

  孙德龙嘿嘿笑了起来,一字一顿道:“当然是因为你已经坚持不住了。”

  楼道里突然响起了声惨叫,顾生扭头看去,是单人病房又被打开了,周子平恶毒的瞪了顾生一眼,随后走了进去。

  顾生突然反应过来,晚上还有一顿药,如果继续按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他真的会坚持不住,随时会出现的幻觉,就足以摧毁他的理智。

  更何况,不要忘了这是怪谈世界,要是在幻觉发生的时候,触犯了什么规则,顾生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当……扑通!”

  外面的响锣声和李东林的推门声,同时响起,顾生果然在疯子怀中看到了他的相框。

  看着李东林神色严肃的把相框摆放好,顾生觉得似乎自己应该冒险一把,目前看来,孙德龙应该没什么恶意。

  “下午我会想办法把李东林引出去,剩下的事情,你自己考虑吧!”

  孙德龙经过身边的时候,顾生听到了他的低语。

  顾生脑袋里乱的很,好不容易平息下去的刺痛,又出现了,而且比刚才更加严重。

  他强忍着,把注意力放到了相框上,发动了技能,看着‘重拾荣光’这几个字,总觉得应该理解成‘恢复医生身份’。

  等顾生到食堂的时候,这里几乎没什么饭菜了,只有最角落的大胡子面前,还有些素菜。

  “帮我把这点辣子鸡丁和小白菜混成一份。”顾生道。

  大胡子重重敲了下饭勺,不满道:“辣子鸡丁已经没有了。”

  “明明还有个底,我就要这个,你们没有说过,不让拼菜。”顾生梗着脖子道。

  大胡子狰狞的脸上带着怒气,但手却依旧乖乖地去按照顾生的话,把辣子鸡丁中仅剩的两颗辣子,和一份素菜放到了一起。

  顾生突然之间发现,他好像卡了食堂规则的BUG,这样既能得到肉菜,又不用真的吃下去肉。

  他却没有注意到,四楼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似乎从他身上找到了些灵感。

  李东林那老得好像橘子皮样地脸,似乎也舒展了些。

  顾生扒拉了两口饭,热乎乎的饭菜一落到肚里,身上暖和了几分,脑袋的疼痛感好像也减弱了不少。

  吃完饭,顾生坐电梯上了三楼,不管孙德龙怎么说,他还是得按照自己的计划,先把整个医院探索一遍,保证自己没有遗落任何规则。

  三楼同样跟其他楼层的布局差不多,只是从电梯厅出来后,右手边多了个玻璃门,上面挂着手术室的牌子。

  玻璃门上面有个砖头大小的方框,顾生透过黑灰,似乎还能看到‘手术中’的字样。

  在正常医院里,每当做手术的时候,这里都会变成红灯,手术结束后,这里变成绿灯,不过现在,这里已经荒废了。

  顾生的视线落在手术室旁边小门上,那里也有着规则纸条。

  【规则三。】

  【1、手术中不允许进入。】

  【2、进入手术室,只能穿刷手衣和拖鞋。】

  【3、非医务人员进入手术室,只能用平车。】

  【4、手术器械包,请在变黑之前使用。】

  顾生把这几条规则记下来,现在来看,这些规则对他的影响不大,最起码他没有进去的想法。

  越过手术室,顾生走进了三楼病房,这里很明显比四楼喧闹很多,尤其是楼道中无时无刻不回荡着惨叫声。

  “好痛啊……”

  “为什么把我腿锯开……我的胳膊……”

  顾生身上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听到这些声音,就像自己也没了腿一样,感觉十分真实。

  “你看到我脑袋了吗?”

  低闷的声音在顾生耳边响起,他扭头看去,什么都没有,再一低头,倏地往后蹦了两三米远。

  他面前出现的是个没有脑袋的人,准确的说,不是没有脑袋,而是脑袋被掀开了,露出了血液和脑浆的混合体。

  如同刚撒上酱油的豆腐脑,颤巍巍晃动着。

  “你看到我脑袋了吗?”男人微微抬头,全白的瞳孔盯着顾生,声音大了不少。

  顾生不敢回答,捂着嘴巴,越过男人,往电梯处跑去。

  他很确定,这次不是幻觉,最起码他刚才掐自己的时候,疼得眼泪差点掉下来。

  “……我的脑袋……把你的脑袋借我用用吧,我冷……”

  男人在后面穷追不舍,果冻似的脑浆随着他的奔跑,甩向四周,那种姿态看上去恐怖而又滑稽。

  顾生没心情欣赏,他使出浑身力气,猛地越过三楼木门,朝电梯跑去。

  脑浆男也跟了出去,刚到手术室门口,里面突然走出来几个身穿绿色刷手衣的医生,他们死死控制住脑浆男。

  “手术没有结束,不许出手术室!”

  伴随着冰冷的声音,脑浆男消失在了三楼中厅,只留下一团红白相间的脑浆,在地上不断发出‘你看到我脑袋了吗’的诡异声音。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hndp.org。八一中文网手机版:https://m.ghndp.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